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别叫我歌神 君不见

第583章:寻找钟鼓手

    已经临近春节,但东城却迎来了一波旅游潮。

    因为车票、机票的预订量激增,东城的旅游部门,向各大景区、宾馆发出了预警,让他们做好接待大批游客的准备。

    特别是钟鼓楼附近的旅馆,几乎全部爆满。

    而这种突如其来的旅游热潮,不是因为别的,完全是因为钟鼓之琴。

    当日,谷小白试钟的现场视频,被无数的人,从不同的角度传到了网络上。

    有身在黄金三角区的现场版,试听之震撼,即便是从耳机里、音箱里,依然震慑得人头皮发麻。

    完整的钟鼓之琴,通过钟鼓楼建筑的声学修饰、加工,展现出来那磅礴的气势,是前所未有的,超越了之前所有的乐器。

    有远方的远拍版,那忽大忽小,忽远忽近的飘渺钟声,配上鼓声,像是从天上降下来的仙乐。

    在这个每个人都有手机的时代,同一时刻,不知道有多少人,拍下了现场的视频,网络上流传的各种视频,怕不是有好几千上万。

    而它从上传开始,就已经一骑绝尘地霸占了所有的榜单。

    同时,还霸占了全国所有的电视台。

    从地方新闻到新闻联播,都大篇幅报道了试钟的消息。

    就在今天,钟鼓楼已经完成验收,可以向游客开放了。

    参观钟鼓楼内部结构的票价高达数百,每日必须抢票预约,但依然让无数的人趋之若鹜。

    仅仅门票收入,就足以维持钟鼓楼的运转、钟鼓之琴的维护。

    更不要说它带来的连带利益。

    而王连方一高兴,就大笔一挥,最后一笔尾款结清,白声中心的账目上,又多了一笔小钱钱。

    不过,钟鼓楼正式开放参观,却没办法演出。

    因为到现在为止,东城还没有找到除了谷小白之外,任何一个能够完美演奏钟鼓之琴的人。

    就算是把演奏要求放宽,变成一人演奏百钟之琴,一人演奏千鼓之琴,都做不到。

    谷小白当然没可能常驻钟鼓楼,每天给游客表演。

    相关部门从东城艺术大学,找了几个教授来帮忙,还请了谷小白现场去示范,教了很多技巧,但是第一次演奏的现场,真的是一团糟。

    毕竟这台乐器太特殊了,而且国内也没有类似乐器的演奏教学。

    现场的大部分人,都是听过谷小白的演出的。

    谷小白在钟鼓之琴上的演出技巧,是“传说级”的,世界第一。

    听了谷小白的演出,再听别人的,怎么听怎么觉得难受。

    完全没有那种震撼的感觉好吗?

    没办法,到了真正演出的时候,还是临时请了谷小白来救场。

    好在钟鼓楼距离白声中心非常近,不用浪费小白太长时间。

    但是钟鼓楼景区请了谷小白两天,就再也不请了。

    因为请不起!

    谷小白的出场费,给他们打了折又打了折,还是让他们心肝儿颤。

    太特么贵了!

    但是没办法啊,人家身价就这么高!

    总不能让人家来给你打白工吧。

    就算是谷小白同意,闪姐也不同意啊,这也是商演好不好。

    而且,我们小白那么忙!

    第三天,钟鼓楼就哑了。

    建好了钟鼓楼,却是哑的,网络上顿时吐槽声一片。

    没办法,东城一边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招募钟鼓手,一边让东城艺术大学想办法,培养出合适的人才来。

    谷小白也放出了一段演奏钟鼓之琴的近景拍摄视频,算是一个“教学视频”,让大家掌握了解一下钟鼓之琴的演奏技法。

    这段教学视频,又引起了一波疯传。

    一开始,还有许多人吐槽:“小白都录了教学视频了,如果教会了学生,饿死了师父怎么办?”

    看了视频之后,他们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视频上,谷小白讲解了一些基础的动作之后,然后道:“我给大家演示一遍”。

    下一秒,他一个人操纵“百钟之琴”和“千鼓之琴”,双手宛若幻影,双脚飞速踩动,全身的关节律动起来。

    听着那钟声,看着那画面,网友们的天灵盖都碎了。

    “好帅!简直就是触手怪!”

    “我的天,这手速,已经破千了吧!”

    “这是不是开了加速了?”

    “残影!”

    “我特么个法克,这是开挂了吧!”

    “以前只是知道小白厉害,这么看,小白何止是厉害……”

    “艺术家!”

    “真正的艺术家!”

    “钟君降世!”

    “钟君!”

    “这特么的怎么可能有人能学会嘛!”

    沙雕网友们,虽然学不会钟鼓之琴的演奏技法,却也不甘落后,加入了这一场狂欢之中。

    他们用各种材料自制“钟鼓之琴键盘”,或者干脆对着空气,模拟谷小白演奏钟鼓之琴的画面。

    眼看着又要玩坏了。

    南江,沿海某城,付函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画面,戴着耳机认真地听着。

    他的手,也在下意识地抖动着。

    虽然他并不精通钢琴,但是作为一名精通编曲的音乐人,怎么可能不会键盘乐器?

    这种超大号的键盘乐器,他应该也能玩转,但是想要像小白这样,双手如风,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付函已经开始幻想着,自己的下一张专辑,该如何把钟鼓之琴用在自己的音乐里,要不要来一段吉他与钟鼓之琴的配合了……

    但是想着想着,付函突然顿住了。

    什么下一张专辑?

    哪里还有下一张专辑?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把手机锁屏,闭上了眼睛,过了片刻,助理叫他:“函总,我们到了。”

    付函下车,抬头看向了眼前的港口。

    这是一家不大的造船厂,是德宁集团之前投资的一家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所以不得不破产清算,付函就是来处理这件事的。

    他下车,就看到一名面色枯槁的中年人,在前方迎接他。

    这人,就是这家船厂的老板,看得出来本来应该是一个很健壮的人,此时整个人飞速瘦了下来,皮肤都耷拉着了。

    说起来这家船厂也算是倒霉,虽然是小船厂,但是本身发展非常不错,算是小而美的典型,老板很有两把刷子。

    如果不是如此,付中梁也不会投资船厂这种重资产的企业。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他们凭借船厂老板本身的技术和德宁集团的人脉,接到的一个很有技术含量,利润很高的大单子,已经忙了五六年了,眼看这艘船要造好了,结果订货商资金链断裂,拿不出尾款来,硬生生把这家船厂也拖垮了。

    跟着那枯槁的中年人转悠了一圈,付函道:“我不太懂船只,不过船只这东西,难道不能卖出去,换取活动资金吗?我记得很多船厂都是这么做的。”

    “如果是别的船的话,还能找到买家,但是这艘船……”船厂老板叹口气,道:“您来看就知道了……”

    走到了船坞,付函抬头看去,就发现,这是一艘双体船。

    “双体船追求的是小水线面,船身稳固噪音小,本身空间会比较小一些,不适合当货轮,也没办法当游轮。而且这艘船还装了国内最先进的电驱动系统和大功率永磁电机,成本价非常高,对普通船主来说,却没有什么用处,只有专业用户才可能会买……”

    “那就联系一下专业用户试试啊。”

    “这个圈子非常小,就那么两三家,我们都问过了……毕竟这么多资金,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

    说到这里,付函才好奇道:“这艘船,到底是干啥的?”

    “这是一艘民用科考船。”

    付函:“……”

    “现在造普通的船已经赚不到什么钱了,我们船厂基本上以特种船只为主,这种船只的利润率比较高,但是……”

    但是小众的特种船只,本身受众就比较少,市场也非常小,一旦受到了冲击,连止损的办法都没有。

    “我不太懂这些,这种科考船,它能拿来做什么?”付函还是觉得,这么一家船厂,直接破产清算,实在是太可惜了,能盘活是最好的。

    可是他也不可能拿出来这么一笔资金,买没用的东西啊。

    “海底勘测、数据采集、水声研究、地层研究、深海探测器母船……”老板把这艘船能做的事列了一遍。

    “停停停,你刚才说什么?水声研究?水声研究是我了解的那个水声研究吧。”

    “对,研究水声学用的……”

    付函挠了挠下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可能能帮你找到买家……不过你的这艘船价格怎么样?”

    “真的?我现在已经不求回本了,只要能给我们一笔资金,让我们缓过气来就行……”船厂老板瞪眼看着付函,一脸的希冀模样。

    “呃,也别抱太大希望,我先打个电话问一下……”付函拿出手机,给谷小白拨了过去。

    “小白啊,你要不要买艘船?”

    “买船?我买船干什么?”谷小白一脸的纳闷。

    “唔,你可以把你的钟鼓之琴装在船上啊,不然怎么运对不对?”付函道。

    谷小白突然觉得好有道理的模样。

    虽然他可以用“乐器库”把钟鼓之琴随身带着走,但是总不好解释。

    不过就为了这个买艘船?我又不是有钱没地方花!

    “对了,我这是一艘科考船,可以搞什么水声,你是不是搞过这个?”

    付函是文科生,对声学这块几乎完全不懂。

    “嗯?科考实验船?”谷小白的眼睛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