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别叫我歌神 君不见

第788章:喜当爹的杨和尚

    夜色如墨,飘摇的火把和灯笼,照亮了不远处的海域。

    当那声枪响响起时,陈祖义,或者说现代匪首王义达,下意识地手就举了起来。

    他身边的海盗们,却没有这么聪明,他们下意识地就拿出了火铳、弓箭,就要负隅顽抗。

    下一秒,又是几声枪响。

    “啪啪啪啪”,他身边的几名海盗应声倒下。

    然后他就听到对面船上,“咔嚓咔嚓”几声响。

    那士兵疑惑地看了看手里的枪。

    咦,怎么回事?怎么不管用了?

    他“咔嚓咔嚓”又扣动了两下扳机,然后眯上一只眼睛,向枪管里看去。

    “啪”一声,旁边的鸿将军一把将枪管抓住,挪开,神色严肃道:“永远,永远不要将枪口对着自己或者同伴!”

    如果刚才不是没子弹了,只是卡弹了,那岂不是死定了?

    对面,陈祖义举着的手,慢慢放下来了。

    他们没子弹了?

    他们没子弹了!

    他们竟然没子弹了!

    “啊哈哈哈哈哈……”陈祖义放下来的两只手,就叉在了腰上,得意地仰天大笑。

    作弊狗,开挂狗,现在没挂可开了吧!

    “现在我看你们还怎么抓我,小的们,给我加油!冲出去……呃……”

    话声未落,陈祖义的笑容,刹那间又消失了。

    他就看到,在对面的船只上放,一口口金色的铜钟慢慢浮现出来,在茫茫夜色之中,放射着金色的光芒,似乎将整个天空,都照耀得宛若白昼。

    谷小白转头看向了陈祖义。

    开挂?你说刚才我那叫开挂?

    我的外挂明明还没开呢好不好,这才是我的外挂!

    别说对面的陈祖义了,这边的鸿总和烈总,眼珠子也快瞪出来了。

    他们来到这个年代之后,第一次见到谷小白开挂!

    钟君,降世!

    “Duang……”一声,沉重的钟鸣,谷小白的“送钟曲”,响起!

    “轰”一声,一口两米多粗的金钟,宛若浮游炮一般飞射而出,直接撞在了一艘海盗船上,刹那间,海盗船崩碎成无数的碎片,船上的海盗,惨叫着落入了海水之中,许多人还没落入水中,就已经被飞溅的木刺刺穿死去。

    刹那间,鲜血染红了大片大片的海水,残肢断臂漂浮在海面上,宛若修罗场。

    “哗”一声,陈祖义的手臂,又举起来了。

    刚才放下的速度有多块,举起的速度也有多快。

    对面,王贯山也目瞪口呆地看着对面船上,双手虚虚张开,宛若在弹琴的谷小白。

    他终于明白,钟君号上的钟声,到底是哪里来的了!

    也终于明白,一旦开战就出现的浓雾,到底是在掩饰什么了。

    还有,为什么他怎么也没找到船舱里的感应器了。

    哪里有什么感应器!

    原来小白一直在骗我!

    谷小白刚刚弹奏出了几个音符,对面传来了一声“呜”的号角声。

    天空中飞射的金光,突然停下。

    “怎么了?”鸿总问道。

    “三宝叔让我去支援另外一队人马。”谷小白道。

    “那这边呢?”

    “这边交给三宝叔就好了。”谷小白道。

    谷小白看向远方船上,郑和远远地对他点了点头。

    其实,郑和第一次下西洋的任务之一,就是来歼灭陈祖义的海盗集团。

    而且,这无敌的水师,在海上巡弋了那么久,也是时候开个荤了。

    其实,早在上次经过这里时,郑和就想要歼灭陈祖义,只是他肩负和平使命而来,一来就用兵,生怕附近的其他国家畏惧而起到反效果。

    此时,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第一次出航的使命,终于不用憋着了!

    是时候,扬我大明国威了!

    谷小白摆手,他座下的那艘宝船转向,身后,“轰隆隆”的炮火响起,箭矢破天,火铳轰鸣,杀声震天。

    而远方,岸边,十多里之外,一缕火光正在升腾而起。

    那里,正是陈祖义的海盗大营。

    船只调转方向,身后的炮火声音渐渐小了,远方的火焰,却越来越亮,越来越强。

    远远的,前方一艘帆船驶来,谷小白看到那船上的旗号,信手一抬,金钟飞射。

    “轰”一声,将那船只炸成了碎片。

    鸿总站在谷小白的身后,看着这个比现实中的谷小白,还要矮上一头,只是半大孩子的少年,如此冷漠决绝,心中担忧,道:“小白……”

    谷小白不用回头,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他道:“这些海盗恶贯满盈,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这个时代又不可能把他们全部押解受审,就只能这样了。”

    看谷小白平淡的模样,鸿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谷小白转头,看向了鸿总道:“鸿叔,正所谓除恶务尽,留他们一条命,就是害一个好人,想想六富号上被杀的那位船长,想想那些被绑架,杀害了的人,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然后,谷小白咧嘴笑了笑:“如果看不过去的话,你们先去船舱里休息一会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鸿总深深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赞同谷小白的做法,但此时此刻,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做法。

    远方,火光越来越近,隐约有炮火声响起,那是郑和派出的另外一支船队,他们负责偷袭摧毁陈祖义的老巢。

    此刻双方正在激烈交战。

    不知道有多少郑和的士兵,此时也在流血牺牲。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同伴的残忍。

    战况激烈,逃跑的海盗船只,也越来越多,可是只要他们出现在谷小白的视线之内,等待他们的,就是一道金光,一声钟响。

    除恶务尽,放走一个坏人,就是害了很多的好人。

    正所谓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不是钟君,不是谷小白。

    而是一位十八岁,就已经在战场上征战,杀敌无数的绝代名将。

    杀死自己同类,消灭一条人命,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但终归要有人,担负起这种重担,为善良的人们,争取生存与幸福的权利。

    烈总叹息道:“真不知道小白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们刚刚来到这个时代,但是谷小白似乎已经在这个时代呆了很久。

    鸿总想起之前谷小白上台唱《少年行不行》之前,差点被江卫掐死的经历,想着江卫那疯狂而狰狞的神色,心有余悸地点点头。

    是啊,天知道,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鸿总和烈总对望一眼,眼神也变得决绝了起来。

    ……

    旧港,一处聚集地,华商首领施进卿,或者说杨和尚,正皱眉看着远方那冲天的火光。

    他莫名其妙的被拉到了这个历史时代,做了许多奇怪的事,宛若在梦中一样。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玩一个角色扮演游戏,但这个角色扮演游戏,格外真实。

    而且,有许多的东西,他感同身受,似乎他和这个角色“施进卿”已经完全结合在了一起。

    正如在睡梦中,经常会去做许多莫名其妙的事,经常会忘记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目的一样。

    这种感觉,让杨和尚百思不得其解。

    我到底是在做梦,还是怎么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梦里的谷小白他们,又是怎么回事?

    杨和尚来回踱步了几分钟,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妻子道:“德儿呢?”

    “德儿?他之前说是出去找培培、大红他们玩去了……”

    培培、大红,都是施进卿手下伙计的孩子,也是德儿的玩伴。

    “这个时候还没回来?他们去哪里玩去了?”

    “之前说是要去抓鸟……”妻子回了一句,“我让人去找找他们?”

    杨和尚突然觉得有点不妙,他想起白天德儿的话,德儿他们,该不会跑去海盗老巢那边去了吧!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再也忍不住,连衣服都来不及披上一件,就急匆匆冲了出去:“我去找找他们!”

    杨和尚出了门,却突然顿住了脚。

    我到底怎么了?

    我为什么会为了一个素味平生,梦中的“儿子”那么认真?

    明明我还没结婚呢好不好!

    但是他心中那焦急万分七上八下心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作伪。

    此时此刻,杨和尚差点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那位特殊部门,化名“杨和尚”的安全人员,还是这个时代,手下有几艘商船,深受海盗之苦,有一个独子的华商首领施进卿。

    杨和尚狂冲出了房门,突然又折返了回来。

    几分钟之后,他手持一把长弓,腰胯弯刀,骑着一匹马,狂奔而去。

    海边,陈祖义和他的海盗们修建了一座码头,在旁边搭建起来了一片连绵的寨子。

    在这片寨子里,住了陈祖义的大半属下以及他们的家属,加起来怕不是有五六千人。

    虽然海盗凶恶,但是平日里他们的家人,却也要和旧港的其他人交易、来往。

    距离水寨不远处有一个集市,这个集市里,就是双方交换各自货物的地方。

    大人们是不喜欢孩子们来玩的,却有一些大胆的孩子,却把这里当做了探险的胜地。

    此时,火光已经吞噬了大半个水寨,远远看到许多人,从水寨的方向逃了过来,仔细看去,都是一些老弱妇孺,应该都是水寨里海盗的家眷,他们看到骑马跨刀的杨和尚,都慌忙躲开绕开去。

    杨和尚骑在马上,大声叫着:“德儿!德儿!”

    远方,一个男孩拽着一个女孩,哭叫着跑了过来。

    看到他们,杨和尚眼睛一亮,大叫道:“大红,妞妞,德儿呢?你们看到德儿了没有?”

    “我……我们在附近捉迷藏,我只找到了妞妞!”

    “他们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我没找到他们!”大红哭叫着摇头。

    “你们快回家去!”杨和尚指向了身后,然后转身,又向前方冲去。

    他的心中,像是有一只小猫一样,在拼命的挠着,让他的心脏一阵阵抽痛。

    这种担忧,在这之前,他从未有过。

    为什么他的心里,这么纠结。

    这明明只是一个梦!

    德儿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啊……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一些难以抑制的记忆就冒了出来。

    他犹记得德儿出生时,自己狂喜的心情。

    他也记得,那个小家伙第一次叫自己爹时,自己的骄傲与喜悦。

    这些记忆,虽然不是他自己亲自经历过的,他却完全感同身受。

    不,德儿是我的儿子……

    谁特么都不能伤害我的儿子!

    对系统来说,除了拥有牢不可破的记忆宫殿的谷小白之外,篡改其他人的记忆,完全轻而易举。

    更何况这种一个人的灵魂,进入另外一个人躯体的情况,除了谷小白之外,都会或多或少受到本体的影响。

    其实,就连谷小白也在潜移默化之中,被影响着。

    纵马疾行,杨和尚一路狂奔到了水寨大门外,前方杀声震天,郑和派来的明军士兵,天刚刚黑时,就已经埋伏在了附近,当他们听到远方的炮声时,就开始行动,点燃了许多的房屋,然后和海盗们厮杀在一起。

    杨和尚冲入厮杀的人群之中,旁边,一名明军冲了过来,一刀砍向了杨和尚。

    杨和尚慌忙抽刀招架,口中大叫:“瞎了你的眼,我是华商首领施进卿,白天刚刚拜访了三宝大人!”

    他一脚踹开这明军,转身砍翻了一名海盗,口中狂呼着:“德儿!德儿你在哪里!”

    远方,一座房屋后面,德儿缩在一只箩筐里,吓得脸色发白。

    四面八方到处都是火光和厮杀的人群,他早就已经吓得六神无主。

    就在此时,他听到一声大叫:“德儿!”

    听到这个声音,德儿猛然瞪大眼。

    “爹!”

    “德儿!”

    德儿从自己藏身的箩筐里钻出来,就看到远方,自己的父亲,在人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一路冲了过来。

    “去死!妈的去死!”虽然身份和职业特殊,但杨和尚从没有杀过这么多人。

    此时此刻,他却早就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谁挡在他面前,他杀谁!

    多年的训练,此时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他的身体里,有无尽的力量涌出来。

    这种力量,叫父爱!

    他身上已经受了好多伤,但他却完全没感觉到,他的眼中,只有那个小小的身影!

    德儿也向杨和尚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大喊着。

    旁边一名海盗,看着那宛若杀神的杨和尚,舔了舔嘴唇,转身退开。

    妈蛋,这家伙是疯子!

    近了,近了!

    杨和尚刚刚露出了笑脸,就听到旁边“轰”一声响。

    却是一栋已经烧了许久的房屋,终于倒塌,向德儿砸了过来。

    “德儿!”杨和尚连想也没想,猛然一个飞扑,扑了过去。

    那是我的儿子,我要保护我的儿子!

    他一把抱住了德儿,背转身体。

    倒塌的房屋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