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别叫我歌神 君不见

第922章:安可曲(三更求保底月票)

    观众坐区,许多人都在轻轻抽动着鼻子。

    整场碧海骑鲸,简直就是一场心灵的历练之旅。

    这么短短的三小时时间里,你感动到流泪、开心的欢笑、惊恐到发抖、放肆的尖叫、亢奋的呐喊。

    终于,惆怅而不舍地,看着那艘船离你远去。

    就像是往昔的岁月,就像是你生命中曾经的一切,终将离你而去。

    人生来孤独,而人死后,也终将孤独。

    但你至少有一处魂归之所。

    有梦想的家园。

    这场演出之后,许多人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回到各自的生活之中,这一场演唱会,不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也不会让他们从此停步。

    但有许多人,此时此刻,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够留在这里。

    譬如,已经上了三次厕所,还在狂吃冰淇淋的白田和仲兔。

    两个逗逼有一口没一口地舔着冰淇淋,差不多只能赶在冰淇淋融化之前,不让它滴下来。

    吃的太撑了,可是还想吃怎么办。

    一般捂着肚子,一边吸溜着冰淇淋的白田,看到这艘船的时候,突然道:“这艘船好像就是之前沉没的那艘啊……”

    “对哦,我也觉得像。”他身后不远处,那位谷小白的黑粉老大也瞪着眼睛,“难不成,这就是刚才沉下去的那艘船?重新装饰了一下?”

    许多人也觉得像,他们低声讨论着。

    “刚才这艘船还好好的,现在就变成这样了。”

    “这也太浪费了吧。”

    “这么一艘船造价要多少钱啊……”

    “突然觉得这门票一点都不贵,我甚至还想再补个票价……”

    徐惟兴也感慨地搂着自己的妻子,道:“或许,正是因为谷小白的这种态度,才能做好艺术吧……”

    一场巡演,以一艘船的到来开始,也以一艘船的离去而结束。

    一个完整的轮回。

    当那艘船完全驶出了众人的视线,众人还久久不语。

    这一场巡演,恐怕能够让他们铭记一辈子。

    没有一个人意识到,谷小白其实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一艘两千六百年的沉船,直接偷走了……

    毕竟,他们亲眼看到谷小白沉下去了一艘,然后又升起来了一艘。

    舞台上,乘风破浪合唱团的人向舞台下经历,然后随着舞台一起降了下去。

    谷小白也向大家鞠躬,笑着摆了摆手。

    舞台降下。

    他得回去处理一下那艘船了。

    观众席里,众人疯狂大喊着:“安可!安可!安可!”

    怎么能就这么结束呢?来啊,我们唱一整夜!

    但舞台还是固执地降了下去。

    谷小白刚刚跟着舞台一起降到下面,就看到了旁边,正一脸哀怨看着他的朱启南。

    谷小白看到朱启南,突然觉得……

    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海上龙宫里,狂吼着“安可”的观众们,突然发现,舞台又升起来了。

    不过,站在舞台上的,并不是谷小白,而是朱启南和他的两个朋友。

    观众们都一脸懵逼。

    然后……

    突然想起来什么。

    等等……

    记忆像是潮水一般回卷,许多人突然记起。

    两个多小时之前,似乎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呢?

    被谷小白塞了太多感情,太多体悟,太多视觉效果的大脑,开始迟缓地转动。

    就像是录影带在“叽哩吱嘎”的倒带。

    在小白他们玩即兴,写了那首《现场骑鲸教学》之前,似乎有人曾经上台来着。

    然后……

    他就又下去了?

    似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啊哈哈哈哈哈哈……”

    现场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突然之间笑声一阵阵。

    朱启南以手加额,然后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大家好,我是朱启南。”朱启南挥手,“感谢大家的热情呼唤,我来为大家唱安可曲了!”

    “哈哈哈哈哈……”观众们奉上了热情的掌声。

    朱棣眯眼看着朱启南,问身旁的郑和道:“这年轻人说自己姓朱?”

    郑和应是。

    “你有没有觉得,这孩子长的很像像高炽……”

    郑和也点头。

    “这孩子,说不定是我朱家后裔……”朱棣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了。

    华钟君也疑惑地看着朱启南,似乎也在好奇,为啥这家伙为啥长的那么像朱高炽。

    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羞红了脸。

    海上龙宫之外,沉船已经完全浮出水面。

    船体之下,许多的发泡材料托着船身,谷小白双手平伸,在他的操纵之下,海水慢慢上涨,把沉船送入了一个船舱里。

    接下来,这艘沉船将会在半浸水的情况下,进行二次发掘。

    将里面的泥沙清除,重新加固船身。

    严格来说,这艘船本身就是无价之宝。

    这可能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同时也是保存最完整的沉船之一。

    除了桅杆断裂,船身的几处破损之外,这艘船似乎随时都可以再次启航。

    而谷小白到现在也不知道,船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不过,这也注定需要慢慢发掘了。

    沉积在这艘船里的每一层泥沙,都是一层历史。

    接下来得找一些可靠的人来进行考古了……

    该找谁呢?

    谷小白有些犹豫。

    正在谷小白沉思的时候,海上龙宫里,朱启南的一首歌已经唱完了。

    观众们在疯狂的喊安可。

    那呐喊声,差点把海上龙宫都震塌了。

    终于,舞台再次升起,谷小白又出现在了舞台中央。

    然后,月池两侧,宛若相机快门的螺旋状挡板慢慢向中央封闭,直到将月池完全封闭,变成了一个圆形的巨大舞台

    宏大的编钟声,再次响起。

    《盛世太平》!

    谷小白把这首歌,当做了安可曲。

    谷小白招手,坐在VIP区最前面的刘彻和卫青疑惑地指了指自己,谷小白点了点头。

    两个人对望一眼,起身。

    他们的身后,白干、鲍叔牙、朱棣、郑和……

    甚至谷平,张学翠都一起起身,走向了舞台的中央。

    谷小白一只手牵住了谷平,一只手拽住了刘彻,站在那里放声高歌:

    “我站在父辈的肩膀之上,

    看碧海起清波轮船已远航。

    看沉睡的雄狮被钟声惊醒,

    看东方的神龙驾青云直上……”

    朱棣向中间凑了凑,免得自己被挤出去,显得不太重要。

    他决定回去问问,让谷小白牵着自己的手唱歌,要花多少钱。

    咱又不是给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