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别叫我歌神 君不见

第1060章: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我的对手是谁?”金申英还不怎么放心,问道。

    “喏,那个人。”金东焕指向了后台的另外一边。

    一个发髻散乱,一口虬髯,半身破袍,不修边幅的男子,拎着一把形状古怪的乐器,靠在墙边打盹,口水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

    看到这个人的瞬间,金东焕觉得自己赢定了!

    搞音乐的人,对自己的乐器,都非常爱惜,至少有个盒子箱子保护着,但是这男子那把乐器,就那么拎着,一点保护都没有。

    啊呸,连自己的乐器都不尊重的人,算什么音乐人!

    金申英立刻就开始鄙视这个人了。

    而且现代的乐器,都精美无比,这男子手中的乐器,没有什么装饰不说,甚至连漆都磨没了。

    啧啧,连个好乐器都买不起的人,混的肯定也很差了。

    而且,那乐器的形状也简单朴素的难以置信,看起来就像是半块圆木,一端削尖了变成了一个把手,然后在上面随便地钉上了几根弦,那些弦还不是钢弦,弦上都磨出了毛刺,似乎很快就会断掉。

    不仔细看,还以为这家伙是个板球运动员,拎着一只球板似的。

    这样一个人,你说他是个打手都有人信。

    就是很难相信他是个唱歌的。

    这人竟然也是对方的选手?

    金申英冷冷一笑。

    来吧,我来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音乐人!

    金申英今天准备的这首歌并不是他自己玩的独立摇滚,为了能够让现场high起来,他选择了一首在韩国传唱度非常高的摇滚歌曲,把这一首歌唱得是荡气回肠。

    等到满堂喝彩之后,金申英这才得意洋洋地回到了后台。

    一个歌手,现场发挥好了,简直比吃了人参果还爽,金申英觉得自己好久没有在现场发挥的这么好了,简直是火力全开,杀神诛魔!

    自己的那个对手,应该被自己的表现震傻了吧。

    毕竟是个没有丝毫知名度的歌手,估计是拿来凑数的。

    谁想到,他回到后台,才发现,那个男人还流着哈喇子,靠在墙边打盹。

    什么?刚才我唱歌的时候,你竟然没醒?

    这么大声音,你还睡?睡个头啊你睡!

    “喂,该你了!”金申英上前推了他一下。

    那男人被推醒了,竟然还很不爽。

    “啊?你推我干啥?”打雷一般的声音,把金申英震得七荤八素。

    这人声音怎么那么大!

    金申英下意识的心里咯噔一下。

    卧槽,要糟糕!

    只听他说话,金申英就感受到了无可言喻的可怕共鸣,他觉得自己头顶上的吊顶都被震得嗡嗡响。

    金申英听不懂他在说啥,但能感觉到这个人很不爽。

    他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离那个人手里像是球板一样的乐器远一点,如果被他一下子擂头上,那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哭去。

    然后他就看到这人摇了摇脑袋,转身要向台上走去。

    “哎,你没戴耳返呢!”金申英下意识地叫他。

    旁边,工作人员拿着耳返的接收器,在旁边看着呢,不敢过来。

    那人回头瞪了他一眼,摇摇摆摆地走上台去了。

    金申英被他瞪得很不爽,心中吐槽:“呸,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咦,等等,啊哈哈哈哈,他没戴耳返!”

    秦青等自己上台,等得花儿都快谢了。

    他轮着自己的大袖,拎着自己的乐器,走路带风的上了台。

    到了舞台上,他在舞台的中央席地一坐,把那奇怪的乐器,就这么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然后抬起头。

    咦,那个什么风的,是不是得离近点?

    舞台下,大家茫然地看着舞台正中央坐着的秦青。

    秦青也茫然地看着麦克风。

    后台的陶然和叶维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奈地叹口气,然后跑了上去,把秦青的麦架,降了下来,又弄了个麦克风,对准了他腿上的乐器。

    秦青还很不开心,我不想用这什么劳什子!

    舞台下,观众们哄堂大笑。

    这啥打扮?这什么歌手?连个麦架都不会调?

    啊哈哈哈哈,丢人。

    “这局我们又赢了吧。”

    “我感觉是赢了。”

    直播间里的网友们,也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个从未出现过,从未见过的新歌手。

    原来是个大叔了吗?

    年龄这么大都没有丝毫的名气,感觉好可怜。

    咦,怎么新晋S级歌手陶歌神对他那么恭敬?

    难道是什么隐士高人?

    不知道这位隐士高人唱什么?

    等到秦青终于准备好了,直播间里字幕也终于出现。

    “《蒹葭》(中国古曲)。”

    哎?就这么简单?

    作词作曲编曲啥啥啥的呢?都没有?

    然后就看到秦青从怀里摸了摸,摸出来一个小锤,一手按弦,一手叮叮当当地敲了起来。

    直播间里,网友们一脸懵逼。

    “咦?”

    “这乐器难道是……”

    “筑?”

    筑也是国内的传奇乐器了。

    当初荆轲刺秦王时,高渐离击筑送行,就是这个筑。

    虽然目前已经被复原,但却没有几个人真正在舞台上见过这种乐器。

    而且,听这个声音……

    “走音了吧……”

    “怪腔怪调的。”

    “噗,这位大叔,该不会是上台的时候,连调都没调好吧。”

    网友们也是哭笑不得。

    郝凡柏怎么找了这么个看起来就不靠谱的家伙上台的。

    陶然看着台下的许多人哄然大笑,脸都皱巴一起了。

    按他的分类方法,秦青的“筑”的技艺等级都不入流,顶多给个F。

    可秦青抡起这筑击打别人的时候,学生的惨叫声,堪称“S”级!

    你当这是个筑,其实这就是个教鞭啊……

    不过秦青会不会乐器重要吗?

    就在此时,秦青张口,浑厚如同大地的声音响起。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当那低沉,宽厚,拥有浑厚到极点的胸腔共鸣的中低音响起时,现场观众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这是什么声音?

    那种像是要把人整个包裹在里面的浑厚声音,差点让耳朵都怀孕了。

    特别是唱到“霜”字时,秦青的声音一低,直接lowC,雌性的声音,勾得人心神动摇。

    “卧槽,大叔的音色好赞!”

    “怎么有那么磁性浑厚的男中音……”

    “酥了,酥了!整个人都酥了!”

    “如果我是伊人,我就要游过去找大叔去了!”

    其实,秦青他唱得一点也不开心。

    他皱着眉头,小心收着声音。

    他记得很清楚,上次就是自己一不小心,把什么东西震坏了。

    他只能拼命把自己的声音控制在很小的声压,差点都要难过哭了。

    后台,金东焕和金申英对望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这又是一个什么地方来的怪物?

    中低音域怎么能这么高质量?

    不行……

    金东焕伸手,把麦克风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