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别叫我歌神 君不见

第1206章:等我来迎娶你,我的将军

    一场殊死搏斗已经结束。

    战场上,尸横遍野。

    人类的尸体,怪物的尸体。

    城外,江卫正带着士兵们收缴战利品。

    这座孤城,就是在这么一次次的战争之中,残存下来的。

    城墙上,莫兰正在带着居民们收敛尸体。

    当她看到那个曾经跟她学习拉弓射箭的小胖子,静静躺在血泊中时,手指都颤抖了起来。

    镜头抬高,在城楼最高处,一个全身染血,背负双翼的白色身影,正站在那里,凝望远方。

    一轮红日,正从他的身后慢慢升起来。

    漫长的黑夜已经过去,这座孤城再次坚守了下来,得到了一丝丝的喘息之机。

    突然间,那白色的身影伸展双翼,冲天而起,飞向了远方。

    歌声,轻柔的响起: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

    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

    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静女》这首歌,是《歌·舞·诗》专辑里,罕有的一首比较安静的歌。

    这首歌写的是男子和女子,约好了在城郊见面,彼此互相送礼物的故事。

    这是格外安静而美好的一首歌。

    而即便是在《歌·舞·诗》这种怪物横行的设定里,谷小白也没有改变它的本意。

    州鸠乐队的伴奏,温柔地铺陈在背景上,谷小白的歌声静静飘荡在这孤城的上空。

    但是,不时震动一下的地面,以及远方那依然不断挣扎着,将锁住自己的锁链挣断的巨兽,却也在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人们。

    一切的安静和美好,只是假象。

    最终的反攻,即将到来。

    最后一次,可能这孤城终究无法固守,可能整个人类族群,都要被从地图上抹去,可能怪物将会肆虐全世界……

    但此时此刻,终于可以喘息一下。

    在埋葬了战友,埋葬了朋友之后,躺在那残破的城墙上,享受一下安详的时刻。

    城墙之下,江卫和莫兰终于牵住了彼此的手。

    这对经历了无数的磨难,无数生死的恋人。

    一个因为未婚夫的故去,一个因为心中的其他人,而不敢接受这份爱。

    但在这一刻,他们终于认识到了彼此的存在,对自己的意义。

    如果今天过去,就没有了以后,那又何必顾虑未来会怎么样?

    我们只要眼下。

    只要眼下。

    第一遍唱完之后,间奏响起的时候,江卫和莫兰两个人依偎在城墙下的角落里。

    黑枣和花马头凑着头。

    江卫看着莫兰,突然道:“如果这次大战之后,我们都还活着……”

    听到江卫说这一句,看MV的人顿时都紧张了起来。

    别说!

    千万别立flag!

    这个傻瓜江卫,你不看电影的吗?

    大战之后要结婚的,都活不过五分钟!

    但江卫还是说了出来。

    毕竟,如果他再不说这句话,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可愿意嫁给我?”

    当这句话说出来时,整个画面似乎都加上了一层柔光滤镜。

    那残破的城墙,那萧瑟的寒风,那震颤的大地,似乎都变得格外温柔了起来。

    镜头对准了莫兰公主。

    阳光从她的头顶上洒下来,像是在她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这一刻的莫兰,是那么的美。

    尽管她脸上还有一些灰尘,尽管她身上还有血污。

    但她的笑容,却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爽朗。

    她笑了笑,道:“以我们鲜卑的风俗,是你嫁给我。”

    然后,她起身,伸手牵住了花马的缰绳,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转过头来:“等我来迎亲啊,将军!”

    说完这句话,莫兰转头,脸却红到了脖子根。

    江卫傻傻看着莫兰公主的背影,挠了挠自己的脸,一时间除了傻笑,什么也不知道了。

    网友们都忘记了刚才担心江卫立flag了,现在都开始在弹幕上咆哮了:

    “烧死这对狗男女!”

    “竟然撒狗粮!”

    “啊,我撑死了!”

    “来,张嘴,吃!”

    画面一转,远方的祭坛上,巫女若英近乎虔诚地看着前方。

    而在她的身边,却有一件残破染血的白色“云中君”,正被人随意丢弃在地上。

    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围着那悬浮在空中,仅剩一个小小光点的光球团团转。

    突然间,他转身,在地上写了起来。

    画面变成了俯瞰,高耸入云的巨大祭坛,呈现出了一层层的同心圆。

    同心圆之外,无数的尸骨蔓延向远方。

    而同心圆的中间,白色的身影,将密密麻麻的公式,写满了整个祭坛。

    突然间,少年面上露出了喜色,他转身,走向了躺在地上的云中君,毫不心疼地把它肢解开来。

    最后的燃料被注入了被改造的面目全非的云中君里,少年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兵器,将四把刀倒着插入了祭坛之中,以刀尖组成了一个四极的金属阵。

    然后云中君运转起来,噼里啪啦的电流,从刀尖上跳跃着,注入了那光点之中。

    一个光门在少年的面前,慢慢展开来。

    只是这一次,这个光门是平行地面,在四把刀的刀尖上展开的。

    少年对若英挥挥手,猛然一跃而入,然后消失不见。

    几秒钟之后,被肢解的“云中君”冒出了一道火花,那光门“嗡”一声消失了,最后一点光点,在空气中漂浮了一会儿,然后慢慢消散。

    看着那最后一点萤火就要消失,若英踉跄着冲了上去,把那光点捧在手中。

    等到她再次张开手时,最后一点光芒散去,化成了点点的星光。

    若英呆滞了片刻,然后仰起头,对着天空狂呼。

    天地悠悠,荒原苍茫。

    却再也没有人回应她的呼唤。

    远方,大地在颤抖,巨兽猩红的双目,烤红了天边的乌云,天空中下起了火雨。

    火雨落地,大地开裂,更多的怪物,从地下爬了出来。

    巨兽身上的链条,在断裂,断裂。

    只剩下几根最粗壮的链条,在束缚着它。

    但那些从岩浆中爬出来的怪物,却即将将所有的链条啃断。

    云层之上,白衣的天神负手而立,凝望着下方的巨兽。

    轻轻叹息。

    现实中,海上龙宫里。

    江卫猛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他伸出手来,呆呆看着自己的左手。

    就在刚才,他终于握住了莫兰公主的手。

    在连番大战,挫败了匈奴的一次反击之后,他终于鼓起勇气,对莫兰公主表白了心迹。

    而莫兰公主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等我来迎娶你啊,我的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