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别叫我歌神 君不见

第1295章:用酒精诱捕毛熊

    谷小白和郝凡柏进了音乐厅,到了前排落座,两个人低声交谈了一会儿,然后郝凡柏就起身,开始左顾右盼了。

    媒体猜测的不错,谷小白这次来,确实是馋人家的身子了。

    上次校歌赛前辈指导赛上,谭伟奇和柴院交响乐团的亮相演出,惊艳全场。

    不过,柴院的所有演出人员之中,谷小白却只对一个人感兴趣。

    那就是托卡夫斯基。

    在之前碧海骑鲸巡演中,和很多乐手,和两个大乐团合作之后,谷小白深感一点。

    千军易得,良将难求。

    上次被谷小白解约的大乐队,具体到每一个乐手,其实技艺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但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被一个不靠谱,和自己不搭的人指挥起来,那真的是灾难。

    谷小白虽然自己也是天才级别的音乐家,但是他用在音乐上的时间极少,现场听过的交响乐月比较少。

    迄今为止,托卡夫斯基,是他见过的最好的指挥,没有之一。

    甚至超过之前日本的那个乐团的指挥。

    至少,谷小白觉得,这个托卡夫斯基的音乐风格,比较合自己的胃口。

    当然了,上次只是惊鸿一瞥,改编的一首《起风了》,完全看不出来一个指挥,一个交响乐团的真正水平,所以这次,谷小白来了。

    也算是一次面试,如果托卡夫斯基接下来的表现依然优秀,谷小白就打算把这老头收入囊中了。

    当然了,在这之前,郝凡柏想要和托卡夫斯基谈谈,和他说一下自己的想法。

    这也是先礼后兵了。

    如果这老头接受的话,大家就好好合作。

    如果这老头不接受的话……那就想办法喽。

    我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吞金兽之笼,不可能搞不定一个头发像鸡窝的老头儿!

    他起身转悠了一会儿,没找到想要找的人,只能去找现场的工作人员。

    “您说托卡夫斯基先生?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从刚才就不见了。”

    谁想到,面对郝凡柏的询问,工作人员也一脸茫然,“他应该早就在后台准备了啊,怎么突然不见了呢?明明刚才还在呢,我们也在找他。您看到他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们一声!”

    郝凡柏有点懵逼。

    这距离演出也就是半小时了,这家伙竟然不在后台准备,反而不见了?

    就算是谷小白,也没有这么不负责任吧。

    不,不对。

    谷小白是敢在登台之前两分钟,才丢下实验回到演出现场的。

    果然,不愧是谷小白看上的男人!

    就是有个性!

    不过这家伙到底去哪里了呢?

    同一时间,距离音乐厅不远处,三食堂附近的一个小超市里,一个头发全白,一根根像是钢针一样竖起来,脑袋都大了好几圈的男人,戴着口罩,捏着有点蹩脚的中文道:“你们这里,有伏特加吗?”

    “啥?”

    “伏特加!”男人的声音大了一些。

    “哦……没有!抱歉,学校的超市里不让卖酒。”超市的工作人员想了想,回答道,然后又非常尽责地推荐:“我们这里有格瓦拉!不对,格瓦斯!”

    格瓦斯?

    你特么的让我喝这种连饮料都算不上的东西!

    不,我要喝伏特加!

    我的身体需要伏特加!这种没有伏特加的生活,我一秒钟也忍受不了了!

    伏特加!伏特加!

    我需要伏特加!

    后面,王海侠买了零食正在结账,听到这个声音,转头看了过来,然后戳了戳旁边的周先庭,道:“咦,你看那个人,是不是那个什么司机的?”

    “什么司机?人家叫托卡夫斯基!”

    周先庭看了一眼,道。

    托卡夫斯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认出来了。

    他非常认真地戴了口罩,还戴了墨镜。

    奈何那一头张扬肆意,让现代脱发一族羡慕到哭的桀骜头发,早就已经暴露了自己。

    在大学里面,头发和论文一样四下飘零的地方,这一头浓密的头发,简直就像是耀眼的火炬一样醒目。

    然后,王海侠在旁边认真研究了起来这个问题。

    “你说,老司机的脑袋上,是假发吗?”

    “唔……”

    这个问题可把周先庭难住了。

    说起来,这一头浓密的,雪白的头发,真的很让人羡慕啊。

    人类怎么会有这么浓密的头发呢?

    最近学习学的已经开始脱发的王海侠,表示自己非常嫉妒!

    “我觉得肯定是假发!”王海侠摸了摸自己有点稀疏的头发,道。

    “我觉得假发的质感不会这么好,应该是真头发。而且这么桀骜不驯的假发,很难制作吧。”

    “万一他是用北极熊的毛做的假发呢?”

    “有道理。”

    周先庭觉得王海侠这个想法还是很有创意的。

    “唔,试试就知道了……”王海侠伸出了自己的罪恶之手。

    “咦……变态!”周先庭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位同学。

    王海侠却骄傲地昂起了头:

    “这有什么?我王海侠,谁的头没有摸过?我帮校长洗过头,我帮小白理过发,我还帮老洪的三根毛打过蜡!”

    “你帮校长洗过头?”

    “这可是我和校长之间的秘密……”

    “……”

    “那帮老洪的脑袋打蜡是什么感觉?”

    周先庭发现,自己输了,自己竟然好奇了!

    “你有酒吗?”

    “酒,我没有。”王海侠顿了顿,道“但是我有分析纯的酒精。”

    托卡夫斯基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在哪?在哪?”

    如果是托卡夫斯基的朋友的话,大概会知道,他这个人,这辈子有三个弱点。

    第一,喜欢喝酒。

    当然了,对俄罗斯这个战斗民族来说,喜欢喝酒不算什么弱点,不喜欢喝酒才是弱点。

    第二,性格乖张。

    明明非常有才华,真正实力方面,和现在世界上最享有盛名的指挥家相比,也毫不逊色。

    但是在世界上,声望终究输了一层。

    一方面是因为他出身俄罗斯,和欧美主流还有一定的脱节。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性格一点也不讨喜,各种得罪人。

    第三,他热衷打赌!

    遇到有人和他比什么,一定要硬刚,正面比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