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振兴攻略 吾谁与归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东方约翰王

    赵英的提议,居然得到了朱琏的点头首肯!

    这个之前极度反对修女团入宫的女人,这个时候的态度,居然如此的随意?!

    宇文虚中轻笑着颔首,一队宫人将早就准备好的凳子,桌子椅子,全部安排好。

    安娜和亨伯特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坐在了赵桓的身边。

    赵桓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这事从头到尾透漏着古怪!

    赵桓怀疑的看着不同寻常的众人,看着安娜的表情,想了很久,才想明白了为何如此。

    其实很简单的原因,他小瞧了自己“无后”的影响力。

    赵谌是不能继承皇位的。除非从头到尾没有新皇子的诞生。

    尤其是在赵桓给大宋的底气越来越足。

    疆域、民生、经济越来越繁盛的情况下,大宋朝臣们对继承这一切的太子,要求就更加严格。

    在八门进京的时候,只能瑟瑟发抖躲在皇后羽翼之下,啃了一个月馒头的赵谌,显然没有能力继承这一切。

    虽然他当时就是个孩子。

    虽然年幼的他,对局势的影响没有丝毫的作用,但是他依然是被动的挂上了“有瑕”这个名头。

    就跟赵匡胤的黄袍加身一样,不管是他的手下,真的是把黄袍盖在了他身上,还是他自己披在身上,没人会计较,他的皇位来历不正,是不争的事实。

    就像赵光义一样,他的法统、继承皇位没有任何一点一滴法统有缺,但是他无能,获得驴车皇帝的称号之后,不得不搞出金匮之盟的大笑话。

    赵谌错就错在他是皇太子,却毫无作为之上。

    大宋讲究祖宗之法,皇太子这种生物,讲究功业始终无瑕者。

    当然这个祖宗之法,却不能把锅甩给赵光义。

    皇太子功业无暇的观点,自秦时胡亥胡作非为之后,就有了这样的潜移默化的规则。

    比如李承乾骑马摔伤了腿就性情大变,即使李世民再宠爱他,告诉世人他的腿就是有毛病,皇位也是他的!

    甚至把魏征派去给李承乾当太子太傅。

    但是依旧无法让李承乾释怀,最后走上了和他那个戎马一生、军事无出其右的爹,兵戎相见的不归路。

    李承乾蠢吗?的确挺蠢的。

    他爹打了一辈子仗,什么场面没见过?

    李承乾伙同侯君集造反,连一个回合都没挺过,就被李世民车翻了。

    敢在李世民活着的时候造反,李承乾得多蠢才做出这等事?

    李承乾真的蠢吗?

    李承乾多次在李世民巡游和外出打仗的时候监国,甚至握有知军国事的权力。

    李承乾真的蠢,李世民能给他这么大的权力?朝臣们还会听他的吗?

    说到底还是那突如其来的腿疾,让父慈子孝了二十多年的李承乾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仅仅三年不到的时间里,从世人皆称其善的皇太子,变成了怪胎李承乾。

    腿疾,李承乾就有瑕。

    赵谌,八门进京之时,毫无作为甚至被逼迫到啃一个月的饼的地步,这就是有瑕。

    但是三个嫔妃的迟迟没有子嗣,赵谌的地位现在非常的尴尬。

    所以,朱琏、赵英、宇文虚中、赵鼎、韩昉他们的行为,就非常合理,他们要找到皇帝,为什么无后的原因。

    赵谌的存在,也确定了赵桓身体没有问题。

    而安娜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实验对象,方外之人。

    但是这个方外之人,却是大秦的公主。

    大秦的存在可以追溯到汉朝的时候,而且大秦的强大,也能够从过往的商贾口中得知。

    这就代表了底蕴,代表了安娜是长公主,而不是蛮夷。

    这一切的一切,目的就两个字,孩子。

    朕已经很努力!真的一滴都没有了啊!

    赵桓在心里发出怒吼,但是却无能为力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没办法,没有孩子的皇帝,说话就是不硬气。

    尤其是在后宫问题上,不得不接受朝臣们给自己加塞。

    比如那个赵祯,宋仁宗就是一个没有后嗣的皇帝,以致于这个大宋应该加黑加粗标识出的皇帝,却是默默无闻。

    文治上,唐宋八大家,有六位苏轼、苏辙、苏洵、欧阳修、曾巩、王安石就是活跃在宋仁宗时期。

    武功上,打的西夏俯首称臣,也算是宋朝史上为数不多打赢的国仗。

    人口上,宋仁宗在位四十二年,增加三百七十九万户,这是什么概念?贞观年间总户数也就三百万左右。

    经济上,皇祐户一千九十万,垦田二百二十五万顷,天下岁入,皇祐、治平皆一万万以上,岁费亦一万万以上,自古国家之富,未有及此者。

    更有指南针的应用到航海上,庞大的帆船舰队横行在万里海塘之上,而首次大规模刊印《九章算术》活字印刷的使用也在宋仁宗时期。

    这样一个皇帝,在历史上最出名的就是狸猫换太子的戏说,第二出名的就是宋仁宗忍饿的历史史料。

    为何?作为皇帝无子,就是没有牌面。

    赵桓左看看右看看,只有自己还在纠结安娜的座次问题,宇文虚中和人喝酒喝的起兴,甚至都离开了座位。

    不一会儿,朱琏以天色已晚为理由,离开了宴会,提前退场。赵英眼睛珠子一转,就扶着朱琏走了。

    而亨伯特一看这场面,二话不说,以腹痛,厕遁之!

    场上就剩下了安娜和赵桓两个人,场面一度极为尴尬。

    “安娜长公主在我大宋饮食可还好?”赵桓只能硬着头皮没话找话的说道。

    安娜看着赵桓窘迫的样子,展颜一笑。

    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非常显然,她内心深处傍大腿的想法,非但没有受到阻拦,还受到了大宋朝臣们的祝福。

    甚至是那个尊贵的帝国夫人,都有首肯的意思。

    但是显然大宋的皇帝,却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甚至有些局促。

    她摘下自己的族徽,放在了赵桓的桌上,露出了巨大的半片正义,笑着说道:“其实我们在我们欧罗巴,对自己仰慕的男人表达爱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虽然看起来我的行为,看起来有些唐突,但是在我们那里,我已经非常克制和淑女了。”

    “当然在富硕的东方王朝看来,这就是蛮荒的代名词。”

    赵桓当然明白,这仅仅是东西方文化的不同,他点了点头,拿起了还带着体温的族徽,哭笑不得。

    这连定情信物都安排好了?

    而安娜笑着看着赵桓,东方人特有的内敛,让她更加兴趣盎然。

    安娜轻笑着倒了一杯酒笑着说道:“尊敬的陛下,您掌握着远超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疆域,拥有着整个欧罗巴三倍的人口,个人的财富可以用金山来形容,而衡量一个君主,怎么可能仅仅衡量个人财富?”  

    “而这样一个君主,拥有着无人可以比较的权力、财富和地位,却保留着东方特有的谦逊和仁爱。尊敬的陛下,不知道你的魅力有多么的致命吗?”

    “在我们那里流传着一个传说,名为约翰王传说,不知道尊敬的陛下听说过吗?”

    赵桓疑惑的看着安娜,笑着说道:“愿闻其详。”

    对于自己的魅力,他的大皇帝系统早就告诉过他。赵桓这样的人,身上的魅力对于特定的人,非常致命。

    非常致命是什么概念?

    我们一般只会用四个字来形容这种魅力:坐地排卵!

    他早就知道了这种致命的魅力,尤其是对安娜这种心理渴望着权力的女人来说,他是最完美的排卵对象。

    “传说遥远的东方,有一名祭司王,名叫约翰,是东方三博士的后代。”

    赵桓非常疑惑的看着安娜,四句话,就听懂了一句,遥远的东方。

    安娜显然了解了东方对景教的了解,少之又少,笑着解释道:“可能尊敬的陛下不了解景教,东方三博士是圣主出生的时候,在圣诞日带着礼物看望圣主的东方人。”

    “传说中,祭司王约翰,是一名宽厚和正直的君主,统领一片充满财宝和珍禽异兽、圣多马曾居住的土地。”

    “该国内有亚历山大之门和不老之泉等胜地,边疆更是世界最大。”

    “他拥有的宝物包括一面可看见每一寸国土的镜子。他的王国富庶得难以想像。据说他是中亚的也里可温(景教徒)的捍卫者,曾经大破波斯军,之后大军直挥圣城,但因底格里斯河结冰无法渡过才作罢。”

    赵桓越听脸上的笑容越盛,他的脸上挂满了笑容说道:“这个约翰王,应该是前唐的文皇帝李世民。”

    “相传他建立了一个名叫悬镜司的部门,监管天下。而且他在位对各种宗教极为包容,也曾经在中亚跟波斯军队大战数次。至于是不是庇护景教徒,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的种种行为,符合你说的各种传说,无疑就是他了。”

    赵桓抿了一杯解酒茶,看着安娜一脸震惊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不就是胡说吗?

    谁不会啊!

    你讲传说,我讲传闻,不都是一样吗?

    安娜有喝了一杯酒,同样给赵桓斟酒,笑着说道:“尊敬的陛下都喝了三杯水了,和我喝杯酒吧。”

    赵桓点头,这点小手段,瞒不了坐的很近的人,他笑着一饮而尽,同时吃了颗花生米。

    喝酒不吃菜,必定醉的快。他不想飘起来。更新最快 手机端::

    安娜目光炯炯的看着赵桓问道:“传说中约翰王是强国君主和永恒的祭祀,只要能够找到他,就能够彻底打败黑衣大食,凿穿整个阿尤布和法蒂玛!不知道陛下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约翰王呢?”

    “不是。”赵桓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米,香酥脆五香味,还是炸过的,十分香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