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振兴攻略 吾谁与归

第八百四十五章 瞪一眼就怀上了?

    贺茂川之水忐忑的走进了富丽堂皇的大宋汴京的时候,目瞪口呆,她从来没想过这世上,还有如此庞大而宏伟的城池,也从来没见过如此繁华的城邦和络绎不绝的人群。

    “姑姑,这比书上写的,更繁华数分。连路都是青石街道铺成的,真的是太壮观了!相比较之下,我们藤原京就是村寨…”贺茂川之水惊喜万分的指着一个街边艺人说道:“他居然会喷火!我一定要把这些记录下来!”

    深田恭子慵懒的躺在车里,指着城门说道:“这都是大宋皇帝的功绩。在六年前,这个城池差点毁在金人的手中,而我们进来的那道门,死了四万的军民,才拦住了金人的铁骑入城。”

    “这个城池、这个国度的百姓的勇气,远胜于倭国,而大宋皇帝的英明远胜于崇德王和鸟羽王。”

    “有一次我问你姑父,我们什么时候回到倭国去,你姑父苦笑着说,此间乐,不思倭。”

    贺茂川之水疑惑的问道:“是孝怀皇帝北狩时,说的此间乐,不思蜀的典故吗?”

    深田恭子点了点头,她的脑海里回忆着过去在倭国的种种,脸上也是挂上了微笑,在如此繁华的汴京生活,为什么要回到倭国呢?

    况且她从小就接受汉学,自然对汴京没有任何的抵触,那些源氏片假名她早就忘记如何写了。

    但是她的丈夫是一个心怀大志之人,她也不知道这样安稳的日子到底能过多久。

    深田恭子十分认真的抓着贺茂川之水的肩膀说道:“我和你姑父或许还要回到倭国,但是你一定要留在汴京!这里的生活更加富足安定。你要留下来,就看你能不能讨好大宋的皇帝了。”

    “那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贺茂川之水好奇的问道,她一路上听到太多次姑姑提及这个神秘的男人,而且还有些诱惑的小技巧,让她想起就面红耳赤的小把戏。

    深田恭子想了想,她很难评价那位位居深宫的皇帝,摇头说道:“他身居谋后,用李纲控制朝政,出则雷霆手段!手段之狠辣,群臣无不瑟瑟发抖,惊恐万分!前段时间,因为鄂州水疫,大宋皇帝凌迟了罪魁宗亲赵承佑。有阎罗转世之名。”

    “但是他又对百姓却好的出奇,以勤政善纳谏、仁善之名传世,从辽东到岭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人夸赞尧舜禹再世,仁宗再临。总之他很复杂,也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当然长得也很英俊。”

    贺茂川之水出神的想着这个问题,跟随着姑姑到了驿站洗漱,在鸿胪寺外的妆粉阁精心打扮之后,等待着皇帝的召见。

    妆粉阁是大宋内帑的另外一门生意,发起人自然是赵英,他在鸿胪寺外专门建的化妆打扮的买卖,前段时间选秀的时候,赵英为了让入宫仕女梳妆打扮的漂亮些专门营建。

    选秀女结束之后,这阁在汴京远近闻名,很多甜水巷、樊楼的姑娘们也在这里梳妆,还有些名门闺秀参加诗会、踏青也在这里梳妆,慢慢生意就火爆起来。

    赵英当然赚的盆满钵满。

    贺茂川之水进宫并没有资格走崇德门,那是大宋皇宫的正门,除非大宋皇帝出宫入宫才会完全打开,而宫内札子都是在崇德门五道门最小的门传行。

    贺茂川之水走的是东掖门。进入了东掖门,地上的金砖晃动着她的眼帘:“这都是金子做的吗?”

    深田恭子听闻不由的满脸笑意,这都是苏州烧的金砖罢了,燕京皇宫比汴京还要宏伟几分,她笑着给深田恭子解释了一番。

    贺茂川之水才尴尬的吐了吐舌头,看到了高高的文华楼,走进了文德殿,大宋皇帝在这里召见她。

    在姑姑口中英明神武的大宋皇帝,端坐在大大的案牍之前,批阅着札子。

    “告诉李太宰,既然永定军路的诸军路服了软,就乘胜追击,派遣些知府知县事,明年蝗灾之时,也好安排赈济。最主要的是调一些县尉安插进去。”赵桓递给了赵英一本札子,是他的批示。

    “官家,倭国特使到了。”赵英提醒着官家。

    赵桓一抬头,看到了打扮的十分精致,甚至有几分胆怯的贺茂川之水,和当初的张棠华一样胆小的神情。

    “去通知胡元,让他来领人,他要的人到了。”赵桓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要倭国的小丫头,样貌不错,的确非常漂亮,但是和宫里的刘婉相比,还是差了几分。

    要说优点,这个倭国人的腿很长,而且这个优势,还被深田恭子刻意凸显,大白腿在裙纱之间,若隐若现。

    腿长,在倭人里面很少见。

    赵桓笑了笑说道:“穿厚点,天气还没到穿夏衣的时候,小心受凉。”

    “大宋御医院的胡神医,需要知道你为何在鬼船上活了下来。他有些话要问你。以后也有可能遇到你的地方。”

    赵桓这一笑,在贺茂川之水眼里仿若是春暖花开一样,她痴痴的点了点头说道:“哦。”

    “快行礼呀!”深田恭子拉扯着发呆的贺茂川之水,让她赶紧跪下见过大宋皇帝。

    赵桓抻了抻身子说道:“行了,不用多礼了。前往倭国的粮船已经上路了,三千料的船共计十艘,权当是当初鸟羽王那三千料银料买的。国书留下,先下去吧。”

    “是。”深田恭子蹲了蹲身子,拽着还在发呆的贺茂川之水离开了文德殿。

    “我们不是要度种吗?可是我们还没说。”贺茂川之水疑惑的指着文德殿,又疑惑的看着她的姑姑。

    这就完了?

    只要大宋皇帝看一眼,就能怀上孩子吗?

    深田恭子低头解释道:“花鸟使是赵都知,就是站在大宋皇帝身边的宦人,官家严令二十二岁才能入宫,你得等五年才行。今天就是带你来让官家看看。想入宫哪里有那么容易。”

    而此时的文德殿内,赵英乐呵呵的问道:“官家,可还满意?”

    赵桓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赵英说道:“你没看到吗?那还是个孩子,朕是那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