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绝不咸鱼

第1215章 《永堕轮回》CG

    李雅达和唐亦姝两个人低头记录,没有多问。

    如果说在朝露游戏平台刚建立时,两个人还有那么一丢丢疑惑的话,那么到了现在这个阶段,疑惑已经全都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游戏平台都已经起飞了,接下来裴总肯定会让它飞得更高。

    至于为什么这样的安排会让它飞得更高……

    管它呢,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不管这个制度在推行的过程中遇到多少的挫折,遭遇什么样的困难,承受什么样的误解,最后也一定会如裴总计划中的大获成功。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当然,这个制度目前还很模糊,对于品鉴家们如何筛选、如何罢免,具体要维持多少的人数,这些内容都需要仔细考量、长远规划。

    但是像这样细节的内容,肯定不能指望裴总大包大揽、事必躬亲了。

    这是唐亦姝和李雅达两个人的任务。

    看到两个人并没有提出任何的疑问,裴谦也不由得有些心情复杂。

    每次说一个新点子的时候,裴谦的心态总是很矛盾。

    下属提出疑问吧,会让他担心下属们领会精神不到位,还得用大忽悠术加深他们的错误印象;

    下属不提出疑问吧,裴谦又怕他们当场就已经理解歪了,一番脑补之后和自己的初衷更加跑偏。

    总之,怎么都不踏实!

    不过转念一想,朝露游戏平台的开局已经是稀碎了,这个时候反而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大不了就是提前走上最后一步,饮鸩止渴嘛!

    反正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裴谦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快到下班的时候了,于是喝完咖啡站起身来。

    “好,那游戏平台的事情就先这么安排,你们定好这个品鉴家制度以后及时找我汇报。”

    “周末了,下班回家吧!”

    ……

    与此同时,严奇已经下载完成了《永堕轮回》的更新内容。

    他怀着非常憧憬的心态,进入到游戏中。

    作为《帝国之刃》这款动作手游的制作人,严奇也算是动作游戏的忠实爱好者。

    虽说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并不是特别好,在《回头是岸》中的频繁受苦经常让他无能狂怒,但《回头是岸》中独特的战斗机制、战胜强敌的刺激、充满阴谋的关卡设计、打破次元壁的设计理念……种种这些,还是让他对这款游戏又爱又恨,欲罢不能。

    在已经把《回头是岸》玩腻了的情况下,这个新DLC自然寄托了他的全部期待。

    官方已经说了,这次只更新了DLC中25%的内容。

    很多玩家都觉得25%太少了,不过瘾。

    但是严奇不这么觉得,25%的游戏内容也够玩很久了,而且关键是能提前玩啊!

    提前一个月玩到《永堕轮回》,怎么想都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当然,前提是这个DLC的水准在线。

    如果单纯为了求速度、求热度,将DLC拆开发布,却降低了玩家的游戏体验,那严奇就绝对不会赞同了。

    进入游戏。

    严奇本来以为会直接进入标题界面,但没想到竟然是一段黑屏,播放了新的过场动画。

    ……

    寂静的寺院中,血红色的枫叶缓缓地飘落。

    舒缓、悠扬的旋律响起。

    《回头是岸》的开头也有类似的旋律,只不过那段旋律悠扬婉转之中,带着一种独特的悲凉气氛,而这段旋律却是平静、祥和,带着一点禅思。

    仔细听的话,又觉得仿佛潜伏于心底的热血,正在缓缓苏醒,隐约有一种征伐之音。

    这似乎暗示着《回头是岸》与《永堕轮回》的基调,存在着不小的差异。

    “啪”的一声,一粒黑子落在棋盘上。

    持黑子的,是一双布满老茧、饱经风霜,却充盈着强大力量和自信的手。

    待到黑子落下,棋盘对面颤颤巍巍地伸来一只干瘦枯槁、满是皱纹的手。

    白子落下,干瘦枯槁的右手收回,僧衣一闪而过。

    棋盘上,黑子的一条大龙被白子绞杀,几乎已经陷入必死之局。

    一个垂垂老矣的声音响起。

    “施主之名,贫僧早有耳闻。”

    画面一转,屏幕中出现一个少年剑客的身影。

    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剑藏于鞘中。

    形单影只,却仿佛蕴藏着极为可怕的锋芒。

    在镜头的周围,无数利刃出鞘,面相凶恶的江湖人士围了上去。

    然而下一秒钟,少年剑客轻轻一甩长剑,剑上的鲜血便汇聚成一个个血珠滚落。

    他收剑入鞘,跨过地上的尸体,向着夕阳而行。

    江湖人士的尸体一片狼藉,脸上还带着惊恐与不敢相信的表情。

    “施主十七岁时,仗剑江湖,豪气任侠,可斩宵小之徒。”

    画面一转,华丽的宫殿之中。

    “有刺客!护驾!”

    御前侍卫举着戈矛或是长刀,虽然列出整齐的阵型却仍旧难以控制地向后退却。

    看起来三十多岁、胡子拉碴的江湖客踏着沉稳的步子迈过高高的门槛,两手空空,身上却沾满了血污。

    一名侍卫从侧后方突然冲过来,手中长刀狠狠地砍下,然而下一秒钟,刀却不知为何跑到了江湖客的手里,侍卫的脖颈处也飚出一道鲜血,颓然栽倒。

    高举着戈矛的侍卫们刺向江湖客,然而江湖客只是睁开了看似惺忪的双目,手中长刀横扫,长戈立刻被砍成两截。

    踏过侍卫的尸体,江湖客来到正在仓皇逃命皇帝的面前,他看了看手中已经卷刃的长刀,随手扔在一边。

    而后,他侧身闪过一名侍卫的长戈,随手夺过后轻轻一甩,将皇帝钉死在宫殿的红漆梁柱上。

    “施主三十岁时,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可斩昏君佞臣。”

    画面再度转换,一望无际的原野,尸横遍野的战场上。

    身披铠甲的异族骑兵列成战阵,马蹄轻轻刨动,马鞍上还挂着边陲无辜民众的头颅。

    而在如云的战阵对面,有一人身披重甲,巨大的铁槊扛在肩头,左手一把长长的斩马刀,拖在地上。

    在异族的号角声中,骑兵战阵冲锋,马蹄扬起漫天的灰尘,如同地震山崩。

    身披重甲的身影杀入敌阵,如同虎入羊群。

    “施主四十岁时,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可斩千军万马。”

    画面一转,最后来到一座荒僻小镇中的酒肆。

    一碗浊酒,映出斑驳的白发。

    戴着斗笠、手持七星宝剑的侠客前来挑战,长剑闪烁着寒芒,直指老人的咽喉。

    然而下一秒钟,两根手指夹着一根筷子,迎上了宝剑的剑锋。

    一阵金属铿鸣之声响起,七星宝剑寸寸断裂,变成了一堆废铁。

    “施主六十岁时,摘叶飞花,武技通玄,可斩世间万物。”

    至此,苍老的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

    又是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上。

    “可是施主,不论如何出神入化的武技,也终究不可能斩断生死。”

    “生老病死,六道轮回,乃是世间生灵摆脱不掉的宿命。”

    “施主将入魔道,何不回头是岸?”

    棋盘的一边,容貌枯槁的老僧双手合十,耐心规劝。

    暮年的武神沉默片刻,在棋盘上再落一枚黑子。

    险些被绞杀殆尽的黑色大龙,竟然杀出了白子的重重堵截,死中求活!

    “从未斩过,又焉知斩不断生死?”武神平静地问道。

    老僧知道事情已无可挽回,只得低声念诵:“阿弥陀佛。”

    武神摊开左手,掌心出现一颗黑白两色、阴阳交融的药丸,缓缓地塞入口中吞下。

    而后,他拿过一直放在棋桌旁边,其貌不扬的魔剑。

    剑出鞘,血光四溢,俱是大凶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