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怪物被杀就会死 阴天神隐

第九十章 天地变色 (6200,第四更,求个月票~)

    嘎吱!

    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扭曲声,苏昼踩踏在特制的钢板上,以最标准的挺举姿势,将一个明显经受过炼制的超巨型杠铃举起,虽然过程看上去有些吃力,甚至可以说第一次看见苏昼用力认真的表情,但很明显,二十吨也并非是他的全力。

    这巨型杠铃足有二十吨重,哪怕是选用特殊的灵铁锻造,并且以灵器级的方法祭炼,两边圆形的杠片,也近乎是两个体积约为一立方米的高密度金属块,将其举起之后,能看见苏昼的脚下明显向下一沉,却是整个体育场地面都凹陷些许。

    “这位,这位同学……你……还好吧?”

    一旁的指导教授心中胆战心惊,时不时想要问一句苏昼要不要放下来,但又害怕此时苏昼到了极限,他一问反而会影响到苏昼的状态,让他受伤。

    “没事,还好。”

    可结果他却看见,此时的苏昼甚至有闲心开始旋转起这个杠铃起来就像是古代武将舞动长棍大枪那样,整个杠铃被舞动成风扇,在整个测试台上带起虎虎烈风!

    “这东西都能转起来的吗?!”

    这一下,瞬间台上就清空了,原本还在看热闹的所有测试学生基本全都被惊的跑下台去,旁边的指导教授更是直接被吓得撑起灵盾这二十吨重的铁块以这种速度呼过来,一不小心人就没了!

    实际上,苏昼心中有数:“二十吨左右的力道,约莫和魔帝一触须抽下来的力气差不多,但比起魔帝蟠龙真身一巴掌拍下的力道还是不足可现在我也没用全力。”

    “倘若是已经进阶超凡的我和魔帝对战,哪怕他借神木之力,我也能提着灭度之刃,正面硬怼过去,直接把他的蟠龙真身给打趴下,而不用搞什么迂回战术了。”

    同为超凡阶,自己比魔帝要强。

    确认这点后,苏昼手中一停,硬生生将正在旋转的巨大杠铃止住能听见明显的骨节扭曲开裂的声音。

    但是下一瞬,他身上的这些伤势就恢复,以至于一旁以为要出事,准备叫医疗队的指导教授还以为自己听见幻听。

    “我败了!”完完整整看完整个过程的关万径此时顿觉眼前一黑:“这鬼力气,大型工程器械也莫过如此!”

    这位整个洪州除却苏昼外,天赋最好,哪怕在全国也能排前列的天才满脸肌肉隆起,面色也不知道是笑还是扭曲:“什么怪物啊,开挂了吧?!”

    关万径现在算是真的心服口服,其他人看不出来,但肉体同样极其强大的他却明白,能以一百多公斤的躯体,原地旋转二十多吨重的杠铃,而不是被离心力将自己甩飞出去,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完美的控制力,还需要极其庞大,总出力远大于二十吨的灵力总量!

    这证明什么?证明苏昼此时已经可以完美控制自己超凡阶的力量!这才区区半年不到而已啊。

    举重毕竟只是一个小环节,随着苏昼随手将这杠铃朝着旁边一放,让周围的地面都如同小地震般震震后,几乎所有的灵测流程都已经走完。

    只剩下最后一个环节,也就是灵气测试最重要的环节,灵气实测。

    就在这时,正国中央台正好,亦或是说,得到了相关指令,专门将镜头定在了洪州测试场,以苏昼为中心视角。

    两位主持人也在讲解:“灵气实测,顾名思义,就是检测各类修行者实际灵气属性和其作用的测试。”

    “之前展现的,都不过是灵气浸润人体,造成的附属品而已……灵力真正的力量,现在才要展露真容!”

    “看,营地中央,出现一个像是探照灯一般的灵器,这便是天都综合研究院出品的‘导灵仪’,可以引导出一个修行者的特性,展露出他们灵力真正的力量。”

    “让我们的视角随着镜头重新回到测试场……导灵仪正在发挥功效,第一位测试者已经展露出自己的特性了!”

    这一瞬间,全国正在观看灵测的观众,都发出惊呼因为无论是哪家地方电视台,网络直播,亦或是中央电视台,屏幕中都出现绚烂的灵光异象!

    可以看见,在导灵仪的加持下,一位位接受测试的修行者,其看似只是五颜六色的各类灵光,开始急速的衍化出其本质。

    一瞬间,整个测试场中央,全都是翻腾的赤色的光焰与淡蓝的波光,深青的木气与深黄的厚土,近乎实质化的灵力浪潮冲击着周围的大气,在地面上摩擦出一道道明显的痕迹!

    各式各样,比起电影CG要更加真实,也更加震撼的灵力影响着现实世界,制造出浩荡的灵光闪烁有人周身燃起烈火,周围水分全部蒸干,有些人则是周身环绕狂风,整个人都微微飞起!

    每一位修行者的灵力,都在导灵仪的加持下,展现出了近乎于异象般的超凡现象,毫无疑问,超凡现象的范围影响越大,得分越高,测试学生中的佼佼者,甚至能影响以自己为中心半径二十米的庞大范围,而一般的学生,能影响几米就顶天了。

    但即便如此,也已经十分惊人。

    直到这时,所有修行者,终于展现出从根本上不同于普通人的地方……他们的灵力展现的异象本身,就是超凡的代表

    当然,也有一位海州的受测者,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显眼的灵气本质,他的灵气即便是在如同探照灯般的导灵仪作用下,也不过是变得更加厚重,如同雾气一样弥漫在周身,覆盖半径三十多米的范围……虽然看上去,这似乎是并没有特性,但是,他的灵力却十分浑厚,远比正常修行者要恐怖!

    或者说,这便是他的灵力特性。

    灵力的特性并不是那么复杂的东西,西方以四大元素与以太进行分类,正国也有五行说,四象说等不同的分类法,但本质上,它都是一个笼统的概括,一个人的灵力本质,绝大部分情况下,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每个人类倘若修行,其灵力特性都不同,有些人觉醒后胃口大增,一日能吃十顿大餐,这是特性,有些人觉醒后头脑灵光,能迅速学会十几种语言,这也是特性。

    天生我材必有用,倘若在战斗方面不成功,那或许在炼丹画符上有别样的天赋,只是如今的超凡界,因为种种原因,如今能够引导显现的,只有偏向战斗一侧的特性……或许在未来有一天,会有这样,可以直接测试出人类擅长特性的仪器,一出生,便可以确定一个人最适宜的发展路线。

    但这种仪器的诞生,究竟是好是坏,如今也无人可以做出定论。

    现在,站在测试场中央,接受导灵仪引导的,是邵启明。

    可以看见,他白色的灵力,在导灵仪照射出的强烈灵光加持下,登时化作暖洋洋,带着一丝丝强烈生命力的白色光芒,简直就和智慧果的光芒一模一样。

    这种光芒,被判定具备极佳的治疗和植物亲和力,这登时又引起周围正在观看的教授们一阵窃窃私语,目露惊喜之色。

    不管什么时候,治疗方面的天赋总是最受人欢迎,也是较为稀缺的,尤其是如果想要在一些医疗设施并不完善的野外地区,进行探索冒险的话,一位自带治疗能力的医师,毫无疑问是组建一个团队的核心要点。

    “而且不仅仅是治疗能力,还带着很强的光特性……”

    某位书院教授推推眼镜,他的欣喜简直就写在脸上:“是个好苗子!”

    正一书院的两位天才也接受引导,其中目光很凶的那位女学生并没有展露出异象,但是很明显可以看出来,周围的其他正在等待测试的学员都有些发晕,似乎是精神受到了震撼这种无法观测到的灵魂天赋,反而更让观众们惊奇。

    圆脸男生则是极其稀少的复合属性,能看见,他的灵力一直都在变幻转化,时而风,时而火,时而金,时而土,就像是万花筒那般……五行四象轮转,当真是绚丽多彩。

    关万径排在苏昼前面,他在受测时转头看了一眼苏昼,却发现对方似乎正在发呆,凝视着头顶翻腾的阴云,一时之间,这位健身壮汉还未反应过来,苏昼为什么会在这么严肃且激动人心的时候发呆。

    “等等,不会吧?”

    但当他展现出足以令周身半径三十多米内的土石移动隆起,甚至是反重力般漂浮在半空中的强大土属异象,下台接受自家学校老师夸奖时,关万径才隐约猜出苏昼的想法。

    苏昼此时并没在意关万径的注视,他只是凝视着天空中的阴云。

    那足以看穿绝大部分灵力流动的双眼,正在分辨着阴云中那无形的脉络。

    导灵仪这东西,说白了,就是凝聚周围的灵气,投射在一小片范围内,强行拔升并放大相关超凡者的灵力它原本的原型,就是探测一些隐形单位的强制显形法器,故而造型看上去像是探照灯。而改造之后,便更是能放大被照射着的灵力细节,呈现出异象。

    已经超凡,凭借自身便能造成异象的苏昼,相较于这台仪器的等级实在是太高,再加上完美之躯不泄灵力,所以他并没有像是其他受测者那样,在导灵仪的照射下显露出自己的灵气本质。

    一时间,正在收看中央电视台的观众,都有些迷糊,他们原本以为可以看见苏昼这个之前带给他们数次惊喜亦或是惊吓的家伙,再一次给予他们惊喜。

    没人想到,在导灵仪照射下的苏昼,简直就和普通人一样,没有展露出任何灵气特性。

    但是,他们却看见,苏昼抓准一个时机,然后对准阴云密布的天空,抬起手。

    轰隆震耳欲聋的雷声炸响!

    洪城测试场,特意加强过电磁屏蔽的摄像头,花了一瞬,然后,便在拍摄人员的兴奋的高呼声中,转向上方。

    屏幕中能够看见,六月洪城那阴云密布,黑云翻涌的天空,以及一直都在上方盘旋警戒,可此时却正在紧急退避的两台武装直升机。

    “风起!”

    而就在两台武装直升机退开后,苏昼轻喝一声,而就在这一瞬间,耀眼的青蓝色雷光开始在他的周身闪烁,仿佛和天上翻腾的黑色积云互相呼应!

    轰隆!又是一声更加剧烈的轰鸣六月的洪城本就多云多雨,阴云漫天,此时更是不知为何,骤然天色变暗,狂风四起!

    一时间,风起云涌,天地变色,层层黑云之间,有青色的雷蛇窜动,紧接着勃发!

    而就在巨大的雷鸣中,有一个比雷声更加清晰的声音响起!

    “雷来!”

    高高抬起的右手,就像是指挥棒一样干脆的落下,在其之上缠绕着的,近乎实质化的强烈灵光在这一瞬间朝着场地空无一人的中央,倾泻而出,而一道粗大的雷光就这样,伴随着一声炸响,便顺应着苏昼的喝令,从天而降!

    嗡嗡!

    一时之间,整个测试场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失灵,只有因为一开始就做了专门防冲击准备摄像头还在正常的运作。

    所以,它便拍摄到了,天雷自九霄而下,轰落场地中央的那一幕!

    轰隆!

    在最初的炸响后,强烈的电流甚至凭空点燃了周围空气中的灰尘,响起巨大的冲击,哪怕是在绝缘的地面上,也有巨大的电流波及半径十几米内的所有事物,明亮的火焰直接点燃了草坪,亮起火光。

    紧接着……便是瓢泼大雨!

    哗啦啦带着温暖温度的雨水落下,这便是南方的特色,夏日的开水雨。

    而就在这场突如其来,任何天气预报都没有报告的大雨浇灭场地中央火焰的同时,雨水的声音也惊醒了所有被震撼的观众。

    “引雷……呼风唤雨!”一位中年人简直膛目结舌:“超凡力量,居然可以办到这样的事情?!”

    “这真的是一个刚刚修行的学生的力量吗?!”

    “这个和之前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吧,这也太强了!根本和传说中的那些仙人一样!”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登时,近乎所有正在收看中央台的观众都不同程度的被这恐怖的力量震撼,甚至有人喃喃自语道:“如果是个阴天就能唤雷降雨的话……那和雷神有什么区别?”

    正好,中央台的主持人也急忙翻到苏昼的进一步资料:“苏昼,十八岁,风雷灵气属性,疑似觉醒龙血……”

    “等阶,超凡境界!”

    “他不是觉醒阶,而是超凡阶!”

    这一幕,并不仅仅是正国的民众正在关注。

    全世界的超凡者组织,无时无刻都在互相关注着对方展现自己实力的舞台。

    正国圣举选试后的灵力实测,毫无疑问便是近乎阅兵一般,展现自己的实力和底蕴的时刻。

    “这可不是一般超凡者能够办得到的事情。”

    遥远世界的另一侧,大洋彼端,亚美利加联邦的某处。

    一间纯白的会议厅内,两位苍老的白人老者凝视着眼前大荧屏中,那从天而降的雷光,不禁齐齐发出感慨:“十八岁的超凡境界?召唤雷霆?正国三十六圣从哪里找到这么一个怪物?这根本就是现世雷神了。”

    “哪怕是通过内置大脑芯片,从三岁就开始半自主修行,想要在十八岁时就进阶超凡阶,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更何况,‘辅助修行系统’还远远没到成功的地步。”

    感慨之后,便是沉默,其中一位带着单片眼镜的老者微微摇头,叹气道:“看来他们又要多一个强的令人发指的高端战力……真希望他们能犯蠢,嫉妒贤能一下,把这位天才逼出来……”

    “别想了,哪怕一个人犯傻,三十六圣中总有不犯傻的,反正乱世将至,他强就他强,大家都有的忙,我们只要奉行孤立主义即可。”

    无独有偶,欧罗巴联盟的某个隐秘的大厅中,以全息投影出现,交流讨论的诸位顶级超凡者也都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这是一个威胁……一个将在未来显露,极其强大的威胁。但这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乱世将至,他们再强也没精力管其他的事情。”

    “未来二十年内,全世界所有人都要适应魔潮渐起带来的世界变化。”

    “将‘苏昼’这一名字,添加至最高级别的关注名单当然,不要去管他,我们只需要关注就够了。”

    类似的决策,出现在所有国家超凡组织的每一处。

    扼杀?拜托,全世界如今最高的超凡等阶也不过就是超凡级,实力还未必有这位十八岁的年轻人强,扼杀?谁扼杀谁还说不定呢,更何况如今绝大部分国家都有一大堆麻烦事要处理,哪来的时间管其他国家出了个天才这种事情,再怎么震撼,也只能看着,只能关注而已。

    甚至,就连那些隐藏在暗中,跨国存在的大型神秘组织都因此震动。

    “正国那边,居然出现这样的存在?”

    北亚美利加,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冰原,建设在冻土之下的全新连祷会总部发出了一声年轻的惊叹:“‘Zhou·Su’比我还小三岁,就已经超凡超凡境界?!想不到,居然还有比我还天才的家伙!”

    一旁,有仿佛满脸堆笑的声音响起:“首领,那,我们想想办法?”

    “蠢货,想什么办法?组织之前在掸国那边蒙受重大损失,上一代首领和大部分菁英组织成员,全部都因为仪式失败而牺牲……还能有什么想法?我都没超凡,等我超凡,这家伙都不知道凝聚出几个灵力器官。”

    那年轻的声音有些失望的呵斥了自己的下属一句,他干脆的做出决定:“放弃吧。”

    “正国那边,所有组织成员,全部转入深潜状态……早就该这么做,现在,正好有现成的借口。”

    东南海域,一个地图上并没有标示的海岛之下。

    “嗯,将正国南方的组织重心撤离挪移到东南亚分部。”

    互相隔着电子屏幕,从不显露真身的七位降灵会首领,正在快速的做出各项决定:“‘天神因子’的实验材料受挫,似乎也是在南方?那个捣毁恶鬼的神秘武者,会不会也是正国那边隐藏的底牌?”

    “很有可能,都是突然冒出来的强者……汤家的行动其实非常隐秘,堪称神不知鬼不觉,如果说有谁能够发现端倪,那只有正国官方。”

    “不管了,正国现在如此高调展现超凡武力,或许就是打算趁势清理一波内部的隐患。”

    “不要硬碰,我们全面收缩只有等到乱世降临之时,才是我们发挥的舞台!”

    而就在所有超凡者组织的首领做出决定的那一刻,苏昼收回手。

    他引导雷光的右手,看上去焦黑一片,引得不少人为此惊呼,而洪城测试场这边,专业的医疗队都已经冲出来,准备为‘重伤’的苏昼抢救。

    但是,数秒后,伴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能看见一片片焦黑的碳片剥落,新生的血肉重生,恢复成型,悄无声息间,一只强而有力,崭新如初的手臂,就这样出现在了所有关注苏昼者的面前!

    “超快速再生!”

    “他居然还有快速再生能力!

    “这个自愈力,哪怕是龙血也解释不了吧?!”

    “为什么要解释?这又不是资产不明,天赋好难不成还需要解释为什么吗?”

    “好啊,好啊!”此时已经回到天都,同样正在收看中央台直播的道圣张清云目光明亮,甚至带着一丝狂热,他大声赞叹着:“同级还有这样的再生力,是最好的天赋!”

    “前路有望,前路有望啊!”

    至于为什么苏昼有这样的天赋管这个干什么?有了就是有了,超凡者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搞的那么清楚!

    虽然不知道镜头的背后,究竟有多少人正在为自己惊呼,赞叹,又有多少人因为自己改变计划,改变想法。

    如今正站立在测试场中央的苏昼,都觉得理所当然。

    因为,这正是他展现天赋的目的。

    以自己的力量,搅动世界这是独属于强者的特权。

    苏昼,正在朝着‘真正的强者’这一方向努力。

    “雅拉,奇迹与纷争的时代,已经来临。”

    “我不是懦弱者,也不想当勇毅者。”

    转过身,背对着已经停止运转的导灵仪离开,苏昼在心中,与正无声微笑着的雅拉交流,他平静的说道:“我想要引领这个时代,让它和整个世界,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此时此刻,苏昼,走下测试台。

    天空之上,阴云弥漫,雷声滚滚,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天地,因一人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