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怪物被杀就会死 阴天神隐

第六十章 希望如此 (4700,第三更,求月票~)

    已经将传承留下,龙王的虚影却没有立刻消散。

    或许,和他自己说的不一样,涔云真正的执念并非只有传承。

    天池龙王凝视着苏昼,然后抬起头,环视着周围寂静的探索队,他疲倦的追问道:【这世间没有了灵气和修行者,人族能够安居乐业吗?能够对抗灾害吗?风雨洪旱是否还在困扰着我们?寻常人族,能够活多少年?】

    【没有灵气之后,世间是否仍有战争?人与人之间是否还有歧视与不平?我们所无法解决的,来自灵力的不平等,经历过没有灵气时代的你们,找到解决的方法了吗?】

    无数的询问声,甚至不需要开口。灵力震荡着,将声音,从天池龙王那渴望得到答案的心中迸发出。

    在这后世,还需要杀戮,还需要……憎恨吗?

    如此想到,如此询问,但他的声音,依然如同冰冷的石头一般平静:【人类如今是什么样的形态,仙神离去后的你们,社会究竟是怎样的?我想要知道,我等待至今……就是想要知道这一切的答案。】

    死去太久太久的仙神,实在是太想太想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

    天池龙王,涔云,那一双深渊般的龙瞳,此时也流露出了期待回答的光。

    他放心不下,所以迟迟不肯归去。

    面对这一系列的追问和询问,哪怕是苏昼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是很快,反应过来的他,便认真的答复道:“对不起……我们还没有做到完美。但是,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多少神兽灵兽了,哪怕是遭遇天灾,我们也能第一时间前去救援相助,亦或是发出预警。”

    “虽然让所有人类都吃饱,这一点还是做不到,但是至少,绝大部分人都能活着,地球人口已经快要突破八十亿了,全民教育也基本普及,这都是在没有仙神帮助的情况下达成的。”

    能听见,通讯法阵中传来诸圣的声音,苏昼顺应着诸圣给出的数据和回答,认真对倾听着的龙王回答道:“虽然有些遗憾,绝大部分问题都没有彻底解决,不过,如今灵气复苏,超凡力量复归,我们希望这对于我们来说,算是全新的力量,可以成为彻底解决这些问题的助力。”

    “不需要灵气的器械之道,和需要灵气的超凡之道,同时发展,或许可以造就和仙神不一样的文明。我们希望,未来能够达成以上所有的目标。”

    而龙王安静的倾听,最初的目光仿佛燃烧,溶解了冰,渐渐地,宽慰了下来。

    这也被苏昼看在眼中。

    说实话,在苏昼的心中,仙神绝大部分是傲慢的,至少也是高高在上的,就和历史中的一切统治者一样至少在对待兽神界这件事上,的确有那种感觉。

    但是现在看来,这位龙王似乎却有些和想象不符。或者说,他们对仙神的想象,似乎有点太过套用无灵气时代人类领袖的看法了。

    仔细想想,也的确如此,仙神自有伟力,祂们本就不需要凡人为他们劳作,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力祂们为何要统治凡人?为何要浪费力气教化其他生物?祂们为什么要花费这个时间精力?哪怕出于感情,只培养自己的子嗣后裔不就行了吗?

    难道,就是为了培养新的仙神吗?可那又有何必要,永生不死的统治者,没有理由去增加新的统治者。

    苏昼有些明悟了过来倘若仙神真的互相分化,只培养自己的子嗣,那么祂们就会成为新的神兽,祂们的子嗣将会成为全新的,互相独立的种族,维持仙神之间,互相一致的,不可能是血脉,而是基于文明,基于思想的一种‘共识’!

    自给自足的仙神,之所以联合起来,只可能是因为思想上的一致,而祂们为何要教化,管理人族,如果不是因为肤浅的‘控制欲’,那么就必然是想要将自己的种族,带向祂们所想的,最好的未来。

    这或许便是,人和兽之间的区别。

    心中如此思索着,苏昼仍然认真的回答龙王的问题,他虽然对世界知晓的并不多,但是在他的背后,是正国诸圣,乃至于多国联合的国际团队,他们将全球的信息发送给苏昼,让苏昼为他们回答龙王的问题同时,也是将这些问题的答案,如今人类未来将要走的路,通过节目这一媒介,公告于全世界。

    所有人都倾听着,倾听着苏昼的讲述。

    无论是龙王的来历,拟道的源流,龙王为何是人,这一切的问题,都将在与这意外出现的龙王遗魂的对答中,得到答案和解释。

    【是吗,我知道了,而且,不需要说对不起。】

    【足够了,已经足够了。】

    听完苏昼完整且完善的回复后,涔云微微点头,他的表情,开始松动,如同岩石雕刻的脸庞上,出现了微不可查,但却不容忽视的变化。

    千年的执念。消散了。

    正因为如此,这位一直以来都面无表情的龙王,终于露出笑意:【没有神通和修者,也能过得这么好,足够了,没有灵力,居然也能这样发展文明……是我们小看了人族……我想错了。错的好!】

    听到这样的好消息,甚至就连他黯淡的遗魂,都微微闪亮了一下,绽放出光彩。

    【时间不多了,苏昼。】此时,苏昼能听见偃圣的声音,这位大几率是偃圣自我复制出的人工智能,永远保持理智,也同样拥有圣席的权限:【虽然稍后我们可以单独解释,但既然一位龙王遗魂在此,那么不如直接询问,由祂这位真正荒古时期的妖神来说明,拟道和人类之间的关系。】

    “没问题。”这本就是苏昼的目的,他开口询问。

    而龙王略带惊讶的声音响起:【是吗,你们也苦恼于拟道和人类的区别啊……呵,在我的时代,也经常有仙神认为,既然我们有了自己的修行之法,就无需留存拟道修法了。】

    如此说道,又再次黯淡了一点的龙王残魂,用力的摇了摇头:【可是单纯凭借肉体,区分究竟是不是人,有意义吗?血脉根这东西,是可以改变的。而生而为人,并不代表他一直都是人。】

    【打个比方,倘若有人奸淫掳掠,欺辱老者幼童,甚至反人类,贩卖同类,对其他人类造成了莫大的伤害……你觉得,单纯的杀死它,有什么意义?这个生物,还配拥有人类的名字,人类的身体死去吗?】

    说到这里时,涔云的语气重新变得平静起来,他淡淡道:【为恶者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它们生而为人,这是天生的事实,哪怕它们为恶,那也是人类,享受‘人权’。】

    【但这是错的。】

    【我就能改变它。】

    如此说道,已经有些虚幻的龙王残魂随手朝着自己的龙躯颅骨的外侧一指,灵气化作他的手掌,捉来一只小小的海参这海参有些瘪瘪的,似乎之前吐出了内脏。

    然后,也不等这海参有何反应,龙魂背后,深蓝色的龙珠中,引动如海一般的浩瀚灵力,没入这小小的海参之中。

    一瞬间,在所有人震惊的注视下,这之前还不过是区区一只普通常见,一点灵力反应都没有的小小海参,居然就化作了一条鳞爪俱全的小龙!

    【居然连角都有了,比我还快!】九溟也惊愕的注视着残魂手中的小龙,它能感知到,这小龙除却体内灵气不多外,身体各处都已经有了完整无比的灵气器官循环……如果论起生命等阶,居然直接就已经是超凡高阶了!

    然后,就在绝大部分观众都没有反应过来,涔云龙王这一手究竟有多么强大的时候,龙王残魂又再次施展神通,这小龙在瞬间又变幻成了一个人而这个人除却没有脸之外,同样体内器官俱全,倘若滴血验证基因,那么也毫无疑问是最正常的人类基因!

    【我不塑造他的脸,因为他的面容,要他未来自己确定,我不会擅自插手,但除此之外,他的一切都和人类一样。】涔云略微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何没有给对方变化出脸庞的原因,他再次发动神通,又将这人变成了一条深海鱼这一过程同样无比精密,没有半点瑕疵可言。

    直到最后,这海参复归自己海参的本体。

    在这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清晰可见,每一道灵法灵力运转的顺序都无比明显,而距离最近的苏昼,还有探索队的众人,虽然没有办法用仪器检测,可是他们都很清楚,龙王没必要撒谎,既然他说了,连血脉根都能改变,那就意味着,他真的可以操控基因级的单位,对生物进行强制变形变化!

    而这么一套变幻神通下来,这头海参不仅重新拥有了一套内脏,甚至还获得了初级的灵魂……龙王又将其放回了原处,可是谁都知道,这条海参的命运,绝对不仅仅是一条海参了。

    【娲皇曾经展现过神迹,令泥土也得以成人……肉体,对于我等而言,不过是得到智慧的基础罢了,可却并非是‘人族’的基础。】

    将海参送回原处之后,天池龙王将视线转移回苏昼等人的身上,他的身形已经开始缓缓碎裂,之前施展神通的手更是已经化作灵光碎片消散,但他毫不在意的说道:【我曾经对一位鱼肉凡民,肆意发泄兽欲的风氏后裔施加刑罚,他自认为是娲皇族裔,觉得自己先祖的血脉足以保护它无忧。】

    【的确,娲皇血脉不容侮辱,所以在默许之下,我改变了它的血脉根,让它不再是它父母的儿子,也不再是风氏一族的成员。最后,我将它化作了一头牛,送给了那些被它杀死了亲友父母的凡民它已经不再是人了,我们无需保护它,一切刑法都是针对人而言设定的,而不是对一只没有主人的野牛。】

    【肉体对于修行者而言,除却寄托感情之外,没有意义,因血统而骄傲者,最易陷入怪圈,因为对于我等人族而言,最重要的是勇气,好奇与贪婪,是精神,文明和传承!】

    如此说道,天池龙王自己也都笑了起来,荡起一阵阵破碎的灵光:【正因为是最需要血脉传承的拟道,所以才深知血脉的毫无意义……拟道和人类,本就是一体的,一个能化作异兽,但是遵守秩序,守护人族的个体,比起一个不遵守秩序,鱼肉黎民,但是有着人类的血脉根的人,要好一万倍。】

    【前者是人,后者猪狗不如,不为人子。】

    展现过神通,回答了问题之后,天池龙王看着自己已经彻底消失的手,以及已经开始破碎的下半身,微微点头道:【我要消散了,诸位后世的修行者,愿我亿万年后,真灵归来之时,依旧能为人族。】

    这其实是祝福,他希望亿万年后,人族依然能够存在。

    肃然的苏昼,所有潜水器中的探索队员,以及九溟,和绝大部分台后的观众,都尊敬的微微低头,但是偃圣那平静到没有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提醒苏昼道:【虽然很过分,但苏昼,快点,趁着龙王残魂还未彻底消散,询问祂‘仙神们的去向’!】

    “啊,哦,好的。”

    虽然的确觉得。打扰对方消散这点是有些过分,但是微微皱眉的苏昼也知道,不趁着这个时候,再想要碰到活着的仙神基本是没可能了并非是所有人都像是天池龙王那样,有着如此深厚的执念等待的。

    事关文明未来的决策,不由得他不问。

    于是,他便开口问道。

    “龙王陛下,最后一个问题仙神们究竟去向了何处?祂们会归来吗?”

    这才是现在的人类们,最关注的的问题。

    本来想要静静等待归去的涔云。微微愣了一瞬,他注视了一眼苏昼,而目光也能扫视到潜水器中的众人。那凝重的表情,顿时让他明白了过来:【啊,我都忘记了,秩序和秩序之间,也是极难共存的,即便是大家都是为了人族壮大,也都是不同的……不过不用担心。】

    他轻轻地笑道,一头黑色的长发也如同火焰一般燃烧消散:【祂们不会回来的。】

    【所有仙神都不会。】

    【在见识过真正诸天万界的无尽辽阔后,见识到真正无垠的无限之后,即便故乡再怎么温暖可人,令人怀念,那群最大的乐趣就是探索未知和更高处的家伙,最多也就是怀念,而不是回过头了。】

    如此说道,天池龙王的语气,再次变得寂寥起来,他的魂体已经破碎到了胸口,灵气震荡着水波和灵界:【昔日我们为了各个界域的归属权,大战了无数次,死去了无数人与仙神,我们从未想到过,在这片看似辽阔的仙界诸天之外,居然有着那么辽阔无尽未知。这古地界过于优越的时空结构,阻碍了我们的视线,如果不是灵气整个宇宙整个宇宙的断绝,我们绝对想不到可以前往其他未知世界。】

    【没人会回来的,祂们留下了传承在这里,然后选择走向未来……至于我,能够知道故乡人族的消息,也心满意足了……】

    如此说着,天池龙王笑着点了点头,他的魂体已经破碎,只剩下最后一双深蓝色的龙瞳,仿佛看破时空,投向了遥远彼端的一个方向。

    只是有些想念……家乡的果香啊……

    如此贤想着,天池龙王涔云的残魂,彻底散去了。

    只剩一点真灵归去,没入冥冥。

    死后千年,残魂苏醒。心神醒转,再归故里

    心满意足之后,天池龙王,所遗人世之魂,彻底消散。

    苏昼凝视着对方残魂最后散去的所在,他的手中拿着铭刻有天池龙王最完善传承的玉简。青年低下头,看着玉简上的六个字。

    天池龙王-涔云。

    有着重量的六个字。

    “这种理所当然的善意。”他低声喃喃道:“有些时候,当真觉得有些难以承受啊。”

    “我们,人类,能够对得起这份期待吗?”

    无人知晓未来。

    但是,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