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怪物被杀就会死 阴天神隐

第五章 怨气侦测和神通的本质 (7200)

    2016年,5月24日,凌晨2点19分。

    正国洪城,高空。

    苏昼在云层之下,俯视着即便是深夜,也有大量灯火闪耀,永远和夜深人静无缘的现代城市。

    此时,苏昼的手中,正拿着自己专门用于安全局工作的手机,浏览着其中的一张张通缉犯以及各类危险修行者的照片。

    “南方的危险分子数量不少啊,虽然大多都在国境线周边,洪城基本没有,但也不能轻视。”

    苏昼将一张张照片和介绍飞一般的拉动,倘若是普通人,恐怕只能看见电子屏幕上闪动的色块,但是对于苏昼来说,这么点时间却足以将所有内容都铭记于心。

    正国早就在十年前,就已经将国内所有通缉犯以及危险分子的信息联网做成大数据,供应全国巡捕和相关人士对应,只要他们敢于出现在大城市,出现在官方摄像头之下,那么被抓就是必然。

    而最近这么两年,随着灵气复苏,固然正国官方再一次加强了全国监测摄像网络,但是能够改头换面,甚至无后遗症彻底换一张脸的方法也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可以通过能力直接干涉电子讯号的特殊超凡者。

    监控与反监控,赛博网络中的博弈,便是灵气时代犯罪分子和官方的主要对抗内容。

    “看来下次要找安全局那边,申请一个官方终端了那玩意直连安全局的数据库,以我的权限,可以浏览的内容很多。”

    将手机收起,做好准备的苏昼低下头,凝视着深夜的洪城。

    和一般的巡捕不同。

    他要找到通缉犯和危险分子,可没有那么麻烦。

    在位于两千米的高空之中,苏昼直接启动了自己噬恶魔主的神通,青紫色的灵光在他双眼深处燃烧,扫视着整个城市。

    在启动噬恶魔主神通之时,苏昼可以看见敌人身上萦绕的恶念多寡,进而判定对方究竟是怎样的恶人,甚至能够隐约知道,对方究竟是做了什么才会被人诅咒,进而有咒怨之气缠身。

    苏昼以往都是将其作为判定敌我的手段,但是仔细想想,这个东西判定敌我其实并不好用因为噬恶魔主本质上只是判定咒怨之气,而苏昼的敌人也未必全都是杀人如麻的大魔头,假如他并没有实质上干什么恶事,那么苏昼其实是看不出什么东西的。

    但是反过来说,倘若敌人的确是杀人如麻,被无数人诅咒的魔头,那么也没必要用噬恶魔主判定了啊比起这个,他完全可以远远锁定敌人,无论对方跑到哪里,隐藏的多深,甚至是躲进地洞中,那如附骨之疽般的咒怨之气都能指引苏昼追上对方。

    而自从进阶统领后,感觉到自己神通得到加强的苏昼,感觉自己的侦测范围大大增加了倘若他在高空飞行,很快就能扫遍整个城市。

    “嗯,大家都很善良啊。”

    在夜空中化作黯影,苏昼悄无声息地以岚盾操控狂风,在半空中疾驰,而在他的双眼中,整个洪城都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绿名’,只有少数几个点暗一点,但那无伤大雅。

    实际上,哪怕是普通人,身上也是会有些许怨气的普通的员工,可能会被同事讨厌,被妻子抱战斧怨,被呵斥的子女偶尔也会心中埋怨,而当领导的,倘若为人严苛不近人情,亦或是干脆就是恶劣的性格,更是容易被员工暗暗怨恨,进而咒怨缠身。

    新闻中,偶尔会出现某地公司领导被员工杀死的消息,而这种级别的怨念和互相憎恶,在苏昼眼中其实已经是非常危险的了,足以令光芒黯淡。

    当然,这种情况既然能上新闻,就代表它很少见,在苏昼眼中,绝大部分人身上要不就是没有怨气,要不就是有一点点,约等于上公共厕所不冲水,排队时插队这种级别,而这两种行为的确会引发旁人极大的厌恶感。

    “咦,这么说来,我这个噬恶魔主的神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岂不就是某种好感度系统?”

    而巡视城市的苏昼顿时心中蹦出奇怪的想法,什么‘我能看见好感度’这种轻小说感满满的标题充满大脑,不过这种想法很快随风而散。

    现在,苏昼心中想的却是,倘若将自己这种看见怨气的能力,分享给所有人,让全世界所有人都能看见其他人和自己互相之间的怨气,世界又会怎么样?

    “很多矛盾和纷争,最开始,很可能只是自己不清楚自己说了什么话,诱发了什么人的厌恶,自己没有自觉,别人也不说,而时间将这份怨念沉淀,就化作了冲突。”

    “但倘若大家在自己说错话的时候,立刻就能知道自己做错了,引发别人不喜欢了,所有人都能清晰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对其他人造成什么后果,进而互相改变,互相尊重……那么这个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好呢?”

    “你想多了。”而化作帽子,戴在苏昼头顶的雅拉吐槽道:“你以为人类是会为了其他人轻易改变自己的生物?你就想想你自己吧,被人讨厌这种事,会不会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

    “更何况,你确定能看见怨气后,占据优势的一方不会变本加厉,直接提前就将矛盾挑开吗?”

    “也对哦。”

    此时,苏昼也算是在满地绿光之中,找到了第一个浑身萦绕着深红怨气的‘嫌疑人’。

    当然,有怨气,也未必是犯罪者但是苏昼本来就设定了筛选标准。

    首先,实力不高的,没有超过觉醒阶的普通人,苏昼不去管他,毕竟只有这种修为,倘若真的犯罪,那么早就被巡捕配合监控网络抓起来了,这大几率是从事特殊工作,亦或是严苛的工厂领导。

    其次,呆在一处,似乎是在睡觉的个体也除外。这至少代表今天他们并没有外出活动准备犯案,那苏昼也暂时不会去管他们。

    这两个条件一筛,诺大数百万人口的洪城,闪动的光芒就寥寥无几了毕竟凌晨两点多,实力有觉醒阶,浑身怨气萦绕,且不睡觉到处乱动的家伙,哪怕不是苏昼,只是普通的巡捕看见了,都要上前问话的。

    “居然有四十二个人?看来老爹说的,最近这段时间犯罪者激增,还真不是骗我!”

    苏昼揉了揉眼睛,哪怕是以他的实力,运用神通整个城市扫视下来也会觉得有点不舒服,大概需要休息十几秒钟。而十几秒后,他便将这四十二个人所在的方位全部记下来,紧接着便直接降低高度,前往相应的地区,一个个的去近距离观察。

    很快,他便抵达第一位‘异常者’所在的地区。

    很遗憾,并不需要上前问话,苏昼直接看见了,这位能力者此时正在实行盗窃。

    这是一位大概三四十岁,看上去有些紧张的中年男性,他的脸被黑布缠绕,不过在苏昼眼中和没有一样。

    他似乎具备一定的光学隐身能力,娴熟地绕过了摄像头,此时他已经打开了一家电子产品店的后门,正准备潜入其中很明显,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犯案,而他身上萦绕的怨念,大多都是来自被盗窃店铺,受到损失的店主的怨念。

    所谓断人财路杀人父母,这种单方面的诅咒其实是相当可怕的,要之多,许多人发现自己的东西被偷了后,都会不由自主地产生要杀了那个偷东西的贼的念头,而这种念头在苏昼的眼中清晰可见。

    这位盗窃者身上带着一个小袋子,显然是不打算偷什么大物件,只是打算来一点值钱的小产品……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苏昼甚至没有靠近,他单单是远程操控狂风,不轻不重地来了一发,让对方脑震荡。

    紧接着,他便直接通知洪城当地巡捕,过来抓人。

    别忘记,这里可不是异界,苏昼也不是义警,他可是正国安全局特殊行动大队的队长,是具备执法权的官方人士!

    而做完这些后,苏昼便靠近过去,将这位盗窃犯的面容拍摄下来,储存进资料库中,这样一来,只要对方不换一张脸,那么日后就再也没有继续犯罪的机会了。

    “哎,现在的地球,基本就是铜墙铁壁,如果没点超能力,一般的普通人连犯罪都不可能成功。”

    起飞,前往下一个区域,准备继续去逮捕嫌疑犯,日行一善的苏昼顿时有些感慨:“倘若继续这么下去,哪怕是根绝犯罪都并非是做不到!”

    严密的监控网络,对于从不犯罪,且没有犯罪意图的普通人来说,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对此,苏昼固然觉得有些麻烦,但也觉得利大于弊。

    深夜,行动仍在继续。

    苏昼的效率,自然是远超所有人想象。

    “小李,这是开玩笑的,还是系统坏了啊?”

    “没坏,真的有人正在疯狂抓人……这个速度,难道是上面派来了一整个机动大队?”

    随着洪城巡捕一方接连不断地收到来自官方系统内,要求出警逮捕犯人的提示,他们还以为是系统坏了但是值班的程序员却表示一切问题都没有,每一次要求出警的提示,甚至都会附上犯罪者的照片。

    基本上,每过五分钟,都会响起一次提示,而每次提示,都意味着某个使用自己能力隐蔽作案的犯罪者被逮捕人证没有,但是物证俱全,关押不一定,但是拘留肯定没问题。

    一时间,一辆辆警车急忙出发,从各地巡捕房出发,前往一个个相隔甚远的作案场所。

    而苏昼,此时抓的可谓是畅快。

    遥遥看见有恶念大半夜的还有异动过去正在犯罪/已经犯罪结束正在回老巢/还未开始抓起来。

    亦或是,没有在犯罪,只是单纯的在大街上晃悠,亦或是准备犯罪正在踩点,苏昼就只是将这人长相和心中的通缉犯亦或是有前科的人对比一下,倘若有前科,那就通知巡捕过来问话,倘若没有,那就暂时不管。

    而对于犯罪者来说,这就是一个恐怖故事了:就在自己小心翼翼地准备好一切,正要作案之时,突然就有神兵天降,一个阴森可怖的鬼影突然从天而落,然后自己在极端的恐惧中,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打晕。

    醒来之后,人已经在巡捕房,被四五个膀大腰圆的值班巡捕团团围住,准备开始审问了。

    你醒来了?你已经被抓啦!

    “这么准的吗?我的神通还真好用啊!”

    短短两个小时,四十二个异常目标中,一共有三十七人都在犯罪这准确度高达百分之八十八,效率简直难以想象,连苏昼自己都感觉到惊愕莫名:“那我蹲点一天,岂不就能把整个城市所有的犯罪者全都抓完了?”

    “这噬恶魔主,不如改名成最强巡捕吧!”

    此时,他甚至有些手痒:“洪城抓完了,不如去其他城市看看……反正我的执法权是全国的,而洪城这边都是些什么普通犯人,抓起来根本就没意思。”

    如此想到,他直接操控岚盾,化作流畅的梭形,将自己加速至亚音速,开始在云层之上急速飞行,前往下一个城市。

    而此时,洪城巡捕一方,也感觉惊愕莫名。

    “最近一直抓不到的犯罪者,怎么一个个就和送上门的菜一样?这抓捕的,简直就和捡土豆差不多!”刚刚出动完毕,带回了四位嫌疑人,一位年轻的巡捕感觉有些梦幻。

    “虽然还不是全部,但是最嚣张,近乎天天犯案的那一批,基本全都被抓了!”

    有一位老巡捕惊叹:“这样一来,整个洪城简直就可以说是清静了,等到过几天我们将此事宣传一下,那剩下来的一些漏网之鱼恐怕也不敢动手,甚至直接离开……这究竟是谁做的?!”

    而灵气事件对策办公室,某位新近升职,正在加班的苏姓队长,也听见了出勤归来的队员们的惊呼:“真的是绝了,那个经常凭借液态化能力潜入盗窃珠宝的惯犯,直接被人用雷法点的无法回归人形,被装进大号黑色塑料袋里面,刚刚醒来的时候,正痛哭流涕,希望自己赶紧被关起来呢!”

    “说起雷……喂,咱们队长家的那位,不就是‘雷主’吗?”

    “是呀,而且他最近不是闭关结束,回归了吗?前几天我还看见他在美食街那边参加大胃王比赛,被人禁赛了呢!”

    如此说道,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苏北落的身上,目光灼热。

    “咳咳。”而作为众人目光的中心,苏姓队长只是轻咳一声,神情平静。

    “只是有可能而已。”他淡淡地说道,似乎根本就不为之惊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怕真的是那小子抓的人,也是代表我们工作有所遗漏打黑除恶行动展开这么多天,还有几十位嫌犯未被抓捕,是失职啊!”

    当然,虽然话是这么说,他心中暗爽的很:“哎,我就晚饭的时候抱怨了一下,没想到那小子居然真的挺进心里去了……不愧是我儿子!”

    但是暗爽的同时,苏北落其实心中也有些疑惑:“但是,苏昼又究竟是怎么察觉那犯人的?”

    2016年,5月24日,早7点45分。

    马路上已经车水马龙,早就在两小时前,城市就已经再次恢复活力

    直至此时,苏昼已经横扫了四座小城镇,零零碎碎抓捕了近百位不轨人士,甚至还在路过一座郊区小镇时,因为噬恶魔主过于强烈的感应,抓住了一位在逃的抢劫杀人犯。

    这位抢劫杀人犯已经改头换面,通过某种方法彻底修改了自己的容貌,发现的时候,他似乎正在一家饭店打下手,而被苏昼抓住的时候,他也一再怒斥,说抓错了人。

    但说真的,先不谈苏昼看人可以直接看见骨骼,根本不用看脸上那一坨肉,对方身上那浓厚热辣的怨念,简直就是大声高呼‘我杀了人’!

    而就在抓捕这些犯人的过程中,苏昼除却畅快舒爽外,也逐渐对自己噬恶魔主的能力有所体悟。

    “所谓的怨念,其实并非是什么奇特的东西,那就像是怨灵身上的执念一样,只要灵视能力够强,再辅佐一些特殊的方法,就可以观察到。”

    “而这所谓的特殊方法,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些特殊的灵力流动方法,需要凝结一些特殊的灵力符文。”

    苏昼感知着自己动用噬恶魔主时,自己体内灵力活动的轨迹,他已经可以将那些可以让人看见咒怨怨气的符文和灵力运转轨迹单独提炼出来,化作了某种原始的‘法术’。

    而这一过程,便让他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所谓的神通,某种意义上,就是众多法术的凝结体!亦或是说,众多法术倘若凝聚为一体,便是神通!”

    “普通修行者进阶为统领阶时,便要将自己在超凡阶的绝大部分擅长的法术融汇成一体,化作自己独一无二,只属于自己,且可以不断进步的‘神通’!”

    “统合自己的肉体,灵魂,技巧以及灵力,将众多普普通通的法术,化作独一无二的神通,这便是进阶统领阶的前提!”

    苏昼是究极的幸运儿,是明目张胆的开挂者,他早就在觉醒阶,就觉醒出了强大的神通。

    他一开始,就握有统领阶的钥匙,只需要力量达标,硬实力达标,就可以自然而然的进阶就像是在轮回世界,他凭借溟涬化龙法,一下子就抵达统领阶那样。

    但是,仅仅是这样,那么他的前途也就不过如此而已倘若苏昼想要更进一步,那么他就要反过来拆分自己的神通,将其剖析透彻,然后,开始逐渐在噬恶魔主的神通之上,添加上属于自己的痕迹!

    最初的法术,应该是那些天生神通的天才,拆分自己神通而形成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前所未有的贤人,统合众多魔兽灵兽的天生法术,塑造出了自己的神通。

    是先有神通,还是先有术法,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本为一体的这个源头,以及可以互相转换的事实!

    此时此刻,回到洪城的天空之上,苏昼关闭了自己噬恶魔主的神通。

    然后,青年开始运转灵力,施展被他命名为【怨气侦测】的法术。

    满眼绿色的光点,在苏昼的眼中瞬间退去,就像是潮水一般退入海中然后,那些晶莹的旅馆,又如同潮水那般,再一次的涌入他眼帘。

    虽然,还有许多可以优化,简化的地方,虽然,这一法术还很原始,甚至还很看一个人天生的灵魂秉性也就是说,倘若不是像是苏昼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施展这个法术会非常困难。

    但是不管怎么说,苏昼剖析自己神通的结果,成功了!

    “人的思想,也是有力量的。在灵气的作用下,人的怨念,人的感谢,人的赞颂,人都崇拜,都将会成为一种真实不虚的力量。”

    闭上眼睛,苏昼感受着远方升起的眼光,他感受着太阳温和地将自己的光芒,洒向自己的眷族,自己那名为地球的眷界,感受着那磅礴的灵力,心中也不禁心潮起伏。

    “怨气和愿力,是一体两面的力量,咒怨的力量可以附着在人身上,那么,愿力自然也是同样如此。”

    “我噬恶魔主的神通,能看见怨气,倘若我将愿力也加入其中,将其他人对其他人的赞颂和崇拜也加入其中,那么,我的神通,说不定真的就像是什么好感度系统一样,可以直接看穿人心,看穿一个人灵魂的本性,而并非是仅仅只能看穿一个人在我眼中,究竟是善是恶。”

    “而这,就是我进阶的目标如果,我真的想要完美地将自己的神通完善,那这绝对是必然的步骤!”

    确定下自己未来的目标,苏昼登时神清气爽,抓捕大量犯人的喜悦,和寻找到令神通更进一步方法的喜悦混杂在一起,成为了更大的喜悦,让他不禁想要吃早饭起来:“决定了,等会就叫上启明,去大吃一顿!”

    “不过,在此之前,我先把这个‘怨气侦测’的法术,上传至安全局法术库中虽然局限性有点大,但是感觉对各地巡捕和行动队成员来说,绝对是个好技能!近乎百分之九十的准确度,真的是非常好的辅助了。”

    苏昼可不是那种吝啬的人,既然正国可以分享仙神传承给他,那么他也可以分享自己的神通法术给其他人,分享未必会带来美好和进步,但是不分享,绝对不会带来美好和进步。

    而苏昼,是一个喜欢美好和进步的人。

    “上传,完毕!”

    而此时,还没有离开洪州,正在正一书院处理公务的道圣,也很快就了解苏昼在24号凌晨所作的一切。

    “近百位犯罪者,其中还有为数不少的通缉犯?甚至就连那个彻底失去踪迹的杀人犯都被抓住了?”

    听见秘术禀报的这个消息,这位老者不禁再次被苏昼惊愕:“他怎么一回来,就搞了这么一个大新闻?”

    “嗯?不仅仅是抓犯人,他甚至上传了一个法术,说是从异世界的仙神遗迹中找到的,而他也正是依靠这个法术抓住这么多犯人?”

    那个仙神遗迹究竟是哪个仙神留下的,苏昼去了一次,人进阶,武器有了,法术也有了……

    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道圣还是捋了捋胡子,他沉吟道:“把终端拿过来,我看看究竟是什么法术。”

    苏昼使用灵魂感应上传的怨念侦测法术,本质上很原始,作为老牌修行者,道圣自然也能看得出来,但是他却并不在意:“古代仙神是我们现代修行法的创造者,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创造一些原始的奇特法术,尤其是一些特殊法术,因为很少有人使用,在没有经过优化的情况下,基本都是这么粗糙。”

    “我看看,能让人看见怨念?准确的说,是能让人看见人们互相之间增加的怨气,而犯罪者身上的怨气,天然就比绝大部分普通人浓厚许多倍……难怪!这个法术,当真是抓捕犯人的利器!难怪苏昼连彻底改头换面的通缉犯,都能轻松抓住!”

    越是观看,道圣便越是能理解这个法术的意义,他连连点头,面带喜色:“虽然说,在仙神传承中,已经有了来自地府的‘判官之眼’‘阎罗宣断’等类似的法术,拟道传承中,‘狴犴之眼’也有类似的效果。”

    “但是,同样是能看穿魂魄善恶,亦或是谎言违心,这些术法都没有苏昼上传的这个法术来的简单易懂,容易普及。虽然效果的确单一了一些,但是要求也低很多,完全可以达成全民普及,让任何犯罪者都无藏身之地!”

    但是,最初的喜悦一度过,道圣却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

    登时,他便皱起眉头。

    倘若这个法术,真的让所有人都可以看见互相身上的怨气……

    要知道,讨厌一个人,有些时候可是根本不需要理由,只是单纯自由心证的东西啊……

    想到这一点,道圣心中微微一凛。

    而安静站立在一旁的秘书,眼角的余光看见,这位老牌诸圣之一,居然罕见的面色严肃起来。

    最后,老者摇了摇头。

    “不行。”

    如此低声自语道,他先是对苏昼发了一个通知,让他别忘记去天都开会,以及做好前往兽神界探索的准备。

    然后,道圣便将‘怨气侦测’这个法术从‘普通审核区’,直接挪移到了‘高等限制级法术审核区’。

    “这个法术……暂时还不能普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