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怪物被杀就会死 阴天神隐

第十二章 周天万物,不易者唯易本身 (5400,第二更,求月票~)

    苏昼的全力,究竟是怎样的概念,大概除却国师和水之神外,并没有其他人知晓,只有这两位才能称得上是和苏昼‘拼死搏杀’的对手,也只有死去的它们知道。

    但那真的能代表苏昼的全力吗?

    不,那仅仅是苏昼在觉醒阶时,和在初入统领阶时的全力罢了,那时的全力,并算不得数。

    而现在,已经觉醒出第二个神通的苏昼,他的全力,又是怎样?

    周不易,和神木封锁圈周边的诸位天正联盟,有幸见证了这一幕。

    在漫天骤然聚合的雷暴大雨之中,狂暴的雷蛇在炽白色的水汽之中纵横,青色的闪电光芒照亮了夕阳落下的黯淡天地然后,便是如瀑雷光,从天而降!

    第一秒,在注视那漫天青蓝色的雷光龙息,简直就像是雨水一般朝着自己冲泄而来的瞬间,周不易就面色大变,他一时之间根本没想到,这居然是区区一位天罡武神能够制造出的攻击以自己为中心,方圆六平方公里之内,竟然全部都是雷光轰击之地。

    不,不仅仅是雷光!防御过苏昼龙息的周不易立刻就察觉,那看似雷霆的光流速度较慢,并非是真正的雷霆,它的本质上,其实就是一道道超高速的超高温龙息!倘若贸然用对付雷霆的防御手段去阻挡它,结果只会被烧成灰烬!他的确能挡住没错,可是当初他挡住的只是几道,而如今出现的龙息,单论大小,起码是最初的万倍!

    “还讲不讲道理了?!”

    一声怒喝,周不易化身的巨大木像立刻就放弃了一切其他的念头,他立地生根,双腿上曾展出无数蔓藤触须,深入大地汲取地脉之力,而与此同时,他的八根手臂也同时做出不同的秘印,伴随着庄严的密咒,一层层融汇道释儒三家精华的灵力护盾被制造而出,竖立在其身前。

    甚至,这还不是极限,很快,原本巨大的木像就这样化作了一株真正的巨树八条手臂和头颅为树木的主枝干,而身躯便是树干,以其为支点,无数细密的小枝干和叶片生长而出,将其化作了一颗郁郁葱葱的青色古树,而这颗古树上,每一片叶子上,都铭刻有完全不同,但却可以互相组合的灵纹。

    瞬间,在区区一秒之内,周不易的上方就被超过四百层不同的灵力秘印和护盾覆盖,过于强大的灵光互相扭曲,甚至制造出了连光线都完全偏移的纯白领域毕竟,周不易可不仅仅是一位武者,他也是昔日百家道法方面的继承人,一百多年的修持,早已让他道法武技都磨砺至炉火纯青。

    然后,在这纯白的领域之上,如瀑雷光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洪流,它轰然而至,最后化作一道巨大的光流,坠落在其之上。

    第二秒,超过四百层护盾防御全部都轰然破碎,在最纯粹的龙息暴力之下被消融地一干二净,护盾和龙息碰撞产生的强光和冲击波,甚至像是黎明一般,照亮了远方的新南天京,而正在城市中戒严的各位武者感受到了光辉背后的恐怖灵力波动,不禁为之战栗。

    但这并为超乎周不易的预料之外,他很明白苏昼所谓的全力以赴究竟是怎样的全力以赴那就是十秒内将自己所有的力量全部用光的爆发,完全不管身体的损耗和上海,寻常武者之间的试探和攻防所用的技巧,在这种只有不死者中才能随意施展的爆发中毫无意义。

    但恰好,他也是不死者所以巨大的青色巨木也开始急速膨胀,能看见,大地正在凹陷,无数泥土以及水分都被周不易汲取,临时转换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他的树冠在瞬间就转换成了如同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形态,然后同样开始绽放青色的灵光。

    击破了护盾的雷光吐息继续坠下,它轰击在了树冠之上,无尽的冲击和高热在没入水晶化的枝叶中时,却仿佛泥牛入海,完全被巨木吸收。

    可是,在第三秒,周不易化身的巨木,其水晶化的树冠便开始融化,汲取了过量能量的它开始自我崩溃,化作灰烬,不过,它强行吸收的能量融化之前就被释放爆炸,正面撞上了苏昼释放的雷光吐息而在这一瞬,更甚于第一秒的冲击波掀飞了方圆千米之内所有零散的事物,无论是建筑的残骸,还是松散的泥土,它们全都被一股狂暴的气流吹飞,然后在半空中被气化成金红色的熔岩蒸汽。

    咔嚓咔嚓咔嚓,岩石破碎的声音在第四秒响起这个时候,周围旁观,封锁作战区域的武者也开始毫不犹豫的转身开始避难,因为大地正在龟裂,高热熔岩蒸汽甚至已经形成了肉眼可见的龙卷风,空气中充斥着炽热的金属腥味以及足以将人烤成气体的高温,而青色巨木的树冠也缺失了一小部分,出现了一个明显无比的凹陷,可是雷光还在落下。

    但周不易仍有办法对付,他化身成的神树,也即是他自己钻研神秘之力数十年来的成果,被他命名为‘继往之木’的神木,自然有其真正的神异之处。

    所谓继往,自是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继承过往,开辟未来之意,他察觉蟠榕不死树的力量,本质上就是‘不死不灭’后,便决定修改这一本质,创造出一种符合他要求的神木之力,而那时,想要以一人之力镇压全世界的他,苦于此身积蓄的力量不够,便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解决方法。

    而结果便是他成功了,继往之木的力量,可以让他将自己积蓄的力量,转化成‘子株’,而需要的时候,他便可以取用,亦或是控制子株来战斗通过这一奇特的神通,他在天正联盟一百四十四州都安放了自己的‘子株’,而每一株子株,都相当于一位天罡武神!

    也就是说,他真正的全力,便是一百四十四位天罡武神,在加上他这本体的力量!

    嗡嗡此时,全天正各地,所有周不易子株所在之地,都有一团青色的木光从一尊尊木像身上消失,固然,贸然从远方挪移力量,会造成极大的损耗,一时之间也无法全部统御,但是在短时间内,周不易本体的力量,简直可以说是暴增五十倍!

    轰,第五秒,原本一直都被压制的继往之木青光大盛,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原本凹陷的碗状灵光,逐渐凸起一般那样,苏昼那仅仅是余波,就足以将周围的大地化作熔岩绝地,将钢铁水泥烧灼融化的龙息,在冲击在这灵光上时,也被分成数十个支流,朝着四面八方溢散。

    一时之间,远方观看的其他武者也都略显振奋虽然因为时间仓促,他们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很明显,有一位不知来路的强者找到了局长战斗,而刚才,一直被动挨打的局长,终于占据了优势!

    但这个结果,反而让周不易震惊哪怕他本体暴增五十倍的力量,让他一时之间控制不住,再加上游离的力量不够集中,所以破坏力不可能真的增幅五十倍,但这也是胜过苏昼的灵力了,为什么他还是只能与苏昼僵持,而不能反攻回去?!

    而在第六秒,周不易终于察觉了原因,因为正在高空降下无尽龙息的苏昼,并非只是单纯的喷吐雷光,实际上,在这短短地五秒之中,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灵力运转的破绽!

    能看见,那头巨大的白龙胸口,有着五行的光芒轮转,无论周不易自己用怎样的变化,苏昼永远都能用相应的属性变化克制他,甚至,他还能随意汇聚雷水火风四系力量,将其组合成一种周不易根本就看不懂究竟是什么属性的能量洪流,就这样一道龙息下来,他的灵力护盾就会自然溃散!

    第七秒,天空之上雷鸣炸响,那正是第二秒时雷光迸发时生出的雷声,而伴随着这道雷声,苏昼化身的无翼大龙却停止了吐息,他朝天长吟一声,然后浑身上下亮起更盛于之前的青紫色灵光而这一次,甚至还有黑白二色的怪异火焰缠绕在其手臂之上,漫天火星飞舞,简直就像是直坠人间的魔星。

    轰!在周不易已经彻底失去防御护盾之后,苏昼化作一道越变越大的陨石,朝着他直冲而来,而就在这第八秒,周不易也怒吼着挪动自己的枝干化作神木本体的巨大树人抬起自己满是灵纹与灵光的树枝之手,浅青色的光辉化作一团团朦胧的雾气,想要挡住苏昼的舍身冲击。

    轰隆隆!同一秒,两者相撞巨木被巨龙直接整棵树都撞进了地底深处,大地如同水波一般剧烈的晃动,而早已化作熔岩湖泊的战斗区域更是掀起一片金色的岩浆巨浪,泼洒在周围数公里内的每一个角落。

    而此时此刻,被撞到差点失神昏迷的周不易,再一次面临罪业之火,也是第一次面对苏昼全力以赴催动罪业之火神通的考验。

    被业火燃烧,是怎样的感觉?

    周不易无法形容那种痛苦,那是一种纯粹心灵上的剧痛,就像是重复让你亲身体会一次又一次你最不想面对的事情,男人原本以为自己会一次又一次的看见老师去世,妻子亡故,友人依次离去,踪迹全无,尸骨不知去向的痛苦,但是最后他发现,这一切都并不是他最痛苦的时候。

    他最痛苦的,是在百前的一天,他作出决定,放过不死教团,让他们逃出国境线,可以苟延残喘的时刻。

    “这样一来,联盟内部所有和不死相关的团体都消失了,而未来,有谁想要追求神木不死,就只能去寻找不死教团而他们根本不明白,那些人只是我们放出去的饵,只要我们需要,就能收割。”

    “不愧是主席!这样也算是放长线,所有的威胁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那些不死教团的人还以为是靠自己的力量逃脱,岂不知自己仍是瓮中之鳖,换了个鱼箱而已!”

    在那一声声赞赏声中,自己居然生出了短暂的得意,是啊,牺牲一小部分人,就能造福更多的人,这也是无奈之举,是必要的牺牲,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只要自己继续创造一些敌人,让他们时不时出来破坏一方,杀掉一些不从管教的边疆刁民,造成恐惧的同时,派遣官方部队过去获取民心,这样一来,天正联盟的凝聚力就会水涨船高,民众的向心力也会更强。

    “多好的办法啊,我以前为什么就不这么用呢?”怀着这样的疑惑,周不易在无数的奉承声赞同声中结束了会议:“无非就是死几个人而已,倘若不这么做,日后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反抗者,死的人一定会更多。”

    但是很快,那种飘飘然的自得,在他回到家中,看见自己还在襁褓中的长子时化作了一阵惶恐那些被牺牲的人中,想来也有父母,也有孩子,他们也是一般无二的人,自己狠下心肠牺牲他们也就罢了,毕竟总要有人这么做,只要自己还没强大到可以无视选择的地步,总是有人需要依照生命数字的大小做出选择。

    但是,自己怎么能为这种行为,生出自豪,生出自满,生出一种‘他人生死尽操于我手’的得意?自己明明是要开辟万世之太平的人,可倘若继续这么漠视民众,漠视生命,终有一日,会变成和昔日安朝皇帝那样,率兽食人的恶鬼吧!

    人可以犯错,但不能将错误装饰成‘必要的正确’。

    心是不会骗人的,想要妥协了,就会妥协,而那时的周不易,的确妥协了。

    一切对自己功绩的产生的荣耀感和骄傲,一切对自己兢兢业业事业的自豪和敬重,在那一刻,都化作了周不易心中的羞愧。

    那种羞愧,是一种其他人永远无法理解的痛苦,想要成为英雄的男人知道,自此之后自己再也没办法面对自己的梦想,每次面对,都会让他回忆起那时短暂的自得自满,那一瞬间将人命视作工具的傲慢。

    但是,第九秒钟,被罪业之火燃烧的周不易却再次振奋精神,他怒吼着挥动树枝将苏昼推开即便伤痕累累,浑身都是被烧灼成炭的焦痕,但他仍有力量。

    周天万物,不易者唯易本身。

    犯了错就走回正道,哪怕羞愧也要走下去,这世间,永恒不易的事物,只要永恒的变动本身,人不是石头,的确会骄傲自大,自得自满,但不易的心却并非是说永远冷静,永远理智不犯错,而是在自大自满之后,还能重新找回初心,走回正道。

    倘若是真正的恶人,罪业之火的力量或许还能让他多痛苦一段时间,但是周不易毕竟是为天下之太平拼搏了一生之人,他身上神木世界的愿力,甚至比苏昼身上的还要庞大,这让他抓住机会,挣脱了罪业之火这一神通。

    “谢谢你,苏昼,你的确打醒了我,我无比感激但是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

    他凝聚自己体内还有大半,但却来不及用出去的灵力,开始修补自己体内的伤势,周不易怒吼着朝着眼前的巨龙冲锋,他能看得出来,苏昼的灵力的确快要消耗殆尽,自己说不定不仅能撑过十秒,还能反过来击败对方!

    然后,就是第十秒。

    “不,战斗已经结束了。”

    道出最后一句话,停止了呼吸的苏昼,紧握自己的拳头,紧接着一拳如同流星爆发,轰在地底,挣扎着还想要前进的周不易应该是脸的那一片树干上。

    在纷飞的碳化木屑中,火焰爆燃之间,他又沉默地挥出了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一共三百七十四拳。

    拳拳都是全力,拳拳都带着不亚于之前龙息的恐怖冲击和高温,这说长也就一秒,说短却又无比漫长的无呼吸连打,最后以一记最朴实无华的升龙拳作为结尾,那恐怖的力量,甚至直接就将周不易的神木之身打得飞起,飞出地底,回落到地面。

    然后,他就这样解除了真身,继续呆在地底,大口喘气。

    “你这家伙,放水了吧。”

    赤色的小蛇从苏昼的怀中钻出来,它啧啧道:“天人循环都没用到底,不然的话,你最后的全力一击爆发,足够把那个神木小子直接轰的灰飞烟灭虽然他也很强,居然还能硬生生挨你这种怪胎九秒打后还有余力反击,一般的怪物第一秒就没了。”

    “放屁的放水,我只是公平起见周不易这家伙天知道有多少分身在外,倘若他真的全力,就应该是所有分身过来与本体融合,那才是完全体,我苏昼向来公平公正,绝不意气用事,岂会在这里占便宜?”

    苏昼没好气的口吐芬芳,然后就坐在已经满是熔岩的滴落的地底,筋疲力尽地挥了挥手:“更何况,这也的确是我全力以赴我连续七秒的全力吐息,假如是横着扫射,烧小半座城都没问题,居然还硬生生能被挡那么久,看来我的火力还是不够,下次要继续加强。”

    蛇灵翻了个白眼除却神木和几种专注防御力的天神眷族,它就不知道有什么怪物可以在那种洗地级别的吐息下活一秒。

    “然后呢?”它问:“他活下来了,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突然来袭的强大敌人被降魔局局长周不易拼劲全力打败,即便如此,局长依旧受了重伤,至此,天正联盟的内部势力不想着赶紧统合力量,在找出那个强大敌人的来路前,难道还会想着内斗?”

    喘了口气,已经恢复近半灵力的苏昼嗤笑一声:“假如真的有奇葩这么做,那也不关我事了,反正让我碰见鱼肉百姓的家伙,我就见一个杀一个,作为一位‘侠客’,我能做的恐怕也就这么多。具体怎么处理,就要看周不易这位‘领袖’的了。”

    “至于之后,自然是继续和启明在这里度假,然后让周不易买单付账。”

    “把人痛殴一顿,还要人给你买单付账?苏昼,你可真是魔鬼。”

    “我打了他,他还要说谢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