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怪物被杀就会死 阴天神隐

第十一章 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5700,小章)

    初耀实验室的核心位于地底深处。

    八千年的时间,就算是静滞场这样的设备仍然可以运转,但是实验室整体已经在多次地壳变动和天灾侵袭下损毁,地底深处是一片黑暗。

    苏昼和燧光走在最前方,上次探索时,他们在众多坍塌的土石间清扫出了一条路,现在只需要走过去就行,速度要快上不少。

    拂晓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冷光,照亮前路,引得身后的洛亚露出了艳羡的目光。

    “真好啊……自己能发光,晚上看书就不用浪费蜡烛了。”

    听见洛亚的小声自语,半妖精没回头,平静地说道:“这个很简单的,翼人那边有一套改造方案,可以让自己头顶长出一轮辅助计算和源能操控的光环。”

    “它一样可以发光,甚至关不掉,许多翼人都表示颇为后悔。”

    突如其来的回应令洛亚微微一愣:“咦,咦,真的吗?”

    【是真的。】

    燧光微微点头:【这说的应该是西南部的光翼城邦……他们大多是圣石教会的支持者,头上的光晕代表着圣日的恩赐。】

    【现在看来,倒是有了意料之外的解释。】

    八千年的时间,血脉已经完全混乱,依照拂晓的话来说,她从未想过那些过去只是实验体的血脉居然能在日后繁衍成群,成为一系全新的种族。

    “至少也证明我们的工作很成功。”这是拂晓的总结。

    “到了。”这时,苏昼开口。

    不到半小时,他们已经抵达目的地。

    弯弯绕绕的甬道尽头,地底深处,初耀实验室的核心中枢。

    大厅空寂黑暗,腐朽的空气有着毒性,不过在场众人要不是不怕毒性,要不携带了防毒面具和氧气瓶,所以问题不大。

    “启动。”

    低声轻吟,随着拂晓的言语,原本黑暗的大厅登时就被淡银色的光辉充斥,光芒一开始并不稳定,但随后便将整个实验室中区照亮。

    中枢空无一人,它空旷,宽敞,且遍布灰尘,在它的最前方有一块水晶面板,面板下方是一个接入口,而接入口周边遍布复杂的符文阵路和图案,现在仍在凝聚大气中的源能自动运转。

    那正是拂晓之前所在静滞场发生器所在的位置,探索队一行人将其从地底深处运出,但现在又重归故地。

    “静滞场和控制中枢上原本应该有相当强大的防御法阵,但是被你们破坏了。”

    她看向那个空缺的接入口,不禁摇摇头:“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居然使用直接接触源能的方法进行破解……他成功了,但估计已经化成灰了吧。”

    话毕,拂晓便发现其他人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然后聚焦在一旁虽然白发苍苍,但除却些许皱纹外,已经看不出来有多老的苏昼身上。

    “是你……你居然毫发无伤?”

    理解这目光的意义,半妖精惊讶地看向苏昼。

    她不禁喃喃自语,扇动了一下翼片:“那可是泰摩斯暴龙都要休克的强源能辐射,稍微接触一下就要丢掉半条命……不可思议,你的身体素质究竟有多强,我居然看不到你寿命的尽头!”

    也就一般神木的平均水准吧。

    苏昼耸了耸肩,没有多话。

    他现在倒是有些佩服自己的前身了斯维特雷教授看来的确有几手,在强行和控制中枢的防御法阵硬碰硬并成功后,居然没有立刻身死,而是拖到一天后,回到营地才停止呼吸。

    深深地看了苏昼一眼,拂晓向前飘去。

    她转过头,看向那熟悉却又陌生的中枢水晶面板。

    半妖精并不怀念,只是不禁发出一声叹息。

    对于她而言,这一切只发生在几十分钟之前几十分钟前,她在研究所所长,自己友人的照顾下进入静滞场,而几十分钟后,她跨越了八千年的时光,再一次地来到了下一个纪元。

    许多次,她会怀疑自己努力的意义:从诸神的时代到妖精文明,直至如今的埃安文明,她在每一个纪元都留下了影子,交到了朋友,为那个时代作出贡献,奋斗至最后一刻。

    但同样的,每一次,所有的文明都在未知的灾祸下湮灭成灰,他们只剩下遗迹,被新时代的文明研究,而自己虽然活了下来,却也仅仅是活着,她过去积累的一切社会关系和成就都化作乌有,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

    这一次是否也是一样?一切重复着轮回,甚至变得更糟。

    她总是不禁如此想着,所以总是能保持平静,因为对最终会毁灭,消散于无的事物投注感情很没意义。

    但愚蠢的地方就在这里了,半妖精总是会对这些没意义的事情投注感情。

    将脑海中的杂念祛除,拂晓来到水晶面板前,她双眼中微微亮起光芒,而面板上同样亮起光辉。

    无数细密繁复,繁复蕴含着无穷奥秘的线条和纹路在面板上浮现,然后最终凝结为一个菱形的图案。

    而后,悦耳的古精灵语响起。

    【初耀研究所,生命研究科副科长,拂晓女士……已确定权限】

    【距离中枢上一次启动已经过8419年3月14日22时27分39秒,研究所外装损毁84%,内核完好度97%,可以正常启动】

    【根据初耀研究所所长,艾诺丝·苏堤斯女士的遗留指令,您已获得初耀研究所的全部权限】

    【欢迎来到研究所控制中枢】

    苏昼能察觉,拂晓在听见艾诺丝这个名字的时候,心绪波动了一瞬,但很快就恢复平静。

    看来这个人是拂晓的熟人,估计就是她上个纪元时的朋友。

    “……好,看来天灾摧毁了研究所的外装,但是内核接近无损,我们随时能启动。”

    伸出手纤细的手,按在水晶面板上,拂晓闭上了眼睛:“源能储备充足做好准备,各位。”

    “我们要出去了。”

    “出去?”

    此时,苏昼还有些不明所以,他侧过头,看向一旁的燧光大师,有些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他以为拂晓来到研究所深处是为了拿一些重要的资料亦或是设备,然后再陪他们前往外界,毕竟整个研究所都被埋在了山体中,外面更是刚刚发生了一场天灾,起码几十米后的冰层雪层就盖在那里。

    如果不是山体在天灾的轰击下裂开了一道缝隙,苏昼怀疑他们需要挖出去。

    但是此时,他却看见,燧光的机械之躯都在微微颤抖,仿佛是因为极度的激动而兴奋。

    【难道,难道说……】

    因为天魔病毒的缘故,他此刻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难道说,这个研究所,本身就是一个移动战舰?!】

    【即便过去了近万年,战舰依然能够运转吗?!】

    “我不确定初耀研究舰是研究所的核心,被保护在整个遗迹和山体的最中央,理论上它可以运转。”

    半妖精垂下眼眸,语气坚定:“但无论可不可以,因为种种原因,我都不能抛下这里。”

    “终归要试试。”

    随后,她按下了启动键。

    【进入移动模式】

    声音响起。

    然后,便是颤动。

    剧烈的震荡,从大地的最深处响起。

    北伊奥尼亚山脉深处,霜冻天灾的中心区域,被冰雪覆盖的山体之上,突然开始了一阵阵剧烈无比的晃动,群山震颤,仿佛大地深处的血脉正在脉动。

    轰!轰!不远处的山谷深处,之前在地底躲避天灾,现在出来侦查情报的本地部落弓哨正在用古朴的水晶法器,检查大地和冰雪中的混乱源能浓度,但是剧烈的震动从他们的脚下传来,打断了他们的检测,令这些弓哨惊愕地抬起头,环视周围白色的山峦。

    此刻,小半个山脉都在不安地晃动,在他们的耳中,天地之间回响着冰层破碎的轰鸣。

    “地震,地震!”

    为首的弓哨如此大吼着:“回去通知部落,快点从地洞中出来!”

    而就在呼喊的中途,他看见了不远处的一座巍峨山峰。

    冰蓝色的源能冰雪,混杂着灰色的尘土山岩,在剧烈的振动中崩溃,然后化作席卷一切的洪流,朝着位于山脚处的他们涌来。

    雪崩!

    不仅仅这一座,周围的七八座山峰都开始出现同样的情况,霜冻天灾凝聚的无尽冰雪本就脆弱,如今它们全部垮塌为破碎的冰花,朝着低洼处奔涌。

    “该死,怎么回事,大巫祭怎么可能感应不到大地的波动?假如真的有地震,我们肯定早就知道了!”

    面对这样的天灾,即便是部落的精锐也没办法忽视,所有弓哨立刻转向,朝着还算是平稳的其他山峰处急奔。

    而就在中途,在大地剧烈的颤动中,不禁回头观察雪崩情况的弓哨队长,便愕然地看见了令他震撼无比的一幕。

    那最先开始雪崩的山峰山体中央,突然迸裂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一道耀眼无比的银色光柱从裂缝中冲出,直入云霄,冲破了云层。

    而后,山峰开始垮塌,数十上百米后的厚重山体就像是豆糕一样破碎,然后崩落,露出一条古老无比,宽大深邃的甬道。

    这并非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是上古文明的最终计划:为了应对愈发频繁的天灾,绝大部分重要的设施都位于地底,而倘若地底也出现什么灾难,那么就启动装载了所有核心资料的移动战舰,前往另一个安全的位置。

    就像是现在这样。

    轰!

    胜过雷鸣的轰鸣响起,伴随着仍在不断垮塌的山体,一艘古老破旧,外壳上满是源能侵蚀痕迹的黑色菱形移动战舰,就这样从通向山体最深处的甬道中疾驰而出。

    然后

    漂浮在天上!

    “好家伙!”

    研究舰舰桥,也就是研究所控制中枢处,全程经历这一切的苏昼站在窗口边缘,他听着耳畔两位孩子因为惊吓而发出的‘哇哇’声,大笑着俯瞰身下的山脉,开怀赞叹道:“我直接好家伙!”

    “这就是史前的移动战舰?都是会飞的飞空舰吗?!”

    “不。”

    已经坐在了中枢控制台中,操控整个初耀研究舰的拂晓微微摇头:“即便是上个纪元,会飞的移动战舰也是少数,初耀研究舰采用了全新的源能炉心,还舍弃了武装系统,这才有足够的动力可以飞行。”

    “即便如此,也非常厉害了假如再交给我来改装一下,肯定更厉害!”

    伸出手,摸了摸同样激动的孩子们的头,苏昼此时俯视着这片大地。

    北伊奥尼亚山脉巍峨高耸,外侧丘陵起伏绵延,在满目雪白的霜林之间,也有为数不少的本地部落在其中生活。

    他抬起头,赤色的眸子开始聚焦。虽然这个身体没有不死血和烛龙法身,但苏昼的力量早就超越了这些血脉,他的意志本身就在改造这个躯体,令平平无奇的魔鬼之瞳也可眺望千里之外的景色。

    在南方,苏昼看见一个辽阔无边的世界,纵横数万里的庞大雪境冰川不过是这个世界偏远的一角,在那没有被冻土覆盖的西北草原上,有庞大的移动都市正在源能的轰鸣中隆隆移动,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山峰,数百万人在其中生活,带来勃勃生机。

    他侧过头,看向山脉的另一端,在那里有另一场天灾正在爆发,这是这个世界的太阳和月亮过于强大的潮汐力引起的源能交错,就像是龙卷那样,被两股不同方向的风所塑造,进而席卷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这就是黄昏的世界吗……原初世界的碎片,的确有着浓厚无比的黄昏气息。”

    深深地呼吸,苏昼能感应到,这天地之间的伟大存在气息无比浓厚,就像是完美世界那般。

    “雅拉,你能感知到这个世界里,有几个伟大存在的气息吗?”

    “……很难,只能感知到这里面有我,还有寂主的气息,其他的隐约有点感觉,但是并不清晰。”

    蛇灵的回答很是谨慎,即便是雅拉也无法确定。

    原初世界,并不代表只有一个伟大存在的力量,所有参与封印祂的伟大存在力量在这里也存在,就像是完美世界中,雅拉的力量同样明显且强大。

    但是,在这里,在黄昏的世界中,即便是有其他伟大存在的力量,也完全没有祂的气息显眼,宛如占据了整个世界。

    黄昏是异常的,强大的,超乎常理,乃至于伟大存在常理的伟大存在。

    “要谨慎啊。”

    低声轻语,顺应着这影响整个世界的潮汐力,苏昼抬起头,看向天空如今正是傍晚黄昏时分,天光将暮,闪耀的圣日坠入西方的地平线,而散发着暗红色光晕的魔月自天际冉冉升起,带起一片污浊的源能风暴。

    而就在魔月的周边,还有一轮更小一圈的月亮,它散发着暗黄色的光芒,就像是黄昏那般:它就是封印之月,传说中诸神封印黄昏之龙的造物,一个神造的星体。

    “咦?”

    但是此刻,苏昼不禁轻咦以声,他眉头微皱,看向那正在缓缓落下的圣日。

    圣日光辉仍然明亮,即便是即将落下,却也依然能照耀半个大地没有对比的情况下,谁也不知道它正在衰弱,普通人更是难以发现这点。

    但令苏昼惊讶的并不是这点……而是它的形状。

    圣日并非是圆形。

    而是,呈现不规则多边形,宛如切割过的钻石那样的怪异形状。

    无尽光辉从这颗硕大无朋的钻石中心奔涌而出,然后经过层层折射,最终化作耀眼无比的光芒,照耀整个世界。

    无论是拂晓,燧光,亦或是伽沙,洛亚,所有人都对此见怪不怪,看来这就是他们心中太阳应该有的形状。

    多元宇宙中,太阳的形状本来就没有定型,球形的是恒星,而不是太阳,根据邵霜月所说,她去过的世界里就连三角形的太阳都有,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但是完美世界那横跨天地的直线太阳,却是苏昼反败为胜,将太皓一刀劈入黑洞的关键,所以看见这异形的太阳后,他不禁下意识地投注关注。

    【斯维特雷教授,由您来指定目的地吧。】

    而就在苏昼思考的时候,燧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转过头,这位大师严肃地站在一旁,合掌对他微微鞠躬:【老夫是您的俘虏,叶莲娜女士等第三集团军的势力也全灭,至于阿玛达代表的本地部落显然也立刻会察觉到初耀研究舰的异变。】

    【不仅仅如此,像是帝国,部落,延霜军,圣石教会,乃至于我们逐光教团,埃安大陆上所有的大势力都会将目光投注于此处,我们必须迅速离开这片山脉。】

    “的确如此。”

    操控整个战舰的拂晓也微微点头:“现在的埃安大陆文明还没有察觉到末日即将到来,你们还没有统合整个文明的力量应对末日,我不想牵扯进政治游戏,也不想让我和艾诺丝的心血变成其他人的筹码。”

    “斯维特雷教授,你是探索队的负责人,第一个与我接触的人类,我也看得出来你的内心刚正,值得相信。”

    “嗯……通风系统出了问题,其他一切都好,研究舰可以正常运转。”又检测了一遍研究舰的情况,她如此下定结论:“现在,就由你来选择它将要前往的方向。”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被所有人注视,苏昼严肃地点了点头。

    白发的男人抬起头,将目光投向南方:“不管情况如何,我现在需要做的,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南部城邦,我的孤儿院所在之处。”

    “第三集团军的人肯定布置了暗手,我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何,所以要尽快赶回去。”

    “好。”拂晓干脆地答应,而燧光大师也同样点头:【理应如此。】

    伽沙和洛亚两个孩子也松了一口气他们也一直都在紧张孤儿院如今的情况。

    因为那里,就是他们和斯维特雷教授一同建立的家。

    “乖孩子。”

    察觉到这一点,苏昼伸出手,摸了摸他们的头,他平静地说道:“事已至此,你们也不能继续之前平静的生活……你们必须掌握有力量。”

    “赶回孤儿院的这么几天,我会传授给你们一种全新的修行方法。”

    “好耶!”

    “这个……我学得会吗?”

    相较于洛亚单纯的开心,反倒是伽沙有些局促。

    这位黑发金瞳的大男孩有些紧张地握紧了自己盾牌的把手,他轻声道:“我天赋不像是洛亚那么好,什么书一看就会……教授你也说过,我不擅长学习太复杂的引导术……”

    好家伙,未来的覆世之蛇说自己天赋不好,这谦虚的样子还挺像我。

    微微摇头,苏昼笑着道:“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闻言,伽沙不禁一愣:“……当然会。”

    “那就别担心了,你绝对能学会。”

    轻声一笑,苏昼再次转过头,看向这个正在坠入黄昏的天地。

    圣日落下,天色暗了。

    天空之上,菱形的移动战舰周边逸散着青蓝色的源能,成为了比星光更加明亮的光源。

    它对抗引力,漂入了山脉之上那厚密的雪云之间。

    然后,化作一道关光流。

    朝着更大的世界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