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返回2006 木子心

第687章 买狗、买楼、我是不是听错了?

    数日后的清晨,孙全像往常一样醒来,枕边依然空空,没有媳妇,也没有女儿,像一只单身狗每天睁开眼睛看见的情景。

    他呼了口闷气,起床来到窗边,随手推开窗户,外面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令他神智为之一清。

    话说,这青龙湾别墅园的空气质量确实没得说。

    M市本来就是一座旅游城市,这里的环境本来就不错,而这青龙湾别墅园又是在郊外,再加上这小区里绿化做得也好,这里的空气质量就更没的挑了。

    有一种每天都生活在天然氧吧里的幸福感。

    如果老婆女儿都在身边,那就更幸福了。

    楼下传来田有志呼喝的声音,孙全循声望去,果然不出他所料,田有志这家伙又在院子里练拳了。

    于是,孙全忽然记起最近去魔都之前的一个小计划买条狗,给田有志养。

    要不然田有志这家伙的小日子过得也太清闲了,名义上是个保镖,每天的小日子却过得比他孙某人还悠闲。

    因为觉得自己保镖过得比自己悠闲,而决定买条狗给保镖养,这种事乍一听,似乎孙某人挺变态的。

    至少心理上是很不健康的。

    怎么会有这样的老板?

    但如果设身处地的站在他的立场上仔细想一想的话,大概就能理解他这种心理了。

    田有志和他孙全一样住着这别墅,每天也和他一起吃一样的伙食,而田有志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练拳,而他孙全呢?

    每天都要码字,每天还都可能接到某个电话,需要他处理工作室或者公司,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的什么事。

    不比谁赚的钱多,这别墅的所有权是谁的话,他和田有志谁更像是老板呢?

    身为老板,却没自己保镖过得悠闲,他能不吃味吗?

    所以,买条狗给田有志伺候是必要的。

    要不然他孙某人心里不平衡。

    心念转动间,他又想到最近在魔都和媳妇商量买楼的事。

    魔都那边买楼的事,暂时交由韩丽去寻找,而M市这边,他还没吩咐下去呢!想到这里,孙全就走到床头柜那里拿起手机,在手机通讯录里翻了翻,找到邝龙飞的电话拨过去。

    邝龙飞正在家里和媳妇一起吃早餐。

    忽然接到孙全的电话,他怔了怔,挺意外的,因为孙全几乎从没这么早给他打过电话。

    他抬手在嘴边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媳妇噤声,然后接通通话,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吴王,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吩咐,你下旨吧!呵呵。”

    因为是老同学,邝龙飞和孙全私下说话是很随意的。

    手机里传来孙全的声音,“你今天上午能挤出时间来吗?陪我出去一趟!”

    邝龙飞有点好奇,“行啊!你想去哪儿啊?还要我陪着?”

    孙全:“陪我去买条狗!”

    邝龙飞:“啊?”

    这一刻,邝龙飞的表情有点呆滞,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一大早的,孙全特意打电话给他,就是为了让他陪着去买条狗?

    “买啥?”

    邝龙飞觉得应该是自己听错了,肯定不是买狗!

    “买条狗!唔,这样吧!我一会儿就出发,你现在还在家吧?你别急,我快到你家小区门口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你的,就这样?”

    电话里,孙全语气随意,好像这个安排很正常的,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邝龙飞:“……”

    哑然数秒,邝龙飞仍然有些怀疑,“你刚才说买啥?狗?四条腿在地上跑的那种狗吗?”

    “要不然呢?难道还有五条腿在地上跑的狗吗?”

    电话里,孙全似乎在问:你问得这是什么蠢问题?你智商什么时候降到这个程度了?

    邝龙飞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大概是他学历还是低了吧!文化程度不够。

    反正他觉得挺无语的。

    他很想问一句;你这是抽什么风?好好的,怎么突然想买狗了?是不是嘴巴馋了,想买条狗回来做狗肉锅仔?

    他真的很怀疑这是不是就是孙全想买狗的目的。

    因为他们大学学的都是烹饪,偶尔嘴馋了,确实有可能买各种一般人家平常不会买的食材回家自己做的。

    但碍于孙全现在是他的老板,邝龙飞忍住了心头的好奇,“好,你是老板你说了算!我听你的差遣,那我就在家里等你的电话了。”

    孙全:“好,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拜!”

    ……

    通话结束了。

    李菲好奇问:“孙全打来的?他想买什么?狗?”

    邝龙飞苦笑点头。

    “呵呵,没想到他也挺有爱心的嘛,竟然会想养狗,不错不错!”李菲笑吟吟地赞着。

    邝龙飞还是苦笑,“爱狗的方式有很多种,除了养,还有可能是吃啊!”

    李菲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

    阳光洒满大地的时候,孙全的车来到邝龙飞所住小区的门前路边,车子停下,早已等在路边的邝龙飞大步走过去拉开车门,一屁股坐进去。

    车上除了孙全,开车的高光,副驾驶座上坐的是田有志。

    至于新近上任的助理俞欣欣,此行孙全并没有喊她一起。

    邝龙飞刚上车、摔上车门,车就继续往前走了。

    “咱们这是打算去哪儿啊?你怎么突然想买狗了?想吃狗肉了?”

    一上车,看见孙全的笑脸,邝龙飞终于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好奇,问了出来。

    “吃狗肉?”

    孙全被问得有点懵,奇怪地打量邝龙飞两眼,皱眉道;“我说老邝,你这脑子里装得都是什么呀?我想买条狗而已,你怎么就想到吃狗肉了?你这是职业病吧?你没救了你~!”

    “你、你不是想吃狗肉?你真想养狗?”邝龙飞怀疑地盯着孙全。

    孙全乜他一眼,连连摇头,“你呀!嘴巴不要那么馋,别什么都往吃的上面想,这样不好!太没生活情调了!你这个样子,我就纳闷了,李菲是怎么受得了你的?啊?”

    邝龙飞哑口无言。

    欲辩无词。

    感觉自己这次好像真的把孙全想岔了。

    结果……

    孙全忽然咂吧咂吧嘴,说了句:“嘿,你还别说,你这一说狗肉,还真有点把我说馋了,都怪你!我正准备养狗玩呢!今天吃狗肉不合适吧?”

    邝龙飞:“……”

    他没答,孙全自己皱眉想了想,摇摇头,“算了!既然决定养狗了,那就从今天开始不吃狗肉了,老邝!我警告你啊!以后别没事在我面前说什么狗肉,别馋我!”

    邝龙飞无奈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满脸苦笑,“行行!你别说了!你别说了好吧?我保证!我保证还不行吗?唉!算我嘴贱吧!”

    ……

    买狗的渠道有不少。

    比如宠物店,比如去乡下农户家寻找,还比如在网上下单……等等。

    而孙全这次带邝龙飞去的地方,则是M市的花鸟市场。

    花鸟市场,顾名思义,似乎只卖花和鸟,实际上,那里卖的东西其实很杂,以前孙全就听说过M市的花鸟市场,像猫啊、狗啊、鱼啊什么的,都有卖。

    到了地方,高光把车停好,四人纷纷下车。

    孙全走在前面,邝龙飞下意识慢他半步,陪在一旁,高光和田有志则走在他们身后,两双寻找坏人的目光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这应该是高光和田有志担任孙全私人保镖以来,真正履行保镖责任的一次了。

    “不是,吴王,我有一个问题刚才忘了问你,你买条狗而已,用得着特意把我喊过来陪着吗?我又不懂狗。”

    刚走进花鸟市场,邝龙飞忽然想起来问孙全这个问题。

    孙全没有看他,目光已经在市场里四处寻睃,这花鸟市场目测规模还可以,但这里的铺面明显和四周的高楼大厦显得格格不入。

    这整个市场的铺面都挺旧的。

    目测最少都有三四十年的历史了,很可能还不止,很多铺面的装修都挺老旧的,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看上去挺有文化底蕴的。

    孙全看见市场里已经有不少顾客在逛着,而每一个铺面里的老板似乎都挺悠闲的。

    有人在用整套的紫砂茶具在煮茶。

    有人在门口给挂在屋檐下的鸟笼里的鸟儿喂食。

    还有妇女在店面旁边的水龙头下,洗衣服。

    甚至还有一个小媳妇坐在屋檐下,撩起胸前的衬衣……奶孩子。

    “嗯,买狗是用不上你,今天喊你一起,只是想顺便跟你说件事,怎么?不想陪我逛花鸟市场啊?”

    孙全笑眯眯地转脸看了看邝龙飞。

    邝龙飞笑笑,“想顺便跟我说件事?什么事啊?跟我就别客气了,直说吧!”

    说话间,孙全看见路边一家鱼店,店里很多玻璃鱼缸,靠近门口的一只鱼缸里,有一条很漂亮的金龙鱼在鱼缸里游来游去。

    那金灿灿的鱼鳞,令他眼睛一亮,下意识就移步进了这家店面。

    一进店,他一双眼睛就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鱼缸里的金龙鱼,嘴上漫不经心地跟邝龙飞说:“哦,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觉不觉得咱们公司是不是需要有一栋大楼做公司的总部了?”

    “啊?什么?”

    本来也被这条金龙鱼吸引注意力的邝龙飞,闻言又懵了。

    同时,他又产生一个怀疑: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应该是听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