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猎魔烹饪手册 颓废龙

第二十九章 大比!

    人是有直觉的。

    那是一种天生的感知与后天的经验结合后,形成的一种本能。

    杰森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单单是因为谨慎小心。

    还因为这是‘神秘侧’的常识!

    在‘神秘侧’中,直觉是每一个‘神秘侧人士’必须要重视的。

    不论是杰森所接触过的知识,还是他人的指点,都在说明‘直觉’的重要性,而且,就连杰森自己越是接触‘神秘侧’,也就越明白‘神秘’的重要性。

    有着这样的前提,杰森自然是知道怎么做的。

    ‘必须要将【闪光术】提升到超凡级别!’

    ‘那么……食之愉悦、食之满足吗?’

    杰森默默的想着。

    毫无疑问,这应该从‘食物’下手。

    只是,类似八岐那样的‘食物’都无法提供,得需要什么级别的?

    杰森这样的询问自己。

    可在他的心底早已经有了答案。

    他见识过那样的存在。

    在洛德的豌豆巷。

    在汉斯海港的马戏团。

    在新德城的虚幻之中。

    在昂城的阴影之下。

    那种不可名状,甚至无法去想象的存在。

    如果吃了祂们的话,应该会很愉悦,乃至是满足吧?

    这样的念头从杰森心底升起后,就开始变得不可抑制,以至于杰森不得不端起眼前的茶杯,用凉茶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杰森不敢在想下去。

    因为,他不知道,继续想下去的话会发生什么。

    毕竟,他可是亲自被发糖的。

    “馆主怎么了?”

    “是不是不舒服?”

    端着午餐走出来的豆包看着摇头的杰森,忍不住的问道。

    “没事。”

    “就是想到一些之前的事情。”

    “好香啊!”

    杰森岔开了话题,看向了豆包端着的大铁锅。

    里面的鱼香味已经遮掩不住了。

    搭配着厨房内传来的米饭味和鸡肉的味道,杰森食指大动。

    不过,在开始前,杰森却是将手中的药瓶扔给了豆包。

    内里还有一粒‘培元丹’。

    豆包不解的看着杰森。

    “我身边很危险的,你得有实力才能够留下来。”

    杰森很直白的说道。

    先不说他已经惹到了‘往生教’这个邪教组织,单单是刚刚的那个杀手就已经给杰森提了个醒,他身边并不安全。

    或许他没事。

    但是豆包呢?

    他这个随身的厨子万一遇到了危险呢?

    他在还好说,恰好他要是不在呢?

    那样的结果杰森可是不愿意承受的。

    即使他知道豆包有着一定的自保能力也是一样。

    但‘毒’的释放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如果敌人连这个过程都不给豆包,就算豆包制作的‘毒’再恐怖、再强大也是没用的。

    对方根本不会给你释放的机会。

    所以,杰森需要豆包更加的强一点。

    不需要太多,只需要能够达到‘武者’的程度就行。

    现在的豆包已经学会了‘沐家.虎拳’,他也没有藏私,豆包本身就天赋过人,且平日里肉食也够,按部就班的话,不出一年,豆包就能够成为练成‘筋肉’的武者,再打熬个三五年,就是‘筋肉’大成的武者了。

    不过,杰森等不了那么久。

    所以,他刚刚省下了一粒‘培元丹’。

    这粒‘培元丹’足以省下豆包大量的时间,让豆包快速的练成‘筋肉’。

    至于‘筋肉’大成?

    还得再等等。

    等下次,他有了更多的收获再说。

    不是说,杰森不想给,只是面对自己的‘食欲’,能够给豆包留下一粒‘培元丹’,杰森已经是尽了全力了。

    “嗯。”

    豆包声若蚊蝇般的应了一声,就把装有‘培元丹’的瓶子装了过去,然后,转身就快步的跑回了厨房,一进厨房的门豆包就捂着自己红红的脸,大口大口的喘气。

    ‘馆主是要和我私定终身吗?’

    ‘我是直接答应了?’

    ‘是不是不太好?’

    ‘我是不是应该犹豫一下的?’

    ‘还有我是不是应该告诉爸爸妈妈一声?’

    ‘可是他俩说为了我已经耽误了他俩16年的二人世界,现在我长大成人了,他们终于能够去双宿双飞,云游天下了。’

    ‘我现在连他俩在哪,都不知道。’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本来还含羞的豆包表情就变得怪异起来。

    她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是一个意外。

    虽然她的父母对她真的很好,但这样的感觉真的时时刻刻都在。

    这让豆包迅速的放弃思考自己父母在哪的问题,开始把柴火鸡端出去。

    她可没有忘记自家馆主还没有吃饭了。

    当她抱了一桶米饭出去时,杰森已经坐在那里等她了。

    豆包看到了杰森眼中的迫不及待。

    可就算这样,杰森依旧在等她。

    这让豆包不自觉的嘴角一翘。

    鱼汤浇在米饭上。

    豆包撕下一只鸡腿放在杰森的碗里。

    看着杰森大口吃饭的样子,她忍不住双手撑着下巴,不自觉的就看呆了。

    她觉得现在的生活真的很好。

    她想要一直继续下去。

    但是……

    ‘往生教’!

    想到这个馆主无意中惹到的大敌,豆包的眉头一蹙。

    ‘也不知道他们的总坛在哪。’

    ‘要是知道的话,我刚刚配好的毒,也许……能够一劳永逸。’

    ‘不过应该很难找到吧?’

    ‘真要是能够找得到,帝国早就派出军队了。’

    ‘所以……’

    ‘必须要更加努力的练武了。’

    豆包想着就下定了决心,下午就吃了‘培元丹’,然后,更用心的去练拳。

    争取找到劲,练成‘筋肉’。

    想到这,豆包回过了神。

    这个时候,杰森已经把一桶米饭吃完了。

    “慢点吃,还有。”

    豆包笑着站起来,从厨房内又抱出了一同米饭。

    在昨天‘醉仙楼’大致知道了自家馆主的饭量后,她已经放下了侥幸之心,每一餐都是按照基本的二十人的饭量来做的。

    幸好有两个老妈子帮忙,不然的话,她根本忙不过来。

    ‘不过,馆主貌似还是不够。’

    ‘要不要过一阵子再雇两个老妈子?’

    ‘唉,又是一笔额外的开销。’

    ‘还有最近的肉价怎么又涨了?’

    ‘不光是猪肉,牛羊肉也在跟着长,简直一天一个价。’

    豆包想着琐碎的小事,端起了自己的小碗米饭,吃了起来。

    这个‘小碗’是和杰森比较后得出来的,杰森一般是抱着桶吃,所以,脸盆大小的碗,就显得有些小了。

    练武的嘛。

    能吃,是福。

    杰森、豆包吃着午饭,武馆街上,赵老四的摊位前,贾有才带着最先来的那队捕快和另外一队捕快换班暂时休息去了。

    说是休息,也就是在街对面的茶水铺子坐着吃点从街边摊位上买来的食物。

    一些卤味和白皮大饼,然后就着茶水吃。

    不过,除了贾有才外,这一队捕快都没有任何胃口。

    “头儿,您就不难受?”

    一个捕快问道。

    “难受?”

    “见多了就习惯了。”

    “这算的了什么,之前码头上,昨晚上的‘醉仙楼’跟前,那场面看了才是让人后怕了。”

    贾有才吃了一块肥肠,咬了一口白皮饼子,又喝了口茶水后,这才缓缓的说道。

    “那是!”

    “我们可都听说了,头儿你大战飞贼。”

    “要不是您,那飞贼就跑了。”

    “还有‘醉仙楼’跟前,您也是砍倒了好几个刺客。”

    “头您是这个。”

    周围的捕快们说着就竖起了大拇指。

    “爷们好歹也是练过的。”

    “而且,我和你说,那个时候……”

    贾有才一抹嘴,习惯性的吹嘘起来。

    周围的捕快马上一个个的就奉承着。

    贾有才说到高兴处,那真的是坐在那就比划起来,仿佛真的像捕快们奉承的那样自己才是这两日‘山城’发生大案的最大功臣。

    贾有才当然知道自己不是。

    最大的功臣是那位沐馆主才对。

    他?

    也就是个捎带脚的。

    可是在一群人的吹嘘下,他就有点忍不住。

    以后一定不了!

    这是最后一次!

    贾有才这样的告知着自己。

    然后,就仿佛是解开了心结般,开始变本加厉的讲述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吹嘘着自己。

    捕快们自然是继续奉承。

    但是,不远处盯着这里的一个人却是冷笑了一声。

    接着,这个人转身就向着武馆街的一头走去。

    ‘张氏武馆’。

    当走到挂着牌子的武馆门前,这个人冲站在门口的两位师兄弟点了点头,就直奔后院。

    相较于杰森的武馆,这间‘张氏武馆’要大得多。

    不单单是练武场,后院更是分为了一进二的院子。

    此刻,张、李、赵三人就坐在东厢房的会客厅内。

    此前桌上的饭菜和酒,早已经撤了下去,换上了茶和糕点。

    茶香迅速的冲散了残羹剩饭的味道。

    “馆主,打听到了。”

    “事情是这么回事。”

    之前盯梢的弟子,在自己馆主的示意下,也没有遮掩,就这么的直接说道。

    “哈,这个贾有才也真敢说。”

    坐在一旁,身材瘦高,手指关节粗大的男子笑了起来。

    “这也就是个玩笑话,听听就好。”

    坐在对面的身材矮壮,同样手指关节粗大的男子则是十分的和气。

    “李兄,赵兄这次可是没有看全面了。”

    “贾有才这种人,见识了那沐白的拳术,还敢这么说,说明什么?”

    坐在主位的张鸣端着茶杯,笑吟吟的问道。

    最先开口的李姓馆主已经足够的瘦了,但是这位张鸣却是更加的瘦,说是皮包骨都不为过,尤其是坐在那里,就如同是一只瘦骨伶仃的鸟。

    再加上这位头发稀疏,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饥饿的秃鹫般立在那。

    这个时候虽然笑着,但完全就是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说明什么?”

    李、赵两位馆主一脸不解。

    “说明那个沐白受了重伤,恐怕命不久矣。”

    “之前他借着我们的名头,在武馆街开了馆。”

    “说是踩着我们上位都不为过。”

    “天理好循环!”

    “现在轮到我们了!”

    张鸣把茶杯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冷笑连连。

    “张兄的意思?”

    李、赵两位馆主继续询问着。

    “打死他!”

    “明天不论是谁碰到了他!”

    “都打死他!”

    张鸣狠声说道。

    “上了擂台自然全力以赴,不过,彭梁馆主怎么没来?”

    李姓馆主先是应承,然后,询问道。

    “彭梁和陈家走得太近了。”

    “现在怎么敢露面?”

    “不过,他的弟子会出面,我们武馆街五家武馆,他的弟子做为小辈,自然是应当轮空的,然后,我们剩下的四家二对二。”

    “赢得再一对一。”

    “最后,再和彭梁的弟子演练一场就行。”

    张鸣说道。

    李、赵两个馆主没有反对的点了点头。

    “好。”

    “那就说好了。”

    “明天擂台上打死沐白。”

    张鸣再次说道。

    之后,三人闲聊了半晌,李、赵两人起身告辞。

    张鸣起身相送。

    一直送出了门口,这才停下。

    看着李、赵走向自己的武馆,张鸣又看了一眼验尸的仵作和远处的沐式武馆,不由再次冷笑。

    ‘惹到了我们‘往生教’,沐白你死定了!’

    身为‘往生教’的暗子,张鸣很清楚,这花红应该就是‘州府’大师兄的手笔。

    虽然没有联络他,但这位大师兄应该也在‘山城’。

    因为,他刚刚才获得的那根神杖一样。

    没有这位大师兄的批复,他不可能获得这根神杖。

    他可是悄悄的试过了。

    那火球足以让人粉身碎骨!

    就算是他,也是第一次见这种神异的力量。

    也越发坚定了他站在‘往生教’阵营中的决心。

    恰好,现在就有一个机会。

    沐白!

    坏了教中大事的沐白!

    还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人的沐白!

    杀了他,一定能够得到那位大师兄的赏识!

    到了那时候,秘药、武技,还有那神异之术,他不都是想要啥有啥!

    简直是一箭双雕!

    他自然是要好好表现的!

    ‘明天,就是你的死期!’

    张鸣再次看了一眼沐式武馆后,转身返回了自己的武馆。

    他需要尽快的调整状态了。

    毕竟,明天他不单单要在擂台上打死沐白,还得获得武馆街大比的胜利。

    至于和李、赵两人的合作?

    他只是说了打死沐白是合作。

    其它的?

    他可没说。

    ……

    “张鸣回去了。”

    李姓馆主隐蔽的向后扫了一眼后说道。

    “这家伙真的是打得好算盘。”

    “想要让我们和沐白拼个你死我活,然后,自己得利。”

    “你信不信,第一场绝对是你我和沐白一战。”

    赵姓馆主愤愤不平的说着。

    “那怎么办?”

    李姓馆主一皱眉。

    “当然是让张鸣先上去。”

    “我可不当炮灰。”

    赵姓馆主冷哼了一声。

    “有点难办吧?”

    “毕竟是抽签决定的……赵兄你都安排好了?”

    李姓馆主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赵姓馆主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顿时,这位李姓馆主反应了过来。

    “当然!”

    “我可是花了30块大洋,让人在抽签的时候做了手脚,到时候你就瞧好吧!”

    赵姓馆主得意的一笑。

    接着,两人步伐加快,各自返回了自己的武馆。

    日升日落。

    第二天,清晨。

    今天是武馆街大比,称得上是‘山城’的大日子。

    不单单是武馆内众人精心准备着,‘山城’内的老百姓也来武馆街看热闹了。

    因此,还没有到正点儿,武馆街就变得热闹起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不好了,张馆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