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一百三十三章 他只是一个商人

    郭淡骨子里就是一个商人,这商人被骂,说是天经地义之事,亦不为过,被骂上两句,他还不至于动怒,更加不会去跟一群书生计较,因为他也知道这些书生不过是他人的棋子罢了,跟他们争辩,除了浪费时间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只是为了激怒这些书生,而他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七日后的画展做一个宣传。

    仅此而已。

    可以想象得到,这些书生被郭淡这么挖苦一通,心里肯定不甘,他们寄望于七日后的画展,那么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肯定会大肆宣传的。

    很快便能传得街知巷闻。

    “想不到贤婿还有这般口才,老夫方才听得可都是忍不住拍案叫绝啊。”

    刚刚回到院中,寇守信便是激动不已的说道。

    一旁的寇涴纱是含笑不语。

    他们这些天被骂的门都不敢出,不是他们不生气,而是敢怒不敢言,憋了这么多日,今日可算是出了口恶气。

    郭淡走上前,稍稍搀扶着寇守信,轻描淡写道:“这不过是小场面,岳父大人无须太过激动。”

    “那是,那是。七日之后的画展才是大场面。”寇守信如今对于郭淡是信心满满,丝毫不惧,又道:“不过方才贤婿让寇义去报官,可真是惊出老夫一身冷汗来呀,好在涴纱告诉老夫,这不过是你在故弄玄虚,并非是真的要报官。”

    “故弄玄虚?”

    郭淡愣了下,看向寇涴纱道:“夫人,你这是听谁说得,我没有在故弄玄虚,我是真的让寇义去报官。”

    寇涴纱一惊,道:“这这怎么可能?难道夫君不怕。”

    郭淡立刻道:“我当然害怕天天走在街上被人叫作淫棍,我郭淡本是堂堂一枚正人君子,如今被那些画册弄得我名誉扫地,这必须得还我清白啊。”

    懵逼了!

    寇家父女相觑一眼。

    寇涴纱纳闷道:“难道那些画册真与夫君你没有关系?”

    “夫人,你太单纯了。”郭淡摇头一笑道:“真相是什么从来就不重要,上面说你是,你不是也是,上面说你不是,你是也不是,这官字两个口,他们说了算,他们要真想拿我问罪,早就拿了,犯得着等到今日么,既然他们不拿我问罪,那么就算我去报官,结果也还是一样的。”

    寇涴纱虽然不明其理,但如果官府不拿郭淡问罪,显然对郭淡是很有利,他都主动报官,那百姓肯定也会相信这事跟他没有关系

    .

    然而如今,万历也在密切关注此事,寇家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

    “报官?”

    万历愣了下,道:“你说郭淡自己去报官?”

    张诚点点头,道:“是的,他说那些画册与他无关,是有人栽赃陷害,故而去报官,希望官府能够为他做主。”

    “这还真是贼喊捉。”

    这“贼”字还出口,万历突然眼中一亮,笑吟吟道:“妙哉!妙哉!郭淡这一招还真是妙啊!”他又思忖少许,道:“待会你传朕令,让锦衣卫从旁协助,调查此案。”

    “微臣遵命。”

    张诚行得一礼,又道:“陛下,方才那兴安伯来找过微臣,说是郭淡昨日想向他借回那些画,用来举办画展。”

    “画?”万历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轻咳一声:“借。朕待会就便命人将画给你送去。”话说至此,他突然眸光闪动了几下,“不过那些画就别送回来了,你让郭淡想办法将那些画换成银子。”

    “是,臣知道了。”

    张诚颔首一礼

    .

    果不其然,不到一日,郭淡要公开举办画展的消息便是传得沸沸扬扬。

    顿时举城哗然。

    要论嚣张,天下间谁能够敌得过郭淡。

    从单淫客到尼姑系列,再到举办画展。

    郭淡真是犹如弹簧一般,你压的越凶,他反弹就越厉害。

    看谁比较横。

    另外,关于郭淡与那些书生争论也随之传开来,这立刻又在士林中引起轩然大波,士子们是震怒不已,真相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这堂堂读书人竟然被一个小牙商给说得哑口无言,低头认错,这无疑是在冲击世俗礼教,要知道商人在士子面前,只有错,不能有对的,这让士子们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立刻变得众志成城,扬言要在七日之后的画展上,让郭淡身败名裂,以及俯首认罪。

    这其实也是他们双方最后决战。

    郭淡举办画展,目的就是要为自己洗白,对此他是毫不掩饰,如果这都让他平安度过,那将来再想就这事来找郭淡的麻烦,基本上是非常困难的。

    而此时最高兴的莫过于姜应麟等人。

    原本他们在朝中组织的攻势,因为一些人的沉默,变得后继乏力,这令他们非常沮丧,尼姑系列都出来了,还没有将郭淡绳之于法,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们倒是不太清楚其中原因,毕竟他们的官职太小,没有进入那个圈子里面,而在那个圈子的大臣,自然也不会道出真相。

    不仅如此,他们还制造各种传言,来掩盖这其中的真相。

    恰好当时万历增派护卫保护郭淡,他们就以此为由,为自己开脱,皇帝是铁了心要保郭淡,再这么斗下去,只怕会两败俱伤,关键对方只是一个小牙商,犯不着如此。

    但这很伤士气的。

    姜应鳞他们也很无奈。

    没曾想到,郭淡如今自己送上门来,不但举办画展,而且还主动去报官,同时也令大家团结一心。

    幸福来得可真是太突然了。

    姜应麟等人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立刻动员起来,一方面督促刑部必须严查此案,同时他们也在积极准备着画展,作为言官,自然是非常喜欢这种场合,他们必须要让人心服口服。

    ……

    “督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查还是不查?”

    刚刚得到皇帝旨意的刘守有,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关于此案,以他们锦衣卫的实力,真心不用去诬陷,毕竟此案又不是非常复杂的,要调查清楚,亦非难事。

    但问题是,该不该调查清楚,或者说该调查到哪个阶段。

    因为皇帝一直都站在郭淡那边的,突然下旨让锦衣卫调查此案,这其中定有猫腻。

    张鲸放下茶杯来,悠哉悠哉地说道:“亏你还是锦衣卫都指挥室,连这都想不明白。”

    “下官愚钝,还望督主告知。”刘守有赶忙道。

    “你什么都别做就行了。”

    “什么都别做?”

    刘守有困惑的看着张鲸。

    张鯨不满的啧了一声:“你难道看不出来,陛下其实是要借锦衣卫为郭淡保驾护航,此案又不是非常复杂,我还不信郭淡他能够做到不留痕迹,刑部那边足以调查清楚,犯得着动用锦衣卫么?”

    刘守有恍然大悟道:“下官明白了,陛下的意思是,如果刑部那边要严查到底,那我们锦衣卫也查到底,包括画册上面的内容。”

    张鯨稍显欣慰的点了下头。

    刘守有又觉不可思议:“看来陛下是真的非常看重那小子,竟然花这么多心思来保他。”

    “陛下看重那小子不假,但也非这么简单。”

    张鯨微微一笑道:“这事闹到如今,陛下可是深受其益,你想想看,倘若不出这事的话,此时那些言官御史只怕还在揪着皇贵妃一事不放。万一郭淡侥幸取胜,这又可以打压言官的气焰,这还不止,姜应麟他们显然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可能又会得罪原本支持他们的那些大臣,陛下当然会全力支持郭淡。”

    说到这里,他瞟了眼刘守有,道:“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要你明白,从现在开始,我们也必须的支持郭淡。”

    “多谢督主点拨,下官知道该怎么做了。”刘守有抱拳道。

    其实这事进展到这里,已经关乎到皇帝的切身利益,作为完全依附皇权的太监,不管心里是否愿意,都必须坚定的站在皇帝这边。

    ……

    申府。

    “唉……老夫到底还是看走眼了。”

    申时行将寇家刚刚送来的请帖往边上桌上一放,“这请帖都送到老夫府上来了,这小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虽不至于说他在暗中相助郭淡,但他至少也有意无意的办了郭淡一些忙,然而如今,他也有些气愤,他觉得郭淡玩得太过了一点,你毕竟只是一个小牙商,大臣骂你一句,你顶十句,如今还不满足,还弄得画展来讨回公道,根本就没有将他们这些大臣放在眼里。

    坐在下面的一个年轻人却道:“岳父大人,小婿倒是以为正因为他是一个牙商,所以他才必须这么做。”

    此人乃是申时行的女婿,曹恪,万历十年的进士,如今在礼部任职。

    申时行好奇道:“你此话怎讲?”

    曹恪道:“岳父大人莫不是忘了册封大典一事,倘若此事就此打住,虽然郭淡无性命之忧,但三剑客那边也已经是名誉扫地,不可能再出画册,那么郭淡将要支付巨额的赔偿,这其中的利益又跟陛下有关,他必须要想办法立刻恢复名声,否则的话,他还是要面临倾家荡产的境地。”

    他们现在都已经忽略了这一点,其实郭淡面临的困难,并非来自是那些言官的打压,骂两句又不会死,真正危机到郭淡的是商业上的合作,这才是最致命,他到底是一个商人,不是一个官员,如果不是因为这些问题,郭淡肯定不会这么做的,他疯了,去得罪这么多人。

    他也没有办法,才选择这么做的。

    如果这事不解决,他不禁要支付巨额的赔偿,而且他融资的计划也将胎死腹中,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言之有理,老夫险些忽略了这一点。”申时行稍稍点头,心里又有些理解郭淡,又问道:“那你以为他会成功吗?”

    曹恪道:“这小婿也不清楚,但是他既然有胆量举办画展,自然有取胜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