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一百三十四章 说好的批判大会呢

    皇城。

    此时正值放衙时间。

    “孙主事,请留步。”

    刑部主事孙如法回头看去,只见姜应麟追了上来,于是停住脚步,拱手道:“姜给事。”

    姜应麟回得一礼,便是急切问道:“我听说关于画册一案,至今还未查明。”

    孙如法沉默少许,然后点点头,面露羞愧之色。

    姜应麟怀疑道:“怕其中是另有原因吧。我听说你们刑部昨日只是派人去单淫客那边看了看,连一个工匠都未带回来审问,如此查法,怎能够查出一个结果来。”

    孙如法叹道:“不瞒姜给事,我昨日也曾给过类似的建议,但可惜上面并未采纳,还说郭淡乃是状告者,而非是被告者,倘若将那些工匠带回来审问,外面的人会说我们刑部滥用私刑,以公谋私。”

    姜应麟道:“什么滥用私刑,以公谋私,以前你们刑部难道就不是这么查案的?”

    “我方才还在跟上面争论此事,但是。”孙如法又是摇头一叹,继续道:“但是他们反而怪我之前在未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便口口声声要将郭淡绳之于法,从而才导致刑部如今变得束手束脚,毕竟司礼监和东厂那边可也盯着这事的。”

    过得片刻,姜应麟闭目一叹,道:“这的确是我的过失,倘若当时我先查明,自然也不会落人口舌。”

    当初他们也都拿着尼姑系列,要求朝廷问罪郭淡,而当时他们是没有任何查证的,就是潜移默化的认为此事就是郭淡的挑衅,因为郭淡之前都挂上单淫客的招牌,如今事情来了一个大反转,郭淡竟然坚决否认此事,并且还报了官。上面那些别有用心之人便以此为由,将责任都推给他们,就是你们当初瞎嚷嚷,一点也不专业,搞得如今真得要调查时,大家都变得投鼠忌器。

    虽然这是借口,但他们还真是有些投鼠忌器,因为他们已经知道皇帝派锦衣卫也参与此案的调查,这心里当然就有数了,这案子不能继续查下去,他们要查出什么来,锦衣卫那边也会查出什么来的,其中牵连甚广,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关键没有必要为了一个牙商,去弄得鱼死网破。

    上面都选择敷衍了事,姜应鳞这一派也无可奈何。

    民间舆论也渐渐发生一些转变,郭淡竟然主动去报官,而从官府的动作来看基本上是排除郭淡所为,但是转变也不是非常大,毕竟是读书人控制着舆论,而郭淡又得罪了读书人,他们就不谈此事,将舆论引向几日后的画展,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这么一来,画展变得万众瞩目。

    虽然只有几日,但是对于士林而言,却是一种煎熬,他们迫切的要挽回颜面。

    但该来的终究会来,今日便是画展之日,炎炎夏日,天公想要不作美都难,更加难得是,还有明君之光普照,讲义气的万历直接给大臣放了假一日,你们尽情去闹吧,别来烦我就行。

    宵禁刚刚解除不久,单淫客所在的小巷外面就已经是人头攒动,清一色的书生、士子,可见他们是多么的迫不及待。

    但是他们到此之后,却又没有急着去找郭淡算账,而是站在巷外耐心的等候。

    他们今日只是来呐喊助威的。

    又过得一会儿,只见不少马车、轿子陆陆续续来到这里。

    一个个须发皆白的长者从马车或者轿子上下来,正是申时行、王家屏等人,能够进入内阁的绝对都是大学问家,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士大夫、大学士,这些人绝对可以算是大明文坛中的泰山北斗,在士林中有着极高的威望。

    那些书生、士子齐齐向他们行礼,神情非常恭敬。

    声势非常浩大,仿佛又回到那个百家争鸣的时代。

    站在后面的姜应麟,看到有如此多得士子、书生,不禁面露微笑,他还是有些担心申时行等人会暗中相助郭淡。如今有这么多士子、书生在,他相信申时行等人也不会为了一个牙商与天下读书人为敌。

    等到这些人到来之后,他们才尊卑有序的入得小巷。

    走在最前面的申时行等人是谈笑风生,完全看不出他们在想什么,毕竟到了他们这年纪,城府早已是深不见底。

    行得十余步,他们突然发现单淫客门前就站着两人,一主一仆,正是郭淡与寇义。

    朱立枝自然不会来此,这么多人,他真的会窒息而亡。徐继荣倒是非常想来,可惜昨夜一不留神,被他爷爷给绑了回去,至今都关在祠堂里面的。

    而那些商人哪里敢拢边,是有多远躲多远,或在家祈祷,或上庙烧香,祈求神灵佛祖保佑郭淡,这是他们唯一敢为郭淡做的。

    王家屏见对方就两个人,余光往后一瞥,是黑压压的一片,极其不对称,只觉得这些读书人有些兴师动众,不禁面露尴尬之色。

    而那边寇义一看对方这么多人,不禁吓得双腿发颤,“姑爷,要不要再多几个人来过来。”

    “怕什么,这些书生都是一些纸老虎。”郭淡眼中闪过一抹不屑,道:“你放心,如果来的是一群会打人的武夫,我跑得比你快。”

    过得片刻,郭淡快步迎上前去,躬身行礼道:“草民郭淡参见首辅大人……。”

    未等其说完,申时行身后一人厉声喝道:“大胆刁民,见得首辅大人,为何不下跪。”

    后面那些书生立刻翘首以盼。

    还真别说,这倒是打了个郭淡一个措手不及,这礼仪方面,他到时没有细究过,如今申时行后面数百士子、书生,这要跪下去,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但是他到底是个商人,地位卑微,遇到当朝首辅,必须得跪,这合情合理。

    “这些就免了吧!”王家屛突然开口道。他虽然也看不惯郭淡,十足一个奸商,但是他觉得这未免有些欺人太甚。

    郭淡当即松的一口气,十分感激地看了王家屛一眼。

    王家屛面无表情,他为人正直,这一是一,二是二,待会若真见到一些不雅之画,他可也不会留情面的。

    申时行突然眉头一沉,故作不认识,颇具威严道:“你就是郭淡?”

    “是的。”郭淡诚惶诚恐的点了下头。

    申时行哼道:“你一个黄口小儿,学识浅薄,却妄自尊大,闹出这么多是是非非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那些书生听罢,暗自窃喜,如今有首辅大人坐镇,今日郭淡是绝无机会再翻盘。

    “首辅大人教训的是,草民知罪。”

    郭淡二话不错,立刻低头认错,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

    申时行愣了下,他只是表一个态而已,表明他还是跟读书人一边的,他原以为郭淡肯定会狡辩的,因为他见识过郭淡的手段,却不曾想到郭淡认罪认得如此干脆,难道是这首辅之威震慑住他呢?

    他当然不会这么认为,但是他身后的书生们却都是这么认为的,暗自得意,你哪日威风去哪里呢?你有本事在首辅面前嚣张啊!到底是一个卑微的商人。

    王锡爵抬头看去,道:“你那块招牌呢?”

    郭淡讪讪道:“回这位大人的话,招牌已经收起来了。”

    “收起来作甚,你既然敢挂,就别收啊!”王锡爵哼道。

    郭淡眼眶都红了,道:“大人明鉴,草民也是没有办法,才挂上那块招牌的,草民就是再愚钝,也不敢拿那块招牌迎接各位大人。”

    王家屛有些看不下去,两个内阁大臣欺负一个小娃,于是问道:“你有何苦衷?”

    郭淡道:“大人,草民乃是一个商人,凡事都讲究盈亏,之前大家都说这里是污秽之地,又是泼粪水,又是倒菜汁,这一天换一块匾额,草民也吃不消,无奈之下,才主动承认这是污秽之地,希望大家能够放我一马。”

    “原来如此。”

    王家屛点点头,道:“那倒是怪不得你。”

    申时行偷偷瞄了眼王家屛,自然也知道王家屛生了同情之心,心想,你呀,可莫要小瞧了这小子。

    忽闻后面一人大声道:“什么叫做无奈之下?说得好像有人逼你承认似得,你别以为大家不知道,平日里都是一些什么人来此,一群男男女女混在一起,成何体统,不是污秽之地又是什么?”

    说话的正是姜应麟。

    后面的士子、书生纷纷点头,只是碍于这里许多长辈在,他们不便开口。

    郭淡忙大声嚷道:“草民可真是冤枉啊,草民方才指的是成本问题,是因为钱,草民才换上那块招牌的,至于这里是不是污秽之地,这里这么多大人,草民一介商人,可是不敢妄下论断。”

    姜应鳞顿时一脸尴尬,只觉自己太着急了一点,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见到郭淡就是一肚子火。

    申时行打个圆场道:“这不来也来了,不妨就进去看看吧。各位请。”

    “请。”

    一行人入得园内。

    这一次画展,郭淡也没有想过要别出心裁,不但没有想过,而且还很敷衍,七天来,他就来过一回,也就是吩咐人,将以前画册中的原画放园里面一放,剩下的,你们爱咋地咋地。

    所以放在最前面的还是那幅风华绝代。

    那些书生、士子哪都不看,目光就盯着那凸起的两点。

    就凭这两点,你不yinhui谁yinhui?

    个个都是摩拳擦掌,仿佛要将郭淡生吞活剥了,如今郭淡就一个人,面对这多人,而且都是文坛中的泰山北斗,哪怕是诸葛村夫在世,也不可能辩得过。

    现在他们都已经没有考虑输赢问题,而是在考虑,怎么赢,这小子恁地可恶,必须得用尽各种姿势来羞辱他。

    “听闻此画乃是朱家小子所画?”

    一个老者突然开口问道。

    此人姓韦,名休道,乃是东阁大学士,但是他并没有兼任六部尚书,权力是远不如申时行他们,是在内阁的外圈,但名望却是非常高,朝中不少大臣都是他的学生,当得上“德高望重”四个字。

    郭淡赶忙答道:“回这位大人的话,此画正是朱公子所画。”

    韦休道稍稍点头,向旁边一位年轻与其相当的老者问道:“杨兄,听闻这朱家小子也不过弱冠之际。”

    那姓杨的老者微笑的点点头。

    此人名叫杨铭深,乃文华殿大学士。

    韦休道抚须感慨道:“想不到朱家小子如此年纪,便拥有这般精湛的画技,唉吾辈老矣啊!”

    杨铭深呵呵笑道:“韦兄说得是呀,这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咱们也不得不服老啊!”

    这两个老头一唱一和的,却不知后面多少人咬着自己的舌头。

    数百书生无不震惊的看着他们两个。

    这不对劲啊!

    说好的批斗大会,怎么变成夸赞大会。

    难道用的反讽手段?

    不像啊!

    姜应鳞顾不得尊卑有序,抢步上前来,先是躬身一礼,然后不可思议的问道:“下官冒昧问一句,这幅画作入得了二位大学士的法眼?”

    “入得,入得。”

    韦休道摆手呵呵笑道:“老夫远不及也!”

    姜应鳞当即就傻眼了。

    这俩老头是假的吧?

    然而更假的还在后面。

    一位微胖的长者上前来,道:“要老夫说呀,这一幅风华绝代,可真是画出我大明独缺的一美啊。妙哉!妙哉!哈哈!”

    郭淡听罢,十分崇拜看着这位微胖的老者,独缺的一美,哇你老人家还真是能侃,哎哟,这读书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我改日也得去翻翻书,陶冶下自己的情与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