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一百八十二章 稳赚不赔

    继上次册封大典之后,郭淡是再一次打破万历的金钱观,原来最花钱的建设是能够赚钱的,这真是不可思议。

    倘若是旁人说这话,万历估计就会砍了他,这等胡话也说得出口,当朕弱智么。

    可换成是郭淡的话,万历就变得非常期待,因为上回册封大典,郭淡是真得做到了盈利,并且还赚了几十万两,弄得他当时都想再册封几个妃子。

    但话说回来,那事只能干一回,那些富商也不能天天去光宗耀祖。

    看来今后在皇帝面前,还是少用夸张句,只要他TM得利,他就一定会当真的,比无赖还无赖。不过,他若不这样,那我就没有什么混的。郭淡心里嘀咕着,又问道:“陛下,不知上回那事,您考虑的这么样?”

    万历错愕道:“什么事?”

    郭淡道:“就是陛下去不去参加马赛的开幕式?”

    “这事啊!”

    万历皱了皱眉,道:“朕就不去了,以免那些言官御史又嚼舌根子。”

    自正德以后,这些大臣们都是想尽各种办法,不让皇帝随便出宫,因为正德实在是玩得太疯狂了一点,没谁受得了,再加上万历自己也是一个肥宅,索性不去了,大不了就少赚一点。

    郭淡也不敢勉强万历,而且这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道:“卑职知道了。”

    万历又问道:“对了,你这赌马是怎么个玩法?这赌钱可是有输有赢的,不会输吧。”

    “陛下请放心,稳赚不赔。”

    郭淡赶忙拍胸脯保证道。

    万历眼中一亮,道:“如何个稳赚不赔法?”

    郭淡立刻跟万历解释了一遍。

    关于赌法,他也没有另立新意,就是将后世的玩法拿了过来,只不过简单化。

    暂时只开两个奖池。

    第一,就是赌头马,就是赌谁跑第一。

    第二,就是赌前三名,不分排位的。

    这两个奖池是分开来算的。

    比如赌头马,下注的总金额是一千两,赌中头马的金额是25两,就是一千两除以25两,赔率就是一赔40。

    但是总金额是要扣除百分之十五手续费。

    “这还挺复杂的。”万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这种玩法,朕即便去了,也没法多赚什么钱。”

    郭淡笑道:“若是陛下去了,那卑职就可以暗中操作,当所有人都看好陛下的马,其它马的赔率肯定就非常高,卑职敢保证,奖池中七成的钱都是咱们的,而且陛下若是去了,下注的人也肯定也非常多。”

    当庄家知道大家都看好同一匹马,而这匹就是庄家的马,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钱,稍微操作一下便可。

    “对呀!”

    万历面色一喜,旋即摇摇头道:“还是算了,等将来玩的人多了,朕再去吧。”

    您这是要割韭菜的节奏?怎么都一个德行。

    郭淡腆着笑脸道:“陛下英明。”

    万历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咳一声:“朕还觉得一成多的手续费,未免太少了一点,你当初还说要搞慈善,干脆就提到三成,你看如何?”

    三成的手续费?您这不是割韭菜,而是要挖根啊。郭淡道:“陛下,这赌马讲究的是细水长流,只有奖池里面的金额越多,吸引的人就越多,这一成多可也不少了,其实具体盈收,还没有这么多,因为还得交税。”

    万历惊呼道:“还得交税?”

    据他所知,赌坊可都不交税的,凭什么我就要交,税是要进国库,一直以来,都是他从国库捞钱,如今等于是将他的钱放到国库去,然后他再从国库捞到自己钱袋里面来,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不不交吗?”郭淡有点懵,您是不是我大明的皇帝啊!

    万历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战术咳了两声,道:“朕的意思是,都已经拿了三成出来做慈善,这税当然也包括在里面。”

    这样也行?拿着本该交给朝廷的税,去做慈善,到底这慈善是谁在做。郭淡嘿嘿道:“卑职倒是无所谓,只要陛下您下一道旨。”

    万历道:“你先让兴安伯上奏说明此事!”

    当初商量好的,找徐梦晹来,就是让他来背锅的呀!

    郭淡都觉得这有些太过分了,徐梦晹不见得会答应,道:“陛下,卑职觉得交点税也无妨,至少可以给予朝廷打击其它赌坊的一个理由,他们可是不交税的,只要那些赌坊都被查封了,那些人不都来玩赌马了,咱们就赚得更多,朝廷也赚得更多,那些大臣自然也就不好再饶舌。”

    万历点点头,他也怕那些言官饶舌,于是道:“言之有理,就这么办吧。”

    万历相信郭淡能够利用建设赚钱,但是其他人可不相信,这里面百分之百有猫腻。

    虽然上回言官御史们都表示支持郭淡,但那是因为他们不想马政落入内阁手中,不代表他们认可了郭淡,其实他们一直都还是盯着这事的。

    故此当他们得知郭淡拿十万两出来,建设牧场后,二话不说,直接上书内阁,要求审查此事,就连商人都认为郭淡肯定是借此事,从太仆寺捞钱,更何况他们这些老司机。

    确实,这个价钱实在是太离谱了一点,那些言官御史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郭淡当初敢夸下海口,敢情你是要借此从朝廷捞钱,这种路数,可都已经被那些贪官给用烂了,焉能瞒得过我们。

    申时行看着这些奏章之后,也不敢怠慢,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他还是非常谨慎,没有立刻告知皇帝,亲自去到太仆寺,找到徐梦晹,询问此事。

    “不错,郭淡前些天,的确向太仆寺申请拨款三万两。”

    徐梦晹非常坦然的点点头。

    三万两,这数目对了,郭淡与陈平的头期契约也是三万两。

    申时行皱眉道:“那你可有拨给他?”

    徐梦晹道:“目前还在审查之中,但是我觉得他的申请条件合情合理,若无意外,太仆寺应该会拨给他的。”

    “合情合理?”

    申时行神色不悦道:“我倒是愿闻其详。”

    徐梦晹道:“申首辅应该也知道那十个牧场,都是年久失修,从马厩到仓库,都破损的非常厉害,都得修葺,甚至于重建。

    除此之外,郭淡当初承诺养五千匹马,这就还得建设许多新的马厩和房屋。而根据我们之间签订的协议,我们给予他的是个设备完善的牧场,这些钱理应是我们出。”

    申时行皱眉想了想,隐隐记得好像是有这么一条,只是当时审查的时候,并无人在意这一条,因为大家觉得这很正常,总不能在契约上写上,承包十个废旧的牧场给他吧,朝廷就不要面子了么,就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坑。

    “但是也用不着十万两这么多吧。”申时行道。

    徐梦晹错愕道:“什么十万两,郭淡申请的款项,只有三万两,没有十万两。”

    申时行道:“可是外界传闻,郭淡将花十万两来重建牧场和建设赛马场。”

    徐梦晹摇摇头道:“这我可就不清楚了,我太仆寺只是收到三万两的申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申时行皱了皱眉,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真不好说什么,那是郭淡与陈平之间的契约,人家愿意花十万两,二十万两,那是人家的事,他们管不着,郭淡在朝廷这边只是申请三万两的款项,如此要调查,未免有些为时过早,但他还是叮嘱道:“兴安伯,此事许多人都在关注,你可得谨慎啊!”

    徐梦晹点头道:“多谢申首辅关心,我会慎重处理的。”

    申时行点点头,又与徐梦晹聊得几句,便离开了。

    三万两的款项申请,就不是很多,毕竟修建十个大牧场,再加上本就该拨给郭淡的款项.这就真的不算很多。

    徐梦晹亲自送申时行至门口,待他回到屋内时,只见屋中多出一人来,正在那里悠哉悠哉的品着香茗,不是郭淡是谁。

    看到这小子还如此悠闲,徐梦晹嘴角就直抽抽,道:“我说你小子究竟在干什么,人家做这种事,可是生怕别人误会,处处避嫌,可你小子倒好,还故意制造这些迷雾,搞得人人都以为我们狼狈为奸。”

    说到后面,语气中夹带着三分怨气。

    郭淡笑道:“伯爷,即便我们光明正大的交易,难道他们就不会这么认为了么?”

    徐梦晹愣了下,道:“所以你就让他们更加怀疑,这是甚么道理。”

    郭淡笑道:“伯爷何不这么想,这事咱们都是清清白白的,让他们查,咱们也不怕,还可以消耗他们的精力,免得跟无头苍蝇似得乱撞,万一撞出个什么来,那可就得不偿失。”

    徐梦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话虽如此,可是你这么做,除了麻烦之外,可什么都得不到。”

    郭淡笑道:“伯爷,做买卖本就是麻烦事,没有麻烦就没有利益瓜葛。”

    徐梦晹见郭淡不愿道出其中缘由,知道也难以问出来,于是道:“你方才也看见了,这消息一出来,首辅就立刻找上门来,可见他们都盯着这事的,这可不完全是买卖,你若用买卖的手段来做这事,只怕是不行的。”

    郭淡点点头,虚心道:“这我知道,这也是我不足的地方,在这方面,只能依靠伯爷。”

    “别别别,这话你可别说习惯了,老夫可最怕卷入这种事,若非如此……。”

    徐梦晹突然嘴一闭,稍显有些尴尬,他本想说自己就是为了避开朝中争斗,故此才举荐他给万历,咳得两声,转移话题道:“近日荣儿天天在外面与人比试骑术,我听说也是你安排的?”

    郭淡点点头道:“这我承认,我不过是想做做宣传,诱使他们都来参加马赛。”

    徐梦晹道:“那你也没有必要让荣儿去做这事。”

    谁你孙子生得一张嘲讽脸,让他去,效果最佳。郭淡叹道:“伯爷明鉴,我本来是安排关小杰和刘荩谋去的,是小伯爷主动要求得,他非常希望能够为伯爷您分忧,是他的这一番孝心是深深打动了我,我才让他去的。”

    徐梦晹虽然不信他这鬼话,但心里稍有欣慰,这个孙子虽然比较顽劣,但是孝心还是没得说,道:“荣儿的性格,你也知道,这事你可得看着一点,莫要闯出祸来。”

    郭淡点点头道:“伯爷请放心,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

    ……

    马上就有消息传出,证实郭淡的确从太仆寺申请三万两的款项,虽然也有声音说,一共才三万两,还不完全是建设的费用,没有十万两。

    但是鬼信啊。

    因为人性都喜欢往阴谋论方向去想,尤其涉及到这么大的金额,大家都认定这里面就是官商狼狈为奸,权财交易,而且,陈平那边都已经开始动工了,拿了这么多钱,干活的自然也很爽快。

    这十万两的金额可算是实锤了。

    这天价契约立刻传得是沸沸扬扬。

    修几个牧场花十万两,这简直太恐怖了。

    而那边马价上涨,与马有关的一切也都在涨。

    这也引起大家的议论纷纷,如今大家都知道,这是因为郭淡在大肆购买马匹。

    其实郭淡也就买了几回,没有买多少马,但是马市确实变得热闹起来。

    这还是因为徐继荣、关小杰他们到处挑衅,与人比试骑术,还派出家将,大家在议论这事的时候,自然也会谈到骑术,这在公子党中引起了一股新潮,他们自然也就会去马市逛逛,这又使得更多的马贩来京。

    而这些消息都是围绕着一件事,就是马赛。

    是越炒越热。

    没过几日,马赛就变得家喻户晓。

    PS:这回可真算是吃到教训,以前我都是有存稿才出门的,但是去了几次,我发现大多数作者都没存稿,导致我也以为我也能够跟其他作者一样,在火车上码字,在飞机上码字,在候机室码字,这样一举两得,但事实证明,我根本做不到,火车码一千字,至少删八百字,飞机上根本就码不了,都不知道如何下笔。

    即便是在房间内,也得赶时间,因为得参加集体活动,趁机向那些大神偷师。

    实话实说,这几天的章节,我自己都不是很满意,我当时都在权衡,要不干脆断更,等回家再码字,但是我担心一旦开始断更,后面就会总是找借口断更,这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这几天的章节,尽量都在主线上,细节上就没有怎么去琢磨,其实细节和配角是最难写的,是最花精力的,主线是早就设计好的。

    当然,这个是没得辩的,都是我的错,绝不会再有下一次。

    今天我已经回到家了,休息一下,从明天开始就恢复两更,明天时间更新的时间定为下午五点和晚上八点,因为我怕自己睡过头,这不是没有诚意,而是我要存稿,没有存稿太难受了,等我存了几章稿,我就争取每天更新三更,这样心里有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