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三百六十二章 你条单身狗

    标准身材?

    徐姑姑直接站起身来,怫然不悦道:“你若再这般胡说八道,那你还是请回吧。”

    “别呀!”

    郭淡双手一张,一脸淡定地笑道:“我并未胡说八道,我可是非常认真的,因为我觉得两个志同道合之辈,就是那么一个简单的理由,便能够促成一段流芳万古的佳话,而女才男貌就是这个简单的理由。”

    “志同道合?”

    徐姑姑斜目瞥向郭淡,问道:“我与你?”

    “嗯。”

    郭淡非常肯定的点点头。

    徐姑姑笑了,真可谓是一笑百媚,摇摇头道:“我真不知道我们之间有哪点可以称得上志同道合?”

    “梦想。”

    郭淡笑道:“我们都是心怀梦想之人,但可惜你是个女人,而我是个商人,卑微的地位,令我们得梦想变得遥不可及,光凭这一点,就足以令我们携手共进。”

    徐姑姑微微蹙眉,沉吟少许,问道:“梦想?什么梦想?”

    郭淡道:“居士可还记得,知行合一和脑屁合一之争吗?”

    徐姑姑没有做声。

    粗鄙之言。

    郭淡又继续道:“居士身为女人,却没有选择其他女人一样,嫁夫从夫,相夫教子,而是四处与人论道,谈及天下大事,这足以证明居士与男人一样,是心怀抱负的,但可惜居士是个女人,纵使心怀抱负,也是无法实现的,你连考取童生得资格可都没有。”

    徐姑姑眼中闪过一抹怒气,但却缓缓坐了下来,道:“就算你说得很对,可我为何要选择与一个跟地位卑微且无耻奸诈的商人合作?”

    你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郭淡笑道:“你倒是想去找申首辅合作,可人家看得上你吗?且不说人家的学识、见识、才智皆胜于你,要知道在朝中大臣的眼里,这女人连桌面都上不了。”

    徐姑姑轻蔑一笑:“你未免也太小觑天下人,可不是人人都如你想得一样,那些迂腐得人,不过只是少数而已。”

    郭淡耸耸肩道:“也许真有人欣赏你的才华,但他们皆无法为你圆梦。”

    徐姑姑哦了一声:“愿闻其详?”

    郭淡笑道:“因为他们皆是朝中人,只要身在朝中,就要谨守朝中的规章制度,谨守人伦礼法,绝不会做出出格的行为,而我不同,我不在朝中,我也不尊礼法。

    但,这只是其一。

    其二,为什么三顾茅庐的是刘关张,而非是雄踞北方得曹操,亦非是割据江南的孙权,那是因为曹操身边有荀彧、郭嘉,而孙权身边有周瑜、鲁肃。他们都不缺孔明,反之,对于孔明亦是如此。

    居士恁地聪明,应该知道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的区别吧。”

    徐姑姑莞尔道:“你说得不无道理,但我想孔明宁可在家务农,也不会帮你去做买卖,并不是只有大丈夫才可以有所为,有所不为,女人亦可如此。”

    郭淡突然问道:“不知居士可认识一个名叫徐光启得人?”

    徐姑姑稍一沉吟,摇摇头道:“不认识。”

    “不认识也没有关系。”郭淡笑道:“他是江南的一个秀才,我不知道他的梦想是什么,也许是科举高中,但肯定不是帮我赚钱,不过他现在也在卫辉府帮我做事,而他帮我做事,也为了实现他的梦想,而不是为了实现我的梦想。

    我觉得居士也是如此,居士需要的不是一个商人,而是可以施展自己才华得舞台,天下间,唯有一诺牙行可以给你提供这个舞台。”

    “是吗?”

    徐姑姑笑道。

    女人终究是女人,明明就很想要,嘴上却偏偏说不要。郭淡笑道:“若非如此,居士又岂会帮我这个嘴贱至极得商人。”

    徐姑姑不免想起第一回与郭淡见面的场景,哼道:“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

    郭淡笑道:“若不知己,又谈何知人?”

    徐姑姑轻笑道:“看来你此番前来,是胸有成竹啊!”

    郭淡道:“如果没有信心,我当然不会来,但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也是能够接受失败的。不过我认为,也许我们的梦想不一样,但我们一定都是有梦想,却又被束缚得人,不管我们做什么,都会被人指着鼻子骂。如果居士认为志同道合不恰当,那么说是同病相怜,应该没错吧。”

    徐姑姑轻轻摇头道:“但我认为志同道合要更为重要,否则的话,是不可能成功的。”

    郭淡摇摇头道:“我并不这么认为,与我合作的人,也不一定个个都与我志同道合,但也取得过成功,不说远了,就说我和居士,曾也有过合作,并且成功了。

    所以,我更加认同好聚好散,也许在某一刻,我们有着共同的利益或者敌人,那我们就可以合作,如果下一刻我们失去了共同的利益和敌人,那就散伙呗,我又不是要结为夫妇,非得去厮守一生。”

    徐姑姑沉吟少许,道:“你倒是挺洒脱得。”

    郭淡摇摇头道:“这不是洒脱,而是我知道,这强扭的瓜不甜。我不希望居士认为我是来乞求居士帮忙,我更希望居士认为我是怀以诚意来寻求合作的,我们从彼此身上各取所需。”

    徐姑姑问道:“这就是商人?”

    郭淡点头道:“是的。如果我说我为了你,愿意心怀天下,你也不会相信,如果你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但是不要觉得现在是我有求于你,所以我该让得更多一些,因为事实也并非如此。”

    徐姑姑道:“可我以为事实就是如此。”

    郭淡笑道:“如居士这般聪明,且隐于世的智者,我想天下间一定还有不少,总能让我逮着一个,但是如我这样承包一个州府的商人,自古以来也未曾出现过。”

    徐姑姑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三番四次来请我去帮你?”

    郭淡道:“因为你更需要我。”

    徐姑姑微微蹙眉,沉默半响,道:“是因为我去找涴纱,才让你这么觉得的吗?”

    “是,但也不全是,这事倒是提醒了我。”郭淡道:“但即便你之前没有去找我夫人,我的态度也会如此,我不是刘备,我是一个商人,我只会对金钱摇尾乞怜。”

    徐姑姑凝眉道:“但这恰恰是我的疑虑,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请我,但我不知道我可以从你那里得到什么。”

    “这得看你的本事。”

    郭淡笑道:“你可以尝试着说服我,走在你想我走得道路,毕竟在政治方面,我远不是你的对手,在这方面,我也是挺好骗的,我相信你已经有所行动,并且取得成功,这就是我们合作的契机。”

    徐姑姑苦笑道:“看来我还真是小觑了你,我原以为今日的交谈,我可以得到更多。”

    她其实已经打算去牙行,但她这般扭捏,可不是为了矫情,而她希望郭淡能够给予她更多,可惜结果令她失望。

    原因就是郭淡太清楚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郭淡似笑非笑道:“可我感觉我直到现在可能还是低估了你,因为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多少。”

    徐姑姑对此只是莞尔一笑,然后转移话题道:“好吧,我可以答应去牙行帮忙,但是我不会跟你签订任何契约,契约可不会令我们好聚好散的,我也不是你的下属。”

    郭淡面色严肃的问道:“那我要不要支付你酬劳?”

    “当然要。”

    徐姑姑道:“你每年必须捐献一百两给云霞观。”

    郭淡呵呵道:“不瞒你说,这可真是我听过最合情合理的条件。”

    “你可以不答应。”

    “我当然答应。”郭淡点点头,充满自信道:“我向来就不是以金钱服人,而是以人格魅力。”

    徐姑姑一翻白眼,都懒得看他。

    郭淡道:“我也有个条件。”

    徐姑姑斜目看向他。

    郭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徐姑姑稍稍一愣,疑惑的看着郭淡。

    郭淡郁闷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们牙行到底是有规矩得,你去牙行是要登记的,而且这个国家也是有规矩的,若有朝一日,官府派人来询问,我连你的名字都说不出,你不觉得这很尴尬吗?你到底不是叫易安居士,可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无思居士是谁?”

    徐姑姑剜了他一眼,道:“你说这些作甚,我只是疑惑你竟然连我的名字都没有问清楚,就敢来这里游说我。”

    “!”

    郭淡顿时一脸窘迫,讪讪道:“失误,失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我叫徐凤萝。”

    “徐凤萝?”

    郭淡一脸八卦道:“这是伯爷取得吗?”

    徐凤萝道:“这与你何干?”

    郭淡哦了一声:“我想我可能高估了伯爷得才华。”

    徐凤萝冷笑道:“我也知道你爹为什么一辈子都考不上进士。”

    这么犀利,看来这是她的真面目,也对,若她性格恬淡,我们也不可能合作。郭淡稍稍一愣,旋即笑道:“看来我的底细,你已经调查的非常清楚。”

    徐凤萝突然皱了下眉头,道:“不过有一点我倒是非常好奇,你去年的那番转变,实在是太诡异,就好似变了一个人。”

    “这都是因为爱情,不过你是不会懂的。”郭淡心里默默补充一句,你条单身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