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一群贱骨头

    跟一个道姑讨论爱情,这更像似一句不太礼貌的告辞。

    事实也是如此,郭淡是再一次灰溜溜的被赶下山去。

    而他也只不过第二次来到这里。

    但话说回来,他两次来这里,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他终于将徐姑姑招揽去牙行。

    由于没有契约,倒也不能说是上下关系,但要说是合作,其实也不太合适,最贴切得应该是抱团取暖。

    他们两个,一个是商人,一个是女人,若想干出一些超出自己地位的事,那绝对会被人虐的体无完肤,就犹如那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可惜他们又都不是安分的主,谁也不愿意甘当咸鱼。

    他们的合作其实是充满着辛酸和无奈。

    就目前来说,他们除了彼此,还真的很难找到第二个合作伙伴。

    即便是那大名知府程归时,也并非是真心要与郭淡合作,他只是在拿郭淡没有办法之后,想占一点便宜,挽回一点损失而已。

    就连郭淡自己也都知道,一旦自己不能给大名府输出利益,对方立刻翻脸,将他当做落水狗一般痛踩。

    这就是残酷得现实。

    而徐姑姑不提也罢,女人可是连桌面都上不了,除了生孩子,还能干什么

    .

    一诺牙行。

    “夫君,怎么样?”

    郭淡刚刚回到办公室,早就在此等候得寇涴纱便迎上前来,一脸期待的问道。

    郭淡以一个华丽丽地转身回答了寇涴纱。

    寇涴纱疑惑道:“什么意思?”

    郭淡自信地笑道:“夫君我打扮的这么帅,焉有失败的可能。”

    寇涴纱好气好笑的看他一眼:“你少在这里瞎说,大姐姐可不会在乎这些的,你快些告诉我,大姐姐到底答应了没?”

    郭淡哼道:“可不是每个女人都如你一样,不以貌取人,她已经答应来我们牙行。”

    “当真?”

    寇涴纱激动道。

    郭淡纳闷道:“我说夫人,你也真是太不把我当帅哥了,来了这么一个大美人,你竟然这般高兴,连一点担忧都没有。”

    寇涴纱闻言,不禁微微蹙眉,正色道:“夫君,大姐姐是我的恩师,若没有她当初得细心教导,我也不可能有今日,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她,就当是为了我也好,我可不喜欢你这么说她。”

    郭淡见她神情严肃,当即讪讪道:“你知道我的性格,我这么说,不代表不尊重,我只是习惯而已。”

    他毕竟不是土生土长得明朝人,那一套礼法,他还真是习惯不来。

    寇涴纱道:“可是大姐姐乃是名门望族,身份高贵,你这番油腔滑调,她可不会喜欢得。”

    郭淡道:“不瞒夫人,她其实已经习惯了,我答应夫人,我会尽量注意得,但是你也知道,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时候,我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寇涴纱也知道郭淡的个性,连寇守信的玩笑都敢开,他能够答应自己尽量注意,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不能再强求,稍稍点了下头,与郭淡并肩坐在沙发上后,她又好奇道:“不过我还是无法理解,以大姐姐的性格,怎么可能会答应来牙行帮忙?”

    郭淡笑道:“夫人,你当真了解她么?”

    寇涴纱微微一愣,旋即低眉思索半响,然后苦笑地摇摇头,道:“其实我还真不了解大姐姐。”

    郭淡轻轻揽着她道:“别慌,我与你一样,也不是很了解她,但是我想她学得一生本事,可不是为了在道观里面空度余生,她需要一个可以施展自己才华的地方,但是朝中肯定没有她的席位,而如今我们牙行倒是可以给她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平台。”

    “我们牙行?”

    寇涴纱疑惑看向郭淡。

    郭淡笑道:“可别小看我们牙行,如今我们牙行可是承包着一个州府。”

    寇涴纱猛地一怔,立刻反应过来。

    郭淡又道:“而我请她来,也是这个原因,毕竟我们夫妇都年少无知,懵懂单纯,不知那朝中险恶,需要这么一个人来帮我们分析这中间得问题。”

    年少无知?懵懂单纯?寇涴纱斜目瞥着郭淡。

    郭淡道:“你为何这么看着我?”

    寇涴纱立刻将目光转移开,摇摇头道:“没什么。”说着,她便立刻转移话题道:“那不知夫君打算让大姐姐担任什么职位?”

    “秘书。”

    郭淡半开玩笑地笑道:“我本人得专用秘书。”

    “专用秘书?”寇涴纱稍一沉吟,然后轻轻点头:“这么安排倒是合理,其实在买卖上,我想大姐姐也不及夫君你,但她可以帮助夫君你应付朝中之事。”

    郭淡听她一本正经得分析着,是一语不发,神色郁闷地看着她。

    寇涴纱也注意到郭淡眼神,好奇道:“你为何这般看着我?”

    郭淡郁闷道:“我真的觉得夫人你可能低估了我的魅力。”

    “你又来了。”寇涴纱稍稍一翻白眼。

    “我这回是认真的。”郭淡一本正经道:“我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对此感到不开心得。”

    寇涴纱笑道:“夫君,大姐姐是何等出身,她再怎么也不会看上一个有妇之夫的,我反倒是担心外面会传一些流言蜚语,影响大姐姐的名誉。”

    说到后面,她眉宇间透着些许担忧。

    这个傻妞!郭淡也不知是该感到幸福,还是悲哀,笑道:“我这是开玩笑的,她不会担任任何职位,甚至都不会跟我们牙行签任何契约,她只是答应来我们牙行帮忙,不过我们每年得捐赠一百两给云霞观。”

    寇涴纱稍稍点头道:“能够请到大姐姐帮忙,这点点钱,可真是不值一提。”

    郭淡听得一阵郁闷,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钱庄那边的事安排的在怎么样?”

    寇涴纱一怔,忙道:“目前来说,还算是比较顺利。”

    郭淡道:“但是也得加快一点,我们必须要赶在二月钱,在卫辉府与京城之间开通存取业务,如此就不需要将银子运送回京城,直接可以就地兑换。”

    寇涴纱闻言,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对了!这几日应该是卫辉府的缴税时期。”

    “对啊!”

    郭淡点点头。

    寇涴纱道:“可夫君你似乎一点也不担忧。”

    郭淡道:“这有什么好担忧的,当初可都已经说好了。”

    寇涴纱哭笑不得道:“你这还只是说好,朝廷那边可都是明文规定的,可是每年也有不少人偷税偷税。”

    郭淡笑呵呵道:“夫人,这人与人之间还是要有最基本的信任,大家都是成年人,哪还需要天天盯着,我相信他们都会如数缴税的。”

    寇涴纱只是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这交税历来就是封建王朝最大的事。

    每个官员都为了收税,伤透脑筋,哪里像郭淡这样,都不提这事。

    而且,除了郭淡不在,周丰他们这些大富商也都不在卫辉府,好像大家都真没有当回事。

    卫辉府。

    此时此刻的卫辉府,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税务院。

    天才蒙蒙亮时,税务院的门口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只见一车车银两就堆在街上,这时候谁要来抢劫,可真是耗子进了米仓。

    可惜只有围观得人,没有抢劫的人。

    好不容易挨到开门,但是半天才缴清一批的效率,令那些在街上排队的人是大为恼火,这大冷天站在街上吹北风,可真是要了亲命。

    “我说你们能不能快点,我都站在这里排了快两个时辰了。”

    一个管家的打扮的男人不耐烦地嚷嚷道。

    税务员门口站着管事的人道:“你嚷什么嚷,我们难道就不想快么,可要是算错了账,你来垫这钱?”

    那管家怒道:“老子可是来缴税的,你还这么跟我说话。”

    那人立刻回怼道:“难道就你一个人是来缴税的?你爱来不来,谁稀罕了。”

    这快节奏的生活,令大家都变得非常暴躁,如今大家都有很多事要做,哪有功夫在这里耗费时间和精力。

    “嘿我你们有本事你们就别罚我的钱,你看我来不来。”那管家气得都快疯过去了,花钱找骂,老子是生的贱么?

    那人呵呵两声,“真是抱歉,查税得事可不归我管。”

    这时,中间一些人站出来拉着他们。

    如今谁都不容易啊!

    而这一幕却令对面酒楼上的两位老者看得是五味杂陈啊!

    这二位老者可不是别人,正是内阁大学士王家屏和户部尚书宋纁。

    朝中大臣都研究过卫辉府的税收制度,他们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这心里却是不太相信,因为根据卫辉府的制度,是要自己主动去计算税,去缴税的,郭淡可不会派任何一个人去收税,去帮他们统计,而理由就是没钱,请不起人。

    他甚至还告知大家,卫辉府是没有官府的,任何人跑去你家收税的都是骗子,一定自己亲自去税务部缴税。

    但是这怎么可能?

    我们收都收不上税,你还不派人去收,让大家自觉缴税,你要真收上来,那我们还活吗?

    他们是带着满朝文武的疑问,赶来这里,瞧个究竟。

    然而,卫辉府的人缴税的积极性真是令人不敢相信。

    王家屏叹了口气,又看向宋纁道:“不知宋尚书如何看?”

    宋纁直摇头道:“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郭淡是不是会一些仙法?”

    堂堂户部尚书竟然说出这等鬼话,王家屏不禁苦笑的摇摇头。

    宋纁又向王家屏拱手问道:“宋某愚钝,还请王大学士告知。”

    王家屏思忖少许,道:“我想可能是他们都知道,如果不缴税的话,郭淡就真得会罚得他们倾家荡产。”

    宋纁听得是哑然无语。

    这原因说出来,更是令人尴尬。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而整个大明却没有一个州府可以做到。

    然而,他们可不是唯一来到这里的官员。

    过得一会儿,一辆马车缓缓从税务院门前经过。

    这车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彰德府的知府刘诰与通判王勋。

    “大人,你看,那个身着蓝衣得中年男子就是薛舫家的管家。”

    王勋掀开窗帘的一角,指着队伍中的一人道:“他们薛家一直都是卫辉府的名门望族,自嘉靖以来几乎就没有缴过税。”

    刘诰听罢,是怒容满面道:“真是岂有此理,他们这些大地主可真是欺善怕恶,据说当初那何韬光都快给他们跪下,希望他们拿点钱出来分担一下百姓的负担,可他们中就没有一个人愿意拿粮食出来,如今倒是好了,自个上门缴税,可真是一群贱骨头。”

    这商人缴税也就罢了,毕竟郭淡是他们的头,得给头一些排面,但是这些大地主也都跑来缴税,这就令刘诰他们感到很是郁闷,我们捍卫得是你们的利益,结果你们自己却如此下贱,这真是太气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