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四百四十五章 肥宅的软肋

    其实朱立枝一直以来都跟刘荩谋狼狈为奸,他们一个是落魄公子,一个是庶子,以前是穷得要命,还是卖春宫画起家,那时候二人就玩过这一招。

    当然,朱立枝之所以纵容刘荩谋搞PY交易,金钱只是其次,主要还是他需要刘荩谋帮他解决一些画画之外得问题,他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

    就需要刘荩谋去周旋,不管是收钱也好,卖屁股也罢,反正都由他来处理。

    而郭淡也比较欣慰的,毕竟五条枪已经不再依赖自己,在他回来之前,就已经做好宣传的准备,只是由他来定夺。

    这对于郭淡而言,可真是胜过一切。

    他以前是生活在一个经济发达的高度社会下,他不需要忙这忙那,他只需要集中精力完成收购或者出售就行了,其它的问题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但是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需要他自己去搞,这令他有些首尾难顾,尤其是如今这盘子越做越大,他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希望其他商人都发展好,提供更多的技术,可以帮他节省精力。

    而在看过五条枪制定的宣传计划后,郭淡终于褪去穿越者的光环,这一次得宣传画已经充分体现出他的业余。

    他除了欣赏之外,再也提不出什么意见。

    就说画画,关于这画技,可是他教给朱立枝的,但是朱立枝却凭此成画坛的天皇巨星,而且还是最赚钱的画家,是前无古人,已经没人记得这其实郭淡创造的,完全就是属于朱立枝的荣耀,也成为他的标志。

    但是郭淡不但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还觉得这是应该的,他本来就没有这天赋,朱立枝不但天赋高,并且对于画画有一种狂热,他的成功是理所当然的。

    而五条枪也成为当今世上,技术最为专业的作坊,毫不夸张的说,每一道工序,都已经超出整个时代一个等级。

    这就是因为五条枪自成立以来,一直垄断整个行业,赚得是盆满钵满,导致大量优秀的画师和工匠都来到这里,他们的技术不断融合,五条枪自然就变得更强大。

    “看来我今后可以少来这里了。”

    郭淡非常幸福得摇摇头,关于这一块,他终于可以躺着挣钱,他也决定放手,将这一笔买卖当成是一种投资。

    刘荩谋鄙夷道:“你以前经常来吗?”

    郭淡尴尬的瞟了他一眼,目光突然锁定在一个书柜上,“这是什么?”

    他走上前去,凝目看去,念道:“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印刷书籍了?”

    刘荩谋诧异地看着郭淡,道:“这不都是因为你吗?之前是你让我们印刷一些关于启蒙教育的书籍,后来你又要在卫辉府搞杂书馆,但是关小杰又不愿意让卫辉府的五条枪接着一笔买卖,故此也就放在这边印刷,咱们这里现在是什么都印。”

    关小杰比较喜欢人体艺术,那边的五条枪除了一些宣传之外,全部都是印那种画册,并且大赚,都已经不知道卖到哪里去呢,故此关小杰将杂书馆的业务就直接扔回京城,哥像似一个看书得人吗?

    “对哦!你不说我还都忘记了。”

    郭淡点点头,但其实根本就不是忘记,而是完全不知道,他不是神,还关注每个细节,我只看盈亏,要是出现亏损,他就会过来问问,拿下一本《三国演义》,看了看封面,已经告别蓝皮面,而是彩绘,非常精美,毕竟五条枪就是凭此起家的,他们是想尽一切办法用上图案,上部画着刘备、操场、孙权,下部画得是司马懿和诸葛亮,就没有一个武将,也可见当代的风气,顺口问道:“卖得怎么样?”

    “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刘荩谋道:“就这三套书已经成为咱们五条枪的镇店之宝,你知道么,那些小官小吏,平时捞油水,可都不要银子了,就要这书。”

    “真的假的?”

    郭淡惊讶道。

    刘荩谋道:“骗你作甚,这书可是不便宜,任何一套下来可都不低于五两银子。”

    明朝的文化,主要是以文章和作为载体,不再是诗词,这些书本来就火,不该就是没有技术和金钱提供支持,都是那些小作坊,甚至手抄报,质量真是一塌糊涂。

    而五条枪当时是因为卫辉府的分部,分担一部分业务过去,马报也停了,当时就比较闲,但是这么多人得吃饭,刘荩谋就提出干脆印书,反正有成套的工具。

    就开始印这三套,但是五条枪的文化就是走精美路线,追求极致,这一推出就大火,都没有做什么宣传。

    当时就是没事干,才开始印书的。

    郭淡当时一直都忙着开封府的是,都不知道这事。

    如今中下阶层的官员,能够获得一套,都是如获至宝。

    太精美了!

    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精美得。

    而且这可不局限于某一个阶级,是通吃的,百姓看不懂,也可以听书。

    朱翊鏐道:“这可算是世上最贵的书,本王可也买了几套回去。”

    刘荩谋突然道:“小王爷,你上回拿去三套,好像还没付钱。”

    “今儿不巧,没有带钱,改日我让荣弟来帮我给钱。”朱翊鏐是极其无耻的一边甩着腰间的钱袋,一边说道。

    跟他哥哥有的一拼。

    刘荩谋还能说什么。

    MD!一年几万两的租钱,竟然十几两都不愿意付,真够铁的。郭淡鄙视了朱翊鏐一番,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对了,老刘,你待会去安排一下,到时一诺学府要印刷很多书籍,我估计小杰他也不会愿意弄,到时还是放这边印吧。”

    刘荩谋提醒道:“但是这价钱可不便宜。”

    郭淡道:“不管多贵,都给我再加上一成的利润。”

    朱翊鏐惊讶道:“郭淡,你疯了,你若有着闲钱,就不如先帮本王把账给付了。”

    滚!郭淡笑而不答。

    刘荩谋稍一沉吟,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赚那些学府的钱。”

    “有些话可以不说的。”

    郭淡微微使了个眼色,又道:“倘若有空闲的话,咱们也可以先印刷一些八股文,到时一定卖得出去。”

    那些大名士一旦看到一诺学府的教科书这么精美,他们肯定不会甘愿落后于人,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商人,到时也得上这里来订制教科书。

    在五条枪制定完宣传计划后,郭淡又马不停蹄的去往赛马区。

    曾今的荒芜之地,如今已经变成一个小城镇,各式各样,各种材料的建筑物到处林立着,路面的话,小路都是石子路,大路都是石板路,这在古代可是属于高级道路。

    虽然还未开张,但是已经变得非常热闹,大大小小的商家已经在忙着将一些家具、器具搬入店内。

    他们看到郭淡的出现,都是长出一口气,他们觉得这已经拖得太久,不能再拖下去。

    尤其是陈平,他压力是最大的,虽然钱赚了不少,但人也老了不少,他一生中可都没有做过这么大的工程,并且还这么赶,幸亏有不少流民,否则的话,还得往后延几个月,原本还有儿子在旁帮忙,但如今儿子也都跑去开封府那边。

    一番参观之后,郭淡与一群商人来到一片草地上。

    “贤侄,根据信行的调查,马赛的情况可能不容乐观。”

    陈方圆见闲杂人等都已经退去,这才向郭淡言道。

    陈平也道:“是呀!去年的时候,还有不少人议论马赛,期待马赛开赛,但是自私学院一事开始后,大家议论马赛的声音就比较少,似乎都快要被人遗忘了。”

    其余大富商也都面露愁色。

    他们投资这里,不是因为这块地好,这块地要啥没啥,以前都是荒地,完全就是凭借马赛,如果马赛走向衰败,这钱肯定打水漂。

    郭淡笑道:“这是我有意为之。”

    陈方圆问道:“此话怎讲?”

    郭淡道:“古人说得好,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咱们做买卖最稳定的状态,是有起有伏,如果我们天天宣传,不断的制造话题,那反而会让人感到厌烦,沉寂一段时间,然后再来一波给力的宣传,效果是最佳的,到时开张之日,一定会非常火爆的。”

    给力得宣传?

    陈方圆他们自然以为是马报,是画报,是徐继荣。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郭淡这回想要来一次大的,马报的宣传,那都只是基本操作,关键是当今天子,肥宅万历。

    对此,郭淡是有绝对得信心。

    三日后,乾清宫。

    “郭淡,那马赛开幕的日期可有确定?”

    万历问道。

    郭淡闻言,顿时心中一喜,如果万历不去得话,他提都不会提,赶忙道:“回禀陛下,已经确定了,就在这个月二十八。”

    其实还没有定,就在等万历的答复,根据他决定得时间,来确定开幕的日期。

    万历点点头,道:“关于上回你邀请朕前往马赛参加这开赛仪式,朕考虑再三,觉得这一直以来,马赛的事都是你在忙,朕也没有帮你什么,这心里委实过意不去,朕已经决定,届时将会前往马赛区,参与马赛的开张仪式。”

    “此乃卑职分内之事,陛下日理万机,哪敢劳烦陛下,然而,陛下却恁地体谅卑职,卑职真是万分感动,卑职——呜呜呜!”

    郭淡说着说着是情不自禁得掩面而泣,心里却骂道,你特么真会说话,为了妹子就为了妹子,装什么装。

    一旁的张诚也是默默地低头不语。

    万历呵呵道:“你别这样,这本是朕的买卖,朕帮帮忙那也是理所当然的,朕明日就会与皇贵妃一块前往皇家马场,哦,皇贵妃也陪同朕一块参加马赛的开幕仪式。”

    “卑职届时恭候陛下和皇贵妃驾临。”

    从屋内出来后,走过两个廊道,见四下无人,张诚立刻道:“你小子这招可真是够狠的,你别看陛下方才心情好似不错,但那都是装出来的,这几日可是让陛下好生为难。”

    原来郭淡当初请求张诚偷偷在后宫放出消息,说他希望万历能够与皇贵妃参加开幕仪式。

    万历是真不想出宫,但是皇贵妃想。

    这郑氏当上皇贵妃之后,没有机会露面,最多就是在后宫逞威风,无法在世人面前母仪天下,如今可算让她逮着一个机会。

    这几天她是天天跟万历吹枕边风,万历耳根子本就软,再加上那种销魂时刻,一不留神就答应了。

    答应妹子的事,是万万不能反悔得呀。

    没有办法,万历只能答应下来。

    郭淡道:“內相,我这也是为陛下好,想为陛下多赚点钱。”

    “这些就别说了。”张诚摆摆手,道:“这种事就仅此一回,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