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五百六十一章 嘴炮与巴掌

    五条枪一共印了三千份商品报。

    刚刚投入到市场上面,就被哄抢一空。

    而且大家买报纸都不问价钱的。

    先抢到再说。

    虽然只有三千份,但是从宫廷到民间随处可见商品报的影子。

    仿佛发行了几万份。

    这一期商品报必将载入历史。

    因为这是第一份真正意义上,公开、透明且极具专业性的财物报表。

    若是在后世,那是非常枯燥得东西。

    即便股民都不见得会去看。

    倘若认真去看,仔细去分析,那就不是韭菜,而是鳄鱼。

    但是如今在,人人都看得津津有味,这让他们感觉好像是在去窥探别人的隐私。

    财富在古代就是最隐私的东西。

    这是人性使然。

    当他们看到前面的内容时,无不对一诺牙行的实力而感到折服。

    这运营可真是太霸道了。

    同时也让刷新他们对商业的概念。

    动辄就是几万两,十几万两的投入。

    一言不合就是几千双高跟鞋,上千套捶丸服砸到京城来。

    十几万两的学院建设。

    数万人的运输队伍。

    这!

    什么时候买卖变成了这样。

    虽然数据都极具视觉冲击,但是这些都不用去考察,许多人都里面的消费者,看报纸的人几乎都买过高跟鞋,都买过表情枕。

    而一诺牙行是这里拿三成,那里分两成,这一诺牙行到底赚了多少?

    想想都吓人啊!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最后面竟然还有一个转折性的大彩蛋。

    这一段访谈录绝对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因为这首战就是围绕着股价在进行。

    朝廷就是打压股价,郭淡捍卫股价。

    突然间,郭淡暗示会调整股价,而原因他也说得非常坦白,就是因为朝廷突然推出关税法,这显然已经说明他认怂了呀。

    但是!

    官僚集团却无法因此高兴。

    此时东阁的大堂内,虽然坐着不少人,但是氛围却显得有些冷。

    大家都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一丝丝胜利得氛围都没有,有得只是沮丧和困惑。

    王家屏突然叹了口气,道:“我想郭淡非常愿意与我们在这事上面继续纠缠下去。”

    李植却是好奇道:“为何?”

    王家屏从旁边的桌上,拿起那张商品报来,“因为这恰恰是我们拿不出来的。”

    众人不约而同地皱了下眉头。

    王锡爵点点头道:“忠伯言之有理,这么纠缠下去,情况对我们会越发不利,我们不能再拖下去,必须要赶紧施行新关税法,让百姓感受到新关税法带来的好处,才能够令局势发生变化。”

    话已至此,大家也渐渐明白过来。

    为什么郭淡的认怂,反而令舆论是更加偏向郭淡,一诺牙行的股价也变得非常稳定,就连民间的仇富心态可都少了不少。

    原因很简单,就是郭淡能够拿得出事实来,并且以一种非常诚实坦白态度与大家交流。

    买股份为得是什么,当然是为了挣钱。

    你得拿出证据来证明你们能够为我们挣钱,而郭淡拿出来了,一诺牙行的投资分布,利润都是非常可观的,真是肉眼可见的,并且很多商品与大家息息相关。

    而在商言商,朝廷的政策确实会对一诺牙行产生影响,郭淡立刻就表示将会调整股价。

    大家不但没有觉得郭淡在认怂,反而觉得郭淡更加值得信任。

    这是一种负责任的行为,他没有硬吹。

    其实郭淡可以吹,可以不调整。

    反观朝廷,就会嘴炮!

    如今这个班子,可是拿不住任何作品来。

    他们这些年什么没有干,哪怕是对国家的贡献,都没有郭淡一个人多。

    稍微有点见识得人,都会愿意相信郭淡。

    即便要仇富,也应该仇官僚,什么都不干,却个个富得流油。

    当然,这个前提都是基于有万历在后面支持郭淡,没有万历的支持,事情根本就不会进展到这一步。

    正是因为郭淡乃是万历的人,导致大家都坚信,只要朝廷失败,商税必然会承包给郭淡。

    王家屏又继续道:“另外,我们必须要跟五条枪合作。”

    “为什么?”

    杨铭深深感不解道。

    王家屏抖了抖手中的商品报,“就凭这个,如果能够将新关税法印在这报上,然后发往全国,可以很快的让全国百姓更加了解新关税法,避免不要得误会和矛盾。”

    这商品报一出,王家屏顿时见识到了这技术的支配,他现在还不知道开封府那边早就运用上这神器打了两个多月,他当时就在寻着,如果中央直接利用报纸来公布政策,就可以避免地方地方官府和当地士绅为了维护的自己权益而从中破坏。

    这其实是进一步加强中央的权力。

    “我赞成这么做。”

    王锡爵点点头,道:“各位,我们唯一胜利的方法,就是要新关税法成功,其余的都不重要。”

    宋景升疑虑道:“可是跟五条枪合作,岂不是说!”

    “此言差矣。”

    王锡爵打断了他的话,“至少郭淡还是表示调整了股价,我们并没有输,而且还是占得优势,这时我们再与五条枪合作,只能说明我们并非是在针对郭淡,我们的目的是改革关税。”

    杨铭深立刻道:“就算如此,那也可以朝廷自己印啊!”

    户部尚书宋纁,工部尚书石星,默默底下了头。

    其余大臣见罢,也纷纷沉默不语。

    你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朝廷来印的话!

    估计新关税法都已经执行很久很久,这报纸才刚刚发往全国,可能里面还有不少错别字。

    毕竟朝廷的效率是那么的感人肺腑。

    技术是那么差。

    好在王家屏、王锡爵都是非常有自知之明得人,而且他们暂时也不想郭淡死,他们赶紧止损,不能再跟郭淡继续打舆论战,因为朝廷一直以来都是一些空洞的言论,什么礼法,什么道德,等等。

    故此当郭淡跟他们真刀真枪得干,他们顿时就不知所措。

    因为他们没刀没枪,就一张嘴。

    只会让朝廷更加丢人现眼,他们应该务实一点,不要再务虚。

    当然,对外他们还是暗中宣布,朝廷取得胜利,因为郭淡作出让步。

    并且是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与五条枪合作,印刷三万份官方邸报,用于发往全国。

    但是懂得人都懂。

    人家郭淡早就说了,将来朝廷的邸报都得依靠五条枪,你看,跟郭淡说得是一模一样,是丝毫不差,而且来得如此之快。

    而一诺牙行方面,自然也是宣传自己获得了胜利。

    在新关税的冲击中,我们牙行的股价非常稳定,我们自己调整,那只是我们自己的事,我们不调整,那就不会降,也许下一场大雨,我们都得调整一下。

    郭淡也趁势召开股东大会。

    除陈平之外,所有大股东都来了,因为这一场股东会议非常重要,也准备了很久,一点也不夸张的说,这场股东大会,将会改变股份制的性质。

    陈平是因为在天津卫那边忙着修建潞王府,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来过了,毕竟跟潞王有关的一切,那都必须谨慎。

    这会议刚开始,股东们纷纷吹捧郭淡,完全无视边上的坐在中间的寇守信和边上的寇涴纱。

    眼里就只有郭淡。

    自从寇承香出生之后,寇守信几乎就不管了,而寇涴纱因为在家里坐了一年,也被人遗忘了。

    什么“以退为进”,什么“声东击西”。

    吹得可真是绘声绘色。

    反正孙子兵法全部来一遍就对了。

    “等会!等会!”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这和谐的氛围。

    只见徐继荣站起身来,愤慨道:“你们为什么认为这都是淡淡的功劳,本小伯爷也是功不可没,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么,我们京城双愚若是在一起,那将战无不胜,若是分开的话,必败无疑,你们若是不信的话,我立刻就卖掉股份,淡淡一个人绝对会失败。”

    大家突然意识到徐继荣已经成为一诺牙行的第二大股东。

    这可真是一个糟糕的消息。

    寇涴纱、寇守信皆是忍俊不禁。

    这家伙是装傻,还是真傻?郭淡是咬着牙笑道:“不错,不错,当初正是因为小伯爷的慷慨相助,我们牙行才能够起死回生。”

    要是徐继荣在这时候抛售手中所有股份,那郭淡确实必败无疑。

    徐继荣忙点头道:“还是淡淡你比较老实。其实对于一诺牙行,本小伯爷也有些建议。”

    “!”

    完了!完了!

    此人必将是一诺牙行最大的隐患。

    股东们是纷纷冒冷汗。

    这小子真是飘了!郭淡有些为难。

    寇涴纱赶忙帮郭淡解围道:“小伯爷,根据股东大会的规矩,首先是董事长方面发言,待会才轮到你们股东发表意见。”

    徐继荣提醒道:“可我是小伯爷哦。”

    寇涴纱眨了眨眼,然后无奈地看向郭淡。

    他是尊贵得小伯爷,我们只是卑微的商人。

    郭淡道:“小伯爷,你是要在我面前谈身份么?那咱们先出去谈清楚。”

    “怎么会,我们可是兄弟,那行,你先说,等会我再说。”

    徐继荣终于坐了下去,坐在那里傻乐呵。

    他头回参加这股东大会,觉得颇为有趣。

    摆平了徐继荣,郭淡赶紧进入正题,如往常一样,拉下一张财务报告来,“关于今年的财务报告,相信大家通过商品报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而且,因为五条枪即将股份制,这也遮掩了许多的光芒。”

    徐继荣立刻道:“你们应该都知道,五条枪可是本小伯爷一手创立的。”

    大家瞧了眼徐继荣,挤出一丝微笑来,点了点头。

    郭淡点头道:“是的,五条枪就是小伯爷一手创立的,而且是出于小伯爷的一番善意,所以能有今日的成就,也算是造因得果。”

    徐继荣听得是高兴坏了,这话说得可真是太漂亮了,一脸陶醉道:“淡淡,你说得可真是好,你继续说,你继续说。”

    郭淡微微一笑,然后继续言道:“而我们牙行控制五条枪的三成股份!”

    徐继荣当即神色一变,他其实是让郭淡继续吹嘘自己。

    郭淡当然没有搭理他,因为今年的情况非常特殊,以前他们控制这五条枪的三成股份,是在于利润分配,就是每年利润,他们可以拿三成走,但是今年五条枪股份制,他们等于获得价值十六七万两的股份。

    这在目前而言,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

    “关于五条枪多出来的这部分价值,将会计入各位的股价之中。”

    郭淡又指向右边得数据,“目前我们一诺牙行一共是十八万股,每股的价钱是二两五钱!”

    曹达道:“这都已经是成年往事,如今我们的股价已经是八两。”

    其余股东纷纷点头。

    你这更新得太慢。

    “这我当然知道。”郭淡点点头,话锋一转:“但那是交易的价格,是可涨可跌的,那只能作为一种参考,但如果以那个价格来算,不但会令账目变得非常混乱,也会令我们一诺牙行失去根基,变得摇摇欲坠,因为我们牙行存亡全系在你们交易结果下。

    我们牙行的基础,是在于我们的精确投资,在于我们的良好运营,在于我们的经验和智慧,我们一定要巩固好我们的基础,你们卖多少钱,那是你们的事,但是作为董事长的代表,我必须要按部就班来计算股价,你们手中的股份就值这么多钱。”

    大家听着也觉得有道理。

    这就好比生产与销售,一个杯子生产成本是一钱,但是如果因为某些突然得情况,导致这一批杯子的市场成交价是一千两,作为生产者是不能因此忽悠自己,以这个价格作为生产预算。

    那必然会投入更多的钱进去,结果也必然会赔的血本无归。

    这股份制是肯定会有泡沫的,因为这里包含一个预测,不然的话,无法融资,但一定要在可控范围,因为基于当下这个时代,泡沫是非常脆弱,一旦出事,根本找不到资本来救,郭淡不敢制造非常大的泡沫去融资。

    非但如此,他还必须捍卫一诺牙行的基本盘。

    否则的话,会死得很惨。

    徐继荣小声向身后的徐春道:“春春,他说得是啥意思?”

    徐春一脸懵逼地摇摇头。

    他也听不太懂。

    “真是没用。”徐继荣鄙视了春春一眼,心想,下回还得叫姑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