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七百零二章 哇!还有更慢的!

    郭淡在卫辉府还逗留了两三日,因为他还要安排一些事。

    最主就是卫辉府在未来半年进口粮食。

    他先是安排人人放出消息,就说开封府可能会关闭通往卫辉府的粮道。

    原因就是目前开封府的农产品涨价,同时开封府的大地主租下了大量的土地,他们想要借此垄断整个卫辉府的农产品市场。

    开封府以农民阶级为主,大地主拿下这么多土地,到时这粮食卖给谁,恰恰好卫辉府就在灾区边上,又非常需要粮食。

    他们就不想放江浙的粮食进来。

    同时以开封府的名义,放出消息,就说归德府粮价高涨,你们江浙都将粮食运送道归德府去卖,别来我们开封府和卫辉府。

    这些消息的目的,就是告诉江浙那些粮商,你还别涨价,哥如今都不想你们来,这钱我们想自己赚,以此来避免江浙粮商借此炒高粮价。

    其实那边寇义已经传来消息,江浙许多官员都在炒高运往卫辉府的粮价,因为对于官员而言,只要你本地不涨价,你要运出去,你爱怎么涨都行,这不归我管。

    同时郭淡又严厉的警告卫辉府的商人,商品是不能涨价,尤其是运往开封府的商品,如果你们的商品涨价,那我就农产品涨价。

    开封府的农产品市场之所以很快就变得繁荣,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于商品没有涨价,如果商品也涨价,那百姓还是没有什么多余的钱。

    市场将会萧条。

    卫辉府就是限制农产品,而开封府就是限制商品。

    安排完这些事,郭淡与徐姑姑便启程回京了。

    这回郭淡学乖了,他没有直接往京城去,而是直奔皇家马场,他就怕城门口有个太监在守着他,这到了家门口,又被叫去皇家马场。

    这种感觉可真是太痛苦了。

    但是徐姑姑却不愿意随郭淡一块前往皇家马场。

    “居士,没有必要吧。我这可是要回去复命的,这临门一脚我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你还是跟我一块去吧。”

    郭淡站在马车旁,郁闷地向徐姑姑言道。

    徐姑姑笑道:“你如此出色的完成任务,事实胜于雄辩,已经是胜券在握,至于邀功这种事,我想应该不用我教你怎么做。”

    郭淡叹了口气,道:“下回我会奏请陛下,上哪里可都别带上兴安伯。”

    徐姑姑只是微微瞪他一眼,然后戴上帷帽,刚刚上得马准备离去时,忽见迎面行来一队人马。

    这道路也就这么宽,郭淡赶紧让马夫驱使马车往边上靠一点。

    “郭淡?”

    当那一行人行至郭淡身前时,忽听马车内传出一个非常诧异得声音。

    队伍也立刻停了下来。

    “咦?这声音听着很熟啊!”

    郭淡不禁往那马车望去,只见车内钻出一人来,正是户部侍郎宋景升。

    “郭淡,你怎么在这里?”

    宋景升惊讶地看着郭淡,仿佛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郭淡笑道:“我是回来复命的。”

    “复命?”

    宋景升差点没有咬着舌头,道:“你你复什么命,难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呢?”

    郭淡点点头。

    宋景升当即是呆若木鸡。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禁止了。

    抱歉,让你失望了。郭淡暗道一句,又问道:“宋侍郎,您这是要哪去?”

    “我去归德府。”

    话一出口,宋景升就后悔了。

    两边同时发生水患,他这才刚刚出门,郭淡已经回来复命。

    这。

    当然,之前他已经派人前往归德府督促当地官府赈济灾民,而他则是坐镇中央调派粮食等物资去救援。

    “呃那祝宋侍郎一路顺风。”

    除此之外,郭淡还能说些什么呢。

    宋景升猛地惊醒过来,急急问道:“这卫辉府和开封府都发生灾情,你怎么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

    郭淡哦了一声:“这很简单,发生灾情,等于百姓缺粮食,要解决问题,就是给百姓提供粮食,我就花钱卖粮食给受灾的百姓。”

    骑在马上的徐姑姑,仗着有帷帽,不禁偷偷抿唇一笑。

    但这话真没毛病,郭淡也是这么做的。

    救灾就是这么回事啊!

    宋景升问道:“你自己花钱?”

    “对啊!”

    郭淡点点头,又道:“钱乃身外之物,命更重要,我这不是怕宋侍郎治罪于我么,我就当破财消灾咯。”

    宋景升顿时五味杂陈,感情我还助攻于你。

    二人也只是短暂了的聊了几句,因为气氛确实有些尴尬。

    宋景升也拉不下脸来,向郭淡请教经验,他先前可还讽刺人家郭淡没有经验,而且他也并不相信郭淡就真的完成了任务。

    你这也太夸张了。

    就算是买粮食,也需要时间的。

    他心想,行,我到时打听一下,要是你小子谎报灾情,有你好看的。

    这他真的无法相信。

    皇家马场。

    在这里办公,皇帝轻松,同时也增进同僚间得友谊,因为大家都住在一块,串门也方便。

    傍晚时分,申时行又与王锡爵、许国在草地上散步。

    “听说宋侍郎今日已经出发了。”申时行问道。

    王锡爵点点头,道:“这回户部准备的是非常充分,先前已经派人前往归德府开仓赈济百姓,那边又让大名、河间二府准备粮食。”

    许国也道:“这一次朝野上下可谓是同心协力,而且应该也不会有人从中作梗,因为万一输给郭淡,谁得脸上都无光啊!”

    明朝前期赈灾体系还比较健全,但是到了中后期,就每回赈灾,首先喂饱的都是那群官老爷。

    经常搞得是一团糟。

    为什么王锡爵不放心宋景升去,就是怕又出幺蛾子。

    但是这回有与郭淡竞争的关系,朝中大臣比较团结,这脸丢不起啊!

    大家都尽量配合宋景升。

    王锡爵道:“申首辅,如果这回真的成功了,这以后要有什么事,咱们也可如法炮制,先将郭淡推出来,促使大家团结起来。”

    申时行摇摇头道:“这一招可不好使啊!因为这结果出来,输得一方肯定会有麻烦。不过我现在倒是为郭淡感到有些担心,朝廷又打算给归德府免税,又打算派粮食赈济,而郭淡只能靠自己,对了,有没有关于郭淡的消息?”

    王锡爵摇摇头道:“就只有上回黄大效上了一道奏折,弹劾郭淡联合开封府的地主涨价,姜应鳞那边至今还未来信。”

    此时姜应鳞都已经忘记这回事,他也不知道这奏折该怎么写,身为一个督查人员,竟然只与被督查者见过一面,而且第一面就是道别。

    弄不好,还要治他失职之罪。

    你这也太慢了。

    正当这时,宋纁气喘吁吁走了过来,“申首辅,二位大学士,郭淡回来了。”

    “什么?”

    三人皆是一愣。

    郭淡刚刚进入皇家马场,所有大臣就都得知消息,但大家都不敢相信,甚至有不少大臣都认为郭淡肯定是因为趁机敛财,被人抓回来的,于是纷纷赶了过去。

    万历自己也吓到了。

    如果这回郭淡是先回京城,那城门口绝对没有太监,因为谁也没有料到,郭淡会这么快回来,他们认为至少也得半年。

    就连东厂都没有太注意。

    这大臣们都在外门等着,万历也不太好单独召见郭淡,毕竟上回粮价上涨一事,导致大臣们对此非常怀疑,于是他就临时召开朝会,地点选择廊道会议室。

    “草民郭淡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快快免礼。”

    不待郭淡站起身来,万历急忙问道:“郭淡,你怎么就回来了?”

    郭淡回答道:“回禀陛下,如今卫辉府和开封府的灾情已经得到缓解,当地百姓也恢复了往常得生活,草民就赶回来向陛下复命,免得陛下您担心。”

    此言一出,群臣大惊失色。

    宋景升今日才出发,你小子就回来复命。

    你走得仙人路子吧,凡人不太可能做到这一切。

    “真真的吗?”

    万历不禁睁大眼睛。

    “陛下,万不可相信他。”

    杨铭深急忙站出来,他立刻又回过头去,向郭淡质问道:“郭淡,本官且问你,你是不是在开封府联合当地的大地主,趁着灾情,抬高粮价。”

    郭淡道:“是有这么回事,但是草民可没有强迫他们,草民只是给出一个建议,他们是自愿答应的。”

    是你给的建议就行,谁也不在乎你有没有强迫他们,这个真不重要。

    申时行等大臣不禁面面相觑,你承认这么玩,你怎么这么快能够处理好灾情。

    你这摆明就是在骗人啊!

    “是就行了。”

    杨铭深道:“这灾情之下,你竟敢伙同地主炒高粮价,你这按的是什么心?”

    郭淡问道:“不知杨大学士是如何得知这消息的?”

    杨铭深哼道:“黄御史已经将你在开封府的所做作为,全都上奏朝廷。”

    郭淡笑道:“那黄御史有没有说,我后来又拿出几十万两去给灾民,让他们去买粮食吗?”

    “哎呦!”

    忽听得一声呻吟。

    又听得一声疾呼:“陛下。”

    大臣们立刻回头看去,只见肥宅,不,万历坐在椅子上,一手捂住胸口,胖胖的脸上是悲痛欲绝。

    “朕没事。”

    万历一挥手,制止过来的李贵,又眼中含泪地看着郭淡,“你你说什么,你拿出几十万给百姓买粮食?”

    说到后面,他语带哽咽。

    这都是朕得钱啊!

    你小子死定了。

    “回禀陛下,是的。”

    郭淡道:“自草民承包卫辉府以来,陛下一直以来都再三告诫草民,一定要善待陛下的子民,草民不敢忘记。的确,草民这两年从开封府赚了不少钱,但这一回就全都还给了他们,唉是一点不剩。”

    说着,他还偷偷向万历使了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