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九百八十二章 美好的一天,从996开始

    一诺牙行!

    “怎么样?”

    见到回来,徐姑姑、寇涴纱立刻站起身来,询问道。

    能否承包军饷,对于一诺牙行而言,可是至关重要得。

    “还能怎么样。”

    郭淡往沙发上一坐,笑道:“尴尬呗!有些时候根本就不需要将手伸到水里面,就知道这里面全都是泥,只是大家都不说出来而已,可一旦将说出来,那就没得谈了,我们将跟户部对接,承包九镇的军饷。”

    徐姑姑笑问道:“那他们岂不是痛不欲生?”

    郭淡呵呵道:“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寇涴纱担忧道:“那我们岂不是将人都给得罪了。”

    郭淡道:“这不是得不得罪人的问题,而是生死存亡的问题,其实上面若有一个大贪官,那倒还好,至少能够成为大贪官的人,都是聪明人,他会有分寸的,就不会竭泽而渔。怕就怕现在这种群贪无首情况,你贪一点,我就多贪一点,大家都盯着钱,谁也不会关心国家安危,就他们这种玩法,只会拉着我们一块陪葬,与其等死,就不如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说着,他向徐姑姑道:“这才是唇亡齿寒所要表达得意思。”

    徐姑姑是真心无法反驳,将一份契约递给郭淡,“这是我们刚刚柳家签订契约,届时柳家将会长期为我们一诺粮行丈量土地。”

    “你这话题转移的可真是生硬啊。”

    郭淡接过契约来,还是忍不住讽刺了徐姑姑一句,又问道:“关于与柳家得合作,我记得我安排过要随时去抽查?”

    朱尧媖立刻道:“在这两年来,我们已经派人去抽查过五十三次,涉及到二十八个县城,且误差都在契约规定得范围内。”

    徐姑姑笑道:“谁敢在你头上耍小聪明。”

    郭淡笑呵呵道:“可就怕人将计就计,我的威信可以当做武器使用,但也不能完全依赖,凡事还得照规矩办事?这才是最令人放心得。”

    寇涴纱问道:“夫君,我们在这一笔买卖中又能够赚取多少?”

    承包军饷之前并非是在郭淡的计划中,单就买卖而言?她还是有些疑虑?毕竟从军饷中谋利?无异于火中取栗。

    郭淡却向朱尧媖问道:“芳尘,我让你查数据,查得怎么样?”

    朱尧媖点点头道:“我都查过了。”

    郭淡笑道:“那你就来做一个总结吧。”

    “是。”

    朱尧媖稍微有些忐忑?道:“我查过历来关于九镇军饷的变化?其实根据边境得田亩数来看,在未发生战事的情况下,是能够自产自足的?不需要从任何地方运送粮食过去?而运送一石粮食成本?需要五到七石。”

    寇涴纱问道:“既然如此?那为何粮饷总是不足?”

    朱尧媖道:“首先?是因为战争?如在嘉靖时期,北边鞑靼常年袭扰边境,导致大量百姓出逃,出现大量荒地,而在那期间边塞粮价上涨十倍?运送粮食过去?都比从当地购买粮食要划算。

    其次?是因为钱币?在军屯制废弛之后,便出现了商屯,朝廷花银子从当地商人手中购买粮食?可是最终又由于朝廷也缺银子,朝廷最终又采取用盐引去换取银子,导致商屯变得无利可图,商人大规模离开边镇,九镇粮食产量骤减。

    最后,由于军屯、商屯、民屯兴废往复,这又让朝中权贵有机可乘,如今再想改革,已难收实效。”

    徐姑姑不禁赞许地瞧了眼朱尧媖。

    她也没有想到,朱尧媖竟然成长得这么快,言简意赅,一语就道出问题所在。

    “总结得非常好。”

    郭淡笑着点点头,又向朱尧媖道:“芳尘,你有没有兴趣担任一诺粮行的总经理?”

    朱尧媖睁大眼睛道:“我?一诺粮行总经理?”

    郭淡点点头道:“如管理账目这种事,只需要仔细、耐心,再加上那边还有信行的帮助,并非是一件太难得事,一诺牙行倒也不缺这种人才,我身边如今缺得是那种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

    朱尧媖忐忑不安道:“可是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郭淡笑道:“这领导说你行,你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你行也不行。”

    徐姑姑闻言抿唇一笑,道:“可真是至理名言啊!”

    寇涴纱也道:“芳尘,你要真不行,他可绝不会答应的。”

    朱尧媖略显不好意思道:“那那我试试看。”

    “那就这么决定了,李总经理。”

    郭淡笑着点点头,又从朱尧媖手中接过资料来,随意翻了翻,道:“其实这一笔买卖是否有利可图,关键就看边镇产量能否供应军队,如果能够,那就绝对有利可图,不但如此,这一笔买卖还能够让我们一诺牙行更上一层楼。”

    寇涴纱问道:“此话怎讲?”

    “因为这里面蕴含着一个庞大得市场。”

    郭淡拿起笔来,在一张白纸上,一边画着,一边说道:“就目前就来,这粮饷几乎等于一个恒定的需求,我们要就是将这个恒定的需求,变成一个恒定的市场。

    在经过军制改革之后,边镇已经没有军屯,只有民屯和商屯,朝廷花钱从边镇购买粮食,边民有钱了,自然就需要购买日常生活物资,这无疑将进一步刺激卫辉府得生产,而卫辉府的生产又将会为我们带来更多的利润,关键在于恒定,一个稳定得市场,能够帮助卫辉府避免许多危机,就是再不济,这八百万两的需求也是不会变得。

    不但如此,朝廷拿不出足够货币来,必须将各地粮食税入抵给我们,而我们又可以根据需求,将粮食分配到市场中、一诺保险,以及海外。

    等于这一笔买卖,让我们不但得到市场、利润,还让我们控制着大量的贸易和资源,唯一的坏消息,就是今年过年又得加班。”

    这最后一句话,令三个女人都笑了。

    郭淡暗自一翻白眼,这三个工作狂。

    不过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论工作狂,谁又比得上他啊!

    这美好的一天,从996开始。

    这么庞大的市场,全都压在一诺粮行一家作坊身上,关键这一诺粮行都还未建设好,目前来说,边镇资源都还未整合完毕,到底一诺粮行掌握着多少田地,都还不清楚,同时一诺粮行不仅仅是负责粮食,还负责军队所需的所有物资,要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年假这东西,基本上就不要去奢望了。

    好在一诺牙行得员工都已经习惯了,看在年终奖的份上,咬咬牙吧。

    郭淡将建设一诺粮行的任务,交给了她们三个女人,而他主要是负责跟户部谈判

    户部。

    李三才看着桌上摆放着那份契约,是满脸得不甘,又向郭淡道:“在新军制下,是绝不需要这么多军饷的,做人可不能贪心,这会遭到报应的。”

    “李大人说得真对,做人的确不能太贪心啊。”

    郭淡笑道:“以前朝廷花这么多钱,军队建设却是日渐衰弱,更可悲的是,有部分军队还都是将军的家兵,而如今花同样多的钱,却能够打造出一支精兵队伍,令我大明国防更加稳固,朝廷可是大赚啊。

    而我所得,可都是我应得的,可别说得好像是朝廷施舍给我的,毕竟你们玩得是一塌糊涂,不然我也不会有机会承包军饷,自己没有本事,就要知耻而后勇,而不是将比你们聪明的人,拉到跟你们一个水平上,如此得话,这国家会没有进步得。”

    李三才怒道:“你小子可真是越来越嚣张,连最起码的尊卑之礼都不守。”

    郭淡笑道:“这尊卑之礼,我向来都守,但是尊卑之礼可不是让我们睁着眼说瞎话,事实就是你们将一手好牌给打得稀烂,难道这还不让人说吗?

    如果我没有记错得话,你们批评陛下的时候,那可真是一套一套的,什么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什么广开言路,虚心纳谏,怎么,这落到你们身上就不行呢?

    可是严于律人宽以待已啊。”

    “你!”

    李三才气得脸都发红。

    但他若有办法,如今这份契约就不会摆在他面前。

    这些天他天天跟郭淡吵,但郭淡总是能够拿着数据,说得他是哑口无言。

    虽然他是户部侍郎,但他数学知识就还不如经济学院的学生,可真是吃了文科生的亏。

    关键之前郭淡已经证明,是他们自己搞得一塌糊涂,逼得万历改革军制。

    郭淡笑道:“签了吧!签完之后你们户部就会轻松许多,如果你们不爽的话,你们还有三年时间,三年之后,你们可以凭本事将这军饷给夺回去,不过我看这是很难的,毕竟你们现在连这一笔账都算不太清楚,若非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我多算个一百万两进去,你们也唯有要死不答应,根本就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就是陛下要增加一门科考的原因,不然的话,我真的就能够为所欲为。”

    别说了!

    求你别说了!

    李三才赶紧签了,将这位大爷送走。

    再交谈下去,他真的会自杀。

    如今郭淡的地位可不比他们低,这官威是难以压住郭淡,除非他们自己能够算出一笔账来,证明郭淡的数据是错误得,但这怎么可能。

    签订完承包契约之后,郭淡立刻拿着契约去见万历。

    “好好好!”

    万历拿着契约看了看,笑着是直点头,又向郭淡道:“你赶紧去宣布。”

    郭淡愣了下,道:“陛下,这应该不会生变了吧?”

    万历略微不爽地瞧了郭淡,道:“暂时当然不可能生变,朕指的是股价,你不宣布,这股价怎么上涨啊。”

    “哦哦哦,卑职明白。”

    郭淡忙不迭点头,道:“卑职回去之后,就立刻宣布。”

    肥宅如今玩股票玩得已经入迷了,这些天,他一直都盯着这股价的,已经在慢慢上涨了,如果公布这个消息,必然大涨。

    他又能够会血赚一笔。

    太开心了。

    万历突然又问道:“对了!听说你打算让永宁来负责一诺粮行?”

    郭淡点点头道:“是的。”

    万历略显担忧道:“她她能不能行?”

    郭淡道:“原本卑职也没有这打算,但是公主得进步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如今担任一诺粮行总经理,那真是绰绰有余,这简直是普通人不可能做到得,卑职思来想去,唯一得解释可能就是公主身上流淌着与陛下一样的血液。”

    “是吗?倒也颇有道理啊!哈哈哈!”

    万历当即笑得嘴都合不拢。

    我老肥的胞妹自然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