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承包大明 南希北庆

第九百八十三章 帝王之术

    别说赚钱,就是不赚钱,能够保本,郭淡也会接这一笔买卖的。

    道理很简单,当你要赚取八百万两时,那你就是个魔鬼。

    如今整个官僚集团都视郭淡为魔鬼。

    可当你要花八百万两时,那你可就是上帝。

    那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别说小冰河期的冬天,就是大冰河期的冬天,可也组挡不住人们争相恐后的奔向一诺牙行。

    商人、权贵、地主、读书人。

    比比皆是。

    可真是龙蛇混杂啊!

    一连数日,郭淡是一分钱都没有花出去。

    因为他知道,一旦这钱花出去了,那他就不是上帝。

    现在急得是对方,而不是他。

    一诺牙行!

    “这美好的一天,从花钱开始啊!”

    郭淡来到办公室,呵呵笑道。

    “可是到目前为止,你是一分钱都没有花。”徐姑姑笑道。

    “花钱之大忌,就是不能着急,因为赚钱的人都是绞尽脑汁,那是非常可怕的。”郭淡一屁股坐在寇涴纱身边,一手揽着寇涴纱,道:“夫人在看什么,这般认真?”

    “放手!”

    寇涴纱拍开郭淡的手,又道:“不过夫君你说得倒是挺有道理,你看,同是英国公家得菜油,给予我们的价钱,比当初给予朝廷的价钱低了整整一倍。”

    徐姑姑道:“可他还能够赚不少。”

    寇涴纱点点头。

    “账可不能这么算。”

    郭淡摇摇头,道:“这天下没有人是傻子,朝廷官员花高价钱买英国公得菜油,图得可是这升官发财,可见英国公付出的也不仅仅是菜油,还有权力的庇佑和支持,这一笔账算进去,可也差不多了。”

    徐姑姑眼中一亮,道:“故此你就打算反其道而行。”

    “聪明。”

    郭淡道:“天下权贵、商人这么多,在货物质量都相差无几的情况下,那就得看谁能够给我们带来额外得帮助和支持。”

    徐姑姑又道:“江浙商人。”

    “夫人果真是聪明绝顶。”

    郭淡呵呵笑道:“这外人常说我郭淡铁齿铜牙,死人都能说活,可是他们却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我并非是画饼充饥?而是给予他们能够饱肚大饼,如此他们才愿意听我得。为了能够得到江浙的支持,我们必须要给他们一点甜头?待明天春暖花开之际?我会挟八百万两南下?我倒要看看谁还敢不欢迎我。”

    徐姑姑笑道:“难怪你对于江南的局势一点也不关心,原来你早有打算。”

    “也不是早有打算,而是!”郭淡笑吟吟道:“我也就会这么一招?可不像夫人一样?是花招迭出。”

    遥想当年郭淡第一回承包卫辉府,就是拉着好几车铜钱去的。

    那场面可是非常疯狂!

    徐姑姑道:“我可也就一招。”

    “出动你们徐家赘婿。”

    “正确。”

    “可是我怎么听说,赘婿得主要职责是生儿育女?”郭淡又向寇涴纱嘿嘿笑道:“夫人?你说是么?”

    “别扯上我。”

    寇涴纱脸上一红?又问道:“可京城这些权贵该怎么办?”

    郭淡笑道:“我们只管跟他们谈价钱和契约?但具体选择谁?由陛下亲自来决定。”

    皇帝当然还是有皇帝的考虑?比如说他那老丈人郑承宪?还有李太后家的亲戚,怎么可能一点也不给。

    但也不能说舍弃国家安危去给。

    该给得还是要给,但是要合理。

    由郭淡谈出一个合理的价钱,再由皇帝决定该怎么分配。

    郭淡又问道:“芳尘,如今股价是什么情况?”

    朱尧媖立刻道:“这几日股份交易为零?这股价并不清楚。”

    “你可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们知道总经理你肯定又会增股?等到增股之后再交易要更为划算。”

    “正确。”

    郭淡道:“等到各大作坊的财务统计出来之后?我们要立刻制定增股计划?以及一诺钱庄、一诺保险的股份制。”

    寇涴纱道:“可是这南方问题都还没有解决,这一诺钱庄、一诺保险在此时股份制,只怕会有风险得。”

    郭淡笑道:“但你也可以换个角度来看?越是这种情况,就越要股份制,唯有将大家的利益都捆绑在一起,我们的支持者才会越来越多,那南方不是反对么?那我还偏要在那边进行股份制,不但如此,我还要让一诺钱庄在那边大肆扩张。”

    三女相觑一眼,只觉换个角度来看,得出得结论是完全不一样。

    然而,相比起一诺牙行的士气高涨,朝廷却是一片死气沉沉,毫无生气。

    不是被郭淡给打趴下了,而是他们渐渐发现,已经没啥事可做了。

    新政,参政院在负责。

    河道,钞关负责。

    如今可就连军饷都丢了。

    更更更更加凄惨得是,肥宅还将祭祖、祭天这种宫廷礼制都给废的差不多了。

    那还有什么可忙的。

    朝中的党派之争几乎就没有了。

    大家碗里可都是空空如也,还有什么可争的,言官如今都不爱弹劾申时行了,专盯着郭淡去了。

    申时行真是落得清闲。

    和稀泥可真是和出境界了。

    不少官员成天就是混日子,看,甚至还有不少官员写赚钱。

    根据东厂得调查所得,如今市面上流传的,十本有八本是官吏所写。

    当今写可是非常赚钱得。

    因为市民阶级起来了,读书认字的是越来越多,可文化水平又不是非常高,文章什么的,还是看不懂,是市民的最爱。

    顺道回朝复命的王锡爵、陈有年看到这般景象,不禁也是仰天长叹啊。

    但是这又能够怪谁呢?

    而就在王锡爵、陈有年回来的第三日,万历突然召开内阁会议,并且邀请了一些部臣参与。

    武英殿。

    万历瞧了瞧这些阁臣、部臣,嘴角露出一抹难以捉摸得笑意,道:“户部侍郎。”

    李三才一怔,站出来道:“微臣在。”

    万历道:“朕听说在你与郭淡讨论承包契约时,遭到郭淡百般羞辱。”

    李三才顿时脸红入血,真是尴尬地想哭。

    万历又问道:“你堂堂户部侍郎,怎能任由一个商人这般羞辱?”

    还能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你吗?李三才只觉莫大得委屈。

    申时行、许国他们却觉好奇,今日会议,难道不是因为王锡爵他们回来而开吗?还是说皇帝开这会议就是要羞辱我等?

    万历笑呵呵道:“你心里是不是怪朕偏袒郭淡?”

    李三才道:“臣不敢。”

    “只是不敢,而非不怪。”

    万历呵呵一笑,又目光一扫,道:“朕知道你们心里都怪朕,都觉得委屈,都觉得不服,因为你们认为不是你们无能,而是你们受到得牵制太多了,以至于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地施展,可不想郭淡,有朕的庇佑,可以肆无忌惮。”

    说到这里,他看向王家屏道:“王爱卿,朕没有说错吧?”

    王家屏微微一怔,道:“陛下臣。”

    万历又问道:“朕说错了吗?”

    王家屏躬身一礼道:“陛下圣明,臣等所想,皆是逃不过陛下的法眼。”

    万历呵呵笑了几声,突然神色一变,道:“朕如今就给你们这个机会,朕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少本事,朕决定恢复考成法。”

    此言一出,大臣们皆是震惊不已。

    因为考成法背后的深意,其实就是加强内阁权力,如今六部是绕过内阁,直接对皇帝负责,而一旦恢复考成法,六部将先对内阁负责,而非是向皇帝直接负责。

    万历亲政的第一件事,就是废掉考成法,收回权力。

    在此之后,没有人再敢提恢复考成法。

    因为严重伤及到皇权。

    任何人都想不到,万历竟然会主动提出恢复考成法。

    万历解释道:“郭淡是一次又一次证明官场腐败,朝廷大臣昏庸无能,只懂得贪图享乐,争权夺利,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朕若要再不做些什么,岂不是会让天下人笑话,而如今是时候肃清吏治,拨乱反正。至于该如何恢复考成法,以及如何改善考成法,也都由你们商量着办。朕如今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你们再办不好的话,那你们就别在怪朕偏袒郭淡。”

    言罢,他便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留下一群阁臣、部臣面面相觑。

    过得好半响,他们突然齐齐向门口跪下,“陛下隆恩浩荡,臣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王家屏、王锡爵、陈有年匍匐在地,落下了热泪。

    终于可以一展抱负。

    但他们又觉得这好像有些不太现实。

    幸福来到可真是太突然。

    但申时行却怔怔望着门口,心道,真不枉当年张阁老为您编写《帝王图鉴》,教您帝王之术,如今您是真正做到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当初若不废除考成法,那皇帝怎么收回皇权,而如今再恢复考成法,那是因为万历已经通过郭淡的才能控制住军权和财政大权,那么这行政大权,他当然可以放心的交给内阁。

    你们就是再怎么闹腾,也只是针对下面那些贪官污吏,而不可能再危机我的皇权。

    同时万历也需要一股能够制衡商人的力量。

    当然,他也不是很勤快得皇帝,但是他却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皇帝,他希望能够以最少的精力,来励精图治,成就自己千古一帝得美誉,同时又不让大权旁落。

    而不是像太祖一样,为了掌握大权,而将自己累得半死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