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太虚化龙篇 六月观主

第三六一章 世事无常,无有定数

    楚帝亲自出手,惊退归元宗太上长老金炜,一掌镇杀六印真玄蒋求仙,尽展真玄巅峰九印大修士的本领。

    而在不久之前,他镇杀两大巅峰真玄,战绩之盛,仅次于当世白圣君。

    他这一掌,便是在昭告天下。

    白圣君陨落!

    他便是东洲无敌!

    巅峰真玄大修士的威势,压迫王城,各方人物,无不惊悸。

    六印真玄陨落的痕迹,依然还在。

    楚帝缓缓收掌,朝着金炜看了过去。

    “金炜,你可知晓,在王城斗法,祸及百姓,罪当如何?”

    “金炜知罪,情愿认罚。”这位归元宗太上长老,神色如常,躬身施了一礼,如是应道。

    “念在你是归元宗太上长老,未有祸及八方,蒋求仙亦是我大楚要犯,将功抵过,到此为止。”楚帝见他如此恭敬,亦是略感满意。

    “是。”金炜神色平静,未有多言,也未敢多言。

    “王城之内,不容斗法,更不容你以私怨杀人。”

    楚帝微微挥手:“大楚境内,律法森严,纵为真玄,也不能践踏大楚律法,你回去罢。”

    金炜朝着庄冥所在,深深看了一眼,旋即便退去,化作一道光芒,倏忽而去。

    而楚帝立身高空,却也同样朝着庄冥所在,看了一眼,平淡至极。

    宅院之内。

    庄冥缓缓起身,抬头往上。

    他轻轻一挥,将真玄石碑,收入了太宇乾坤袋当中。

    楚帝这一眼,平淡至极,瞬息而收。

    但正因为平淡,才显得更具有他帝王的威严。

    聚圣山的真传弟子,在大楚王朝的面前,已经没有了以往那样沉厚的分量。

    “东洲第一强者?”

    “取而代之?”

    “山中无龙虎,猿猴称大王?”

    “但山中未必无龙虎!”

    庄冥神色漠然,身形渐散,瞬间化作虚影。

    正是上元分神化念之术,及阴阳遁法的转换。

    在前去见南云清的时候,他便暗中以蛟龙之身,潜出王城之外。

    虚实转换,他已不再局限于王城境内。

    只不过,在此时刻,心中仍不免有些恍惚之感。

    王城内外。

    一片寂静。

    刘越轩收回目光,脸色复杂。

    他低下头,看着桌案上的蛟龙。

    从蒋求仙恢复全盛之时来看,白圣君已然离世。

    蛟龙的眼神,幽深莫测,却略感虚幻。

    “蒋求仙以六印真玄修为,闯出天牢,前来杀你,大楚高人均视而不见,唯有金炜出手,拦下蒋求仙之后,才见楚帝出手,诛杀蒋求仙,而以此立威,此事……”刘越轩顿了片刻,说道:“白圣君陨落,无论楚帝还是帝师,都不再忌惮你的身份,王城对你而言,已不是善地。”

    “家师修为深不可测,当世至高,天下无人能敌,即便以真玄九印寿数而论,也仍在盛年之际,怎么可能就此陨落?”蛟龙抬首,眸光闪烁,语气低沉。

    “你一向冷静,知晓世事无常,眼下却一言断定,你家师尊必然无恙。”刘越轩顿了下,说道:“你与常人不同,心智不亚于我,而今这般笃定一件事,不是你对此事有多少自信,而是你不愿接受此事。”

    “……”庄冥为之沉默。

    “世事无常,无有定数,但你仍然认定白圣君无恙,这般信念,对你这样的人物而言,实是乱了心境。”刘越轩轻叹了一声。

    “你说得对。”庄冥忽然应了一声。

    “天灾**,生死不过一念间,哪怕是我,具有大衍算经,也不能断定世间一切事,世间诸事的起始终末,从来不围绕着一人而决定。”

    刘越轩说道:“不是每一位天资纵横之辈,都会绽放光芒。”

    “即便是我,一向自负,自认根骨出众,若非遭遇我这师尊,如今也不过是个穷酸书生,过得三五十年,也就一生耗尽,埋入黄土。”

    “古往今来,无数惊才绝艳之辈,不乏真玄九印之尊,都陨落在岁月当中,但也不是每一位出色的修行人,都会死得轰轰烈烈。”

    “例如大楚先帝,真玄九印,便是陨落得全无征兆,没有斗法,没有恶战,没有去开拓疆土,也不是守卫国运,一夜便即陨落,当初消息发出,大楚王朝上下,也无人愿意接受世间绝顶的巅峰大修士,堂堂大楚的至尊,忽然便陨落了。”

    “南云清被誉为王城的神女,在很多人眼中,她便是真正的神女,年轻一辈的翘楚,未来前程无法限量,受得无数人追捧,你若是在蛮荒杀掉了她,又有多少人能够接受?”

    “世事无常,任何荒谬之事,任何荒唐之举,哪怕再是难以置信,你我也都要去接受它的存在。”

    “白圣君的事,也不算全无预兆了,既然早有预兆,也算给你心中有些准备。”

    “若你不曾来到王城,若不知此事,而在外界,骤然听闻白圣君陨落的噩耗,才是无法置信。”

    “你不在聚圣山,也不在他的身边,所以无法接受,但对于此事,无论信或是不信,接受或者不接受,你都对他陨落的起因、过程、以及结果,没有任何影响。”

    “你我只是世间修行人之一,而无法影响天道至理,因而世事从不以你我之意而定。”

    “只有成为你师尊那样的人,各方势力无不畏惧,到了那时,才有资格影响当今的大世。”

    “不过……”

    刘越轩话锋一转,沉声说道:“眼下剑意消散,那么白圣君离世,恐怕属实,不过这离世,也未必是你那师尊,身死道消了。”

    庄冥怔了下,说道:“什么意思?”

    刘越轩摸了摸大衍算经,语气低沉,说道:“身死道消,也是离世,而离开此世,另入一界,也算离世,而相隔两界之下,此世剑意,便也断了源头。”

    庄冥倏地抬头,眼神闪烁。

    刘越轩思索片刻,才道:“王城诸事,我来替你处理妥当,想必聚圣山之事,未能亲自过问,你也不会甘心。”

    庄冥应了一声,说道:“不错。”

    刘越轩不再多言,只是取出大衍算经,放在桌案之上。

    “既然决意如此,那么临行之前,你为我助力,运用大衍算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