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太虚化龙篇 六月观主

第四一七章 庄冥闭关,后继有人

    聚圣山。

    东胜王朝。

    “万念圣宫金身诀?”

    “聚天下苍生之力,炼就金身之法?”

    “这是帝皇之功?”

    “而且此法,竟然直指真玄九印?”

    “还真是好大的手笔!”

    庄冥露出惊异之色,当今世上,直指真玄九印的功法,都足以作为各家福地仙宗的镇山功法,足以藏于道阁,作为传承的至高道功。

    没有哪一家,会轻易将这等至高道功,传于外界。

    世间不乏金丹级数的真人,已修炼到了金丹圆满的巅峰层次,却连晋入真玄的法门,炼就真玄法印的道功,都不曾拥有。

    但是这样的功法,却被轻易送入了东胜王朝。

    而且,聚敛天下苍生之力,洗炼自身,成就金身。

    这样的法门,近乎于神道修行,以世间万念,造就天神。

    可这却有别于神道法门。

    这是帝皇之功。

    “照此看来,很有可能,是楚帝的手笔?”

    “东洲之内,只有他这位巅峰大修士,才是修行帝皇之功的人物。”

    “而且也只有他,才能将这样一门直指真玄九印的功诀,视作等闲。”

    “听闻大楚先帝无故陨落,死因成谜,但有人猜测,他是尝试铸鼎成仙,也有人猜测,他是为了改变功法……此刻看来,倒也真有可能是后者。”

    庄冥暗道:“万念圣宫金身诀?若传言属实,我手中这篇,多半是最为初始的篇章,只有楚帝所学才是真正的帝皇之功,即便我修成此法,也定然受制于楚帝所学的至高篇章!”

    楚帝便只是想用这一部功法,来乱聚圣山福地吗?

    这功法极为不凡,但楚帝能够放出来,显然他已经并未太过于看重这一部功法。

    但即便谈不上付出太多代价,可这般做法,真有多少用处?

    又或者说,这一部功法,不是给东胜王朝当今皇帝的?

    而是借助东胜王朝,送给聚圣山弟子的?

    庄冥这般念着,他手中有大衍算经,尽管他只精通于算己篇,对天、地、人等三篇,均未涉猎,不能测算天机与人心,但他行走于凡尘俗世这些年,见识过无数阴险狡诈之事,倒也不缺乏探究之心,对这种布局,若是深究,或许能得到更多。

    “楚帝能放出此法,或许便能制衡此法,如若落在聚圣山中……对他来说,一旦大楚有心攻伐聚圣山,此法或有奇效。”

    “虽不知这般猜测,是否正确,但谨慎起见,暂时不要尝试以此法,来聚敛东胜王朝的民生。”

    “但我具有算几篇,等我也到了绝顶真玄的地步,凭借算几篇的造诣,或许可以推演此术的弊端,甚至加以反制。”

    “可这也是今后的事情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平定各地灾情,立时赈灾,安抚民生。”

    庄冥这般想着,他已经命白老等人,倾尽全力,助官府赈灾,哪怕耗尽庄氏商行也在所不惜,而在此事之后,庄氏商行将受册封,他将会逐一将庄氏商行,融入东胜王朝之中。

    此事之后,东胜王朝命脉所在的各部,都将清洗一遍。

    白老及薛庆等人,将会在朝堂之上,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聚圣山。

    洞府之内。

    庄冥本身,正闭关修行。

    而今山门再无守护大阵,尽管外界不会再有大敌临境,但这师兄弟三人,均有几分难言的意味。

    山门没有大阵。

    好比宅院没有大门。

    更比自身没有穿衣。

    堂堂聚圣山,没有大阵守护,等同于真传弟子赤身**,这又成何体统?

    于是三师兄,凭借聚圣山的库藏,加上这一次从各宗大修士身上所获的宝物,开始布阵于山门周边。

    这阵法自然不能与师尊布下的守山大阵相提并论,但总也比没有大阵来得强。

    “古印山的镇岳印,倒真是厉害。”

    在庄冥的眼前,摆放着许多典籍。

    在功法的层面,无论是人身所学聚圣山功法,还是龙身修炼的万道归虚洞庭图,都是举世无双的至高功诀,他无须自创法门,便也无须去钻研其他功法,来起到触类旁通的作用。

    在他眼前,多数是道术方面的典籍。

    熟知各类道术,一来对自身运用道术,能有启发之效,二来面对动用此类道术的大敌,心中能有破敌之法,不会因为对敌方所使道术过于陌生,而吃了大亏。

    再其次,则是眼前这一类,对自己也有效用的道术,未必不能修炼一番。

    “我一身法力,源自真龙,上古神兽血脉,得天独厚,法力雄浑,远胜同等级数修行者。”

    庄冥心中暗道:“而如今这镇岳印,以沉厚凶浑为主,行以力破法之效,对我来说,倒也合用……除此之外,六师兄的乙木青帝神雷,对我用处亦是不小,这些时日以来,对真龙的雷霆神通,想来是如本能一般,颇似蛮力所用,如能合炼此法,雷霆神通的威能,必将更上一步。”

    这一番闭关,未足半月光景,然而他所获的益处,得到的进步,比之于寻常真玄大修士闭关百年所获益处,还高许多。

    这也与大衍算经的算几篇,不无关系。

    而接下来,他已稳固真玄第一印。

    这一次闭关,他要凭自身大道感悟,悟通真玄第二印。

    只要悟得第二印的玄妙,便可吞食天材地宝,排列功成,直接凝就。

    只不过,真玄九印,九境划分,每一境的差距,都极为巨大,这也代表着,每一印的感悟,都极为艰难。

    这一次来犯聚圣山的,多是老辈真玄人物。

    而这些老辈人物当中,不乏真玄初境的大修士。

    他们已在真玄初境,驻足多年,未能悟通下一道真玄之印,或者未能积累到凝就下一道真玄之印的底蕴。

    “我不缺底蕴,只缺感悟。”

    “待我感悟功成,便可出关。”

    “待到那时,想必东胜王朝的灾情也已平复,也该真正往淮阴一行,探一探那位对我有授业之恩,传我太虚清气化龙篇的人物了。”

    庄冥这般念着,眼神愈发明亮。

    天御福地。

    大楚王朝。

    王城所在。

    修行盛典已毕。

    聚圣山十三先生庄冥,位列第一,授正一品官印,赐真玄至宝,赐真玄感悟。

    但庄冥并未出现于大会之上,让各方颇多议论。

    可在议论之间,天下修行人,也已知晓,东洲第一强者,修行人眼中最高的巅峰,聚圣山白圣君,已然陨落于天地之间。

    庄冥已然归返聚圣山,护卫自家宗门。

    但聚圣山处境如何,庄冥境遇如何,生死如何,则尚未传开。

    而在另外一条街道。

    陆合神色冰冷,手握刀柄。

    “公子眼下,究竟如何了?”

    “……”

    刘越轩默然半晌,终究黯然叹息一声。

    陆合心中陡然一沉。

    刘越轩摇头道:“你修为不足,我修为也不足,没有机会为庄冥报仇的。”

    陆合脸色渐渐苍白。

    公子当真陨落了?

    公子行事,向来三思而后行,从来不愿涉险,可聚圣山之事,这般凶险,他却依然赶赴聚圣山。

    “公子他……”

    “各宗联合,围攻聚圣山,在白圣君陨落之后,他凭金丹级数修为,又怎么抵挡?”

    刘越轩无奈道:“他只能踏足真玄,才能抵御大敌。”

    陆合闻言,陡然怔了一下。

    刘越轩怅然一探,遗憾道:“庄冥没死,咱们没机会替他报仇,这真是太可惜了。”

    陆合深吸口气,强忍着拔刀将眼前这人斩成两半的念头。

    而刘越轩则是耸了耸肩,说道:“想砍就砍,反正这不是我本身,死不了的。”

    陆合微微点头,然后刀光一闪。

    他倏地拔刀,将眼前的青年,砍成了两半。

    然后虚影破灭,一切成空。

    这一次修行盛典,岳廷凭借横炼神魔之体,参与金丹级数的混战,他虽然道行不足,但是名声显赫,合纵连横,驱虎吞狼,聚众行事,干翻了不少金丹圆满的人物。

    于是,他得以名列前三十,授了从三品官印,得赐宝物。

    此刻他颇为得意,也算意气风发。

    “你好像并不担心你家公子?”刘越轩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我担心他干什么?”岳廷翻了个白眼。

    “难道你也跟我一样,盼着造反吗?”刘越轩笑了声,说道:“若真如此,咱们俩倒是可以联手。”

    “呸!我岳某人忠心耿耿,造什么反?”岳廷不屑道。

    “那你这真不怕你家公子会陨落?”刘越轩问道。

    “你什么时候看见过在暗地里摆弄风波,向来阴险狡诈的货色,会单枪匹马去送死?”岳廷嘿了一声,说道:“若十死无生,他绝对不去,哪怕是宗门之事,他也要留有用之身,今后报仇。而若是九死一生,我家公子这种祸害,定然是稳稳站在一线生机上,你说我担心他,还不如担心我会不会被人半路截杀……”

    “这倒也是。”刘越轩应了一声,又道:“你这一次得罪人不少,而且气焰太过嚣张,京城之外恐怕有人要伏杀你。”

    “真的?”岳廷吓了一跳。

    “确实有这个迹象。”刘越轩点头道。

    “那我怎么办?”岳廷问道。

    “你先出城,我替你规划逃命道路,另外还能在途中,主动伏杀一个人,发一笔横财。”刘越轩说道。

    “伏杀哪个?”岳廷怔了下,说道:“我一向心性善良,没好处的……咳咳,没得罪过我的,我才不会对人家动手。”

    “那个瞧不起你的少年,曾放言要杀你的少年,也确实对你动了杀机的小子。”刘越轩道:“单凭他对你动了杀机,理由足够了罢?”

    “道印级数的小子?”岳廷顿时想到了那个骄傲到了极致的少年,心中一阵不爽。

    “不错,此子身上,具有机缘,他凭道印级数,傲视金丹真人,甚至说过必要斩你……胆敢这般狂妄,必有一番底气,但也不排除他刻意为之,引人前往,反杀于你。”刘越轩说道。

    “那要真是这样,我该怎么反击?”岳廷摸着下巴,沉吟着道。

    “惊天剑陈飞云,他本事不小,真玄之下,能胜他的不多。”刘越轩说道:“你带他一起坑蒙拐骗,培养出过命的交情,日后也容易替公子收服。”

    “照此说来,倒也不错。”岳廷应道。

    “还有,我将这小子离开王城的路径交给你,但你抢了这小子身上的机缘之后,你我必须均分赃物。”刘越轩正色道:“近些时日,我在王城之内,不断发展人脉,已经穷困潦倒了,这也是为了庄冥的大计。”

    “呸!什么叫赃物?什么叫抢他机缘?”岳廷顿时大怒,愤愤说道:“分明是这小子瞧不起我,以道印级数的修为,鄙夷我横炼神魔之体,使得我遭受了极大的心神创伤,这是根据大楚王朝律法,予以自保,从而反击,致使错杀对方,至于那机缘,是我给他料理后事的酬金,叫什么赃物?”

    “……”刘越轩目瞪口呆,隐约有佩服之念,赞叹道:“你这卑鄙无耻的作风,从哪里学的?”

    “什么叫卑鄙无耻?我这是据理力争!”岳廷眉头一挑,得意地道:“以前我出海时,公子就教过我,咱们都是正经生意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师出有名,占了道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