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太虚化龙篇 六月观主

第一八八章 继承传承

    猜测终究是猜测。

    最终推算出来的,未必是真相。

    但至少他们可以通过这样的推测,去缩小范围,尽量贴近真相,甚至可以推算出真相。

    “北域之主,圣宫天王。”

    庄冥念了一声,看向刘越轩,说道:“若照你推测,还不只是他们二位,那西域太华宫主、道宫天尊、大殿元君,其实都有可能?”

    刘越轩点头说道:“其实都有可能,比如大殿元君,乃是苍天之子,他的旧身在天师府手中,也不足为奇;再如道宫天尊,他逆反苍天,或许是要拿回权柄也说不定;还有西域太华宫,她派西方白虎七宿,指点南域领主和洞庭龙君,从而在上古大劫之中,借此影响苍天手中的祖龙帝剑,原因或许也是这个……”

    他念到这里,忽然笑了一声,说道:“不过相较之下,后三者不大可能,应该还是北域之主和圣宫天王的可能较大,尤其是北域之主。”

    推测这种事,倒也不是全无用处的。

    虽然未必是真相,但从目前所知的线索,能推测出来的,极大可能便是北域之主。

    关于井中人的推算,到此为止。

    但是刘越轩又传下了一道合适的阵法,到时候让唐天影等人,藏入北域天界,再去那凌霄井布阵。

    议论此事过后,刘越轩又提及狐尊一事。

    “老狐狸确实知晓不少,它祖上仙神就是北域之主的心腹,后来苍天诞生,北域之主陷入天门之中,它祖上狐族便效力于苍天。”

    刘越轩说道:“狐族时代,守护大渊,这坟冢的秘密,它知道不多,但可以确定……是第四天师。”

    庄冥笑了一声,道:“果然是他。”

    刘越轩说道:“这老狐狸没有破阵法门,只是有些秘法,之所以知晓祖龙帝剑被炼化,跟秘法有关,之后如何破阵,我会以大衍算经,严密推算一番……”

    庄冥问道:“你有多少把握?”

    刘越轩缓缓说道:“这大渊中的阵法很不简单,着实难说,不过……老五现在放下手中事,该修身养性了。”

    老五陆长寿,如今是天工府的主事人,整个大德圣朝的宝物,无论是朝堂官印、军中兵器、甲胄、配物、民间物事等等,都出自于天工府的炼制。

    这些年间,陆长寿几乎荒废修行。

    想要得获第四天师的传承,须得提早准备,好生休养。

    “我会让五师兄加以准备。”

    庄冥说道:“大德圣朝人才辈出,各行各业,日渐壮大,天工府的人手也扩展了不止十倍……如今可堪大用的,也不在少数,五师兄不必再一人支撑整个天工府,也该让他喘一口气了。”

    如今祖龙帝剑,不在庄冥手中,而在天工府。

    近些时日,老五陆长寿,一直钻研祖龙帝剑,只觉玄奥莫测,但是难以解析,获益不大。

    毕竟是苍天的手笔,炼制者又是上古时代最出色的炼宝高人,炼制的更是一尊大神通者,对于精研炼宝的人物而言,这简直是开天辟地以来,诸天万界之中,最为完美的至宝!

    此剑一断,恢复极难。

    至少以老五陆长寿的造诣,远远不足。

    比如让他继承第四天师的传承。

    天工府中。

    老五陆长寿,看着眼前的断剑,眼神中渐生痴迷之色。

    可是感叹之余,更是惋惜。

    这样完美的宝剑,居然断了。

    他更是惊异的是,完美的宝剑,是如何被击断的?

    关于种种,都是他心中的疑惑,而让他苦恼的是,祖龙帝剑的炼制手法,他根本看不透彻。

    此剑如能恢复,必是万古第一神剑,对十三的战力,会有极大的提升。

    而且,祖龙帝剑如能恢复,并且融入大德圣朝帝剑之中,那么提升的不单是十三的战力,而是福泽大德圣朝。

    毕竟大德圣朝帝剑,乃是以国运之势炼制而成,仅次于国印的重要性。

    祖龙帝剑,大神通者之力,融于大德圣剑,反哺大德圣朝,会让全国上下,无形之中,更添锋锐,更加强大。

    “但这剑是要怎么修复?”

    陆长寿十分苦恼,别说是熔炼此剑,就算是续接此剑,也是极难的。

    正当他这般想着,却又得到了庄冥的传讯,让他交接天工府一应事务,自身进行一场闭关,静心凝神,修身养性,准备接受传承。

    “天师府第四天师,诸天万界之中炼宝造诣最高的人物?昔年祖龙帝剑是出自于他的手中?”

    陆长寿先是一怔,旋即心中升起了无比激动的念头。

    大德圣朝。

    边界防线。

    “放开本神!放开本神!”

    “本神为圣朝流过血!本神为龙君立过功!”

    “好歹是护国神兽,能不能尊重一下?”

    金蟾恼怒不已,浑身被捆成一团,活脱脱是一只金色的蛤蟆在乱蹦,毫无威势可言。

    此时金蟾心中,着实怒得不行,它好不容易把洞玄仙庭湖镇压,将所谓敕符传遍洞玄仙庭湖,分封各水域神职,结果还没等它邀功,就被五花大绑,直接送回了大德圣朝。

    “大德圣朝赏罚分明,龙君就是这么对待功臣的吗?”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还有规矩吗?”

    “想本神……”

    金蟾越想越是委屈,然后越是恼怒。

    就在它想要再度说话之时,前方一道光芒飞来。

    “三界巡察使陈飞云,奉命来此,接手罪臣,押送回京。”光芒一顿,现出人身,赫然是个青年,神色严肃。

    “陈飞云?你说谁是罪臣呢?本神罪在何处?本神刚立了大功,可是……”金蟾大声嚷嚷。

    “欺君之罪。”陈飞云看向金蟾,说道:“有没有?”

    “……”金蟾声音一滞,竟然呐呐无言,不敢回应。

    “据龙君提及,你素来心狠手辣,对自己也狠得下心,这一次连龙君都险些被你瞒过。”陈飞云神色古怪,说道:“龙君命我先问你一句,就真不怕誓言应验?”

    “……”金蟾抬起头来,声音低弱,讪讪道:“就随便说说,总不至于来真的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