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刀一耕

第六十五章 爽一下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得却是门道。

    且说那汉子推门进来,一眼看去,席上十几个汉子,一个个都精神饱满,虽不免有人喝得面色涨红,但瞪眼看过来时,仍精光湛湛,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更不要提,就算是纯外行进来都得先吓一跳就陆进那大块头,任是佛祖看了,怕都要赞一句“好一个护法金刚”,他要是钻到林子里,怕是连熊见了,也不愿轻易招惹的,更何况这家伙坐在最下首,此刻回首看过来时,还带着一脸的懵懂呆滞,一看就是个惯会装傻的?

    久在市面上厮混的人都知道,越是这路人物,平日里看上去憨憨的,越是轻易的招惹不得,惹急了,这等人是敢直接把你撕成两半的!

    于是他推门进来时那凌人的盛气,顷刻间便去了七分。

    看那汉子体魄雄健,一双锐目也是精光慑人,如果推开门来,见这屋里坐得是一帮普通人,这会子应该就已经开始发飙了。

    但偏偏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是站在门口,虽强撑着不退,却不免还是有些目光游移,吼完了之后,一时间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样子。

    这时候包间里早就已经安静得针落可闻了。

    偏生人家都推门进来怒吼了,这席上竟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十一个人齐刷刷抬头,却都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尔等……尔等……”

    那汉子明显有些下不来台了。

    但很快,他找到了话口,声气顿时又是一壮。

    “尔等可知,隔壁坐的乃是何人?”

    身为官府的公务人员,理当不与百姓起冲突,虽然这年头没人在乎这个,官场内部,官大一级就是能压死人,官场对外,州官能放火,百姓就是不许点灯,但官方修行者的机构,平常跟民间百姓毫无利益往来,既不吃地方的税赋火耗,也不问民间的案子,这方面的习气,倒是官场内绝少的了。

    因此,杜仪很客气地道:“坐的是何人,与我等有什么相干?我等自买酒,自作乐,又与你们什么相干?”

    两个歌伎,原本坐在墙角处,这时候已经面无人色地站起来了,却没个闪躲处,只是各自攥紧了手中檀板与琵琶。

    那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但又有点发怵的样子。

    众人懒得再跟他聒噪下去,欺负这些人,对大家来说也并不会有什么快感,且不免扰了兴致,于是方骏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滚!”

    这句话戳出问题来了。

    方骏性子粗豪,从来也不是什么善于周应场面的人物,这时候也的确是很讨厌对方跑来打扰兼装逼,说出话来,自然是不客气的很。

    于是,两个歌伎当面,门口还站着一个没敢开口的店小二,那人脸上便有些架不住了,当即便涨红了脸,道:“翎州杜氏,乃本地名门,我家主人乃当今杜氏二少爷,你等何人,竟敢如此无礼!”

    周昂本来纯粹看戏,对这种场面,完全不感兴趣,但这个时候一听“翎州杜氏”,他反倒是激灵一下子,兴趣忽然来了。

    翎州杜氏?

    这个词可是很熟悉啊!

    蒋耘蒋伯道家里的娘子杜氏,就是翎州杜氏的偏支出身嘛!曾经的,自己还一度以为自己快要跟这个翎州杜氏结亲了呢!

    只是,这翎州杜氏虽说不是什么太过显赫的名门,却仍然瞧不上自己而已。

    这么说的话,隔壁坐的居然是自己的小舅子?

    呃……也不对,只是差一点成为自己的小舅子而已。

    这时候,他不由得抬头瞥了那汉子一眼,然后扭头看向席首的高靖高靖此刻正侧过脑袋去,听杜仪在说着什么。

    周昂的听力、嗅觉这些五官,在没成为修行者之前,就已经算是好的出奇,这时候刻意想听,当然就把杜仪小声说的话都清楚地捕捉到了

    “不是什么高门大姓,但也出仕过,在本地,勉强算是有些名号,称名门却是有些吹牛了。其家主名杜冕,隔壁坐的,可能是他的儿子吧!”

    这下子高靖心里有数了。

    说来不是吹牛,只要不是在官方修行者自己的体系之内,在对外来讲,整个翎州郡地面上,可能也就本地太守,在翎州县祝衙门这边,是多少有些面子,让高靖轻易也不愿意开罪的,毕竟人家是封疆大吏嘛!

    但除了太守衙门之外,莫说你一个小小的本地门户,就算真是名门,官方修行者也一样不用鸟你是谁!只是大多数时候,大家跟妖怪们啊,跟那些狡诈的隐秘宗门们斗争惯了,早已习惯了风高浪急的惊险刺激,实在是懒得搭理寻常的这些人,所以一般情况下就能省一事便省一事就是了。

    于是,高靖咳嗽一声,淡淡地道:“既然也是本地名门出身,就不与你计较了,莫要扰了我一班兄弟的雅兴,你自去吧!”

    这个态度,对于高靖来说,已经是相当的息事宁人了。

    周昂偷眼瞥那汉子的形貌,似乎是有点准备借坡下驴了,但偏生就在这时候,隔壁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却是道:“何辕,怎么没听见动静啊?问清楚是谁了没有?问清楚了就给我打!”

    这一嗓子喊出来,不但那站在门口进退两难的汉子顿时被架到了火上,就连高靖的脸色,也是顿时一沉。

    周昂却是不由露出笑容来:嚯!我小舅子挺能作死啊!

    啊呸!他才不是我小舅子!

    “陆进!”

    抢在所有人之间,周昂竟是忽然开了口。

    今晚是陆进的人生中第二次喝酒,而且是在中午刚刚喝了一点之后,这会子不免有点晕晕乎乎的,又乍逢事变,正懵逼呢,忽然听见这一声,都没有过脑子,他下意识的反应,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身长九尺有余啊!

    宛若一座小山也似!

    他看向自家少爷,说:“少爷!”

    周昂淡淡地道:“打!”

    “啊?”

    “啊什么?打!留口气就行!”

    这下子因为刚刚喝酒带来的稍许酒意,瞬间消失不见,陆进推开胡椅,霍然转身应该说,最近跟着郭援学习了个把月,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陆进身上的纯真孩气少了一些,气势提上来一些。

    他这一转身,登时吓得两个歌伎缩做一团,吓得那店小二当即抱头蹲下,而那站在门口进退两难的汉子,当即便蹬蹬蹬连退三步。

    习武之人讲究个身大力不亏,强壮成陆进这个样子,就算你武林高手,看见了也要发怵当然,用兵器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现在明显就是街头斗殴的级别。

    “二少爷,我……”

    那汉子平常的时候在人前,应该也是耀武扬威堪做爪牙的级别,但这会子却全然没有丝毫要打架的冲动,只是转头冲自家雅间那边喊了一声。

    显然,很可能打不过,打得过一个,也可能打不过第二个,但少爷又让打,所以他觉得,应该叫自家少爷出来也看一眼,像这样的对手,能不惹还是不惹的好倒不单纯是自己怕挨打,是他觉得这帮人应该是的确不好惹,自己挨一顿打不值什么,平白帮主家招惹了麻烦,才是死罪。

    但陆进已经大踏步过去了搁在过去,他也就是有膀子蛮力,会杀猪而已,平常却是根本不敢打架的,但最近先是跟着郭援,后又跟着杜仪,他已经开始习武,这时候两个虎步迈出,倒是煞有介事。

    那人似要闪转腾挪,尽量先不跟陆进交手,至少别吃眼前亏,但这会子他还没怎么闪开,却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随后便已经被对方给抓住前襟,将自己整个人拎了起来他双手顿时改做抱住陆进的胳膊,作势欲踹,却不等他使出力气,陆进忽然抓住他胳膊,扔一只小狗小猫一样,直直地掼了出去!

    “砰”的一声闷响,似乎整栋楼都颤了一下。

    那两个歌伎登时吓得尖叫出声,而那店小二则是吓得登时萎顿与地,大喊大叫,“爷爷饶我!爷爷饶我!”

    那汉子先是撞到墙上,随后滑落地面,却是弓起身子,虾米一般缩在那里,疼得连五官都走了形,竟是连一动都动不了了。

    陆进低头瞧瞧,觉得应该符合了“留口气就行”的标准,于是拍拍手,便要回来。恰在这时,隔壁的门终于打开了,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脸不悦地迈步出来,却是第一眼先看到陆进,当时便是一怔。

    随后,他就看到了萎顿在地弓成虾米状,却连惨叫都发不出来的自家打手何辕他那脸色,顷刻间变作惨白。

    “你们……你们……”

    他指着比自己高了两头有余的陆进,手有些发抖,“你们竟敢打人!竟敢打本少爷的人!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这个时候,周昂已经离席,走到了门口,却是正好看到这人说话时的模样,当下不由得心里暗爽这人长得相当英俊帅气,想必他的姐姐或妹妹,也肯定丑不到哪里去,不过,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打完爽一下就好了。

    于是他照本宣科,背起手来,也来了一句,“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