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婆的头号黑粉 暮夏二十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反转 (2/2)

    有的时候江北就在想,赌王之所以交际广泛,朋友遍布全国各地,是不是跟她的‘慈善家’身份有关。

    毕竟如果换成江北自己的话,也很想和这种人交朋友。

    最好是一辈子的那种。

    可惜是妹妹。

    说起来,他突然有点后悔去年在天桥底下把赌王给捡回来。

    应该跟赌王交朋友才对。

    “先把照片曝光出去,节奏带起来。”转给赌王一百块钱充值欢乐豆之后,江北吩咐道。

    “我办事,你放心。”凉凉领着红包,整个人都乐开了花,连忙开始干正事。

    作为黑粉后援会的唯一护法,她对本职工作还是很称职的。

    就在两兄妹开始把照片上传至网上带起节奏时,李幼清战队也结束了分组、选歌。

    “现在我们的分组已经完成,歌曲也已经给到大家手上,接下来我们有三天时间进行练习,希望大家能够全力以赴,在接下来获得一个好的成绩。”

    分组以及把歌曲分配完之后,李幼清拍拍手做着最后阐述。

    毕竟是有好几台摄像机进行实时跟拍,学员们态度上还是表现如常,只是热情比较低,估计和其他战队比起来有不小的差距。

    分组、选歌完毕后,学员们会前往电视台为其准备的练歌房进行练习,练习完后就会有三次现场彩排的机会,彩排结束后就会进入到正式的节目录制。

    当然,导师也是会对学员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指导,不过效果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李老师再见。”

    “李老师再见。”

    少部分学员面带微笑的向李幼清打招呼,大部分学员却都只是跟着附和一下,脸上的笑意都十分勉强。

    “大家加油!”

    李幼清也没有办法,她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足以让学员们信服,要不是今天请来了影后岁夕,甚至连刚才给学员分配歌曲都不知道该怎么选。

    所以,她并不怨学员们。

    “没事的幼幼,其实我觉得你可以稍微强势一点。”岁夕看着有些失落回过头的李幼清,拉住她的手安慰道。

    “我能力差,强势起来也只会让学员起逆反心理的。现在马上考核在即,我还是不要影响他们心态了。”李幼清勉强笑了笑,说道。

    “你啊…”岁夕笑着摇头叹道:“其实在娱乐圈太善良了也不好。”

    “还好吧,感觉我遇到的都是好人。”李幼清嘿嘿一笑,转头看向角落里的江北。

    这个老男人,就知道天天玩手机,根本就不关心她。

    想到这里,原本就失落的心情顿时就变得有点生气,拿出手机准备给发信息过去骂一顿,结果训练室门被推开,两名学员走了进来。

    一人红衣。

    一人黄衣。

    李幼清记忆力很好,有记住她们的名字。

    红衣学员叫做李洋玉,黄衣学员叫做小鱼儿,经过岁夕姐的观察后都被评为风格相近,被放在同组进行PK。

    “老师,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这首歌,请问能换一首嘛?”李洋玉率先一步走了过来,询问道。

    看似询问,语气却没有丝毫尊敬的味道,让一旁的岁夕都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

    在娱乐圈,心高气傲的人不少。

    但这种人往往都混的比较惨。

    目中无人的却一个没有。

    因为这种人混不下去。

    “刚才选歌的时候不是没问题嘛?”李幼清拿过词曲谱,疑惑地问道。

    这首歌是岁夕姐根据观察小鱼儿和李洋玉自身条件选择的一首歌曲,并且刚才是有询问过两名学员意见后才敲定的。

    按理来说,就不应该反悔。

    “这首歌的调太高,我刚才回练歌房试了一下,发现没有办法唱上去。”李洋玉指着词曲回道。

    唱不上去?

    “唱不上去可以练,好声音不就是一个让你实现自我突破的舞台嘛?”岁夕看了一眼词曲又道:“这首歌的调也不算高吧?以你的条件来讲应该是可以唱上去的。”

    “岁夕导师,我最近嗓子不太好,医生不建议唱太高的音,所以还是希望可以换一首歌。”李洋玉咬咬牙,坚持说道。

    歌的调虽然有点高,不过她确实也能唱上去。之所以选择要换歌,是因为在练歌的时候发现同组学员小鱼儿唱这首歌比她要强很多。

    自己都能听出强弱,比赛结果自然没有悬念。

    可她不想输,她想拿冠军。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求换歌。

    如果是换做其他导师,李洋玉可能还没有这个勇气,但现在导师是李幼清……

    李幼清看着手里的词曲,又看了看李洋玉和后面的小鱼儿。

    “我无所谓。”小鱼儿看了一眼自己同组的学员,表示没问题。

    她哪能不知道对方是因为听出彼此差距才要求换的歌曲,但那又怎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花里胡哨的操作都没有用。

    “那行吧,我们换一首。”犹豫半晌,李幼清还是答应换歌。

    李洋玉这才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意。

    岁夕也没有出言阻止,毕竟她只是‘助阵导师’,不能夺走风头。但内心却微微一叹,不赞同这种做法。

    接下来,李幼清导师的威严怕是要荡然无存了。

    不过随即她目光捕捉到了在观察这边情况的江北。

    是了……有江先生在,肯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

    ……

    “哥,岁夕在看你。”

    “嗯,我知道。”

    “外面的野花虽然香,但家花还没采呢,咱们得稳住啊……”

    “就你事多,刚才拍的视频别发出去。”

    赌王收起手机,点头回道:“我知道,发了容易让舆论倒向嫂子那边,毕竟那名学员的做法有点过分。”

    “她好像是叫李洋玉吧?”江北摸着下巴思索道。

    “没错,好像是李舒服的侄女。”

    李舒服的侄女,果然富家女就是容易染上一身的公主病。

    “我去尿个尿。”凉凉起身朝外面走去。

    这时小鱼儿和李洋玉也选好新的歌曲,折返回练歌房练习。

    “凉凉。”小鱼儿朝赌王招了招手。

    “去厕所,要一起嘛?”凉凉驻足问道。

    “好啊!”

    女孩子就这样,上厕所总是喜欢结伴而行。

    女士洗手间,赌王和她的好朋友一边洗着手一边聊天。

    “刚才李洋玉为啥要换歌?”

    “她觉得那首歌唱不过我。”

    “换一首就能唱过了?”

    “这首我更熟。”

    “你太欺负人了。”

    “我看见你偷拍了,我有没有出镜?”

    “有,你们四个人都有出镜。”

    “那有没有把我拍丑?”

    “肯定没有。”

    “发到我手机上看看。”

    “行,发给你了。”凉凉擦干净手,拿出手机把那段视频发过去,两人这才朝外面走去。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脚步声。

    “刚才李洋玉去换歌了,而且李老师还同意她更换歌曲。”

    “啊?不是吧?”

    “有什么奇怪的,李老师本来能力就不行,肯定镇不住李洋玉的。”

    “说的也是,其实我也有点想换歌,感觉这首歌唱的不好。”

    “我也有点想换。”

    “要不我们也去找李老师换歌吧?”

    “等等,你们快看微博!”

    “……”

    微博一点都不好玩,至少对于李幼清来说是这样的。

    她一直想不明白,自己都那么低调、谦虚、待人和善,为什么还会有人要拼命的黑她?

    就连给学员分组、选歌的录制场景都会被人偷拍上传到网络上去作为她的黑料。

    最关键是,明明就是学员翻白眼、不屑、闭目养神,跟她有什么关系?这都能黑到她身上来?

    还说什么是因为导师实力不行,引得学员全体不满,才被摄影师抓拍到各种奇葩的表情镜头。

    是这样嘛?

    是这样嘛!

    是的。

    “唉……”李幼清头靠在训练室的沙发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气已经是气不过来了,她现在只想静静。

    “江先生不去安慰一下幼幼嘛?”岁夕站在江北身旁,看着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李幼清,好奇地问道。

    “这个时候她更需要静静。”江北神色淡然地回道。

    “我很好奇这种办法能行吗?”岁夕眉头思索地问道。

    导师压不住学员,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处理的事情。

    “还有后手,不出意外是可行的。”江北犹豫了一下,沉吟道。

    现在黑一波,加上最后总冠军内定,基本上就算是完美落幕。

    后手?

    突然手里的手机震动,岁夕拿起来打开一看,美眸微微一亮。

    “这就是江先生的后手嘛?”

    “嗯?”

    江北一愣,我的后手还早着呢,你就知道了?

    疑惑之下,他也拿起手机打开一看。

    顿时,脸就黑了下去。

    ……

    几个小时前微博某博主曝出有关李幼清在讲课时学员在背地里的一些懒散、翻白眼、不屑、闭目养神的表情。

    本来这应该是学员本身的问题,但抓拍的表情过多,三人成虎的故事让网友们纷纷把矛头指向了导师,认为是导师本身实力不济才导致学员们会出现这种负面表情。

    所以才有了新热搜#李幼清战队学员表情包#的出现。

    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后,这个话题风向就开始转变,缘由是微博认证好声音学员小鱼儿实名曝出两个问题。

    第一:李幼清找到岁夕作为助阵导师,很合理的分配学员阵容以及选手,部分学员都表示了认可以及肯定。并没有像微博上传的那样大家都对导师有意见。

    第二:李幼清导师旗下某位学员强行要求导师二次更换演唱曲目,并且部分学员得知后竟纷纷想要效仿。问学员素质何在?

    然后,还附带上一段视频,里面内容正是李洋玉要求换歌的场景。

    当然某位学员脸上还是被打上了马赛克。

    有视频证明,加上好声音学员实名认证,使得整个风向顷刻改变。

    “这些学员怎么回事?导师就算实力不行你们至少也应该尊重比赛规则,尊重导师做的决定啊!”

    “就是,参加个比赛跟逼宫一样,李幼清就算是不行,但也不是你们这群新人能够比的好嘛!”

    “导师实力哪里不行了?”

    “说归说,但你要真看不起河马手机全球推广主题曲演唱者就是沙雕了。”

    “今年音像奖就要开始,《我的梦》据说很有可能是最大赢家,李幼清要荣誉加身啊!”

    “论成就,人家李幼清好歹也是华影影后呢,不比其他三位导师差。”

    “一群小屁孩,还没出道就不懂尊重前辈,就这还想混娱乐圈?”

    “黑归黑,这次我站李幼清这边!”

    “对!支持幼幼,把那些问题学员踢出好声音!”

    风向的转变,令人措手不及。

    也使得整个局面瞬间反转过来。

    当天下午,当李幼清和岁夕开始对学员们进行辅导、解决问题的时候,所有学员都是毕恭毕敬,进门开口就是一句‘李老师好’。

    这让李幼清有点疑惑,因为她绝望过程中并没有上网,所以不清楚网上所发生的事情。

    直到李舒服带着李洋玉亲自进来道歉,她才明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