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婆的头号黑粉 暮夏二十

第一百三十三章 身份曝光?

    “哥,你觉得许汉洲会守住这个秘密吗?”回家的路上,凉凉一边蹦蹦跳跳,一边问道。

    “只要他还有想回娱乐圈的心,应该就不会把秘密曝光出去,毕竟这对他来说并不会有什么好处。”江北思索了一下,回道。

    “那哥哥就真的没想过帮帮他嘛?感觉好可怜的样子。”

    赌王无愧于‘慈善家’的名头,心软是病。

    “世界上那么多可怜人,你总不能一一去帮吧?”走进电梯,江北摸了摸赌王的小脑袋,笑道。

    赌王嘿嘿一笑,觉得哥哥这话说的有道理,索性就不去纠结,从兜里掏出两颗糖:“这是刚才在餐厅时拿的,给!”

    “不吃了,每次吃你的东西总感觉要出事。”江北摇摇头,此时电梯门打开,连忙率先走了出去。

    “真是这样嘛?”凉凉歪着脑袋一脸疑惑跟出来,却发现哥哥眉头皱了皱。

    “怎么了?”

    “空气里有一股香水味,家里面应该有人,你把手稿藏起来先。”江北示意凉凉把手稿藏好,这才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入眼就看见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约莫八公分往上。

    这种高跟鞋幼幼可不会穿。

    当然也有今天她穿出去的平底鞋,所以不出意外她应该是带着客人回来的。

    倒是挺意外,因为结婚一年,除去影后岁夕、海大胖之外,李幼清还真没有带过其他人回家。

    难道说又是影后岁夕?

    来做什么?

    怀揣着疑惑,江北四处扫视了一遍客厅。

    没有人影。

    只有书房隐隐约约传来对话声。

    卧槽!

    书房!

    “砰~”

    这时,后面的凉凉把门带上,关门的声音可能大了点,引起书房的注意。

    李幼清的身影立马出现,看到他后皱着秀眉问道:“你们去哪里了?怎么电话都打不通?”

    “刚才物业投诉凉凉打小朋友,我带着去处理了一下,电话应该是没听见。”江北说完顺手拿起手机,果然上面有一条未接通话记录。

    “是,我又打小孩了。”凉凉一脸委屈,嘟着嘴小声逼逼。

    “幼幼,是你老公回来了嘛?”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李幼清旁边多了一位成熟的女性。

    黑色宽松针织毛衣包臀,下面全是腿,连裤子都看不见。

    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配上一头大波浪,散发着熟女的气息。

    见他目光投放过去,对方落落大方,一点都不害羞的对视。

    这女人,见过大世面。

    渣女。

    “对!来,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公江北,小姑子张九凉;这是我闺蜜龙安玉,刚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

    “……”

    夜晚。

    龙安玉不出意外的留下来吃晚饭。

    作为家里的主厨江北自然毫无意外的要掌勺。

    李幼清则在客厅里陪着龙安玉聊天,不过聊着聊着小妮子就偷偷钻进厨房从后面掐了一下他的腰,恶狠狠地质问道:“说,你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年轻的时候学过几年。”江北不动声色地回道。

    从这一刻开始,就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他得提高警惕应对,避免任何暴露自己。

    “那你为什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羞耻过往,难以启齿。”

    “呸!不要脸。”李幼清轻啐了一声,咬咬牙走出去,还留下一句狠话:“别以为就想这么蒙混过关,晚上再来收拾你。”

    “哥,你终于要走向人生巅峰了。”蹲在垃圾桶旁择菜的凉凉一脸羡慕地说道。

    “你嫂子肯定看到书房里的手稿了,我已经暴露了。”江北翻炒着菜,苦笑道。

    “那有啥办法,谁让你总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下出事了吧。”凉凉耸耸肩,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说道:“你看,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安城赌王。这一手提前拿走《摄影机》手稿的操作就很棒,避免嫂子发现你是暮夏的证据。”

    江北闻言一愣,顿时回过神来。

    对哦!

    书架上的手稿全都是他以前写下来的,除去《摄影机》之外其他手稿都还没有问世,所以就算被幼幼发现了,顶多就是暴露自己有点这方面的才华,至于他就是暮夏这个秘密应该还没有被发现。

    “不过就是不知道嫂子会不会对你的手稿感兴趣,要是感兴趣的话就难搞咯!”凉凉摇摇头,抓起个土豆削了起来。

    是啊……

    幼幼要是对那些手稿感兴趣可咋整。

    想到这里,江北也是一脸忧愁。

    饭菜很快就做好,一家三口外加客人龙安玉一起享受着这顿晚餐。

    席间,主宾相谈甚欢,龙安玉又是一个非常能说会道的女人,无论你说什么话都能很好的接住,并且往幽默有趣的方向引去。

    但通常就是这种女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因为你根本无法猜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就比如江北猜不出龙安玉总是把目光放到自己身上的原因。

    难道是长得太帅掩盖不住散发的魅力?

    “感谢今晚江先生和幼幼的盛情款待,我敬你们夫妻一杯吧。”

    正琢磨着,红酒杯被一双长嫩白皙的手举着,龙安玉笑靥如花的看着他。

    “龙小姐客气了。”

    “敬一杯怎么够,结婚的时候你都没来,最少得罚三杯才行。”李幼清假装不满的调侃道。

    “三杯喝下去,今晚可就没办法回去了。”龙安玉笑容依旧,回道。

    “没关系,要是喝醉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反正我们也好久没在一起聊天了。快喝快喝。”

    或许是很久没有和闺蜜见面的缘故,李幼清整个人都很是开心,小女儿神情尽显。

    “那晚上我可要和你睡一张床哦……就是不知道江先生会不会生气呢。”

    龙安玉喝下一杯酒,明亮的眸子看向江北,晶莹的酒渍染上了红唇,灵活的舌头一卷而过,留下令人遐想联翩的空间。

    只是江北一点想法都没有,反倒是逐渐怀疑起龙安玉的来意。

    “我哥倒是不会生气,床也够大,睡三个人应该没问题,就是不知道龙小姐能不能接受。”赌王张九凉剥着虾壳,一脸淡定的说道。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李幼清瞪了一眼凉凉,这才向龙安玉解释道:“安玉你别生气,凉凉这丫头叛逆惯了。”

    龙安玉笑盈盈的摇摇头,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出现什么表情变化,只是临了又和江北对视了一眼,这才和李幼清继续聊着喝着。

    偶尔也会把话题转向江北或者凉凉,让大家不至于冷场。

    看上去很和谐的一顿饭,但总感觉有几分别扭和怪异。

    直到晚饭结束后,这种感觉仍在没有从江北内心去除。

    疑惑的他趁着凉凉洗碗,李幼清陪着已经有八分醉的龙安玉在客厅里喝茶闲聊的功夫,来到书房书架旁站着。

    书架上摆满了书籍。

    大部分都是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些名著、历史以及国家的书籍。

    除去购买的书籍之外,也还会有他写的一些为数不多的手稿。

    就比如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写的三部影视剧剧本。

    这些东西都被他放在书架的最上方藏着。

    由于是书架顶端,高度还是有的,所以一般来讲如果不踩在椅子上是没办法看到顶层的情况。

    江北脱掉鞋踩在椅子上,达到和书架顶层视线齐平的程度,从上面拿下一份手稿。

    一股淡淡的香味从手稿上传来。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和白天在门外时闻到的香味一模一样,也就是说手稿确实已经被发现。而且不仅是幼幼,连龙安玉也有看到这份手稿。

    江北紧接着又拿下来几份手稿,发现上面都有着那股香味,顿时没忍住轻叹了口气。

    这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摄影机》手稿提前被凉凉拿走,要不然今天乐子可就大发了。

    想到这里,江北把手稿重新放回去,然后朝外面走去,准备找凉凉商议一下对策。

    结果刚走到客厅,就听见幼幼喊他:“北北你可以过来帮我一下嘛?安玉她喝醉了。”

    江北走了过去,看着龙安玉正躺在沙发上,脸上满是醉酒的红润,几分凌乱的发丝贴面,在柔和的灯光照射下,确实有几分醉美人的味道。

    “帮我把她弄进卧室。”李幼清虽然学过空手道,但想要抱一个大活人进屋还是很困难的,所以只能把人给拖起来,让他帮忙打下手。

    “你放着别动。”江北摆手示意道。

    “不行的,晚上天冷,睡沙发会着凉。”李幼清有着担心的说道。

    “没让她睡沙发,凉凉你过来一下,帮忙把人抱进卧室。”江北朝厨房喊了一声。

    “好嘞。”

    凉凉刚好收拾完厨房,走到龙安玉身旁一把抄起,轻松抱着进了屋。

    “把她放这边。”

    李幼清也跟着进去,屋子里传来她的指挥声。

    江北倒没有心情去关注房间里的情况,坐在沙发上沉思。

    没过一会凉凉走了出来坐下,说道:“她没喝醉。”

    “我知道。”江北点点头,表示清楚。

    “感觉这女人有问题,要不要我去调查一下?”

    “可以嘛?”

    “当然,这世界上没有我安城赌王办不到的事情。”

    “那暮夏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来?”

    “嘿嘿,微博已经验证成功了。我这就回屋发条微博回应,然后就去调查龙安玉的信息。”

    “别废话,赶紧把暮夏名头给做实,我怕一会你嫂子就要拷问我了。”

    江北猜的确实没有错,在安顿好假睡的龙安玉之后,李幼清从房间里走出来带上房门,立马走到他面前蹲下,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问道:“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暮夏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