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婆的头号黑粉 暮夏二十

第四十七章 张九凉到底具有哪些神通?

    凉凉换地方看牌不过是一个小插曲,除去江北以外谁都没有过多的去在意,甚至大姑李雪梅瞧了一眼已经见底的水杯,直接指挥道:“那个凉凉丫头,帮大姑倒杯水。”

    不得不说,李雪梅属实是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使唤人更是随手就来,压根不看你是谁。

    被使唤凉凉肯定不高兴,但一想着能待在房间里看牌局便又忍了下来,起身去拿了一个天蓝色的茶壶进来。

    李强国家并不喝桶装饮用水,通常都是把水烧开后装进茶壶中保温,需要饮用的时候再倒出来。

    倒不是说这种方法和饮水机有什么好坏之分,无非是李强国他们这一辈人都是这样过来的,有着自己的一套生活习惯罢了。

    “咕嘟嘟”

    水壶里不断地冒出热腾腾的开水,咕嘟咕嘟的往茶杯里面倒,翻起底下的茶叶涌动。

    “咕嘟嘟~”

    起初谁都没有在意。

    这不过是一次倒水,一次热水流入玻璃杯,一次茶叶沸腾的场景。

    但就是在刹那间,房间里传出一声‘砰~’,只见茶杯应声炸裂,所有人瞬间遭到惊吓,大脑宕机。

    “啊!”

    紧随其后就是大姑李雪梅吃痛的尖叫声,爆裂的热水溅到她的胳膊上。

    由于杯子是放在李雪梅和李强军中间,所以李强军也遭到了热水溅烫。

    好在茶壶里面的水已经有过一段时间,温度不是格外滚烫,所以仅仅只是泛起了红。

    不过遇上这种事情李雪梅要是不发飙那就属实对不起她的人设,捂着胳膊扭头怒瞪凉凉就准备训斥,但话到口中又给憋了回去。

    因为凉凉一双手上正握着碎裂的玻璃片,满满地都是。

    剩下握不住的,也都只是散落在地上。

    李雪梅这才反应过来,她只是被开水烫了一下,却没有被爆开的玻璃碎片扎中。

    “凉凉你没事吧?”李强国可没心情关注李雪梅,第一时间看着凉凉急切地挥手道:“快把碎玻璃丢掉丢掉!”

    江北也是一脸担心,直接起身走过去要去帮忙。

    凉凉连忙摇头嘿嘿笑道:“没事没事,这些玻璃碎片没扎到我,你们继续继续,这里我收拾就好。”

    说罢就把碎玻璃捧着丢进垃圾桶里,然后冲着哥哥摊了摊手心手背,发现确实光洁细腻,一点划破的痕迹都没有。

    江北和李强国一看这才放心。

    倒是李雪梅还是有点不高兴,看到凉凉没事就忍不住开始逼逼:“你这丫头做事就不能小心点嘛?毛毛糙糙的。”

    李强国和江北听了都是眉头一皱,老男人眼里更是出现了几分厌恶,开始在心底琢磨要不要让李舒服直接把如玉、如季两姐妹冷藏个几年,省的李雪梅一天天的猖狂至极。

    倒是今天凉凉的脾气格外好,愣是当作没听见乐呵呵地跑出去拿抹布扫把打扫干净。

    一番小插曲后,牌局得以继续开始。

    第一局胡牌的是李强军,他抓了一手自摸,通吃三家。

    此时凉凉刚刚打扫完,然后重新去拿了水杯倒好水放置妥当,蹑手蹑脚的把自己的小板凳搬到李雪梅和李强军中间坐下。

    或许是因为凉凉听话又帮忙重新倒了一杯水的缘故,李雪梅对她的态度和语气缓和了不少,趁着麻将机洗牌的时候端起水喝了一口,说道:“你这丫头笨是笨了点,不过做事倒是还挺勤快,今年多大了?嫁人没?”

    凉凉闻言挠着头嘿嘿笑道:“今年刚满二十,还没嫁人呢。”

    李雪梅一听,一边摸牌一边回道:“二十岁还没嫁人可不行,像我们村大部分姑娘十七八岁都生娃了,回头大姑给你介绍一个啊,保准你满意。”

    “那大姑介绍的一定很优秀,我看行。”凉凉连连点头回应。

    “嗯……”李雪梅没法回应这句话,因为她这个时候正在犹豫选什么缺。

    麻将打的是缺一门,并且不带东南西北中发白,所以在开局都得选择一门不要的牌。

    李雪梅的牌有点平均,万字五张、筒子四张、条子四张。其中筒子和条子都有对子,属实让她有点难以抉择。

    “大姑,我觉得不要这个挺好。”凉凉见李雪梅犹豫不定,便悄悄伸出手指了指。

    指的是万字。

    “为啥?”李雪梅疑惑地问道。

    “因为有碰才有杠啊!大姑你今天手气这么好,肯定能碰啥摸啥的。”凉凉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雪梅一听觉得挺有道理,便点头道:“说的也是,那就打这张了。”

    最终李雪梅听信了安城赌王的谣言,选择了打万字。

    然后接下来一整局,李雪梅确确实实把手上的对子都给碰掉了,也确确实实‘运气爆棚’连着补杠两次。

    但她一局下来却打出了十三张万字,最终牌局打完发现连‘叫’(听牌)都没有。

    按照规则,没有‘叫’就没有杠钱,并且这一局其他三家也都没有胡牌,但除了李强军也没有叫之外,江北和李强国都是清一色。

    也就是说,李雪梅和李强国每人要赔两家清一色。

    俩人看到这个结果后脸都差点黑了,好在之前一直赢,所以倒也没有说什么。

    “哎呀!难怪不上牌,原来大家都在掐清一色,太可惜了……”安城赌王看到这个结果后忍不住摇摇头,紧接着顺手就把茶杯拿起:“大姑,喝口水。”

    “确实。”李雪梅一开始是对凉凉有点意见的,不过凉凉又是解释又是给她递茶,让她内心的虚荣感得到极大增加,所以便改变了内心的想法,喝着水表示赞同。

    “看来我这是要转运咯!”李强国可不管这些,几圈下来这还是他第一把挣钱,整个心情瞬间就变得好起来,乐呵呵地摸牌。

    “老幺你真是想太多,今天必然是我和你三个大杀四方。”李雪梅冷哼一声反驳道。

    紧接着就是一番扯嘴皮子,只有一直默不作声地江北看着自己面前的牌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不要筒,三筒!”李雪梅这把是庄,直接打出一张三筒。

    “胡了,地胡。”江北把牌一推,只见牌面上全是筒子,一张其他花色都没有。

    这运气,似乎就好起来了呢!

    事实上这才仅仅只是开始,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李雪梅和李强军胡过的牌几乎能够用一只手数的清楚。

    而反观江北和李强国这边却是运气爆棚,把把清一色、小七对、杠上花乃至十八学士都能出现,直把李雪梅和李强军二人打的落花流水,脸上满是阴霾,压抑的情绪就差临门一脚便能爆发。

    这一点安城赌王对此表示赞同,因为她一开始还能这边给给建议,那边给给建议;但是到了后来她感觉到了气氛的转变,便立马坐直身子不说话了,只是在内心把自己代入进去,疯狂意念要牌。

    只可惜意念要牌也没能拯救的了一直输钱的李雪梅和李强国二人。

    输钱如流水,很快李雪梅准备的现金便输光了,她直接拿起手机给楼下的女儿如玉打了个电话:“拿点现金上来。”

    电话里如玉可能是在解释身上没有什么现金,然后直接激怒了李雪梅,对待自己女儿她不需要什么顾忌,破口大骂:“没有现金不知道去换啊!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蠢货!”

    说完便把电话一挂,阴沉着脸说道:“先欠一局。”

    “大姑,我这里还有点,你可以先拿着应急。”这时凉凉拿出两张一百元现金递过去,小声说道。

    “行,还是你这丫头好,大姑没白疼你。”李雪梅也不客气,瞬间开心的接过钱支付了上一把的牌钱。

    “嘿嘿……”凉凉憨憨地挠着头鼓励道:“大姑加油!”

    “嗯!”

    只是哪怕赌王借钱也没能挽回一泻千里的局势,最终在晚饭开始前这场麻局得以结束,不出意外李雪梅和李强国输了个精光。

    李强国和江北成为了最大赢家。

    “吃完饭继续来!”李雪梅输得心疼,不甘心想着回本,吃饭的时候嚷嚷道。

    “吃完饭都八九点了,下次吧。”李强国不愿意,直接拒绝。

    这下李雪梅纵使不开心,也不能强求大家继续,只是在吃完饭后气冲冲地带着一家人离开,临走时还抱走了一盒上好的茶叶,两瓶高档红酒。

    “大姑,我那二百块钱你可得记着还呀!”凉凉站在院子里招手喊道。

    坐在车里的李雪梅听完直接把车窗摇上,冲开车的女儿吼道:“还不快走!”

    如玉被吓的一跳,慌乱的连手刹都没拉便踩油门开车,并且拖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

    不过从车子左右摇晃看来,想必李雪梅应该正在车里咒骂如玉。

    “哎!今天真是太舒服了,这才是我今年最想要的礼物。”看着两家人离去,憋一天的李强国终于忍不住抬起双手伸了个懒腰,惬意地说道。

    “啪嗒~”

    兜里的手机却因此花落,掉在了地上,站在一旁的李幼清蹲下帮忙捡起来,打趣道:“爸爸您今天和北北赢了大姑和三姑父这么多钱,想必她们晚上回去怕是也不着觉了。”

    “这叫做因果报应,让她们得瑟。”李强国不以为意,接过手机打开看了看,突然眉头一皱:“手机摔坏了嘛?怎么按不动。”

    “我看看。”李幼清接过手机开始拨弄,李强国也没有在意,转身朝房间走去,喊道:“老婆子,去给凉凉收拾房间,今天晚上就别让他们回去了,不安全。”

    “好。”

    “北北呢?”

    “在厕所吧好像。”

    “我去看看她们还顺走了啥东西。”

    别墅内聊着闲话,外面的李幼清慢慢朝里面走去,一边低着头拨弄手机。

    拨着拨着,小妮子整个人便突然愣住,眼里露出震惊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