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正德 江湖大侠客

第一百九十一章 保命

    看到管家已经栽倒在了地上,杨莲转回来头看着坐倒在地上的小妾,轻声的开口道:“你可能不知道咱家是谁,咱家可以告诉你,咱家是太子殿下身边的太监。所以你也不用担心,咱家说的话就是算数的。如果你告诉咱家咱家想知道的,咱家肯定保你无忧,也可以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你要不说,你们一家三口都活不了。”

    随着杨莲的话音落下,站在管家身边的手下猛地抽出了腰间的刀,直接将刀架在了昏死过去的管家的脖子上。

    杨莲则转头看向了秦勇,笑着说道:“秦大人,这里的事情咱家会如数向太子殿下禀报。看在你帮我们的份上,咱俩可以在太子殿下面前为你美言几句,或许你不用受牵连。不过咱家也不是白帮忙的,咱家有条件,只要你这个小妾告诉咱家一些事情,你就不能再伤害她,放她一条生路。如何?至于孩子不是你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再找一房小妾生就是了。”

    这话说的很难听,什么叫孩子不是我的没什么大不了,这是人话吗?

    不过秦勇也知道,这是杨莲对自己释放的善意,他愿意帮自己。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在查什么,但是事情肯定不小了,而且肯定牵扯到了自己的家里。

    这个瓜落自己是吃定了。

    自己刚刚心如死灰,一方面是因为小妾孩子不是自己的,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前途无望。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次要完蛋了,没想到杨莲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位在太子殿下面前是什么地位?

    秦勇是知道的。如果他愿意帮自己说话,那么事情说不定真的有转机。毕竟太子殿下现在的实力不容小觑,安排一下自己还是很容易的。

    虽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但是眼前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是自己唯一的出路了。

    人在落水的时候会抓住自己所能抓住的一切东西,即便这件东西可能要了自己的命。但是没有办法。

    如果不抓住,现在就没命了。即便是饮鸩止渴,那也顾不得了。

    秦勇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轻轻地点点头,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在一边儿的牟斌看了一眼秦勇,目光中闪过了一抹诧异。

    他没想到秦勇这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知道该怎么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这是一个人才。

    看来自己应该找机会接触接触他,如果能够谈得来,或许能够携手做一些事情。

    杨莲自然顾不上牟斌的小心思,转头继续看着坐在地上的小妾,开口说道:“看到了吗?咱家说能放你一命,就必然能够放你一命。但同时也意味着如果咱家想让你死,那么你也活不了。而且咱家是一个没有家人的人,也没有后人,最见不得别人一家人团团圆圆,而且还有后人。如果你不说,咱家必然送你们一家到下去去团团圆圆。”

    小妾脸上带着眼泪,颤颤微微的说道:“公公请问。”

    杨莲点了点头问道:“你是什么人?家住何方?家里面还有什么人?”

    听了杨莲的话,小妾抬起头,她没想到杨莲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或许是因为实在是说不出口,所以她有些犹豫。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杨莲声音有些森然的说道。

    转头看了一眼管家,小妾开口说道:“奴家江西人氏,是一个暗娼。半年前被人找到带到了京城,跟着奴家一起来的是奴家的妈妈,我们被人带到了京城之后就被交给了这个管家。”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秦勇更是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自己的小妾。

    居然是一个暗娼!这怎么可能呢?

    所谓暗娼,在这个时代其实指的是跑单帮妓女,也不去青楼,自己弄一个院子,自己就开干,很像后世香港的一楼一凤。

    这种人很多,干这行的原因也很多。但是谁也没想到这里会居然会出现一个暗娼。

    “继续说。”在震惊之后,杨莲继续问道。

    反正都已经说了,小妾自然不会再隐瞒,直接开口说道:“那时管家就说了,他要奴家嫁人,而且还是嫁给官家做小妾。对咱们这样的人来说,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嘱咐我,就说我是他的远房表妹,家里遭了火灾,父亲被烧死了,我的妈妈就是我的亲母亲,是她带着我到这儿来投奔他的。他还给了我一笔钱,我当时也是没有办法,所以就答应了他。我知道我要是不答应他,他会杀了我。”

    这一点在场的人都是都不怀疑,杀人灭口也不是什么大的事情。

    “送你来京城的那些人,你还知道是什么人吗?”杨莲追问道。

    这里显然是一条重要的线索,如果那些人真的能够找到的话,那么必然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甚至能够顺藤摸瓜。不过杨莲觉得希望不大。

    “回公公,奴家不知道。他们只是把奴家绑了送了过来。”小妾摇摇头说道。

    “那你继续说。”杨莲点了点头。

    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没有什么太奇怪的。

    “后来奴家就嫁进了府里。老爷对我很好,夫人对我也很好,我也每天很纠结。但是奴家没有办法,也就只能在这府里边儿应付着,想要逃跑也跑不了。”

    “管家让奴家怀老家的孩子,可是我怀不上。做暗娼这么多年,哪有那么容易怀孩子的?早些年早就吃了药了,已经生不了了。不过管家给我拿了一副药让我吃,他说能治好。我吃了大概有三副药,管家就把我给睡了。”

    “那段日子老爷整天忙,也不过来,管家就每天晚上到我房里。大概半个多月之后吧,我的月事就没来。”

    小妾面无表情的说道,似乎并不是在讲自己的事情。

    秦勇身子颤抖着,脸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转头看着昏倒在地上的管家,露出了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被坑了的话,那他也是够傻了。

    轻轻的点了点头,杨莲继续问道:“你认识那个叫青叶子的道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