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138章 看图说话

    李建国也有点惊讶,这车是意大利的吗?

    目录上写的产地却是波兰呢!

    意大利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波兰是社会主义社会,两个阵营,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好可怕的感觉,屋子里的空气感觉都凝重了起来。

    “嗯,菲亚特就是意大利的。你找下意大利,德国下面,地中海上方,长得像个小腿的。他们足球踢得不错,分级联赛搞得很好,82年西班牙世界杯意大利拿了冠军,德国是亚军。”

    李一鸣知道这个年代的人对国外的事了解得比较少,很多人都没看过世界地图。

    李一鸣家也没有世界地图,不过他会去新华书店看,站在柜台前面就那么看。

    那个柜台后面还有个地球仪,然后上方的世界地图却是一张图,像是把地球的皮扒下来摊平了。

    无论是地球仪还是世界地图,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一堆国家和地区,名字又多还不好记,很多人都是颇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心中带着对世界这么小的感慨。

    李一鸣却会看很久,中国在中间很显眼,上头的那苏联好大好长,横跨欧亚,沉沉地压在中国上方,中间夹着个地广人稀的蒙古国。

    但赵红军应该比普通人多点见识,因为对面墙上就有三张地图,一张世界的,中国摆中间,再过去就是闽省的地图了,涉外宾馆这都是必备的。

    李一鸣手一指对墙,上面那张世界地图,随口说了一大堆话。

    赵红军转身花了点时间才找到这破地方,张口就是:“真小,跟咱们省似的,奇怪,怎么能拿世界杯冠军呢,我们连个香江队都踢不过这离德国还隔着奥地利,这些国家感觉真小,加起来也没咱们大,咱们”

    李一鸣头也不抬:“他们踢球人多,那奥地利也是轴心国的,他们跟德国就是一家子。当时德国第一个占领的就是波兰,都没用几天,瑞士是一直保持中立,私下里他们借这机会做了不少生意,那地方银行很多,吞了不少犹太人的存款,因为那些人很多都死了,钱就变成他们的了”

    原来是这酱紫,原来是酱紫!

    赵红军慢慢扫着这片地区,他不是没看过,但有人指点着看和自己随便看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李建国也跟着看,世界地图那看起来感觉真是不同,如果带着解说,几乎能感觉到那纸后面涌动着的战火和硝烟。

    德国现在分成两半了,一半叫联邦德国,一半叫东德。

    东面的波兰,好像听说这社会主义国家前两年出啥问题来着,赵红军是记不起来了,但当时他也不敢多问。

    转身回桌前,看看目录上写的产地是波兰,赵红军心都抽了,意大利生产,我们跟波兰进口,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们又被骗了吗?

    这进口的事可是中央级别的,一个宾馆被骗吃骗喝是丢脸,和国家被骗那程度

    不不,我的眼界应该更高更广一点,赵红军看向地图,东西两大阵营中间那是沉沉铁幕,波兰,他们背叛了吗?

    赵红军的心理活动被习惯性的惊讶表情重重掩盖了:“一鸣同志,这个有问题吗?”

    “一鸣,就是那天送你吴伯伯和你国平叔的那车,你觉得这车有什么问题?”李建国也好奇问了句。

    “是质量还是”赵红军还是忍不住了。

    “问题现在就这水平吧”

    李一鸣看着纸面,他也不知道这车子到底好不好,但他知道现在的车子都不先进,但谁让咱们造不好发动机呢!

    “这菲亚特是意大利的汽车集团,很大,有点历史,这里写着是波兰产地。

    可能是波兰引进他们的生产线,所以这126车型后面加个,这就是波兰,对,可能就是这样子”

    “这个就是波兰的意思?”赵红军小心问道,他是半点没看出来,不过听起来有道理,而且一鸣同志很博学。

    他看着李一鸣的表情,看不到,因为一鸣同志头是低着的。

    赵红军想起多年以来的相似场面,那些年里,自己不只一次见到过父亲遇到难题时也是这样:

    他脸色沉沉地坐在桌前,看着文件,好像石像一样,手里拿着的烟长时间都不会去吸一口,任凭着烟灰长长一段终于落下

    最后可能是发出一声叹息,站起来看着窗外不知道什么地方。

    而一鸣同志,现在好像也在思考着什么重大的问题。

    是不是确证了这个波兰,他们叛变了革命?

    为什么?

    还有谁?

    我们的社会主义阵营这是怎么了?

    苏修了,东欧乱了,我们改革了,只有我们自己了吗?

    想到这,赵红军感觉整个人都轻了,轻到了全身都软心里都虚的程度,脑子里更是一阵发晕,孤单的感觉一下就涌上了心头。

    房间里还算明亮的微黄灯光下,几只蛾子猛烈地撞击着灯泡,两个大人,围着一个青涩的少年。

    李建国手里拿着一支烟,没有点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着什么,他想得很多,儿子跟他说过的那些事,现在将来那些年那些事,心痛的感觉一阵一阵。

    过了一会,李一鸣轻轻呼了口气,房间里空气仿佛一下松驰开来,两个大人也跟着吐了口浊气。

    “应该是了,这个”李一鸣指了下地图,“是国名的首字母。”

    李一鸣脑子里有很多资料,但现在被他不断地整理排序,过去现在和未来已经越来越清晰了。

    这就像做海量片数的时空拼图,开始时很困难,很慢,只能顺着时间线来摸排,但越到后面进度越快,而且可以互相关联着推断出很多没有写出来的东西。

    知识就是这样被串联起来的,绝不仅仅是知道。

    历史的发展是有因果关系的,国家民族群体这些大势的博弈,经济政治思想这些潮流和变化,都不是无迹可循。

    赵红军和李建国的目光一下就落在地图上,那个波兰,下面有字母,首字母果然是个。

    所以意大利的车子到了波兰,就加个屁然后转卖到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