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237章 助学鸡蛋

    李一鸣站在树荫下,大黄躺地上,外边围着一堆孩子,叽叽喳喳很热闹。

    今天不是周日,大点的孩子们基本都在学校里头,现在这里玩的都是穿开裆裤的。

    这里好破,好旧,还是有点脏,墙上到处是口号和标语,好吓人

    陈查理像看风景似地走了几步,但往常可能会说的那些损话却变成了一堆称赞:“内地同胞真热情,这次我来真是收获很大”

    反正他说的只有李建国李一鸣和陈利民听得懂,他主要也是说给李一鸣听的。

    “一鸣,那你晚上住家里?”陈长青问道。

    李一鸣点点头。

    “我们先去招待所吧?”陈长青看着陈查理说道。

    陈利民赶紧翻译过去。

    “那个,我能不能在这里跟领导们合个影?”陈查理弱弱地问了一声。

    “合影?”李一鸣看看他,“你带相机了?”

    目光落在陈查理的腰上,那包应该是他跟宾馆那边买的,张伍深已经向宾馆供货了,宾馆代销。

    “有带的,绝对不是那什么相机枪,我用过的。”

    陈查理从腰包里掏出一台相机拿在手上,带点犹豫的小表情,“是今年四月刚上市的款式,茶农自动对焦单反相机。”

    曰本货,陈利民有些羡慕地看着那个“小巧”的佳能相机,边上有皱起来80字样,努力记着这牌子的新名字,原来香江人把这个叫茶农。

    李一鸣看着这80,淡淡开口:“曰本人很会跟风嘛,美国那边终结者电影刚火起来,这里就出了同款。”

    听到李一鸣的话,大家赶紧竖起耳朵。

    陈查理愕然拿起相机,看着那标志,心中嘀咕着原来这是抄美国人的那电影吗?

    陈长青倒是好奇问道:“一鸣同志看过那电影?”

    李一鸣没回答这话,只是盯着这相机,没好气说道:“一个个都把名字起得这么好。”

    陈长青突然哈哈一笑:“现在恐怕那些名字都不管用了。”

    李一鸣看看他,也跟着笑了一下:“嗯,好名字也是稀缺资源,用一个少一个。”

    陈长青若有所思。

    李一鸣微微笑。

    陈查理拿着相机,看着话题半天没到照相这,小心问道:“领导,能不能一起拍一张照留念一下?”

    “你拍它吧。”李一鸣摸了摸脚边上的大黄。

    陈查理笑得很尴尬:“我是说和你们大家,当然这狗狗也可以一起。”

    “当然不行!”李一鸣没好气看着他,“这有什么好拍的?拍了你想做什么?洗了照片之后放钱包里?以后证明我和你有交情吗?”

    陈查理赶紧摇头,想肯定是这么想的,但绝对不能说出口,不然他凭什么自费到这个破地方考察。

    “来大黄,大家让下,让大黄拍个照!”

    “对了,你们要跟大黄合影吗?”

    陈查理苦着脸,当起了摄影师,一个个孩子抱着狗,在喀嚓声里笑成一团。

    一个胶卷没了。

    “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照片?”

    “下次我带回来。”李一鸣拍着一个小屁孩子的头说。

    看着陈查理,李一鸣笑道:“回香江我们就把照片洗出来。”

    好吧,原来这照片还得带到香江去洗,陈查理心中好苦。

    “好了,你赶紧带他去招待所,记得他是自费的!”李一鸣对陈长青说道。

    陈长青无奈地笑了笑:“他都要发誓了你还怕他忘记了?”

    “我是怕你们忘了!”李一鸣淡声说道。

    “我会跟小陈说的,就怕你们县领导觉得不好。”陈长青有意无意看着陈查理,“招待不周嘛,万一投资没成,责任重大。”

    “我的课白上了?”李一鸣没好气地说道,“你不还做了笔记了吗?”

    陈长青呵呵一笑:“行,交给我了!”

    李建国也笑了起来,站在那里看着四周,现在更多人已经围过来叫人了。

    “老李!”一个爽朗的声音冒出来,一个有些干瘦的中年人从人堆里渗出来。

    李建国愕然扭头,赫然是供销社的钱经理。

    “陈处长是哪位?”钱经理目光落在陈长青身上。

    陈长青笑呵呵上前伸手:“我榕市计委的陈长青,是陪同建国同志和香江陈先生过来办点事。”

    “您好您好,欢迎欢迎啊!我是钱青,是老李单位的,这位就是那个外商?”

    钱青目光落在陈查理身上,那眼镜那链子那手表,形象一看就不是野生的,至少挂着几千块在身上。

    陈查理在一边低声对着陈利民说道:“我想给一鸣领导的母校捐点东西,你帮我问下他们缺什么,直接捐钱怎么样?”

    陈利民又喜又惊,喜的是外商捐钱助学这是大好事,自己跟办这算立了功,惊的是,这一鸣领导到底是什么意思来着,

    他忍不住抬头看看这院子,目光又落在那被一堆孩子们围着的李一鸣身上,怎么这样的孩子所有人都围着他转呢,陈利民心里有种好别扭的感觉。

    “你要捐多少?”李一鸣走过来问道。

    陈查理愣了一下,低声开口:“一万行吗?”

    陈利民吓了一跳,这个香江人要捐给县里中学一万块,这可不得了。

    “别提我的名字,别提你的名字,默捐行吗?”李一鸣反问他。

    默默捐?我的名字都不给上?

    陈查理张张嘴,很纠结的模样。

    陈利民震惊地看着李一鸣,这小孩怎么敢说出这种话来,这一下可能一万块就飞了,太不合适我得发言!

    他刚要开口,李一鸣冷冷扫了他一眼,这目光像冰一样让他的话冻在嘴边。

    然后陈利民就看到陈查理在点头:“可以。”

    “你带这么多钱了?”李一鸣皱眉问他。

    陈查理脸色僵硬:“现在身上带的不够,只有三千多块,可能要下次”

    陈利民听到这里一股热血上涌,嘴突然解冻了:“没关系下次也可以!”

    “那就别说那么多,量力而为。”李一鸣看看陈查理,又看看陈利民,“你这么激动,要不你帮他补上?”

    陈利民又被冻上了,差七千块他哪有这么多钱,卖了他都不够。

    “你去捐三千,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各一千,用来买鸡蛋给学生吃,一人一天一个,要求是大人不许吃!”李一鸣看着陈查理。

    买鸡蛋,大人不能吃?

    陈查理下意识地点着头,脑子里一时有些迷糊,为什么要买鸡蛋,三千块能买多少鸡蛋,内地孩子连鸡蛋都吃不起了吗?

    “现在鸡蛋一斤一块二大概能有十个,你这可以买两万五千个,县城这几个学校算两千五百个学生,能吃十天!”李一鸣继续说道。

    陈查理愣了一下,他是做生意的,李一鸣这么一说他马上就懂了,自己也就是提供了十天的鸡蛋给孩子,一个人只是一个,但这是两千五百个孩子

    “只是十天”陈查理嘴轻轻动了两下,看着李一鸣的表情,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虽然被要求默默不能提的捐钱有点不舒服,但突然又好像感觉也挺有意义的,这是积阴德,陈查理暗暗想。

    陈利民心中好像有什么怪兽在挣扎,但他看着李一鸣严肃的样子,突然想起之前陈长青的小小告诫,还是闭上嘴观察情况。

    “还有,捐钱不能提我名字,也不能提你名字,别去学校参观!同意就让你捐!”

    陈查理点点头。

    “那你自己把钱给那个县长吧。”李一鸣看看他,转过头叫道,“爸,你跟他们去办事吧,我在家里收拾东西。”

    他的话一说完,陈长青当先点点头,李建国也招呼着陈查理过来,先是介绍了一下钱青,然后几个大人上车去招待所。

    陈查理坐到副驾驶座上,有些沉默地看着外面。

    陈利民看看他,感觉外商这好像有点不高兴,这事他得抓机会汇报。

    他扭头凑到陈长青耳边上,低声掩着嘴:“刚才陈先生要捐学校一万块,然后小李问他有没那么多钱,他因为身上钱不够,只能先捐三千,小李又要求他捐的钱只能用来买鸡蛋,还有大人是不能吃我觉得这个做法很不合适”

    他刚说完,陈长青就看着他,冷冷开口:“现在开始经过我允许你才能说话!”

    他目光一抬,看到陈查理在摘什么东西。

    陈查理转过身,手中递过一根金项链:“这里有没有地方可以收这个,我这根项链有三两重,给孩子们买鸡蛋吧!”

    陈利民一下愣住,张了几下嘴不知道说什么。

    沉稳如陈长青也有些慌乱,刚要张嘴对陈查理说话,马上扭过头看着陈利民:“陈先生这什么意思?”

    “他陈先生说他要卖掉这金项链,凑前面那三千块捐给学校,给学生买鸡蛋,领导这行吗?”陈利民话都说不利索了,他不知道这香江商人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是那李一鸣的话有那么重吗?

    虽然之前陈查理就想捐一万,但先捐三千回头再捐七千也不是不可以,为啥要紧着人把项链都卖了,这太过分了!

    陈长青一阵头大,盯着那项链没说话,陈查理手掂了下,很恳切开口:“没事,我回香江可以再买。”

    陈长青皱着眉头:“利民,你跟陈先生说,内地金价比香江低很多。”

    听了陈利民的话,陈查理点点头:“我知道,这个本来就是我来之前想以着防万一的,现在要回去了,这就不用带回去了,而且我之前在一鸣领导面前说捐一万,这个说话要算话!”

    陈查理说完,很轻松地把链子放到陈利民手里。

    陈利民像捏着个烫手玩意似地要交给陈长青。

    陈长青接过来,在手里轻轻抓了下,嘴里有点发苦,看着陈查理,琢磨着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在说投资时之前把一百万吹成了上千万,现在又

    陈长青转头看看车后,远去的院子,那里有个诸事不宜的少年。

    陈长青有点无奈对着司机说道:“小张,看看有没有银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