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308章 心够决

    “这个项目,如果是大陆在做,货品成本会降得很厉害,不会亏!除此之外,别人做亏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就算一模一样印单子,也没法放到大陆生产。”黄丘生说道。

    李国宝点点头,有些出神嘀咕着:“大陆,怎么会想出这么厉害的项目”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扫向自己桌上的电话机,他倒是可以马上打电话给内地的关系,让他们打听一下这件事是不是真的,那个李一鸣的真实身份。

    但如果是真的,他很可能一下就得罪了这个李一鸣,还可能因此走漏了风声,回头东亚就被排出合作队伍

    “对了,李生说,他还想多找几家银行,因为他要把钱买曰元资产,可能要用到杠杆”黄丘生把自己跟李一鸣商量的那些话也说了出来。

    “我们要做的就是明天协助李生把这公司注册下来,公司建一个账户,然后派专门的人来帮助打理这些事然后这首单一百万份里头,我们东亚可以拿一半,就是五十万份,这就是五十万,还有后面的提成”

    黄丘生扳着手指一件件数给李国宝听。

    李国宝不断点头,他是会计师出身,怎么会算不出来这些账,他只是担心这免计划包括黄丘生和陈查理整个是骗局,偏偏香江现在银行业出那么大的事,如果自己加入到一个骗局里头,这信用名誉受损,也会引发存款大转移,那非常可怕!

    可如果这不是骗局,是真的,那东亚立刻就可以坐到香江银行业前三,这样的诱惑对他这个豪门子弟也是极大的。

    自己的两个员工和这个陈查理勾结一个内地人,做这么大的局?他们有这能力?

    “我们其实没有损失,李生,不能再犹豫了!那边李生会不高兴的,工人们也在等着上机印刷!”黄丘生有些着急。

    李国宝重重点点头,他已经下定决心博一把,说起来东亚的付出无非是一点信用,别的全都是好处。

    可如果不做,那也可能得罪了一个内地来的可怕人物,以后东亚有可能在内地寸步难行。

    如果做了,又发现这是个骗局,李国宝也有办法,他会马上联系内地,正式接手这个项目,到他这个层面哪儿来看不出来,内地想要什么!

    东亚银行在内地几个项目都要开展,这正是大展宏图之时,免计划真是天赐良机!

    “我知道,这个事,就这么办,我叫一组人来帮你!”李国宝大手一挥,指着黄丘生,“现在你就是我的特别助理!”

    黄丘生浑身一震!

    …

    荣光印刷厂排版间。

    陈杰妮一脸茫然:“什么?”

    “你还有空瓶子吧?”李一鸣拿着这香水瓶问道。

    陈杰妮点点头。

    “你去菜场买那种最辣的红辣椒,然后把它切碎,泡水里,然后把水装进这里面,如果有流氓拦你,直接拿出来对着他脸和眼睛喷过去!”

    李一鸣示意了一下,低声说道:“人的眼睛很脆弱,你这么轻轻一下就可以把这些流氓弄得生活不能自理!我给它起个名字叫辣椒喷雾有了它,你一个可以打十个!”

    一个打十个?!

    看着李一鸣一本正经的脸,陈杰妮的嘴已经张成了半圆型,虽然之前他口气太大有点儿像是开空头支票,现在好像真有点实际的东西了。

    “这是内地的?”陈杰妮吃惊问道。

    “女生标配!”李一鸣双手抱肩撒了个谎。

    现在是撒谎,一个月后估计得就下红头文件了,李一鸣很自信。

    其实李一鸣还知道以后会有一种防狼电击棒,但那玩意女同志可以用,流氓也可以用,何况现在还没弄出那电池,就用这个香水瓶改造一下,成本低到可以不计,但效果也是好得可怕!

    哪个女孩身上不带点零碎呢?

    …

    “会不会把人弄瞎啊?”陈杰妮有些害怕地看着李一鸣。

    “弄瞎?怎么可能你做菜时切辣椒眼睛被辣到也没到瞎的程度吧!”李一鸣不以为然地说道,心里却想着居然还管流氓瞎不瞎,真是不知所谓!

    “哦”陈杰妮轻轻拿起瓶子,咬着下唇想了一会,“我回头试下吧那个我不吃辣菜,就是蒜和洋葱行不行?”

    “辣椒比较好,一下就可以了,你要用葱姜蒜这种,我很难保证效果”李一鸣托着下巴说道。

    陈杰妮颇为感动地点点头:“那我回头试下,也教给别人。”

    李一鸣很欣慰。

    一时半会想要扫光香江的这些流氓颇有难度,但如果香江的女性人人口袋里备那么一小瓶辣椒喷雾,对流氓混子们的威慑力可不见得小,如果她们心够决,这估计一个月香江就得有几万瞎子。

    咳!

    大埔,丽晶大酒店对面的钱记酒楼二楼,李建国站在那里和林大卫有一句没有句地聊天。

    李建国手里拎着一个袋子,是他亲手打包的食物,这些事他交给别人不放心,别人的食物林大卫盯着,都是新鲜做出来的。

    这里可以看到丽晶的阳台,所有的房间都是临街的,所以很清楚地能看到阳台上晾晒的衣物。

    儿子说得没错,李建国只能看出确实有两个房间的阳台上只晾了一套衣服,但他不知道那是谁的,因为一个房间住的是两个人,除了艾洁。

    艾洁一个人住,那个很明显,因为有个胸罩在风中晃荡。

    林大卫又一次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经常发现李建国会把目光投到对面,而且往往一看就很入神。

    然后他顺着那目光看去,阳台上的衣物,有男的有女的,这个保镖在看什么呢?

    这一次,他终于忍不住了:“李先生,晚上你们就住这里?”

    李建国摇摇头:“不一定,也可能吧!”

    看着李建国,林大卫轻声又问道:“李先生,你跟着李生多少年了?”

    李建国想了想:“十几年吧”

    林大卫惊讶地啊了一声,然后用羡慕的口气:“那你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啦!”

    “嗨呀!”

    “老板,都准备好了!”酒楼的人过来叫林大卫。

    酒楼的伙计们把打包好的食物搬上车,准备送去荣光。

    林大卫点点头,招停一辆的士,那边酒楼的小货车也装好了东西,配了两个伙计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