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659章 我来补贴

    痛吗?

    王及抬了抬头,不知如何开口,曾伟张了张嘴,也没发出半点声音。

    李福兆轻轻叹了口气,心里也是跟着这呼吸抽紧。

    也难怪,现在的趋势看来,美元每跌一个百分点,内地这四十亿美元的外汇损失直接就得有四千万美元,四千万美元,无怪李一鸣如此上火。

    从文物矿产工艺品,说到猪肉和鸡蛋,这典型的李一鸣风格,李福兆可是知道下面那些员工在宣传免计划,也是用的这种形象比喻颇有奇效!

    只是这种事,何必在这里说,为何不让你家后面那人直接下指令呢?

    李福兆看着李一鸣和王及,心中隐隐猜到了点什么,估计李一鸣也是到了香江才做出这个判断的。

    这两天时间,这孩子彻夜无眠,做了不知道几十几百件事,除了为内地收拢各种物资,还得布局华人的海外地盘

    想到这里,李福兆也是暗暗感叹,这千头万绪,若是放在一般人,早就乱成一团了,偏偏他还可以如此条理分明,只是之前的举重若轻,跟现在的举轻若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前边李一鸣一开口,这里不知道多少人就可以为他而动,现在却是另一番景象,这位王行长好像有点说不动

    李一鸣看着王及,目不转睛,轻声问道:“不难过吗?”

    很快就要有那个广场协议了,这协议一出,日元就大涨小涨一直在涨,对于持有四十亿美元外汇的中国来说,调仓的时间真的不多。

    而眼前的这一位,居然还不甚愿意配合!

    “难过!”

    王及深深吸了口气,直起腰:“但一鸣同志,国家很多外汇的用途还是用美元方便外事人员,还有我们必须有一定的美元,不然需要的时候没有就很麻烦”

    王及说着说着就有点冷静了,“所以如果因为汇率波动有损失,那也是不得已的,不是我们不去调我们有调的,但这个动作不能太大,会影响很多企业使用外汇这是客观原因,另外还有就是外汇使用的规定,现在比原来更严,海南那个事应该清楚,影响很坏”

    王及含糊又努力解释着。

    他看了眼李福兆,有这么个外人在这里,有些话就不方便明说了,他可不想像那雷宇一样,犯这种乱来的错误。

    李福兆微微点头,这么大的事,香港谁不知道,听说进了足足快十万辆曰本轿车倒卖内地,花了小六个亿的美元,不知牵扯了多少人物。

    相较于李一鸣弄这么多工程机械去内地,倒卖小轿车的行为看起来简直幼稚得可笑。

    “这是两回事!”李一鸣不想听这些所谓客观原因,直接打断他的话,“我问你们,你们跟别家银行拿日元买美元要多少时间?”

    “这个,当天基本就可以了。”曾伟抢着应道。

    “那你跟我说什么方便不方便?香江这么多银行,哪家会不换给你们?更多美元外汇又不是在香江这里,那是在内地!你们这里本来就是要灵活调备的!”李一鸣紧紧盯着王及。

    “不是,大额都是得报批的,这是规定啊!”

    王及心中暗自叹了口气,香江中银曾经是有很灵活调配外汇的历史,那是前行长郑铁如早年做的事,还是很早很早以前的时候了。

    “整个外汇管理机制都有问题!”李一鸣冷冷开口,“哼!不懂经济不识生产,不敏感还不专业,国家要你们何用?!”

    此言一出,房间里的温度像是直降了好几度,王及曾伟脸一下就变白了。

    李福兆呼吸一窒,仿佛看到了若干时间之后,香江中银人事的变动。

    曾伟豆大的汗珠挂在下巴上,身子轻轻晃着,那汗珠也是摇摇欲坠。

    李一鸣没好气地又点了点桌面:“你们就是太不敏感,太不专业,太没把国家人民的财产放在心上,这种隐形的损失在你们看来不算什么,五千万美元,我们要拿多少老百姓的劳动成果去换你们有没有算过?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一百万个农民一年的收入都挡不住你们把这些亿的美元这么放上两天!别跟我说你们眼瞎看不到!”

    李福兆满心同情地看着湿成咸鱼模样的两人,特别是王及那惨样,心中无限感叹,这可是香江中银的老大,被李一鸣训成这样。

    可从内心里头,他并不觉得王及有多少问题,经营银行重在稳健,哪能天天像炒股市一样调仓调得像梭子似的,而且王及虽然在香江当老大,上面不知道还有多少领导。

    但如果一点都不调,或是当调不调,那也是有问题,尤其是眼前这个关口,美元跌势如此明显,

    李一鸣这是把整条线都给骂了,这么大的胆气,

    李福兆敛起眼,想到李一鸣是混在考察团而来,又是两天成团包了驾军机的事,十几个人物形象在他脑子里翻来转去。

    他到底是哪个山头大佬的孙子?

    王及的汗终于滴落在地,他哑着嗓子开口:“但银行各种货币比例的调整要很慎重而且很多资金之前就是已经定好了用途,我们也不光是向曰本买东西,别的地方都是用美元方便,就算是去年那案子里头,用的也都是美元”

    “这是重点吗?”李一鸣打断他的话,“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愿意!你肯定在想,我这么小年纪也不可能比你的级别高,又不是直管,还没有红头文件,凭什么让你冒这样的风险对吧?”

    王及不作声。

    李一鸣冷冷看着他:“你这边除了必须支付的短期美元之外呢?还有多少美元?”

    王及抬起头:“香江这里大概是二十亿,其中有百分五十应该是年底要支付的,另外可能还会有进来的,适当多配一些日元可以,但如果大额应该向中央汇报,”

    “你以前没汇报过?”

    “也也有。”

    “多长时间会有结论?当天还是一周?还是一个月?”

    “”

    “哼!把香江这里十个亿美元,先转成日元,如果产生损失,我这里找钱补给你。”

    “”王及猛然一惊,“什么你补给我?”

    “对!”李一鸣指了指下面,“现在收的门票,我签个协议,这笔钱转成日元如果产生汇率损失,我用那些钱补给你”

    “可,那不也是国家的”王及看着李一鸣,吞吞吐吐地说道。

    李福兆忍不住了:“王行长,这些钱其实说真的都是一鸣自己挣出来的,他说是国家的,你不能真就”

    “他说得没错,那是国家的。”李一鸣竖起手指摆了摆,“答得倒是挺快!”

    说完摸起桌上的支票抖了两下:“这一百万美元,你觉得是谁的?”

    王及看着那支票说不出话,想说也是国家的,但又有点儿说不出口,眼前这少年随口一句,这香江大佬李福兆就愿意花费百万美元在这里旁听,还弄走了不知道多少赚钱的生意。

    “居然说不出口哼!”李一鸣啪地把支票丢到他怀里,“这也是国家的!”

    王及手忙脚乱地抓住支票。

    李一鸣看向李福兆:“工地广告这个业务,很有新意很有挑战,我觉得可以收点培养费,你说收多少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