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690章 多事之秋

    香江,霍兴业堂。

    办公室,霍应东拎着两根绳子,脚上踢着球,边上听着大儿子的汇报。

    “爹地,东方海外的股票收得很顺利,一会就要收市了,如果明天要继续,今天最好不要太猛。”

    “接着收,另外,查一下那些小股东,直接跟他们谈个价。”

    “好,爹地,你这个是?”

    “球!快去!”

    下了指令之后,霍应东拿起电话直接拨通王及的座机,知会了这一消息。

    之后心情愉悦地推门走进茶室,正在看报品茗的何名思抬头笑道:“是有喜事?”

    霍应东哈哈一笑:“何老弟,那一百万个足球帮我问一下何时可以做出来,我已经等不及要送去内地了!”

    何名思哦了一声:“那我现在就问一下社里,我与那人也说不上话。”

    “烦劳!”

    何名思呵呵笑着拿起沙发边上的电话拨了个号,掩着话机看着霍应东:“就只是此事吗?”

    “先说此事吧!”

    电话接通,何名思脸带微笑:“社长,我在霍先生这里,有件好消息。霍先生要捐一百万个足球给内地。嗯,不是一般的球,是那个人的专利足球,就是普通足球带两根绳子的,可以拉在手上踢的,我也能踢,老少咸宜居家旅行随时可踢”

    又听了一阵,何名思嗯了一声,又说道:“是这样,今天他送了个球给霍先生,霍先生觉得很不错,就想买一百万个给内地,是,让他破费了霍先生的拳拳报国心,着实令人感动!”

    何名思望向霍应东笑了笑。

    霍应东眉开眼笑做着嘴型:“何时可生产?”

    “是的,他想早些送去内地,早一日送到,早一日用上,报国心切啊,就是不知道何时可以生产出来,好的,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何名思对着霍应东:“他要了解一下,另外这个事他要向中央汇报。”

    忍着心中的喜悦,霍应东摸着下巴琢磨着说道:“生产应该是在香江了,这一百万个球,放了气,至少也得装五十个柜。”

    “确实,到时运输也得麻烦霍生协调。”

    “此事无须多虑,我想有人已经有安排了。”霍应东哈哈一笑。

    “呃,”

    …

    周正沉沉点头,看着文件,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眉眼之间透着深思的表情。

    传真过来的资料上说,香江工委的一个工作人员听李一鸣亲口说到考察团到香江的当天下午就已经到那家厂了,然后直接就加班赶印那个免计划的申请表。

    而李一鸣却是跟着东亚银行的老总去了东亚银行,跟着考察团分开行动,这是不是意味着李一鸣知道这个团有问题?

    他是之前就发现这团有问题,还是到了香江才发现的?

    周正一直就知道李一鸣很聪明,但现在李一鸣在香江的表现已经超出了常人的聪明的上限。

    如果他是发现了团员有问题有意隔离开,然后把人关在工厂里做工,两天带夜地不休息,

    那周正又得重新对他再进一步认识了。

    可拉肚子是怎么回事呢?给下毒了吗?

    “现在考察团的人在做什么事你知道吗?”卢平开口问道。

    “什么事?印东西?不是说申请表?”周正抬眼看看他。

    “对,不过除了印那个申请表,还帮着校书稿。”卢平两腮无力,眼皮耷拉着,“英文书稿,呵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全都是违反行程的也是那小子安排的!他怎么那么大能耐呢?”

    说着眼睛瞄了眼沉思不止的周正:“真不是你孙子?”

    “老卢,”周正抬起头看着卢平:“传真上不是写着在东亚正在申请专利?”

    卢平轻轻呼了口气,看了看传真,上面是写着两句话,说东亚银行那边有很多律师在做专利申请工作,然后就没了!

    这种报告如果是平时,卢平肯定得退回去重写,但现在,李一鸣搞出来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弄得他也没脾气了,他倒是真希望有什么好东西能做出来,但,可能吗?

    “什么东西都没看到,谁知道他申请什么专利,真要申请也不是一定要去香江,我们这边也是有关系的,有个叫黄金富的就跟我们合作弄了一个专利申请公司,对了,他还是做传呼机的,那玩意是真不便宜多事之秋啊!”

    看着周正脸色阴沉,卢平轻轻哦了一声:“对了,刚才,是让你去报道?”

    周正摇摇头,哼了一声:“晚点过去,总得知道那边什么事,到现在都闹不明白!”

    卢平看看周正,心生同情。

    这次大会重要程度他心里很清楚,18号开会,但会前组织学习也要两天,周正其实现在就应该去指定地点报道了,偏偏被香江这些事困在这里。

    想到这,卢平自己也是心烦意乱,大会会开出什么结果他还不是很清楚,但手头的工作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耽误的,看着案头一堆文件,却有点什么都看不下去的感觉。

    “希望这事不要影响开会。”卢平两手揉着头嘟囔了一句。

    卢平在中央工作多年,知道什么叫作轻急缓重,在平时,涉外的事务那基本就是处理的第一序列,香江濠江和对台的事务,这方面都是需要第一时间处理的。

    但和这个大会比起来,这些事务又得放后处理了,如果说开会期间,香江濠江那边一件件事闹出来,那这个会还能开得顺利吗?

    中央开全国大会这种事,都不是说提前一点时间定下来的,这次党代会却是建国后的第二次,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次,其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全国上上下下,都等着这个会议传达出的精神,越是大会临近,工作就越是不能出什么岔子,这精神一级级往下传,是直接传到乡镇一级的。

    所以在一个月之前,内部文件上就已经强调了在大会前后期间,稳定为主,别出事。

    周正抬眼看看他,没说话,大会之前要稳定,最担心的就是出什么意外的事,可香江这边却是事一件叠着一件地出,这个影响周正后背沁出一层冷汗。

    叮铃铃电话响起。

    卢平接起:“喂,老许,嗯,嗯什么好消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