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630章 名单(第二十更)

    榕城公安局里,刘夏来站在两个技术员边上,看着他们拿着入大镜一点一点地比对着指纹。

    边上站着一个记录员,手里拿着夹板和笔,夹板上是个细密的表格,每个指纹都进行了编号。

    “经过初步比对,这枚指纹与乙证物上的完整指纹,没有完全相符的。但乙证物上第27、47边缘有四个比较大的残缺指纹,和这个很像。”拿着放大镜的技术员抬起头说道,两眼满是血丝。

    人的指纹虽然不及方寸之大小,但却密布着100至120处细节特征,好在这一次比对的目的是确认两证物上有同一人的指纹,那就简单多了。

    这种类似以后的大家来找茬的游戏需要极大的耐心,长期这么玩自然也是很伤眼的。

    刘夏来点了点头:“能出结论吗?”

    “我觉得有点像,大概是刻意用指侧翻页留下的,应该是大拇指。应该是用食中指夹着这些书稿,然后右手拇指侧翻页。”那技术员比划了一下。

    “如果能判断这种方式翻页的是一个人,那细节特征有两个是绝对相符的。”

    “指侧翻页,指侧翻页”刘夏来凝神低首,闭着眼想了一会当时的情形。

    能确定这一点,基本上偷稿的人已经可以确认为敌特了,否则用不着如此小心。

    但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陈长青?

    陈长青又是不是老榕呢?

    在林登辉的交待中,那个老榕似乎很会乔装打扮,这样的人,平时做事一定是很小心的。

    “刘局,规定上说认定一致要有八个细节特征,这个不够”另一个技术员提醒了句,他看了看那张出国考察保证书,“如果能拿到这个人的完整大拇指纹就好了。”

    王大力有些心急地看了看刘夏来,想弄到陈长青的大拇指侧纹并不是很难,只要去陈长青的办公室好好找,总会有的。

    “刘局,我去他单位找个杯子或者笔。”王大力轻声说道。

    刘夏来犹豫了。

    “我可以偷偷拿回来。”王大力说道,“他桌上应该有笔筒,我拿个档案袋去装。”

    刘夏来忍不住笑了下:“行,你别被当小偷抓住就好。”

    “你们再好好分析一下,这些书稿我带走。”刘夏来拿起装着《蓝星村》书稿的档案,这个要抓紧时间传去给首长看。

    …

    “主任。”卢平轻轻掩上门。

    “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跟国安那边凌云同志说好了,他会派一队人,我们安排去香江,一会就把名单传过来。”卢平对纪朋飞说道。

    国家安全部也是前年才成立的,合并了原来的中调还有公安部的反间部门,现在又加入了统战部和国防科工委的一些单位,也算是个大部门了。

    现在的部长是原来公安部的副部长凌云,跟卢平也是素识,毕竟两个部门合作的领域实在是太多了。

    纪朋飞想了想:“从这里去?还是从南边直接调人?”

    “应该都有吧,电话里头不方便说太多,他问了下这个事涉及哪些情况。”

    “你说了哪些?”

    卢平想了想:“我没对凌云把事情说得太仔细,只是简单说了下想要一组精兵强将去香江配合工作。他的意思是四局那边调一些人,另外可能八局也会出人。”

    四局是负责港澳台情报,八局好像是对外反间的,纪朋飞略一思索,点头:“好!一定要精兵强将!”

    卢平亦是点头,香江工作向来复杂,现在又突然出了这么多事,凌云那边应该心中有数。

    “那周正同志那边呢?”纪朋飞又问道。

    “我已经派车去京西宾馆了。”卢平回答。

    门轻轻被敲响。

    “进来!”

    秘书拿着一张传真进来:“主任,国安那边过来的传真。”说着话时,小心地把传真纸递到纪朋飞桌上。

    “老凌很快啊!”卢平笑道。

    “哪些人用得上他个当部长的心里肯定都得有数”纪朋飞接过传真一看,果然是名单,这一份比较简单,真正人员过来时是要带档案也带着的。

    纪朋飞脸上带着笑容往纸上看,突然目光一凝,落在上头的一个名字上,于强生。

    “怎么了?”卢平看纪朋飞脸色不对,赶紧问道。

    纪朋飞搓搓嘴摇摇头,失笑:“没什么,等人过来再说吧!”

    “对了,卢副主任,小杨说有事要跟您汇报。”

    “好,那我过去了!”卢平站起出门。

    纪朋飞看着门关上,缓缓低头,左边书稿,那个坏蛋强森,右边这里的名单,国安要派去香江的人员中有一个叫强生。

    虽然是无神论者,却莫名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要不要换个人呢?

    他抄起电话,拿起电话本,找到国安凌云那边的电话,直接打了过去。

    …

    启德机场,一架由京都飞来的航班安全降落,过了不久几个西装男子提着箱包快步走出舱门。

    “香江的机场,总是让人有种要死掉的感觉!”当中的一个短身男子笑着说道。

    “大野君看起来很高兴!”陪同的三井职员笑着说道,他的精神倒是没有那么振奋,飞机刚才降落时看起来像是要直接扎到楼堆里了。

    “是啊!经过这样的精神磨洗而没有消沉,人的状态会非常好。”短身男子眉飞色舞。

    “哦?”

    “在我看来,赌桌即是战场!牌就是剑,我可是学习剑道出身的。”短身男子笑着说道。

    “哦?大野君是哪个流派的?”

    “我学的是荒川念流,可惜我天赋不够,杀人不行,只能把学到的东西用在牌桌上!猪突君,你可知道牌桌上大家不但比拼技术,还得拼意志力和体力!”

    “以剑入牌,那大野君说不定可以创出一门新奥义啊!”那三井职员露着笑容感叹道。

    “哦,猪突君你很懂我啊!”大野笑道,“我正有此意呢!”

    “如果能创出新奥义,大野君就是一派宗师那真是很了不起啊!啊!我一直以为剑士是那种不苟言笑的,没想到大野君为人这么可亲呢!”猪突小职员脸上的表情越发的亲切。

    大野朗声大笑三声,突然神情一敛:“好了,快点吧,不是说去濠江吗?”

    “我们现在就去会社,社长正在等着阁下,车子应该就在外面了,社长应该有些交待。”三井职员猪突轻声说道。

    …

    住友香江分社。

    长岛拓也满面严肃地看着身前这微胖的中年男子。

    该男子身材中等,相貌平平无奇,戴着一副墨镜,两手搭在胸口,手指纤长皮肤白嫩,看起来跟整个人的风格很是不搭。

    长岛拓也并不奇怪,这位名叫志村的男子其实是一名很厉害的赌手,听说在东京那边恶了山口组的人,跑路来香江,托庇在商社门下。

    而商社,也需要这种人物来帮着处理一些事务,有时他们在台下发挥的作用远远比看起来大得多。

    “志村君,有一件事需要你出手。”长岛拓也目光落在那双手上,这样的手,应该很灵活,很能偷牌换牌吧!

    听说这种手经常得泡在牛奶里头平时都不能被太阳多晒。

    “请说!”

    “一会小林荒会带你去濠江,你们在那边找到一个人,你好好地跟他赌一场。”

    “要赢还是输?”

    “先输后赢,先小输,后大赢,最后能赢到什么程度,你都可以拿走十分之一。”

    “哦?”志村眼睛一亮。

    “当然,我说的是钱的部分。”长岛拓也补充了一句。

    “还有不是钱的部分?”志村眉头轻挑。

    “当然!”

    志村抬眼扭头,看着窗外,夕阳余晖从窗外洒过,一片黄红错落:“我很期待!”

    长岛拓也很平静地笑了笑,曰本国内赌博是违法的,但地下的赌场却也不少,只不过相比较濠江这里公然开设赌业,赌徒们肯定更喜欢这边。

    …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