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741章 有些扯

    何马崔三人带着手下要走楼梯下楼,被一个保镖轻轻拦住,低声提醒:“楼道里曰本人比较多。”

    “哦?”何五眉头一动,“他们又来了?”

    “是。”

    “收费了?”

    “是”

    三人心中吃惊表面却是微微一笑,果然是大场面,刚才去时想必是大幕还未开场。

    进了电梯,直到地下车库,三人坐上同一辆车子直接开去何家在香江的公司。

    …

    榕城公安局。

    电话里头传来忙音,刘夏来还拿着话机出神。

    他在思考着事情要如何处理,周正打给他这个电话,居然是让他再偷偷调查一下李一鸣被学校退学这件事,最好能拿到那信。

    拿出小电话本,翻找到沈县这边的一些人,刘夏来目光从一个个名字上跳过。

    所谓偷偷,就是秘密,所谓秘密,就是少让人知道,甚至不能让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史林石,沈县公安局长。

    刘夏来直接打到史林石的办公室里。

    没过一会,电话就被接通了。

    “史局长?我刘夏来,嗯,早上好,我问一下,上次你们逃犯的事如何了?”刘夏来迂回作战。

    榕城只是省会,公安局也不是公安厅,所以沈县公安局并不归刘夏来管,他与史林石是同行,并非直属的上下级关系,要有一定的客气。

    聊了一会工作协调方面的事,刘夏来淡淡又问道:“榕城去香江考察团出发几天了,你们那边有没有什么情况?”

    对面的史林石似乎是没明白。

    “就是下面的同志对这个流程问题有没有什么意见?”刘夏来问道。

    对面史林石松了半口气直接就否认:“之前没有听说,是发生什么”

    “没什么,就是这边有人觉得自己级别高没去成,反而是乡下去了两个,跟我抱怨了,说什么小孩子也去国外,不会影响上学吗?

    问得我头都大了,这事你了解吗”刘夏来说完,把话筒贴近耳朵。

    听了一会刘夏来装出随意的口气:“我知道,那港商是邀请他们的,还拿自己金链子助学,咳,就是为啥好好就退学,那你仔细说说。”

    右手已经拿起笔在纸上飞快地记录了起来,边记录眉头一边皱起,最后脸色都黑了。

    几分钟之后,刘夏来说了句不要扩散就把电话轻轻挂上。

    看着纸上这些内容,头大如斗,李一鸣写信给中央,信里头说美国人在骗老毛子,莫斯科最近有地震曰本人要去建广场,我们应该去捡洋落

    难怪学校以为他脑子有病!

    信被李建国取回去了

    刘夏来深深吸了口气,站起身去洗了把脸,给自己冷静一下。

    李一鸣那身份还用得着给中央写信,还被邮局给拦了?

    美国人骗老毛子这事正常,大家都骗来骗去,但地震和曰本人要建广场这有点扯啊!

    可一鸣同志是那样乱扯的人吗?

    是敌台里头说的?

    刘夏来越想越糊涂,拿着电话犹豫着要不要马上打给周正,还是再派人下去详细了解一下。

    想了好一会,他还是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那号码:“我是榕城公安局的刘夏来,我找周正首长汇报工作!”

    …

    看着两人离开,李建国长长松了口气,又是一堆内容要消化。

    李一鸣把纸拢了一下,往后一靠,拿起水杯慢慢啜着,有些出神。

    李建国伸手拿起歌本,他也帮着儿子在算现在手头有多少事在做。

    刚才一鸣跟李福兆他们说到人的问题,从免计划中选人,李建国不是觉得不好,但这些人以后也很难能成为儿子的真正助手。

    资本主义人才最终还是为他们自己的利益服务,如果儿子能好好地培养出自己人就好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鸣”

    “嗯?”

    “你之前还不知道作曲,现在就能写这么多歌?”李建国看看儿子,“有没有什么窍门?”

    “有的,”李一鸣伸手拿过纸笔,在上面画了一条线,“其实每个人都会作曲,也会作词,很多人能哼出好听的旋律,那其实就是曲子,但问题是他们记不住,不能记下来就无法重复。我记性很好,这是个优势”

    “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我经常也能哼出个好听的,不过后来就忘记了。”

    “是啊,其实就是记录的问题,歌要好听,还要加上不同的音色,自然界里头到处都是声音,能不能成为音乐的一部分,讲究的是搭配和组合,好的组合能调动人的情绪,调动出好的情绪就是好歌曲。”

    “这么说还挺简单的。”

    “很多事本质上都是很简单的,音乐其实只是一段波的组合”

    “陈景润在研究素数的问题,他那个一加一,其实是说除了二以外的所有偶数,都可以写成两个质数之和,质数也就是素数,指的是除了一和它自己无法被别的数整除的数字。”

    “嗯你解出来了?”李建国强忍着激动。

    李一鸣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这其实就是一种组合,因为数字是无限的,有人就想知道素数是不是也是无限多的,如果素数不是无限多的,那这个猜想就不成立。”

    “”李建国一脸懵逼。

    “以后计算机越做越大,就有人专门用电脑来找素数,越到后面素数就越难找,但一直都是有的”

    “那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开始时还是比较容易找到,但越到后面会越少,我现在做出来的曲子,书还有歌,它有附带版权,素数这种就没有了。”李一鸣顿了一下,他知道以后有个曰本人搞出比特币,然后被当成了商品炒作,那个时代有些事简直是变态。

    “所以我不会把精力放到解决这种题目上,”李一鸣看了看父亲,“爸,有些组合结构是没有产权的,比如好的商业模式,有些组合却是有版权的,发明、、音乐这些就是现在我自己动手抢那些有限的资源,等不了别人了。”

    李建国点了点头。

    李一鸣招招手,李建国赶紧凑近耳朵。

    “你记得在和平我看了那地图吗?”李一鸣低声问道。

    “嗯”李建国看着儿子,感觉他又要说出什么秘密了。

    “我在上面用饭粒标记了一些点,是矿藏。”李一鸣轻声说道,“不过可能不太准确。”

    李建国两眼瞬间瞪得老大,饭粒?

    不太准确?

    “没事的,我会重新整理一下。”李一鸣呼了口气,“你记住就好,未必用得上”

    李建国默默点了下头。

    李一鸣看了眼父亲:“我想个办法让你不那么辛苦。”

    李建国苦笑,抬手轻轻拍了拍头,全是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