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742章 一叶知秋

    “还有那设计师你不跟他聊下?”李建国目视门口,口中低低头问道。

    李一鸣摇头:“现在不行,事情多,他们没什么正事。”

    “我们用不着?”李建国有些不解,在他看来,这种人应该是能利用的,大楼都能设计,那家家户户的房子不也可以来几个方案。

    “爸,你去擦下汗,”李一鸣下巴努了努,墙角处摆了个冰箱,冰箱边有张桌子,上面摆着面盆和水壶,又挂了两条新毛巾。

    李建国也不客气,走过去拿毛巾倒水,他刚才听了那许多,也得消化一下了。

    …

    “阿宝,你去跟贝生算了,还是我去说下。”走廊上李福兆低声说道,目光微不可查了向后扫了一点小小的角度。

    王及跟贝家父子低声交待那两句连边上的李国宝都没听清,李一鸣居然就能听到,虽然开着门这也太可怕了。

    李国宝点了点头:“那我上去了。”

    他的办公室在顶楼,那里他办公起来最为自在。

    李福兆使了个眼色,李国宝心领神会。

    走到电梯前,跟几个保镖又交待了几句,叔侄二人就分开行事。

    李福兆进了会客间,笑呵呵地跟贝家父子说了两句,又叫人拿来一些纸笔,说了句失陪便匆匆回自己那办公室。

    贝氏也算是名流,但相较于李家还是差得不知道多少,而且从李一鸣的态度里头,李福兆也是猜出了几分:李一鸣并不喜欢花里胡哨的现代建筑,中银那耗资巨大,以李一鸣的性格如何能忍,看来那王及灰头土脸绝非无因啊!而这大楼的设计费好像有一千多万美元,李福兆想想都替这父子二人担心,嗯,你们不见他其实是好事!

    他一进门直接就站到了墙边,这里已经让人挂上了几张大地图,就如李一鸣办公室那样。

    李福兆拿起笔,按着记忆一个个在上头画着圈,然后圈与圈之间画上连线,抱肩沉思,李一鸣的思路他还没有摸清楚,但这就已经是一盘好局了,只看这点点圈圈,一股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原来这就是华人的世界!

    李国宝直上顶楼,秘书助理捧着文件报表跟着进了办公室,满面喜色:“免计划今天又是抢购,我们股票大家都看好会涨至少十个点!”

    李国宝笑吟吟,这些我都知道,但其实可以涨二十个点:“你们去盯着,我要打几个电话先!”

    …

    周正苦笑皱眉回到办公室,仔细带上门,转身却看到的又是两张满满问号的老脸。

    “什么事?”纪朋飞直接开口问道。

    周正一屁股坐回椅中:“榕城那边,问到了。”

    “这么快?”纪朋飞眼睛一亮。

    “嗯,挺快的,因为信被李建国取回去了。”周正心中有些乱,沉默了下,接着又说道,“那信的内容有些荒唐。”

    “是什么?”纪朋飞眉头一皱,周正这么说,那肯定是大有不妥,否则何必用荒唐这二字。

    周正只觉得这些年就属这段时间自己心力最耗,被一鸣那小子弄出来的事真是真会得心脏病的,难怪那小子跟自己说话是那个样子,估计是还真是收着说的。

    “别卖关子!”纪朋飞严肃起来。

    周正摇头叹气,声音压得挺低:“说了几个事,一个是美国人骗了老毛子,第二个是说是莫斯科有地震,让我们去捡洋落,还有曰本人会去建广场。”

    纪朋飞和卢平听到一半就已经嘴半张了,满面惊骇谈不上,惊讶的程度绝对过了。

    这内容超纲了啊!

    周正把帽子摘下拿在手里摆弄着,状极无奈:“沈县公安局长了解上来的情况,”

    纪朋飞卢平面面相觑。

    这信确实是荒唐啊!

    “等下!”纪朋飞突然想到了什么,手指猛地一压桌面。

    “是”周正看着他,眼带疑问。

    “地震不一定就是真的地震啊!”纪朋飞看看两人,“这两年老毛子那边也出了不少的问题。意指那边的政局也可能,”

    卢平张了张嘴,面色微霁,心中也是很快有一丝明悟:“李一鸣这是为了保密才这么写的。”

    从八二年到八五年,老毛子连着死了三任老大,勃列日涅夫死了,安德罗波夫接任,然后还不到两年,安德罗波夫又死了,换成了契尔年科,才当一年又死了,换成了戈尔巴乔夫。

    偌大一个国家,老换领袖可不是好事!何况中间还出现了南韩客机被击落的事情。

    不过因为正因为老毛子连死了三个首脑,中苏关系才得以破冰,每过世一个,这边就得派个副长老去参加葬礼,三次葬礼外交之后,大家总算是把双方的心意给摸清了。

    “原来如此啊!”

    纪朋飞闭眼深深吸了口气又长长吐出,手指轻轻叩着桌面,这事不需要多说,卢平知道,周正自然也是知道,两人的级别摆在那里。

    “他怎么会知道的!”纪朋飞不解地问道。

    “报纸上是没有这种报道”卢平也低声自语着。

    周正皱眉,用力揉着额角:“也许是敌台,他听到了什么,然后就推测”

    纪朋飞揉了揉眼角:“或许吧,这种事那些敌台总会报道,也许还报得更为夸张些,你抹黑我,我抹黑他,就好像前几年,老毛子还专门花大钱拍个电影抹黑我们。这孩子听了这个,也许”

    周正颇为好奇:“拍的什么电影?”

    “那年他们打阿富汗,我们不也反对了吗?就是大前年,他们拍了个电影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那边使馆同志反映上来,说拍的清朝片,乾隆派军队到他们那边侵略的,拍得是乱七八糟”

    周正摇头:“无聊!”

    “谁说不是,还航拍了”纪朋飞看向卢平,“想说什么?”

    “他会以为我们不知道?才用地震这字眼?”卢平奇怪地问。

    周正捏起下巴:“他应该是推测的,看他做事,大概就是如此,有人说一叶知秋,他大概也是不知道,我倒是觉得他不至于那么不慎重,这孩子冲动可能是有一点,但也是运气不好,不然那信”

    卢平摇头:“信要是寄不到位更麻烦!”

    周正点头。

    “一叶知秋”纪朋飞沉吟不语。

    卢平开口对着周正问道:“老周,老毛子现在在搞禁酒的事,你知道吗?”

    “老毛子禁酒了?”周正奇怪问道,“这些家伙能忍?他们可是睡觉都得抱着酒瓶睡的。”

    “是啊,结果他们那边市场上食糖严重短缺,我们出口量大增。那边轻工业品少得可怜”

    “”周正沉吟。

    “总之大家问题都很多,所以啊”纪朋飞叹息。

    房间里头有些冷寂之感,周正呼地失笑道:“这几年问题是不少,不过发现问题就解决,倒也不怕,而且这样的孩子再多一些,我们也就轻松喽”

    纪朋飞看看他,点点头:“接着看资料吧,还是得随时准备汇报,虽然我们不想打扰首长开会,不过也可能他们从别的地方也会知道这些事。”

    卢平周正同时点头,香江事务虽然由工委会统管,但这些年中央在香江关系人物是何其之多,说不定哪家的子弟已经一个电话打到了某个首长案头了。

    卢平提笔欲写,嘴里问道:“那信这里我就选这么写,再标记待核实喽?”

    周正微微嗯了一声。

    纪朋飞突然看向周正:“老周,我觉得这里好像缺了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