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854章 伺机开黑(加更)

    感谢时分的万赏,为你加更一章

    那航班上有外亭项目组人员,有十二人,包括小型机、无盘工作站和收银机在内的外亭设备一共有三组,另外还有数量不明的书籍与磁带。

    而在这里,他要为这组人员租用仓库,组织起两百人的后勤团队。

    按要求,在接到机器后的半小时之内要把机器摆上桌子,连好线,开好机,调试好收银机,然后开始营业。

    羽田机场的营业时间是全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所以大家有得忙了。

    这些人名义上是后勤,实际却是实战培训。

    在羽田这里协助完成一天运营之后,将会分出四组飞向曰本的另外四个大城市的机场大坂、横滨、京都和神户。

    随他们一起出发的,将是明天运到这里的十二组设备。

    全曰本最大的五个城市,将在明天都开设外亭店,所有的设备都靠空运,接着是另外十个国内机场,配套的人员直接从本地抽调,同时香江那边还会补充人员过来。

    刘志杰不知道有哪本教材上写过这样的扩张方式,他也不确定这样运营成本能赚得回来,但据说这项目在香江那里像印钞机。

    …

    两辆黑色轿车开进东亚银行的地下车库,被几个保安拦住。

    车窗放下,副驾驶座上的男子露出大宽脸,用生硬的香江话开口:“我们是来开会的?”

    “什么会?”

    “评审会。”

    “身份是?”

    “大韩民国,三星集团”

    “请下车跟我来到那边登记,一共几人?”

    “六个人。”

    “知道要收门票咩?”

    “知道!准备好了!”

    李昆黑站在人群中,看着助手跟对方交流,默默地打量着四周,前面有人,后面还有人,他花了点“小钱”从陈查理那儿得知下午有个要买票入场的评审会。

    门票价格高破天际,最少都要一百万美元,这是一个人,如果再加一个人,那就再加二十万美元。

    虽然是包吃包住但也高得离谱!

    陈查理做生意这些年,熟知生意场的各种规则,请客吃饭这都是小事,给主事人塞好处也都是必须的,虽然没听说过评审收门票这种事,但他也只是传个话,去不去完全由对方自己决定,又不是龙潭虎穴

    而且因为是得了吩咐,知道这种事属于愿打愿挨,忍着颤音说完就挂了电话,女儿还在录音棚那边打杂,他自己也有事要做。

    电话那头,李昆黑却只是在心里骂了两句“阿西巴”,而后默默权衡,仅用一分钟就决定要参加,又用了半个小时就组了这个六人团来开黑。

    大韩民国的产品很难在曰本生存,在美国也干不过曰本人,质量和价格都不太有竞争力。

    但如果是中国,还可一搏。

    而且在评审会上,他可以看到传说中的“三十亿美元”大单的标书以及曰本十家商社提供的投标文件

    中国市场的需求,曰本人的分析,都会在标书与投标文件里体现出来。

    那价值远远超过百万美元的门票。

    至于参加美国人的团,他想都没想过,只有保持适当的中立,他这六个人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投标评审,这不就是议会选举那一套吧?

    我花了两百万美元,最少应该有六票,如果说按着二十万美元一票,那我有十票在手,就算可能拿不到订单,也会在里头得到大量好处

    还是中国市场大,动不动就买这么多东西,而且听说只是个开始?!

    “这边登记交钱”几个保安把人引到一个房间,这里是东亚银行的贵宾室。

    里头已经站了一些人,看到这一溜大饼脸走进来,不约而同露出异样和不爽的表情。

    …

    东亚顶楼会议室,原来的会议桌已经被推到了墙边,墙上挂着张香江地图。

    窗边立着六七个画架,上面夹着厚厚的大白纸。

    房间正当中是二十张办公桌拼起来的方台,方台上铺着塑料布,再盖上厚帆布,两边立着十公分高的夹板。

    一桶桶干沙被倒在帆布上。

    贝建中拿着个木头做的耙子,把沙子慢慢堆平,又按着香江地图的模样勾勒出港岛和维湾。

    冯秉芬和李建国一边低声细语一边走进来,两人在李国宝办公室坐了一会,现在俨然已经是相知多年的老友。

    若是放在往时,李建国跟这些人交流还会有些障碍,可现在已经完全没了这方面的问题。

    李国宝冯秉芬根本不会在他面前炫富,更不会主动提起香江与内地的某些分歧,当然,也不会谈风月,三人只探讨盖房子,居然十分愉快。

    外头的事安排妥当,李建国也看过了贝聿铭手下这些人签好的保密协议。

    冯秉芬郑重其事地向贝聿铭介绍来自内地的李建国先生,两人简单握了个手,李建国便把那份李一鸣的手书交给贝大设计师,任由他去看。

    “建国,你玩过这个咩?”

    “我没这么玩过,小时候倒是在地上堆过沙子,不过这很用,内地以后可能会把这个当成正式的课来上。”李建国低声说道。

    他看着这些沙盘,再看着那边紧紧对着的摄录机,已经明白这就是儿子要拍给内地看的一部分教材了。

    冯秉芬点点头:“其实我也喜欢这种沙盘,看似儿戏,却很有趣。”

    “桌子和沙内地是有的,模型可以在香江生产。”李建国轻声说道。

    冯秉芬指了指那些小房子:“不知道要生产多少?”

    “到村一级我觉得都得有。”

    “哦那数量还是不少,不过香江做塑料玩具的工厂有很多,开足机器一个月估计也够了。”

    两人站定,贝建中等人有意避开一旁,让他俩自己聊天。

    “建国,你来两下?”冯秉芬作了个请的手势。

    李建国也不客气,伸手在沙盘一角拨了一堆沙子,撸开,手掌连切了几下。

    冯秉芬看着他那专注的模样,笑道:“这山势连绵,山下应有河。”

    李建国呵呵一笑,点点头,在离山一段距离用手挖出几个坑作湖,又拉出一条长沟。

    “这人呐,都是依水而聚的。”冯秉芬拿起一个代表路面的直长塑料条递给李建国。

    “山区是这样的,有的地方连路都没通,有的是通了公路,有铁路的很少,”李建国拿着那直条放在山脚之下。

    “建国,你这么做有何用意?”冯秉芬问道。

    “就是想以后建设居民区沿着这铁路线或是河来布局。”

    冯秉芬点点头:“这是铁路线咩?内地建了多少?我新会老家也未通铁路,那地方也是山多。”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个小房子插在山边,又拿了一个交给李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