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987间 监测

    东京,两个记者来到一个小院子前,按响了门铃。

    这个院子很大,老式平房却显得很新,围墙上挂着个牌子,上面写着地震预报俱乐部。

    门开,一个西装男子出门:“你们是”

    “竹田君,鄙人是朝日新闻社的记者春田里!请多关照!”那记者鞠了一躬。

    另一个男子也哈着腰:“新人山里屯,请多关照!”

    “哦,是约好的吧,请进!”

    两人走进屋子,在会客室对着坐下。

    两人摆开采访的架势。

    “那么,我们开始吧!”春田里说道。

    竹田低头:“哈伊!”

    山里屯按下小采访机,磁带沙沙响,他自己在做记录。

    春田里开口:“民众目前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你们知道吧?”

    “当然知道。我们现在正在密切监控着全国各地的地面情况,只要有发现异常,就会立刻汇报过来。”

    “是怎么监控呢?”

    “一个是入地监控器,另一个就是通过植物。”

    “入地监控器我们都知道,植物是什么?是什么都可以吗?”

    “植物就是要比较敏感的一些,比如我们都知道的含羞草,这一种效果非常好,它的特性是别的植物所比不了的。

    因为地壳下板块在相互挤压时石英石会产生电压,对,压电效应就是我们石英表里头那个的科学原理。

    而这个电流最初时其实比较微弱,我们人站在地表上是很难感受到,但植物因为根深入地下,它们是能够感知的。

    那么含羞草又是非常敏感的植物,所以它就是天然的探测器了。”

    “似乎这几年你们经常观察这种植物,和它们在震前的表现对吗?”

    “是的,我们不但观察,还在很多地方让人种植并每天都记录相应的情况。已经多次得到了验证!”

    “那么我们知道含羞草本来就是那种风吹就会闭合的,那怎么能判断这是因为这是地下电压变化引起的呢?”

    “我们拿罩子把风的影响消除了!”

    “哦,真是好办法!”春田里点点头,又问道,“那么,民众关心的地震,近期我们发生大级别的可能性高吗?”

    竹田想了想:“陆地的,大级别的,这两天内,不高!”

    “因为你们一直盯着含羞草?”

    “是的!”

    “所以你排除了海底的,小级别的和两天之后的这些?”

    “是的!”

    “那么这一次在墨西哥发生的地震,中国人是怎么预测的?他们说是那台叫作银河号的超级计算机算出来的,你相信这个说法吗?”

    竹田犹豫了下摇头:“我不怎么相信”

    “理由是什么?”

    “因为实在太准了,这完全不可能做到,要知道这得在充分了解地质详细构造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计算,如果说是他们那边的,我或许还可是怎么可能是墨西哥?”

    “是啊,所以他们在香江卖出那么多的不信任票”春田里感叹地点点头,“他们似乎自己也不相信这个结果。”

    竹田有些放空,下意识地摇头:“实在太准了,这难以置信”

    “那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也许是他们发现了别的什么,但如果说是计算机,我觉得不太可能,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也许应该组织一次学术交流!”

    春田里点点头:“科学无国界,我觉得这种成果应该全世界共享!”

    “对!”

    三人对视,很有默契,目前两国关系有个很大的问题,但举着这种牌子,相必很有操作的余地。

    “那么,还有消息说,太平洋板块在左右震荡,昨天是东面,接下来就会轮到西面,而西面最有可能的就是我们,认为政府应该马上组织大型的祈祷会或是进行撤离,那这个说法是”

    “扯蛋!”

    “扯蛋?”

    “我是说,板块虽然是飘在流体的地幔上,但绝对不会动得那么快!而且根本不可能说昨天那边碰一下,今天这边就马上发生同级别的震。要知道就算是地壳,也是有硬度和弹性的,只有挤压到断裂才可能引发地震!”

    “海底呢?海底我们一无所知,也许哪个地方已经挤到快断裂了!”

    “如果是那样,那海洋生物也会有异常。”

    “什么样的异常?”

    “浮游生物以及海豚”

    …

    刘夏来抬头:“地震,有没有记错?”

    “没有,两份一致。您可以检查录音。”

    刘夏来不用去检查什么录音,他只是想到了刚才蒋明说的事,香江那边说这里预报了地震,然后确实也发生了,对面的新闻广播里却没有提到我们预报

    正常,如果是假的,他们不会报,如果是真的,他们也不会报。

    “嗯,看过了。”

    手下走了之后,刘夏来弹了弹烟灰,往后一靠,抬头看着转动的风扇。

    脑子里头的思绪也是转成一团。

    关于地震,他联想到了几个事,其中一个又跟香江有关。

    一鸣同志,他的退学起因是一封信。

    信的内容跟地震也有些关联,不过据说是莫斯科?

    莫斯科?

    墨西哥?

    听起来很像啊!

    烟烧到了头,发出难闻的气味,刘夏来把烟头摁进烟灰缸,拿起茶杯,出神地吹着上面的浮沫。

    难道那信中写的其实是墨西哥?

    难道我们真的预报了地震,然后一鸣同志才急着去香江工作?

    这背后又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呢?

    关于这一点,刘夏来不准备多想。

    到目前为止,信无所踪,一鸣同志似乎在香江深受首长关心,而随团的却有个敌特。

    这件事已经汇报上去,首长会妥善安排。

    同时汇报的还有很多,比如和平宾馆的改革小方案,比如一鸣同志写的两本童话

    以他多年工作的经验,一鸣同志在地方上的做的指导工作肯定引起了相当大的重视。

    刘夏来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并做好自己的工作。

    …

    “哦,那个,战士复员前一般就是直接回家乡了,组织学习也是有的,学的东西嘛,”

    李福兆轻轻走过门口,往里头看了眼。

    李一鸣抬头:“有事?”

    李福兆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叠资料:“刚收到的。还有昨天的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