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1012章 利用它

    “哦跟它差一个?这就是跟他们学习?”周正只觉得脑子里头嗡嗡乱响,智商不够用了有点。

    “这是不是有点牵强?”

    “并不牵强,因为人是有想像力的,让他们发挥去吧,他们本来也是想要离间我们。然后老毛子那边,可能会觉得美国人想太多,而且我们还没有弄出五十个州,也谈不上全面转向美国,还有余地。所以我们的份量就更重,他们工业产品和资源我们也都需要。这是一种平衡态,对我们很有利的格局!”

    “还有没有?”

    “有!周爷爷,咱们虽然一直破除迷信,但还是很迷信对吧?”

    “嗯”

    “《周易》是非常有名的古代著作,古人用来算卦,你听说过吗?”

    周正点点头:“听说过。”

    “《周易.系辞上传》里头写着,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于扐以象闰,五岁再闰,故再扐而后挂。”

    周正马上头大如斗,直接伸手按住李一鸣:“简单点别古文。”

    李一鸣笑了笑:“意思就是大衍之数是太极衍生、繁衍、展开、延伸出的数是五十。大道以五十为满,天衍却为四十九,所以总是不能完全完美,却总有一线生机。

    古时候算卦之法分两种,卜和筮。卜主要是用龟甲起卦,筮主要是用蓍草起卦。筮的起卦方法在《易经.系辞》上有详细的解说,方式是取五十根蓍草,留一根不用,只用四十九根起卦。”

    “还是没听懂啊”周正摸着额头,一手油汗了,现在他是充分体会到了李建国这些天来的心情。

    “其实就是预测学,古老的预测学的一种方法,可不可靠不说,但它被很多人知道。”

    “所以你是想让那些人觉得我们在搞迷信?这不太好吧?”周正疑惑问道。

    李一鸣没好气瞪他一眼:“我是让这些事合理化,让人相信这么做是有道理的。”

    “哦”周正深呼吸好几下,无奈开口,“我不像你那么有学问,你得说简单点!”

    “简单点就是,不管是不是迷信,说明我们是认真对待这个严重的自然灾害,所以四十九个省代表四十九,【.】然后另外有个一是什么?”

    “你?”

    “是人民啊!”李一鸣翻了个大白眼,“怎么是我呢?这些是要人民群众做的事。”

    周正长叹,想了好一会,伸出手开始扳手指:“一个是为了平衡格局,美国人觉得我们向他们学,老毛子觉得我们并不是完全学,然后大家都在争取我们,我们最有利?”

    “对!”

    “然后就是这个周易上的说法,四十九个省一级的行政区,加上我们的老百姓,就是个象征?”

    “对,但这个根本不用公开说,有的是人会去解读。”

    “你也会?”

    李一鸣笑了笑:“说不定有人还会拿出美国来举例子说它们为什么强大就是因为有五十个州呢!”

    “然后就是七七事变勿忘国耻?”

    “对!”

    “还有没有?”

    “有啊,管理方便啊,切开了很多地方就没人了,民族格局也会变,当然这个也不需要说,也不能说。”

    周正默默点头,过了好一会,用力搓着脸,心好累,脑子好累,这孩子真是太可怕了,当然,也太可爱了。

    “老毛子呢?你说他们会解体,你有什么打算?”

    “现在来说,还真不一定。”李一鸣抬头看看西面,太阳已经快沉入海面了,“且行且珍惜吧。”

    …

    琦玉县,大宫。

    “生哥,我们是不是也买点?”

    张福生摇摇头:“这米太贵了。”

    搞不懂为什么曰本的大米这么贵,在国内乡下,一斤米才多少钱。

    “生哥,咱们有没有路子从国内运点米进来?”

    “有什么路子?我可没路子。”

    张福生跟几个老乡站在板车边,他们都是去年偷渡过来的,在这里靠着打杂工混日子,同样的卖死力气,但赚得比国内多太多了,只要先把欠蛇头的钱还上,再熬几年,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琦玉是关东的内陆县,东面是长叶,西边是长野,南边就是东京都,大宫这里家家户户都有人在东京工作。

    前面是一家叫作平良米店的生活日用品店铺,供应着附近这个小街区的日常用品。

    一辆小货车把上面的米袋卸下来,就被排队的主妇们买走,有的人甚至是带着板车来拉货。

    曰本经济发达,通常都是男人在外工作,女人做家庭主妇,但抢购时必须要有大量的男子力,这个时候就得用上外劳。

    黑工很便宜。

    …

    神奈川大和市,宇都宅。

    宇都宫德马再次敬茶,眉眼间掩不住的焦急:“启山君,贵国还没有发布公告啊!”

    王启山叹了口气:“宇都会长,不好意思,国内没有消息,我真的无法回答。”

    “如果说是机器的原因,我一定会推动双方合作,国内应该不会有反对的声音。”

    王启山点点头,看了看宇都宫德马。这位是亲华人士,父亲却是战犯级的人物,通过他的口传达出想要预测地震的技术,着实让人为难。

    但国内,是真的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

    他能答应什么?

    …

    “东京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抢购,主要是食品和药品。”

    “地震在遥远的大洋彼岸发生,为什么我们的国民要屯集物资?”

    收音机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东京的傍晚,便当时间,许多人加班时会聚在一起吃盒饭,然后听一听新闻。

    听到说抢购,好多员工脸上都露出不安的表情,

    “两方面原因,一个是人们相信发生地震就在不久之后,太平洋板块既然这一次撞到美洲,接下来必定以更大的力量撞回来,这里头还要加上地球自转的惯性

    另一个,是这两天的股市,很多人受到了损失,所以从民众的心态上来说,抓紧把钱取出来换成生活物资更为实际一点。”

    “物品涨价呢?”

    “哦,这当然也是个因素,但也可能是因为抢购而涨价。”

    “到底是因为涨价才抢购还是因为抢购而涨价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