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飞越三十年 大茶碗

第1154章 后知后觉

    “五少,镜湖医院那些人,如果说被人怀疑是那个病,”

    “别人怕归怕,我们知道不是就好。不过你说得对,这病应该另有作用。”

    “是什么?”

    “你也知道那些人,少不了男女之事,他们今天进去了,又说是那个病,转过天会怎么样?”

    “跟这些人睡过觉的人也会害怕?”

    “嘿嘿所以我说,”

    “什么?”

    想了好一会儿,何铧又叹了口气,他想通其中一个关窍,李一鸣让他陪李建国回来做汇报,然后今天又放了这个新闻,似乎就是给濠江疫病封城找了个好理由。

    但其实这一招箭指多向,作用可不光是自己想到的那些。

    笃笃

    两人顿住,何铧眼神示意,何炎去开门。

    门开。

    何炎露出头,门外站着孙处长,这位是专门陪同他们的,昨天还陪同纪主任过来了一会。

    “何先生睡了?”

    “没有”

    “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

    “他有些睡不着,准备写点东西。”何炎赶紧把人让进来。

    客厅里,何铧已经站起,看得出刚才两人在下棋,边上还有茶和烟。

    “您还没休息?”

    “嗨啊,今天看了新闻,有些感触,想写下来。”

    “何先生,是这样,首长安排明天你们要跟机回去了。”孙处长小声说道。

    “明天?”

    “是的,我们七点从这里出发。”

    “是跟哪个首长?”

    “我也不知道,明天五天我会来叫两位。”

    “我那些”

    “一起回去。”

    何铧点点头,内心暗叹,看来今天晚上是不能睡了。今天晚上他看到了中央台的新闻,马上就想到了自己在濠江的布置。

    虽然当时是崔家接去了搞防控方案的活,但自己完全可以在这里再编一份嘛!

    可他又不是专业人才,提笔写了两页就才思枯干,只能把何炎叫过来,一边下棋一边商量。

    “对了,这里有些报纸,领导说拿给您看下。您早点休息。”孙处长笑笑就走了。

    放下一袋报纸,何炎小心地抽了出来,大公报,明报,香江日报

    嘶!!

    “怎么?”何铧接过报纸,同样发出一声轻嘶。

    描红的大标题,字字惊心!

    银河计算机预测墨西哥城将发生大地震

    计算机损失一亿美元

    香江发行万元票

    狂揽四十亿

    大地震发生,几无人伤亡

    十亿美元之赌,临震前加注

    夜已深,何铧何炎两人毫无睡意,在台灯下反复地看着报纸。

    这是昨天和前天的香江报纸,今天才送来。

    好不容易来京城,原本他是想拜访好多人,结果一直就不能出去,手下人也没有被关起来,只是不能离开这机场。

    都是别人来见他,问些问题,白天能看电视能看内地的书报,还能跟人下棋打牌,有吃有喝,按说也不无聊,可他脑子里头转的却是小李生安排的那些事。

    何铧当然知道现在内地中央在开会,也许会讨论很多计划,但这都比不上他脑补着外头发生的那些事精彩。

    但他开始想像的只是小李生后面会如何处理濠江事务,如何在香江,安排那么多生意,各家又是如何明争暗抢。

    自己在这里又应该如何为濠江三世家争取更多利益,赌场那边又是如何发展。

    十亿套内衣如何安排采购生产,又要如何运输。

    但他万万没想到,在短短两天之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来京的当夜,墨西哥城发生了地震,要是他身在濠江,当时就能知道,可到了京城,反而是今天才从报上得知,还是香江的报纸,还是昨天的香江报纸。

    那么大的地震,发生在近千万人口的城市里,居然没死几个人,原因是前夜中国通过香江的报纸直接跟对方发出了警报?

    还是直接跟人家的总统对话,连哄带吓。

    通过这个事,小李生又收入数十亿港元?

    在墨西哥城还有十亿美元的入项。

    我竟然错过了这么大的事!

    一想到这个,何铧的心都快碎了,我是被边缘化了吗?

    自己要是不来内地,在香江,肯定能在小李生左右,如果我在他左右,这事足以让我青史留名。

    “少爷,这么大的事,怎么这两天电视和报纸上都没有登啊?”何炎疑惑抬头。

    何铧皱着眉,他也想到这事,以往时经验来看,这个事若说事前不报是当然的,但事都办成了,内地这些报纸怎么还不报喜呢?

    事出反常必为妖!

    “还有,今天电视,”何炎压低嗓子,“上面说的那个病,肯定不是濠江的。”

    “不是。”那是小李生用鱼刺扎出来的咳血症。

    “但我仔细一想,这肺热又咳血,又发烧的”何炎忍不住摸了下胸口,“又跟电视上说免疫什么没了有点像。”

    何铧叹了口气,岂止是有点像,不像也被人说得像了。

    “这事应该会影响皮肉生意。”

    “”

    何铧默默点点头,小李生一身正气,对于男女关系问题看得极紧,这事当然是他的手笔。

    “这就是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啊!”

    “嗯?”

    “老子道德经里,有这么一句,意思是什么你知道吧?”

    “我听老爷说过,好像是顺应时势,以弱胜强吧?”何炎小心回答。

    何铧点点头:“差不多的意思,你收拾东西吧,我这还有一会。”

    “是!”

    看着何炎里外收拾东西,何铧走到桌前,提起笔,今晚不想睡了,想写点东西,明日应该能见到小李生,总得说点什么。

    头等舱里,清晨的阳光照了进来,从舷窗可以看到远处的太阳。

    澄田智把腕上的手表摘下来,仔细地把时间调到六点半。

    这是一款百达非丽世界时间表,生产于1965年,价格超过二十辆皇冠轿车。财省的某些人都会不经意得到财阀们的礼物,以非常合理的名义。

    像这块表,就是三菱的某位岩崎先生的个人物品,在一次高尔夫球小赌赛里输给了澄田智。

    平时他未必会戴着,但这一次去美国开会,就不能输了气势,本国产品最强的当然是电子表,但如果在这种国际会议上戴着电子表,恐怕会招来嘲笑。

    飞机广播通知,将会降落在火奴鲁鲁,在这里停留一个半小时再出发。

    澄田智看了眼边上的竹下登,安全带绑得好好的,帮着收起桌板。

    飞机开始下降,接着俯冲。

    “咳八嘎”

    “您醒了?”

    “嗯这是哪里?”

    “火奴鲁鲁,我们航班在此会停两个小时,有些乘客会下去,有些会上来,还要加点油。”

    竹下登两眼直直看着前方虚空,身体里有种失重感。

    “阁下是不是不舒服?”澄田智关切问道。

    “有一点。”

    “要不要叫医生?”

    “不用,做了一个怪梦。”

    “是”澄田智分明听到刚才竹下登嘴里骂人。

    “有点荒唐你呢?”

    “我还可以。”

    看着澄田智,竹下登没再说什么,抱着胸闭着眼,表情有点严肃,他睡也没睡得好,做了个离奇的梦:

    梦到这飞机到了纽约无法降落,说地面发生了地震,机场已经被大海给淹没了。

    飞机盘旋了好久停在了一个军用机场,他刚下去就被美国人单独带到车里,一路堵车来到一个酒店。

    他考虑到会议会开很长时间,准备先好好上一次厕所,接待人员把他带到一个小洗手间。

    他开门一看,满地满墙都是黑色的铁弹,还有细细的引线,这分明就是想暗害他。

    于是他就装成只需要洗手的样子,可当他拧开水龙头时,洗手间里传来一连串的爆鸣声。

    接待人员愤怒地告诉他,那个水龙头就是引爆的开关。

    竹下登打开里间的门一看,满眼都是屎,原来那些黑色的铁弹里装的都是屎。

    只有清理干净他才有资格拿到会议的入场券,没清理干净,会议就会在他不在场时开完。

    美国佬想用这个来害自己,只能说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