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十二章 ‘元物’的开锋与封刃。

    “九爷说的是。”江苍一听,虽然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感觉自己性子变不了,但最起码知道九爷这话在理,便抱拳道谢一句。

    “我不在的时候,可是要看好地方了。”李九爷拍了拍江苍的肩膀,“别我过几天回来的时候,连我自家府邸都换人了。”

    李九爷一笑,是借钱买车心切,就去夜总会里带着两人,牵着后院的几匹骏马,估计马不停蹄的连夜一同去外省筹钱了。

    在后院门口送行的江苍见了,心里琢磨了一下,干脆披了一件薄衫,遮住伤口,也去了南街的药堂那里,准备把自己寄存的药材取出。

    也巧。

    这时候也就晚上九点五十左右。

    江苍来到这条街道,看到前方药堂还亮着光,再走近朝门口一看,陈择这里还有两位病号,估摸着自己就算是再晚十几、二十分钟,陈择也不一定关门。

    “江师傅来了。”陈择见到江苍进来,头也不扭的招呼一声,示意江苍自己拿药就行,自己还要帮人把脉、配药,脱不开身。

    “陈师傅忙着就行。”江苍走到柜子前,抽屉一开,药一提,看到上面口子没开。

    随后,江苍又念着自己有伤,也没等陈择看完病人,再一块唠叨几句,便招呼了一声,拿了几种跌打损伤的药材,放了两枚银元,提着两袋药就走。

    而路上再买点吃的。

    江苍又转了转,买了几口砂锅,回去药材一配一熬,找个地方一洗澡,上完药以后就躺在床上休息了。

    这一夜,睡得安稳。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

    江苍照常吃饭、练劲、抹药、养伤,等到中午头青年来找自己,才换了身新衣服,和他一块去九爷的其它场子转了转,算是认了认路。

    一中午下来。

    江苍也得知了九爷总共有七家场子,吃喝玩乐都有,虽然都不大不小,但算是样样齐全。

    再往后几天。

    江苍基本上与第二日一样,除了偶尔去各个场子转转以外,基本上都在屋内练劲、养伤,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

    毕竟这习武贵在得法,求功尚在持久。

    武功一道就是铁杵磨成针的活计,得天天练,用心练。

    自己又好不容易再抓起来了,那么在自己想来,练武一事是松弛一刻都不行。

    而随着五天时间过去。

    丁秦那边的事是落下了眉目,自己街上杀人的事,在这不时会有帮派死斗的城内,也就传了两天,便慢慢消沉下去。

    除此之外。

    自己胳膊上的淤青也不是那么明显,按上去虽然还会疼,但是已经不影响自己的发力。

    这一是没伤着自己的骨头,都是皮外创伤。

    二是多亏了几日来、药酒、药浴的温养,加上自身体质还算不错,才能在五日内达到恢复战力的效果。

    ‘嗑嗒!’

    也在第六日上午。

    江苍屈身向前,左腿弓步一收,在屋内练完了拳法架子后,又走到桌边,端起钱爷送给自己的人参,磨成的参茶一喝。

    品着口中淡淡的药香。

    江苍也觉得自己搭上九爷与钱爷的这条路是走对了!

    最起码自己目前有好药练功,还有人来刷劲,那么自己来这个世界时的最初目的,不就是图得这个!

    “现在就看看这个‘铁’是什么。”

    江苍品完茶之后,又望向了手中的纸片,并且自己昨日也按照纸片上的地址,去过那个‘铁’,发现那是一家开在东街的‘铁匠铺。’

    这店面说大不大,还有一阵‘叮叮跄跄’的打铁声从中传出,好似真的就是一家‘普通的铁匠铺!’

    就是不知道李九爷说自己出事,和找这个地方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家铁匠铺怎么看,不像是什么高官的住所,或是有稀奇的地方。

    而江苍自从昨日发现这个地方,也没有搞清楚九爷留这个地址是什么意思,更没有走进去看看,而是当日又去钱爷家一趟。

    再随便找个理由,就当找钱爷喝酒,顺便再问钱爷的电话对不对,让钱爷无意间看到这个‘铁匠铺地址。’

    相信钱爷和九爷的过命关系,应该是知道这铁匠铺有什么‘玄机’,也好过自己啥都不知道的就闯了进去,再无意坏了什么规矩。

    谁知道。

    当自己昨日和钱爷喝过几盅,闲聊着拿出纸片,递向钱爷的时候,却发现钱爷好似看不到那行‘铁匠铺地址’,反而单单指着电话,向着自己说,‘老九留的电话没错,江兄弟有事就和我联系就成。’

    就连旁边陪酒的大汉、侍女,看到了纸片,也都是向自己说‘江哥、钱爷的电话没错。’

    并且江苍时刻注意,还发现他们看向纸片的时候,眼光与钱爷一样,都没有看向紧挨电话下面的这一行字迹,就像那里是‘空白’一样!

    一时间。

    江苍得知这个状况,也没有再接着询问,或者向钱爷说,‘您是不是看不到这个地址?’

    而是再喝几杯,闲聊几句,便告辞离去。

    因为江苍回忆了一番前世过往,好像发现这个‘铁匠铺地址’,应该是属于游戏里的‘隐藏任务的指引’一样,是只有自己才能发现,其余人都看不到。

    包括现实世界的人,以及所有元能者!

    再按照自己前世记忆,与听来的一些消息。

    江苍知道前世中也有许多人在一些异世界的大街海报上,或是电线杆子、药方秘籍等等一类有字迹的地方,发现过这种‘字迹提示。’

    若是再按照‘字迹提示’,去往这些指定地方,再完成一些‘任务’,还有可能会获得一些‘科技、功法、兵器’等等一类的属于‘异世界的物品。’

    于是。

    时至今日,来到异世界的第八天。

    距离九爷去外省借钱提车,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五日。

    江苍练完拳法架子以后想了想,就准备过去那家铁匠铺看看。

    就算是错的,钱爷他们是故意骗自己。

    那自己去铁匠铺里配个武器,也总得来说是好的。

    总不能在这个混乱的城内,将来碰上人家一帮子人掂着十来把砍刀,自己还是赤手空拳的往上抡吧?

    当然。

    江苍要是真见到了百十号人,不管他们手里拿刀不拿刀,自己都是二话不说的转身就跑!

    毕竟自己现在还属于普通人,要是在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真冲过去,那不是练狠劲儿,那是冒傻气儿!

    可不管怎么说。

    江苍出了后院,就上了大汉的汽车,向着东街的那间铁匠铺行去。

    而大汉昨天送自己,就在夜总会这边住下了,车也留着了,正好今日再送自己去东街一趟。

    且这一路上,江苍坐着车,算是恢复了一下之前练功时所消耗的体力。

    再一来到东街。

    江苍感觉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就让大汉留在车上,车则是停在铁匠铺的斜对面。

    省得等会真出什么事了,自己虽然能跑,但把大汉留到这了,那自己这当领头的,既然把人给带出来了,却没把人给带回去,那这道义上不说,自己也不好向钱爷交代。

    而下车、过街。

    江苍一进来铁匠铺子,略微打量一眼,当没感受到脑海中有什么隐约提示,便望向了一位正在店内擦拭墙上刀具的壮汉,准备交谈一番,看看是不是还要触发什么条件。

    “掌柜。打个武器。”江苍说话的时候,时刻注意脑海里有没有类似于‘身份记忆’或是‘元能出现时间’的提示。

    “这位爷,我不是掌柜,是徒弟”

    这位壮汉,也就是店里伙计,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转身向着江苍歉意笑道:“要不您明儿个再来。我师父今天一早去北街给人镶马蹄了,估摸着晚上回来。”

    “那隔日再叨扰了。”江苍抱拳一礼,看到壮汉不是正主,也准备离去。

    “您客气了”伙计慌忙还礼,但当他看到江苍要走的时候,想着半天才来个顾客,继而又挽留般的指了指墙上挂着的兵器道:“您要买兵器的话要不您先挑个用着?看看有没有相中的。”

    “我看看。”江苍看了几眼挂着的刀枪棍棒,也是闲来无事,就绕过柜台,摸了摸放在中间的一把长剑。

    一时间,江苍发现这长剑入指冰凉、平滑,一股冷峻的感觉从心间由之而来。

    “还是等老师傅吧。”江苍又摸了几下长剑,“我练得不是这行,不专精。买来让我拿着可惜了。”

    “怎么会可惜?”伙计看到江苍没有掩饰的喜爱,还要说话。

    江苍则是没有理他,又挨着摸了摸其它的兵器,虽然自己不太懂行,可是武术本就是为战场厮杀而生,很多拳法套路都是各路兵种演变而来。

    加上老师傅的指点,江苍总归了解一些兵器好坏。

    但大致来说。

    就是自己看了看这些武器,发现都是精钢打造,杀人切肉是不会卷刃,那就没问题了,都挺喜欢的。

    “来客了?”

    而也在江苍打量兵器的时候,一位年约四五十左右的短须大汉走进店内,又看到伙计点头以后,便望向了江苍,客气一拱手道:“我是这家铺子的掌柜,姓张,这位小哥要打什么物件?”

    “张师傅。”江苍还礼,虽然自己还是没有感受到什么隐约提示,但看到正主来了,也想要说了一下自己善用的武器,好做今后防身。

    总不能白来一趟。

    “一把长刀、一把短刀。”

    江苍手指在墙壁上比划了一下,“长刀三尺一寸,刀身宽厚弯曲,形似弯月。短刀两尺、刀背附倒钩,开条纹血槽。而双刀刀柄皆是四寸,能战时握把缠布于手、持双刀。”

    “长架、短打?同时持双刀?”铁匠师傅问了一句,见江苍点头,又琢磨了一会,向着江苍约莫说了一个数,“这重量得仔细敲磨您要是急着用,就两天后过来取吧,要是不符合心意,还得再铸。”

    “好。”江苍从兜里摸出了十块大洋,一条小金鱼,放在了台子上,抱拳,“定钱。劳烦张师傅。”

    “多了。”铁匠师傅抓起银元、金条,就要再还给江苍。

    “要用好料,我还觉得钱不够。”江苍手一推铁匠师傅宽厚的手掌,却感觉一股子力道好似从铁匠师傅的手腕中迸发袭来,让自己的手掌怎么都推拿不住。

    虽然自己也可以撒手反擒他的手腕,抓掐他的腕处手筋,但是这又不是生死搏杀,加上铁匠师傅是客气让钱。

    江苍手掌在下意识刚搭到他手腕上的时候,就突然招式一收,顺着这铁匠师傅的推送力道小撤几步,来到了店铺门口。

    “钱不多。”

    江苍望了望墙上的长剑,再活动了一下手腕道:“以张师傅的本事,是我江苍占便宜了。”

    江苍说完,抬脚就走,在街对面大汉的开车门声中,坐上了汽车。

    而铁匠师傅拿着钱和伙计追出来,看到江苍坐着汽车走了,倒是用粗糙手掌搓了搓银元,又摸了摸手腕上已经消失的浅浅指甲印,向着旁边的伙计道,

    “这位小哥的手上功夫足,是要铸真家伙。还有车,看着也不缺这俩钱。干活,别两天铸不出来了,让人砸了招牌”

    铁匠师傅做的打铁这一行,步骤繁杂,不是一句话说成就成的,得用时间去耗。

    俗话不都是说,撑船、打铁、卖豆腐,是人生三苦,都是力气活儿,小心活儿,时间活儿。

    这力气活儿,好理解。

    小心活儿嘛,乘船的怕淹死了人,打铁的怕走歪了模,卖豆腐的怕震碎了货,都得小心翼翼。

    最后这时间活儿,那都是起早贪黑。

    以至于这两天来。

    铁匠师傅就为了江苍这两把长刀,那是后院内‘叮叮锵锵’的响个不停,一直到了第二日晚上,才算是安生了一些。

    而第三天一早。

    江苍吃完了饭,练完了劲,在将近中午头,悠着步子来到铁匠铺的时候,也看到了成品的双刀。

    其做工尺寸,与自己前两天所说的一样,基本分毫不差。

    手指再一弹,发出‘嗡锵’的声响,泛着寒光,刀刃全部开了锋。

    “长刀五斤一两、短刀三斤四两,试试趁手不?”铁匠师傅手掌一摊,让抚摸刀身的江苍上手试试,看看重量如何,刀柄是否握的合适,会不会在打击下脱手。

    而江苍本想试试手的一瞬间,在手掌刚摸着双刀的时候,却没有说话,而是觉察到脑海中隐隐约约有什么指引,就知道自己没猜错,这两把武器确实是‘元物!’

    ‘元物’则是泛指‘元能世界的武器、物品、资料’等等。

    反正只要能从异世界带出,又可以任意携带出入各个世界的物件,都统称为‘元物!’

    但江苍也知道,要想达成‘携带元物穿梭各个世界’的条件前提,是需要完成一项‘元物任务!’

    只是‘元物任务’听起来是太绕口了。

    所以在自己前世当中,元能者们也把这种完成‘元物任务’的过程、以及完成任务后的携带条件达成,都统一唤作为‘开锋!’

    任务失败,则是唤为‘封刃。’

    尤其‘开锋’的难度,也有高有低、有简有繁。

    可是‘携带开锋任务’的人,却也可以找人合作完成,或是单人进行。

    是真正的完全高自由度,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哪怕是在有互联网的异世界内发个帖子,叫上全世界的人帮忙都行。

    反正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携带开锋任务的人’把任务完成,自己所持有的‘元物’,就能随身携带前往各个世界!

    当然,开锋任务完成后,元物最终是谁携带的,这个就不一定了。

    因为‘元能时代’中,所有人标配的技能都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敌灭臣亡’,再加一个‘杀人越货、无本买卖、空手套白狼。’

    而铁匠铺内。

    江苍现在握着这两把武器的时候,就隐隐感觉这‘开锋任务’的‘地点与时间’,是今天晚上,在城东外的五里处,一条偏僻土路上。

    再大约莫一下。

    江苍感觉九爷这两天也该取完钱回来,准备在城里买车了。

    ‘半路劫道的?’

    江苍盘算了一下,感觉‘开锋任务’八成就是这个,也形象对应了‘开锋’一词。

    后世统一‘开锋’的说法,也不是空穴来风。

    “小哥”

    而铁匠师傅看到江苍握着双刀半天没动,以为江苍是在想事情,也没说话,但这时看到江苍好似想完了事情,朝自己望来的时候,则是又笑着道:“您先试试趁手不?不行的话,还得再回炉修熔。”

    “刀肯定是好刀。”江苍双刀一并,空出的手拿出了一袋子二十大洋,放在台子上,便朝门口走去,“钱先给您结了,咱们不欠。而刀合不合手,等我明日回来了,再找您细说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