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二十七章 字迹与‘平行时空的元物!’

    江苍话落,只闻‘呼呼’风声从车窗外吹进,赵少已经开始驾驶车子行出了这条街区。

    一路上。

    赵少再打电话安排了一下,动用关系处理一下后事。

    在夜里将近十二点半,当那些人问题解决,车子也行驶到了住的地方。

    而这里,江苍在赵少下午回家睡觉的时候就来过一趟。

    附近区域是一处小村庄,在偏南郊方向,附近还有两家厂房,都是赵氏企业的。

    同样村里住的人,也都是旗下人员。

    如今。

    江苍下了车后,就熟悉的从院门走进,映着夜色,看了看这两层自盖的小别墅,院门口还种着一颗柿子树,只是树上的柿子都被小鸟叨的差不多了。

    “这是我哥种的柿子树,下午忘说了。”赵少见到江苍目光又再打量自己的柿子树,倒是比下午多了些话道:“我给江师傅摘个尝尝?”

    “都被吃完了。”江苍收回目光,“赵少都没怎么照看过这棵树吧,可惜这柿子。长得多好。”

    “是啊,我哥也说过我”赵少一叹气,“我哥还说过,等明年再结柿子的时候,就把我绑树上去,有小鸟过来了,我就吆喝几声,晃晃树枝”

    “这确实是个办法。”江苍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是亲兄弟。平常人还真不一定能说出这个话。”

    “我也这么觉得”赵少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了,觉得自己有这么一位哥哥,再加上这位一人挑十九人的江师傅,那是心里激动难明,感觉自己的赵飞帮一定能成事!

    于是。

    江苍就看到赵少刚打开房门,回到客厅,便激动的直奔酒柜,取了一瓶好酒,再坐在了宽敞到都能当床的沙发上,开始了举瓶痛饮。

    “江师傅别劝!”赵少瞧见江苍的目光,还专门说了一句,就怕这位江师傅开口劝酒,那自己肯定要给面子,不能再沾。

    这样,自己愉快激动的心情就无法表达。

    而哪怕是他不说。

    江苍也没有任何劝酒的意思,摆明了是一种‘我没有任何问题,老板开心就好,随便喝!’

    因为自己混过大企业,上过班,知道每当一家企业遇到什么方案,或是什么对策,只要有员工提出问题时,企业解决不了这位员工提出的问题,便会解决这位提出问题的员工。

    那样,企业在将来的章程上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所以。

    江苍看到赵少高兴,也不会扫人家性子,反而打量了一眼沙发道:“沙发够大。等赵少醉倒睡着,晚上也不一定能翻身翻到地上。”

    “江师傅不愧是江湖中人,果然理解我!”赵少举瓶示意,“我就是为了喝酒,才买这么大的沙发!”

    赵少说到这里,还‘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像是证明自己没有骗江苍,是真的准备今夜要醉酒睡在这里!

    而江苍看到赵少这样的喝法,没过几分钟,就真的躺倒沙发上半死不活以后,倒是想起了什么,晃了晃迷迷糊糊的赵少,问了一句道,

    “赵少说一下修理厂的地址,明日一早我就把车开过去,让师傅们修修。”

    “在连风路那里”

    赵少舌头有些打结,说着,还想要清醒似的摇了摇头,费劲的从餐桌柜门里扒拉出了三沓百元大钞,“钱江师傅您想买什么,就买点什么等我酒醒了,就带您转!!”

    话落。

    赵少‘嘿嘿’笑了两声,就躺到沙发上不动了。

    而江苍听到了修理厂的地址,也是没有再言,任赵少在沙发上酒醉睡去。

    稍后,自己则是找到了浴室,洗了个澡,稍微处理了一下伤口,拿着屋里翻腾来的纱布,把肩膀上的伤口随意缠了几圈,就开始思考明日的事情。

    这一是,车坏了。

    江苍特意看了看在客厅里醉倒的赵少,就准备自己明日开车去修理厂里一趟,反正地址已经知道了。

    二是,自己顺便找药店买点伤药,再把练武方子配齐。

    因为赵少今日就睡了一下午,药还没买,这事一直拖着。

    让其他人买,江苍还有点不放心。

    不过,这不是怕配方泄密,而是怕他们选的药不行,对不住自己的心意。

    这般一总结。

    江苍也发现自己明日事情还挺多的,估摸着到了下午、晚上,才能和睡醒的赵少在城里转转。

    而现在主要做的事情,就是睡觉。

    今日忙了一天,没个好精神,明日说什么都是白搭。

    一时间。

    江苍想到这里,就找个被子往沙发上的赵少身上一盖,‘咔嗒’客厅灯一关,伸展了一下筋骨,回屋休息去了。

    再得第二天。

    早上八点半左右。

    江苍睡醒起床,瞧了瞧肩膀上的伤口没有迸裂,又下楼看到了赵少躺在地上,还朝天仰着脸睡觉,被子被他蹬到了茶几底下。

    顺手过去再把被子盖上,没有扰人清梦,叫醒赵少,留言字条,就拿着桌子上的几万块钱出了门。

    只是。

    自己这一开车启动,感觉肩膀有伤口,有点不舒服,还是决定先去买药、包扎伤口,再拐回头去修车。

    也是想到做到。

    江苍一路上小心开车,防止伤口迸裂,也在早上九点左右,来到了一家开门的诊所门前。

    咔嚓

    而车门一关。

    江苍下车后,先是走到车前,打量了一下车头变形的奔驰,‘嗒嗒’拍了拍,还从凹陷处的边缘掉下了一些车漆。

    瞬间。

    江苍觉得车都成这样了,赵少昨晚还能那么开心,确实是一个挺乐观的人,对自己也是真的不错。

    可也在江苍报着赵少人不错的心思,刚进了诊所,还没向着在桌上打瞌睡的老中医说什么时,就听到外面传来‘嘭噔’一声。

    再朝窗外车那里望去。

    江苍就看到一位中年慌忙下了自行车,正在打量车头早已变形的坑洞。

    “怎么回事。”江苍出了诊所门,也看了看车头的坑洞,发现车漆又掉了一些。

    “我”中年看到江苍问自己,是慌忙鞠躬道歉,“我这两天病了又赶工做活头有些晕没看清”

    “这么大的车子没看清。”江苍好奇一句,看了看他脚下两张像是药方一样的纸片,又望了望他的眼睛,看到血红丝弥漫,才接着道:“你知道这车多少钱?”

    “我”中年有些害怕,无意识搓了搓粗糙的手,看了看车标,是真的不知道。

    但是他也知道,这年头能开汽车的人,是自己惹不起,也赔不起!

    所以他一个普通厂里员工,一个月几十块的收入,沾上这动则几十万的车子,怎么能不害怕?

    可是还没等他再说什么,江苍又突然道,

    “不知道还不走?”

    江苍说到这里,看到中年愣了一下后,还是站在原地不动,一直道歉,则又指了指变形的车头,多言一句笑着道,

    “这车反正要修,我等会就走。朋友要是没事,就站这吧。有事就赶紧看病,别耽误,一家老小还指望你要养活”

    江苍做人做事就是这样,自己一句话的事情,加上正主赵少又不缺钱,车子还要修,那何必为难人家什么?

    还不如自己潇洒一些,学武如侠。

    行事一生,不论善恶对错、只求自己问心无愧。

    “这”

    而中年听到这位老板让他走,倒是脚步动了动,最后又定在了原地,从补丁衣服里掏出了一把五角、一块的,“您说多少钱,我给您凑凑我这不能做了错误就走啊这不行的事”

    “是不行。”江苍摇了摇头,“你这人死脑筋就不行。”

    江苍话落,实在不愿多说什么,准备帮中年捡起了地上的纸片,交他手里,硬拖着让他早些看病养身。

    但也在这一瞬间。

    江苍刚捡起地面纸片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其中一张纸片上浮现一行字迹,零零碎碎,好似讲述了一个人的一生

    ‘曾经有先秦法家“韩非子”,著有《五蠹》,其言:“上古之世、民食果瓜蚌蛤,腥臊恶臭,而伤害腹胃,民多疾病”’

    而在后世四万年。

    ‘第六纪元的荒芜废墟时代’

    废墟寻荒者‘瑞法’,无意在遗址古迹获得《五蠹》

    又耗时一年。

    ‘瑞法’从当地学者那里学习第五纪元的古文字,了解到了《五蠹》文中的意思为,许多食物有可能会导致疾病与折磨,但也可能是治病良药、强身健体。

    以至于此。

    ‘瑞法’看到当地体质瘦弱的同伴,多有病痛折磨,便心下不忍,怀着寻找‘良药’的决心,收集多种医学古籍,又走遍人烟罕见的大山,历时两年,在多次险象环生中收集到了三十二种药材。

    按古文字体,药材名分别为‘鹿茸、三七、天麻、牛骨、杜仲’

    ‘寻荒者瑞法’收集完这些药材后,又观察天气、土壤,在野外学习种植培养方法,最后回到家乡,分别种植,花费三年,独自研究出一方强身健体、增加身体机能的‘药膳’,用来改善众多寻荒者的身体素质,减少疾病发生。

    而多年后、

    白发苍苍,在废墟城市中已经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医者瑞法,为纪念第五纪元的先人,特意取此‘药膳’名为,

    《五蠹论、记念韩非子的药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