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三十五章 会客,

    哗啦啦

    大雨在晚上九点左右的时候,渐渐比之前小了些。

    工厂内的众人在庆祝了江苍帮自己又赢一笔钱后,道了一声,“江师傅,十天后的最后一场,我们还压你”以后,也是看到雨小,便相继离去,省得等会再下大了,夜路泥坑不好走。

    而老虎倒是和平常一样,在庆祝的时候,和江苍该说什么说什么,还让支持自己的老板们在十天后押注江苍。

    除此之外。

    江苍看到老虎脸上不见任何异色。

    但不管为何,自己最后在九点半左右,就和赵少出了工厂,一路上也没见什么埋伏,便开车行出了这片区域。

    就像是老虎一点都不生气,自己破坏了他‘打开西省武馆情面’的计划。

    “果然,老虎是不敢动手脚的。”

    赵少开着车子,见到自己和江师傅出了这条工厂泥路,又见雨慢慢小了以后,倒是放松了一下心中紧张,“还是那句话,老虎敢在比赛结束前动手,很多老板都不再会支持他,因为他这人不讲道义信用。”

    赵少话落,还打开了一些窗户,让四周雨后田野中的清新泥土味道随风吹来。

    可也在这时。

    随着‘滴滴’的大哥大铃声,倒是猛然吓了赵少一跳,车子都差点偏到了路边的土坑里。

    但是也在接下来,伴随着赵少把车速减慢,拿起大哥大,倒是心里一下子放松,又骂道,“这他妈谁大半夜的打过来,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

    赵少骂归骂,还是接了电话,一瞬间就听到王少那边传来笑声,

    “赵少,江师傅在您旁边吗?”

    “在。”赵少听到是王少找江师傅,就准备把电话递给副驾驶的江苍。

    但还没等江苍接过,王少就接着道:“不忙的话,你们来南尚县边上的饭店吧,就是上次咱们吃野味的那家!好了,就这了。挂了!”

    ‘咔’电话挂断。

    赵少愣了一瞬,就准备想询问了江苍一句‘去不去?’

    “走。”江苍倒是无所谓,反正夜晚无事。

    赵少听到,没说什么外话,在前面路口辨别一下方向,车子一拐弯,就向着南尚县行去。

    而南尚县里这里差不多二十来里的路程,不算太远。

    一路上再淌着泥水小心点,大约在一个小时左右,车子一路走走停停,也终于到了镇边的一处野味饭店附近。

    这时。

    江苍映灯光望去,看到远处饭店门口灯火通明,正有三辆样式像是越野车一样的汽车在饭店门口停着。

    再离得近了。

    江苍还看到王少因为下雨天气冷,还穿了件外套,正打了一把伞,站在饭店屋檐的灯光等下,向着自己的车子招手,害怕赵少跑过了。

    而王少身旁还半围着五人,正在抽着烟扫视附近,应该是保镖一类。

    “都不下了还打着伞,装什么球蛋?”赵少摇下窗户喊了一声,当车子等好,和江苍下车的时候,又道:“八点那会这么大的雨赶过来,都不怕跑山的时候掉沟里了?”

    “怕什么?要是怕了,还来什么惊喜?”

    王少把雨伞一扔,在身后一人接过以后,自己上前锤了一下赵少肩膀,看到赵少想还手的时候,还接着再讲,“什么是惊喜?惊吓不就是出其不意的惊喜!”

    王少说完,又朝着江苍问好,话语中不外乎是,先歉意自己这么晚叫江师傅来,又再稍后充满早先救命之恩的感激,向着江苍多有追捧。

    “别贫了!江师傅不吃你这一套。”赵少听到王少废话一堆,则是笑骂一句,又正经问道:“啥事?这鬼天气专门来跑一趟”

    赵少说着,望向王少身旁的五名保镖,分别是四名青年,一名老者,

    “来就来吧,还带着你的狩猎队来了?”赵少说完,和五人点了点头,估计是曾经见过。

    “才办完事,就是那个坑我的小牌场。”王少掀起衣角,露出了一个‘土雷子’,“开山用的响炮,昨个夜晚我亲自用了四个,屋子都给他轰平了!”

    “你这是”赵少顿了一下,没想到王少这么狠,“动雷子,万一被抓着怎么办?你爸都救不了你!”

    “马上就走了,怕什么?谁查?”王少不以为意,“所以走之前,准备见见赵少,再把东西交给江师傅。”

    王少说到这里,从老者手里接过一个防水兽皮,递给了江苍,“江师傅,我原先不是说给您带参了。而我回去的时候,还专门找人鉴定了,五十年的野参,不贵,您当茶喝就好了,改明再给您物色个好的,送过来补补身子!”

    王少说着,又向着身旁的五人道:“这位就是我说的江师傅,是我救命恩人,更是我哥!”

    “江师傅!”五人抱拳行礼,语气中多有尊敬,是听闻了王少说过,江苍那日带伤从人群中杀出来,又救出自己与赵少二人的事情。

    而五人长久混迹于山林,更不是什么好人,自然手上都见过血,当然知道自己要是在相同的环境下,想要做到江苍这个水平,怕是一辈子都没这个可能。

    十成十的是被人敲死在牌场里!

    所以,哪怕是没有王少的因素,他们定然也是尊敬这种身手好的高手,自己是自叹不如。

    “几位师傅客气了。”江苍是和和气气一还礼,又观察了他们一下,发现四位大汉的体质分别都在‘1.5’左右,老者更是达到了‘1.7!’

    不得不说,这五人都是好手!

    更别说山林的狩猎队嘛。

    江苍略微一扫他们腰间,就看到了隐隐约约的凸起,八成不是刀剑,就是枪!

    或者就是王少一类的‘土雷子!’

    全副武装!

    “既然都过来了,那吃个饭吧!”王少看到众人都认识完了,则是张罗着让人从车里拿出了山鸡、野兔等野味,送到了旁边的饭店里面。

    “这家饭店我来过,味不错。”赵少笑着邀请江苍,“王少也挺会选地方的。”

    “赵少说味不错,那非得尝尝了。”江苍和赵少一同走进。

    一时,先不说这家饭店做的菜味道如何。

    江苍先是看到这镇边的饭店面积不小,二百来平方,三十张桌子,地面除了泥水脚印,还算是整洁。

    尤其今天下雨了,使得之前朝镇里赶的人,都在这里避雨,再一光站着不地道,点个东西吃吃,使得这里生意不错,十成坐满了八成。

    使得如今饭店内飘荡着各种酒味、肉香,客人们大声划拳,热闹非常!

    江苍瞧了瞧,就选了一个靠着中间偏西一点的大空桌子,在过去的途中,避过了一位喝多了的客人后,和赵少一起坐着等人。

    “来点?”王少等人把野味一交,吩咐了老板怎么做以后,也坐了过来,手里提着几瓶茅台,让饭店内四周的客人们投来羡慕的目光。

    而稍后。

    烤兔、烧鸡,卤牛肉等肉菜上齐。

    吃饭期间。

    两杯小酒一下肚,江苍与众人是该说说,该吃吃,特别是那五人都是刀口舔血、走南闯北的人,各地趣闻都多少知道些,更是断不了这话题。

    几人再相互一接话,说上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而赵少与王少则是谈论着哪里的姑娘,不过一会就相视一笑,嘿嘿嘿的。

    但随着时间过去。

    在晚上十点左右。

    临近江苍东边一桌的两位大汉,一位青年,却是隐忍了江苍等人很长的时间。

    “他妈的吵死了!”特别是这位青年,觉得江苍等人大嗓门的说个不停就算了,还谈着一些大姑娘们的事情,是明显影响到自己谈正事了!

    “等会再说你们入我大哥帮派的事!”青年忍无可忍,就向着两位大汉说道一句,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亦是想要显摆一下自己的威风,让这两人更想要加入自己帮派。

    便根本不在意江苍这一桌子的八名壮汉,便站起身子,来到了江苍这桌旁边,站在了江苍的身侧后方,向着还在笑说着的王少、赵少二人道,

    “你们混哪里的?知不知道影响我谈事了!”

    “混哪里的?”王少与赵少喝的晕乎乎的,也是被少年问的一愣,话语一顿,相视了几眼,就算是想实话回答这位小兄弟,也总不能说自己是混深林子的吧?

    “问你们呐!”少年看到王少两人不回答,倒是伸出胳膊,又指向了江苍等人,尽显嚣张做派!

    但同时。

    还没等王少带来的五人动手。

    江苍却把筷子一放,在五人目光还没看清的中,身子坐在板凳上没动,但右手探上一抓,瞬间就把青年的手腕抓到了手里!

    再一转身,稍微一用劲。

    江苍虽然坐在板凳上没动,但是青年的身子就朝着自己用劲的方向慢慢蹲下了。

    “说话归说话,手别乱指,当心断了。”江苍没用多少力气,酒也没喝多少,清醒着。

    “慢点慢点”青年吃疼,又挣脱不开,就求饶几句,但脚下却踩了一个拳法架子,半弯着膝盖,在卸着江苍的力道。

    一时,江苍瞧见青年好似有功夫在身,又突然感受到脑海中有一种隐约提示,好似是‘引来青年身后的人物’后,倒是放开了擒着青年的劲力。

    只是。

    江苍刚一放手,青年就后撤一步,揉了揉手腕,叫嚣道,

    “你们知不知道我大哥是谁!”

    “练过?”江苍没在意关于任务中的他背后大哥是谁,反而见到青年表情先是一愣、又颇为得意的点头时,再询问道:“教你的人,没教你规矩?”

    “什么规矩?”青年愣了一下,以为江苍要给自己讲大道理,便哼笑一声,又虚张声势道:“今天你打我的事情我记着了!讲什么道理都没用!”

    青年说到这里,看到饭店内的客人都把目光望向自己以后,更是显摆似的大声道:“教我功夫的是我大哥!而我大哥手底下可是有一千多号人!所以要么你们赔钱,要么有本事别走!我现在就去喊我大哥带人过”

    “一千人?”江苍打断青年话语,又在青年吓一跳的目光中伸出手,却没有再打他,反而是比划道:“说实话,有没有五十个?”

    “五十个”青年听到以后,心里约莫了一下,点了点头,

    “有”

    “也够。”江苍转身没再看青年,反而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肉,入口香滑,

    “去吧,都喊过来。让你师父也过来,说说你的事。”

    “好,不赔钱是吧?”青年瞪了江苍等人一眼,说的虽然是狠话,但是看到赵少等人快起身的时候,倒是抬脚就和同伴一起跑出了饭点,估计去喊他大哥去了。

    而江苍倒是该吃饭吃饭,没有什么在意青年喊人。

    因为今天除了自己,还有五个高手、数把枪,几个土雷子,像是打仗一样!

    就算是等会真来了一百号人,自己今个也是真有底气,觉得自己不用出手,百十号人都绝对不够王少等人吃。

    “江师傅!”

    这时,青年刚走,饭店内的众人也相继收回目光,开始吃饭以后。

    五人中的老者便拍着胸口,沙哑烟嗓道出承诺,“一会来人了,江师傅您一句话,我们弟几个就把他们全部拿下!绝对不会让您沾了手!”

    “对对对!”旁边几个猎手相继敬酒,都没喝多,话音不大,但重,

    “打不打,您一句话!”

    “多谢几位师傅。”江苍见到众人这么客气、给面子,都把自己当主心骨了,亦是敬酒还礼。

    “这省外乱。”有些醉意的王少也在这时开口,“枪响了,咱抬脚就走,夜里大雨一刷,想查的查不到,能查到的我也让他不能查”

    “小点声!”赵少锤他一下,看到附近没人注意,又小声道:“能做,但不能说!”

    “对,赵少说的对”王少不说话了,喝酒。

    而大约随着十来分钟过去。

    外面好像又开始零星下雨之后。

    随着‘嗡嗡’车声,时刻注意附近的江苍等人,也看到四辆面包车在饭店门口等下。

    哗啦

    车门打开,下来了二十五名手持钢管、砍刀的大汉。

    其中那位喊人的青年,就如鹌鹑一样,站在一位寸头大汉的旁边。

    “哥,就是这家饭店!”青年指着饭店。

    而饭店内。

    赵少等人映着灯光,看到门口就二十来人,倒是摇了摇头,该吃饭的吃饭,该抽烟的抽烟。

    但是他们的手都放到了腰间,就等江苍一句话,那就一轮齐射,送他们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江苍则是背对着饭店门口,瞅了一眼,就不再去关注他们,又转身开始吃菜,品着这入口即化的兔肉。

    不过。

    寸头大汉等人却不知道江苍等人有枪,反而是刚一下车,就气势汹汹的走进了饭店,站在门口,朝着有些喧闹的饭店吃饭客人喝道,

    “都他妈的小点声!”

    大汉一声落,饭店内划拳声忽然一静,众人都把目光望向了把饭店门口围着的大汉等人。

    尤其是当他们看清了大汉等人手里的钢管、砍刀以后,是吓的醉意猛的一醒,没一个人敢吭声的,更在接下来把目光移到了别处,害怕自己惹到了这些道上的人!

    “妈的,今天打我弟的人,别想出了这门!”

    大汉扫视一圈安静的饭店内众人,倒是脸上横肉一挣,一边询问身旁的青年,一边指着饭店内害怕的众人,

    “说,哪个人把你打了?!”

    “不用问。”

    背朝门口,

    江苍放下了筷子,喝了口清酒,“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