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诸天时代 化三生

第五十章 盘点、

    呼—

    林中暖风吹袭。

    落叶偶得一片。

    在现实世界的一处山下。

    随着附近鸟儿‘吱吱’叫声。

    江苍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一颗大石头旁边。

    不远处就是浓浓迷雾。

    而这时。

    是现实世界第二天早上的‘十一点五十’左右。

    因为这次迷雾的时间是持续二十四小时,倒是还没有散去。

    同时。

    江苍回到现实世界后,放眼望去,朝着大约离自己有百米远的迷雾那里打量了几眼,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自己出来的早了一些,使得这个世界的迷雾还未散去。

    但‘回归提示’只要出现,迷雾内的元能世界也再也进不了,不管是不是之前进过的,还是没进过的人。

    同样。

    有元能世界的保护机制,自己也不是出现在了雾中,而是迷雾圈外的一百二三十米处。

    能证明自己附近的地方还是安全的。

    于是。

    江苍盘算完了这一切,再收拾了一下心神,低头望着自己宽大的衣服、浸染的雨露,就决定先回之前租的宾馆房间再说。

    尤其自己之前订的宾馆时间是一个星期。

    满打满算,就算是快到期了,也最少还有一日的时间,足够自己洗个澡,再找身新衣服换上。

    不然,旁人一走进自己身边,就能闻到一股雨露混合血腥的味道。

    再加上现实世界还是夏天。

    估摸着不到晚上自己就要臭了。

    而随着翻山越岭、穿过森林。

    江苍一路回去,在一处有路牌处的马路草地里挖出了房门钥匙,再回到镇边宾馆,除了路上碰到了一两人,好奇打量自己为何大夏天里穿个宽大外套以外,也没人过来攀谈什么。

    再等进了宾馆。

    江苍望了望中午头在柜台处打瞌睡的老板以后,一路走上楼梯口,‘嗒嗒’蹬上台阶,房门一开,再一关,伴随着自带卫生间内传来的‘哗哗’水声,身上血迹流到下水道里。

    这事齐活。

    身上干净了。

    特别是自己洗完澡,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握着拳头,望着身上恢复好的伤势,脚下混合血水的死皮血痂,也忽然觉得‘这又是自己的一次新生!’

    让自己形容,再说个形象点的比喻,这‘新生’的感觉,再加上如今自身筋骨血肉的‘暖暖强化’感觉,就如自己每出入一次元能世界,就像是‘铸造兵器’一样,

    一次一次的仔细琢磨敲打、把胚子淬火凝练,祛除杂质,让自身逐渐‘升华!’

    除此之外。

    江苍洗澡过后,把外套一处理,再找了身备用干净衣服换上,打开房门,拿着一张有血迹的布片,在楼下找了个网吧,开了一台电脑,点开了搜索页,输入了元能那段英文,想要查看一下中文意思是什么。

    ‘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啪嗒

    照着布片上的血色字迹一输入,翻译过来。

    江苍先是看到这段‘英文’是出自于《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外国书籍当中。

    而这段英文翻译过来的意思为‘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再配上那幅画,江苍第一反应是这颗元能应该是关于‘嗅觉?’

    一时间。

    江苍得知这个,先是鼻子嗅了嗅,感觉自己的嗅觉没有提升,瞬间知道这个猜测是错的。

    于是,自己猜不明白,又照着网上很多这段话的解释看了看,想要归类总结了一番,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提示。

    当大约半个小时过去。

    随着网页开了又关。

    江苍翻遍了很多解释,大致总结出来了两个关键词、为‘勇猛、细腻。’

    但说实话。

    江苍看到这两个词,是真没搞懂。

    只是,自己不是没懂这两词的寓意,而是不懂这两个词和‘元能的特殊属性’有什么关系。

    因为,元能多是很多被动技能,不是如自己的‘神通元能’一样,可以第一时间察觉。

    这就如周胖子的‘重生元能’一样。

    他当时要是不死一次,那段‘旭日东升的台词’,在江苍听来也是云里雾里的,谁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没过一会。

    当一位青年坐在江苍旁边,一手点了一根烟,一手招呼着鼠标,打着一款游戏的时候。

    江苍如今却有种隐隐的感觉,知道自己的元能是什么了!

    因为自己刚才看到这人点烟的瞬间,听到打火机响声,无意望着他手中打火机上那团火光的时候,却逐渐有种‘危险’的感觉!

    可之前,自己就没有这种感应!

    或者换句话来说。

    手指头不能按在火焰上,这是谁都明白的事情。

    然而。

    江苍去吧台处买个火机,自个打着火,望着这团火光,手还没神上前触摸,心里却隐约感觉到了别扭,很不舒服,有一种‘危险与心揪’的焦躁感!

    江苍想了想,约莫形容了一下,哪怕是自己没有‘火焰危险’的这段常识记忆,也会感觉到这种‘不能碰、远离’的潜意识。

    像是一种‘生物的自我保护本能。’

    如很多猛兽,就算是它们在勇猛、当看到人拿起火把的时候,也会下意识的远离、对未知的事物焦躁不安,属于自我保护,野兽本能。

    而若是结合‘勇猛’与‘细腻’两个词汇,那是不是可以唤为‘野兽直觉、野兽感知?’

    再以原文名字《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也像是‘危险预知的第六感?’

    江苍思索了几遍,感觉自己差不多是摸清了六七八九十。

    于是。

    江苍就起名这个元能为‘野兽直觉,或、野兽感知!’

    无它。

    以自己半个文化人的水平有限,只能想起这两个词语,可以形象配上画中那只心思细腻的猛虎。

    一时,这事了解完了。

    江苍又拿出了身上的草人,茶叶,目光望向了南边的一处方向。

    因为自己回到现实世界以后,脑海里还有两个隐隐的提示。

    茶叶为‘六日后、大约二百里外,中午十二点。’

    草人则是多了一个‘明日上午九点、火车站那里’,随后就与茶叶一样,都是六日后、二百里外。

    皆是让自己在第三次迷雾降临的时候去往那里!

    咔嗒

    顿时,江苍思索着这个隐约提示,又操作鼠标,打开地图,按照这样的距离,约莫比划了一下,手指依照比例丈量,发现最终地点是在一处山林,挨着一处游览区。

    并且自己记忆里,第三批降临的迷雾地点好像就有那里!

    因此。

    赶早不赶巧。

    当日下午。

    三件兵器还是老办法托运。

    江苍订好了火车票,就在火车站附近住下。

    翌日上午。

    一系列流程过后,自己坐上了去往那处城市的火车,堪好到了上午九点。

    任务提示点,也正是自己的车厢。

    且今天也许运气好,自己还没碰到文化人周胖子。

    等开车的时候,卧铺车厢里面还就自己一个人。

    只是,在几分钟过去。

    江苍一手拿着武侠小说闲看,一边偶尔瞄一眼空无一人的车厢,正捉摸着自己怎么完成草人‘中途任务’的时候,却有一位中年带着一个约莫十岁左右小孩子来到了这里。

    “差点就赶不上了”中年抬脚刚进了车厢的时候,还在苦口婆心的教导一直不说话的孩子,

    “新新,你好好的跑什么?你知不知道爸爸多着急?赶不上火车都是小事,万一你走丢了,我怎么办?你妈妈怎么办?”

    “大侠的头找不到了”新新反驳了一句,手里拿着一个小人。

    江苍书本一遮,眼角余光望去,看到这小人是木头雕刻成的,身上穿着一件精致的白衫,像是一名古时江湖侠客的打扮。

    只是,头没了,不知道这位侠客原先长的什么模样。

    “新新”

    而这时,中年看到车厢内还有一人在看书,也猛地压得了声音,不再训斥,而是俯身向着孩子小声道:“新新,爸爸回去再给你雕一个就好了。你知不知道,当我一回身找不到你的时候,我多担心!”

    “我知道了”新新又不说话了,低头一直摸着手中的小人。

    “只要听话,回去就给你雕个新的。”中年看到,摇了摇头,让新新坐到了车厢里面,又歉意望向对面放下书本的江苍道:“不好意思啊这位师傅,小孩子调皮,不说不行啊,打扰您看书了”

    “没事。我小时候也是这样。”江苍一笑,顺手倒了三杯开水的间隙,略微一想,念着自己任务八成是落在这位‘手艺人’身上,便再言道,

    “这位师傅,您是木匠?”

    “对。”中年看到江苍打扮得体,像是文化人,说话又客气,加上自己打扰了人家看书,便同样笑着一接话。

    反正这对于他来说又不是什么大机密,聊就聊了,权当回忆。

    “原来我小时候就和村里一位老师傅学过木匠活。”

    中年说着,接江苍过水杯,感谢一句,推给了旁边正在捧着小人难受的新新,“只是我小时候是挺喜欢的,天天学,在大学毕业以后,还专门开了一个小门店,雕刻一些小玩意”

    中年说到这里,宠溺的摸了摸新新的脑袋,“但手艺没学精,生意不好,过了半年实在不行,就改行做其他生意了,现在十来年过去,能顾个温饱,饿不着了,主要不想让孩子吃苦,手艺就放下吧。”

    滴嗒

    江苍听到,没有接话,反而从口袋里拿出了草人,递给到了桌子上,“我看您孩子不高兴。巧了,我这有个小人,您让孩子拿着玩吧。”

    “这怎么能行?”中年想要拒绝。

    “谢谢谢谢哥叔叔!”

    新新则是道谢一句,看到江苍温和的笑意,又扭头看到自己父亲笑着无奈点头以后,才忽然笑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接过草人,回到了自己的座椅上,又握着草人与侠客分别贴着火车透明窗户。

    一时间,草人与侠客好似像是在窗外草绿间施展轻功身法,两两相望,生死对决!

    而江苍是和中年闲聊着话,南北东西乱谈。

    一直随着时间过去。

    自己快到站的时候。

    中年之前通过闲聊,知道这位师傅在这里下车,就赶忙让新新把草人还给江苍。

    “好”新新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很听中年的话。

    尤其他很喜爱这草人,还特意把侠客身上的衣服摘了下来,穿到了草人的身上。

    “新新的大侠死了,我把他的衣服给你了。”新新望着穿上白衫的草人,脸上笑的很开心,“你就是新的大侠,要行侠仗义!”

    新新说着,双手把草人递给了正在和自己父亲闲聊的江苍。

    “这位师傅你也喜欢看武侠?”中年看到江苍接过草人,则是望了一眼江苍随后收到行李里的《天龙八部》

    “对。”江苍收拾好了行李,准备离去下车,“从小到大,没事就喜欢看看。”

    “那咱们一样!”中年好似找到了知己一样,笑着道:“我上学的时候也喜欢看。我孩子也是。但是现在只有店里没生意的时候,才能得空瞅上几眼。或者兴趣来了,晚上收摊回家没事的时候,也会照着书中描写的侠客模样,捡起手艺,雕雕刻刻,放到家里,想老了有个念想,还知道自己会一项手艺。”

    中年说着,望向江苍手里的白衫草人,“尤其我活了大半辈子,走南闯北,见过很多上班、上学的、打工的,做生意的。发现他们和咱们一样,都是小时候上学的时候,学着新知识,却又偷偷看着小说、电视,有一颗向往武侠的心?”

    中年话语一顿,望着走到门前的江苍问道,

    “不管咱们现在过得如何。您就说说,咱们这到底是文人,还是武人?”

    “不是武人,也不是文人。”

    江苍抱拳,出了车厢门,

    “是江湖中的人。”